厦门中连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诉唐秋锁租赁合同纠纷再审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1/27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大审民再终字第10号

  上诉人厦门中连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

  负责任胡大国,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康波,辽宁××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唐秋锁。

  委托代理人郑玉森。

  委托代理人王炎生,辽宁××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原告(反诉被告)唐秋锁与原审被告(反诉原告)厦门中联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租赁合同纠纷一案,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法院于2009年6月21日作出(2008)甘民初字第1841号民事判决。被告(反诉原告)不服,提起上诉。本院于2009年9月8日作出(2009)大民三终字第1013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该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被告(反诉原告)厦门中联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申请再审,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9年12月21日作出(2009)辽立三民申字第2143号民事裁定,提审本案。2010年8月17日,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0)辽审二民提字第164号民事裁定,撤销本院(2009)大民三终字第1013号民事判决和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法院(2008)甘民初字第1841号民事判决;将本案发回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法院重审。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法院于2013年10月22日作出(2010)甘审民初再字第54号民事判决。宣判后,原审被告(反诉原告)厦门中联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不服,上诉至本院。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厦门中联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康波、被上诉人唐秋锁的委托代理人郑玉森、王炎生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原告唐秋锁诉称,2007年8月24日,原告与被告签订周转材料租赁合同书,原告将被告所需的各种规格的租赁物如约交给被告使用,被告付原告押金150,000元。被告没有依约向原告交纳租金,也没有依约归还租赁物,根据合同约定和法律规定,被告应向原告支付租金、归还租赁物、赔偿损失、承担违约责任。故诉至法院,1、请求判令被告给付2007年8月至2009年4月30日的租金483,43872元;2、请求判令被告承担违约金217,54743元;3、请求判令被告支付未归还租赁物赔偿款360,11911元,扣除15万元押金,应付210,11911元;4,请求判令被告赔偿已损坏租赁物损失23,28420元;5、请求判令被告支付租赁物的维修费14,69770元;6、请求判令被告承担本案律师费30,000元。7、请求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及其他费用。

  原审被告厦门中联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以下简称“中联公司”)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被告预付原告15万元,租赁费相抵差11,603元;被告已归还了原告租赁物,而且多还了。我方在2008年12月2日发现租赁大同煤矿大连销售租赁部的管件大量丢失,后来向公安机关报案,所以工期在2008年12月2日就应该中止,原告主张2008年1月至2009年4月租期与事实不符。原审鉴定的方法、程序和结果均有异议,应对7张有争议的入库单上的笔迹与没有争议的票据上的签名进行鉴定,以得出正确结果。

  厦门中联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在原审时提出反诉,重审时变更了反诉请求称,2007年8月24日,反诉人与被反诉人签订周转材料租赁合同书,约定,反诉人租赁被反诉各种规格的立杆、横杆、上托、下托等建筑管件,反诉人先付租金15万元。根据双方签字的出入库单据材料,反诉人经认真比对核查,发生租赁费132,07066元,维修、报废、丢失费用29,53240元,共计161,60306元,扣除先付租金150,000元,剩余租赁费仅为11,60306元,故请求:1、判令将原审979,08716元的判决改为11,603元,返还我方967,484元;2、判令反诉被告承担本案所有诉讼费用15,980元、三次代理费80,000元;3、判令反诉被告赔偿我方查封造成的损失50万元、利息16万元。

