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市杭欣装饰材料有限公司与台州市黄岩汇昌工艺品厂买卖合同纠纷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1/43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浙台商终字第22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台州市杭欣装饰材料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陈学华。

  委托代理人:王震。

  上诉人(原审被告):台州市黄岩汇昌工艺品厂。

  代表人:何米增。

  委托代理人:陈正军。

  上诉人台州市杭欣装饰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欣公司)为与上诉人台州市黄岩汇昌工艺品厂(以下简称汇昌厂)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均不服台州市黄岩区人民法院(2012)台黄商初字第62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3年4月18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5月2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杭欣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震、汇昌厂的委托代理人陈正军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原告的法定代表人陈学华与台州市黄岩创禾装饰公司(以下简称创禾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陈宝芹系夫妻关系。2010年至2011年间,被告陆续向原告及创禾公司购买中纤板,截止2010年12月24日,产生的交易金额为22816899元,原告开具给被告增值税发票5份计金额23557860元,创禾公司开具给被告增值税发票1份计金额30200元,其中增值税发票的金额比交易额多开了3760961元。之后,原、被告双方继续发生买卖关系,截止2011年5月14日,产生的交易金额为11538880元。期间,被告支付货款18706630元。2011年12月1日,创禾公司依开具给被告的30200元增值税发票作为证据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该院于2012年1月12日作出(2011)台黄商初字第2701号民事判决,由被告给付创禾公司货款30200元并赔偿利息损失。综上,被告尚欠原告货款12629149元。

  原告杭欣公司于2012年3月27日,以被告汇昌厂尚欠货款20125350元为由,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被告支付货款20125350元并赔偿利息损失(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从起诉之日起计算至实际付款之日)。审理中,原告撤回其中要求被告支付824810元(尾号为3286、3328、3394、9298、6095、9281的发货单所记载的货物)的诉讼请求。

  被告汇昌厂在原审中答辩称:原告所述与事实不符。本案原告与(2011)台黄商初字第2701号案的原告实际上是同一主体,发货单上的货款,原告已经以创禾公司的名义开具增值税发票,且已经法院判决,原告重复主张30200元。原告提供的增值税发票不能证明原告实际发货,要求原告提供相应的发票和账单。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审理认为:原告杭欣公司与被告汇昌厂的买卖行为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应为有效。原告向被告提供了货物,被告应支付相应的货款。被告尚欠原告货款12629149元有相应的证据支持,被告应予给付。鉴于被告未及时付款,原告要求其赔偿相应的利息损失,理由正当。该利息应以12629149元为本金,自起诉之日起至判决确定的履行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计算。原告自愿撤回其中的要求被告支付货款824810元的诉讼请求,不违反法律规定,予以准许。原告凭增值税发票及发货单相加的总金额向被告主张权利与创禾公司已主张的30200元系重复主张,与事实和法律不符,不予支持。综上,原告的诉讼请求成立的部分,予以支持。该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五十九条、第一百六十一条之规定,于2013年3月12日作出判决:一、被告台州市黄岩汇昌工艺品厂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原告台州市杭欣装饰材料有限公司货款12629149元,并赔偿利息损失(利息按货款12629149元自2012年3月27日起至判决确定的履行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计算);二、驳回原告台州市杭欣装饰材料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4319元,由原告台州市杭欣装饰材料有限公司负担1609元,被告台州市黄岩汇昌工艺品厂负担2710元。

  上诉人杭欣公司不服原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2010年至2011年期间。汇昌厂向杭欣公司购买中纤板板材。期间双方交易额共发生3883198元整(其中已开增值税为2355786元,发货单为1527412元)。在此期间杭欣公司每次及时地将增值税发票提供给汇昌厂,要求汇昌厂及时给付货款,该厂陆续支付1870663元,余款2012535元至今未付。原审法院错误认定发票号码为02844180,金额为30200元的增值税发票为杭欣公司所有,实际为创禾公司开具,该款已由创禾公司主张,是两个不同的诉讼主体。原有证明买卖关系的送货单已随同发票一并交给汇昌厂。一审判决认为“杭欣公司出具的销售明细账中增值发票的金额比交易额多开了3760961元。系为杭欣公司自行提供,但未举证证明”,并据此认定为杭欣公司提供,属于认定事实错误。汇昌厂提供的销售明细账中增值税发票的金额比交易额多开了3760961元。系汇昌厂自行提供,并非杭欣公司提供,杭欣公司提供的只是发货单据以及结算后的增值税发票。请求二审法院在查明本案全部事实的基础上,作出公正的裁判。