  再审一审查明,原告唐秋锁系大连市甘井子区某租赁站的经营者。2007年8月24日,某租赁站作为出租方(甲方),厦门中联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作为承租方(乙方),签订《周转材料租赁合同书》。主要内容是:一、乙方在提取租赁物资时,向甲方预付押金按每吨500元计,分二期付款提货,第一期300吨,提货前付15万元;第二期300吨,提货前付15万元。押金到位方可提货(如是支票,须先通过银行划拨)。二、租赁合同须经甲、乙双方代表签字,加盖单位公章后方可提货。三、乙方负责提退货,提退货人姜祖传、张明凯。四、租赁物质的品名、规格、数量、单价,详见合同附表、提货单、退货单。甲、乙双方根据物品的质量、数量、标准逐个进行检验合格后,方可提货及退货。使用中出现问题甲方概不负责。五、乙方除了在本合同约定的工地使用以外,如(转移至)乙方自己施工的其他工地各项事宜,乙方同意以此合同为准履行。六、租赁物质丢失、使用过程中报废,除照收租金外,按产品原值100%赔偿,原值见合同附表。七、乙方退还租赁物时,须修理及清理附带物,否则按以下标准向甲方支付清、修、涂等费用。八、租金结算:1、货物租金以(1)每天每吨65元,(按国标理论计算)。(2)LG060,LG030的立杆、横杆按日租金计算0025元/天根。(3)上、下托丝杠按日租金006元/天.个。2、租金计费从提货之日起到退货之日止(连同本日在内)以日计算。租期暂定壹个月,不足壹个月,按天计算,超出则按实际天数计算。租金按天结算(付支票或现金)。3、用户租赁时间超过一个月以上者,须每月来我站结付一次租金,不结付者视为违约,乙方除支付租金外,另向甲方支付总款的45%的违约金,如不能结清,甲方有权到乙方现场拆回所租物品,所有费用和责任由乙方承担。九、以提货时间和提货的吨数,开始计算租金。十、租期结束以送货日为租期截止日。十一、乙方不遵守租赁物资合同拖欠租金,甲方去催款时发生的一切费用由乙方承担。如在本合同履行中甲、乙双方发生争执,协商不成,约定在甲方所在地人民法院诉讼解决,全部涉诉费用由违约方承担。十二、本合同一式两份,甲、乙双方各执一份,双方签字盖章后立即生效。十三、合同有效期:乙方租用甲方所用租赁物品全部退清,租赁费及各种费用全部结清后此合同终止。双方一并在合同附表租赁物资价格表上签字。

  合同签订后,中联公司于2007年8月24日支付原告押金15万元。原告于2007年8月28日至2007年10月11日将租赁物交付给被告,包括立杆03米2000根,06米300根、09米1819根、12米2621根、18米719根、24米3296根、3米6430根;横杆06米1800根、09米27782根、12米15469根;上托2400个,下托2000个。

  中联公司于2007年10月19日至2007年12月初陆续向原告归还上述租赁标的物。双方点数后某租赁站向中联公司出具入库单,表明租赁物已归还。唐秋锁在庭审时提供了53张入库单第一联,中联公司对此予以认可。根据唐秋锁提供的入库单及双方签订的租赁合同、租赁物资价格表的约定,中联公司未返还的租赁物价格为360,11911元,维修费为14,69770元,报废租赁物损失为23,28420元。

  在租赁期间,中联公司除最初支付的15万元外,没有就案涉租赁合同向唐秋锁及某租赁站支付其他任何款项。2007年8月至2007年12月25日租金为227,17737元;2008年l月至2008年12月25日,租金为193,75858元;2009年1月至2009年4月30日租金为62,50277元,合计为483,438.72元。

  2007年12月6日,被告厦门中联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的工作人员张明凯到泡崖派出所报案,称老虎勾桥碗口架丢失,在某租赁站丢了96吨,价值50多万元。这批老虎勾桥碗扣架我们公司是8月28日租的,只租赁了400多吨,有合同等一切手续。用完后11月4日开始返还,拆下多少返还多少,直到12月4日我们统计了一下返还票据,还有150多吨未还完,但清点一下工地,只有60多吨,少了90多吨。是我们往租赁公司返还时他们做了手脚,我们用完后车拉回租赁公司,我们出了一个对账员,他们出二、三个,把老虎勾桥碗扣码垛后点数,因规格较多,有十几个规格就得码十几垛,我方只有一个点数对账的,他们趁我们不注意时把点数的标记往上移,这样我们返还的数量比实际数量就少,他们收的数量比对账的数量就多,他们就这样侵占了我们的利益。还有一个方式是我们返还时,每到下午天黑时就不让我们继续码垛了,未码垛的就放在他们院里,他们趁这机会也会取走一些,发现过两三次。当时没报案是因为都是工人,也不负责任,现在查账后少了这么多才想起来。2007年12月7日,泡崖派出所对厦门中联大连分公司的员工姜祖传、贾世俊制作询问笔录,姜祖传表示自己负责拉货送货,他认为碗扣少的原因可能有5个环节:一是工地使用时被盗,二是送货时点数错误,三是点数时忘记要入库单;四是运输过程中丢失;五是返还装车过程中不计数,是否出错不能确定。贾世俊表示碗扣少的原因可能是工地丢失,但很少,大部分应该是在租赁期间票据或点数等出了差错。2007年12月25日,泡崖派出所对某租赁站的工作人员陈亚兴、陈治、郑建坤、黄海青、张艳、郑玉森制作笔录,几人主要表达的内容是,他们自己没有故意移动过标记。双方都有人点数,双方对上后才签字,不能出错。对方夜间有人看护,不可能丢失。点数过程中发生过一次纠纷,是因为标记掉在地上了,之后按对方说的计算了。至本案庭审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该案公安机关作出过处理结果。

  2008年8月6日,唐秋锁就案涉租赁合同纠纷将中联公司诉至法院。2008年9月26日,唐秋锁与辽宁韬论律师事务所签订委托代理合同,约定该所指派律师王炎生为唐秋锁与厦门中联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租赁合同纠纷一案的代理人,代理费29,000元,办案费1,000元。在本案进行的几次审判过程中王炎生均作为原告的代理人参加了诉讼。

  本案原审一审时,被告提供了7张入库单,证明在原告主张归还的租赁物之外,另行还有租赁物被告已返还原告。原告对7张入库单的真实性提出异议,并申请司法鉴定。一审法院经大连市中院委托大连恒锐物证司法鉴定所作出了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送来检验的7张《入库单》上陈亚兴的签名(交物人签名除外)及其他字迹均不是陈亚兴、陈治、黄海青、郑建坤写的。该次司法鉴定费为7,000元,系由原告方支付。

  再审一审时,被告共计提供了57张入库单第二联(包括原审已鉴定的7张),其中49张原告无异议,对原审鉴定的7张入库单及编号为0026687的入库单原告均不予认可。中联公司申请对被告提交的7张入库单(检材)上的“陈亚兴”三字是否与原告提供的53张入库单(样本)及被告提供的50张入库单(样本)上的“陈亚兴”三字存在同一人书写的情况进行申请鉴定。一审法院通过大连市中院委托辽宁学苑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该中心辽学鉴(2012)文鉴字第045号司法鉴定意见为:1、编号为“0026694,0026685,0026692,0026689,0026683,0026681,0026690”7张((入库单》第二联中验收人处“陈亚兴”签名与原告提供的53张《入库单》第一联及被告提供的50张入库单第二联(编号为“0026687"除外)上的“陈亚兴签名”不是同一人所写。2、上述检材7张《入库单》第二联中验收人处“陈亚兴”签名与被告提供的50样本中编号为“0026687”《入库单》第二联验收人处“陈亚兴”签名为同一人所写。

  上述事实,有周转材料租赁合同书、租赁物资价格表、收据、出库单、入库单、租金明细表、未归还租赁物的价格明细表、司法鉴定意见书、委托代理合同书、询问笔录及当事人陈述笔录等证据在案为凭,且经当事人质证和本院审查,应予采纳。

  再审一审认为,中联公司与唐秋锁签订的周转材料租赁合同系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属有效合同,双方当事人均应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某租赁站已将租赁物交付中联公司,中联公司依约使用了租赁物后,应按时向唐秋锁支付租金,并应在租赁期满后返还全部租赁物,但中联公司在租赁期内未依约向原告支付租赁费,也没有证据显示其全部返还了租赁物,显然应当承担违约责任。

  关于唐秋锁要求中联公司支付2007年8月至2009年4月30日的租金483,43872元的诉请。原告诉请的租金是按被告未返还的标的物数量和使用天数计算的,已返还部分根据返还时间已扣除,符合双方合同约定的租金的计算方法,应予以支持。关于中联公司辩称的租期应计算至2007年12月份的问题。双方合同约定“租金计费从提货之日起到退货之日止(连同本日在内)以日计算”;“以提货时间和提货的吨数,开始计算租金”;“租期结束以送货日为租期截止日”,因此根据双方约定租金计算的截止日应是中联公司返还租赁物的日期,若不能返还则应以中联公司明确向原告表示不予返还的日期为准。2007年12月份,中联公司系向派出所报案钢管丢失,但该案至今没有处理结果;至本案庭审时,中联公司从未向原告明确表示剩余租赁物不予返还,而是始终坚称其已将标的返还原告,并提供了入库单予以证明,但根据鉴定结果,中联公司提供的8张入库单真实性无法认定,不能以此证明中联公司已将租赁物全部返还了原告;当事人对返还数量开始发生争议不等同于中联公司明示不予返还,且中联公司报案寻找标的物,庭审时也表示返还多了不同意赔偿损失,因此仅凭该事实不能认为租金计算到2007年12月止,唐秋锁依据合同约定将租金计算至原审最后一次庭审之前,并无不当,故中联公司的该项辩称,因缺乏事实基础,与合同约定不符,应不予支持。

  关于唐秋锁要求中联公司支付违约金217,54743元的诉请。双方合同约定:“用户租赁时间超过一个月以上者,须每月来我站结付一次租金,不结付者视为违约,乙方除支付租金外,另向甲方支付总款的45%的违约金”,原告按租金483,43872元的45%主张违约金未违背双方约定,但被告认为约定的违约金比例过高。违约金是否过高应比照违约所引发的损失情况,案涉合同的违约金比例是固定的,违约金过高还是过低不能仅依据合同内容来判定,而应比照实际履行过程中违约行为所引发的损失数额判定,本案中中联公司除支付押金15万元外,未支付任何的租金,拖欠租金的数额较大、时间较长,给唐秋锁造成的损失显然较大,但双方约定的总额45%的违约金比例确实过高,应予调整,应确定为租金总额的30%较为合适。故部分支持唐秋锁的该项诉求,被告中联公司应支付唐秋锁违约金145,03162元。

  关于唐秋锁要求中联公司赔偿未返还租赁物经济损失210,11911元的诉请。双方的合同约定“租赁物质丢失、使用过程中报废,除照收租金外,按产品原值100%赔偿,原值见合同附表”,现根据有效的出库单和入库单统计,按双方约定的价格计算未归还租赁物损失是360,11911元,扣除中联公司支付的押金15万元,中联公司应当赔偿原告未返还租赁物损失数额是210,11911元。原告的该项诉请,符合双方约定,应予支持。

  关于唐秋锁要求中联公司给付维修费14769770元的诉请。根据租赁合同约定以及入库单记载的需要维修的项目,被告应支付原告维修费14,69770元,该项诉请,应予支持。

  关于唐秋锁要求中联公司给付报废租赁物损失23,284元的诉请。原告根据入库单上所记载的租赁物报废的情况以及租赁合同所约定的价格进行计算的报废租赁物损失符合合同约定,中联公司应当支付。原告的该项诉请,符合双方约定,应予支持。

  关于原告要求中联公司支付律师费3万元的诉请。律师费本不属于合同违约赔偿的范围,但当事人对此有特别约定的,应按当事人的约定处理。本案中双方合同明确约定“乙方不遵守租赁物资合同拖欠租金,甲方去催款时发生的一切费用由乙方承担”,律师费系唐秋锁在催款过程中实际发生,原告的诉请符合双方约定的支付条件,中联公司应当支付。

  关于中联公司所称的反诉要求将原审979,08716元的判决改为ll603元,返还中联公司967,484元的诉请。该项诉请是对于原审判决结果的意见,而本案系重审案件,原审的判决均已被上级法院撤销,中联公司的该项诉请是对原告唐秋锁的诉讼请求的反驳,应属对本诉的抗辩意见,不构成反诉,反诉费应予退回。

  关于中联公司请求唐秋锁承担本案所有诉讼费用15,980元、三次代理费80,000元的诉讼请求。诉讼费是属法院自行依法分担部分,不属当事人诉请的内容;三次代理费80,000元没有法律规定或约定的依据,上述诉请也不构成反诉。

  关于中联公司要求赔偿查封造成的损失50万元、利息16万元的请求。该请求涉及到保全或执行影响的问题,与本案不是同一法律关系,不属本案调整,不构成本案的反诉。

  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二百二十二条、第二百二十六条、第二百二十七条、第二百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被告厦门中联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支付原告唐秋锁租金483,43872元,违约金145,03162元。二、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被告厦门中联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支付原告唐秋锁未返还租赁物赔偿款210,11911元。三、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被告厦门中联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支付原告唐秋锁租赁物维修费14,69770元。四、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被告厦门中联建设工程有限今司大连分公司支付原告唐秋锁报废租赁物损失23,28420元。五、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被告厦门中联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支付原告唐秋锁已花费的律师费用30,000元。六、驳回原告唐秋锁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3,800元,其他诉讼费50元,保全费5,000元,原审鉴定费7,000元,合计25,850元(原告已预付),由原告唐秋锁负担1,915元,由被告厦门中联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负担23,935元,被告负担部分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被告已交的反诉费15,210元,退回厦门中联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重审鉴定费8,800元(被告已预付),由被告负担。

  厦门中连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的上诉理由是:原审认定事实不清,上诉人对7张有争议的《入库单》不予认可,要求重新鉴定,且本案对于本诉、反诉的处理违反法律规定,再审一审属漏审漏判。故请求撤销再审一审判决,依法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全部诉讼请求。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再审一审认定的事实一致。

  本院二审认为,(2010)甘审民初再字第54号民事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和判决结果并无不当,应予维持。关于上诉人所提原审认定事实不清,对7张有争议的《入库单》要求重新鉴定的上诉理由,经查,本案在原审时曾对双方有争议的7张《入库单》进行了司法鉴定。鉴于上诉人对该鉴定结论有异议,一审时,法院又通过本院委托辽宁学苑司法鉴定中心对该7张有争议的《入库单》按照上诉人的要求重新进行了司法鉴定,该鉴定程序合法,鉴定意见客观,应予采信。再审一审依据本案现有证据对本案事实的认定基本清楚。故上诉人所提的此节上诉理由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关于上诉人所提本案关于本诉、反诉的处理违反法律规定,再审一审属漏审漏判的上诉理由,经查,上诉人在本案中反诉要求将原审979,08716元的判决改为ll603元,由被上诉人返还上诉人967,484元。该诉请均是上诉人对原审判决结果不服,要求对原审判决结果进行重新改判的意见。而该原审判决因本案进入再审程序已被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撤销,上诉人的该项反诉诉请是对被上诉人诉讼请求的反驳,应属对本诉的抗辩意见,并不构成法律规定的反诉,再审一审未予审理并无不当,因此也不存在漏审漏判的情形,故再审一审未予审理该反诉并将其反诉费退回并无不当。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费13,800元,由上诉人厦门中连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孙利颖

  审判员何伟红


代理审判员  祝 贺

二〇一四年一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浦丽娜


20200109010127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