  针对杭欣公司的上诉,汇昌厂答辩如下:杭欣公司认为双方交易总额是38万余元,是不对的。在一审中,存在增值税发票和入库单重复计算,杭欣公司与创禾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夫妻,实际上是由其子经营,在交易中利用两个公司分别开具了发票,重复计算货款,双方的贸易总额相差比较大,实际的交易金额是26400969元,其中30200元是创禾公司的货款,两公司经营相同一业务,一审判决认定30200元的发票系创禾公司正确。在2010年交易中杭欣公司多开了发票,总金额超过了37609061元,实际多开具9万余元发票。杭欣公司的上诉理不能成立。

  上诉人汇昌厂不服原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一审法院未限令杭欣公司出示送货单,也不以送货单为结算凭据进行结算,其做法是错误的。所有证据都表明双方发生买卖关系时是以送货单为交易凭据的,而且送货单为一式三联以上,杭欣公司起码持有存根联和结账联。双方当时对交易总金额争执较大,一审法院应该限令杭欣公司出示全部的送货单,否则要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销售明细账是杭欣公司按照送货单罗列并制作的,其完全能够提供全部送货单。但一审法院没有限令杭欣公司出示送货单,在举证责任分配上不公。二、一审判决按销售明细账及增值税发票来确认交易总额错误。销售明细账是杭欣公司单方面制作,结算时汇昌厂提出异议。因而,该销售明细账虽为汇昌厂提供,但并没有得到完全认同。汇昌厂之所以提供这份明细账,是为了说明杭欣公司并不是完全按照双方的交易情况开具增值税发票,有些是基于汇昌厂财务需要而先开具的,再发生实物交易。销售明细账列明的货物签收人有李小斌、王统林、王云金、阿红(应官红)、小兵和王文奎等人,并不都是汇昌厂的加工点,李小斌、王统林、王文奎不是汇昌厂设的加工点,他们的收货总金额有795481元不应由汇昌厂来承担付款义务。2010年实际交易额为14862089元,加上2011年的交易额1153888元,双方实际发生的交易总额为26400969元。三、杭欣公司在2011年11月的起诉状中自认双方的交易额为2355786元,这充分说明一审判决在关于交易额方面的认定存在事实不清。四、一审判决认定汇昌厂总共付款1870663元是不对的。汇昌厂在2010年8月20日付3万,2010年12月17日付3万,2011年l月27日付91800元,2011年l月28日付23570元,2011年11月7日付352663元,加上原审法院(2011)台黄商初字第2701号民事判决确认的货款30200元,汇昌厂共付款2408363元。汇昌厂在2011年1月28日支付给创禾公司23570元货款,两公司法定代表人系夫妻关系,30200元的交易能够认定为同一主体,而这笔23570元的货款也应当认定。五、陈能同汇昌厂结算时发生矛盾,曾分别以杭欣公司及创禾公司名义,将增值税发票同送货单分开起诉,案件5起,总标的为261262元,这充分说明杭欣公司缺乏诚信。请求依法改判。

  针对汇昌厂的上诉,杭欣公司答辩如下:杭欣公司已经提供了30份的送货单,由于其中有一部分汇昌厂不认可,杭欣公司已经撤回该部分请求。汇昌厂实际支付货款187066元。两笔分别为30200元及23570元的货款都有相应的增值税发票,汇昌厂按照金额给付。

  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供新的证据。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杭欣公司与汇昌厂之间的买卖合同合法有效。本案主要争议的焦点是双方交易发生的货款金额。杭欣公司认为双方总交易额为已经开具的5份增值税发票2355786元加上19份发货单累计的金额1444931元,共计3800717元。汇昌厂则认为双方交易额应当以该厂在发货单上的收货为准,并提供了杭欣公司为对账提供给该厂的销售明细账本。杭欣公司对销售明细账本的真实性无异议,该账本按照发货单的时间顺序记载了从2010年4月7日至2010年12月24日双方交易金额为22816899元。该账本虽为杭欣公司制作,但由汇昌厂作为证据提供。汇昌厂已经将杭欣公司提供的增值税发票进行抵扣,但其认为杭欣公司存在先开票再发货的情况,实际交易金额比增值税发票载明的货款要少。该5份增值税发票开具的时间均在销售明细账本记载的时间内,在双方对增值税发票载明的交易金额有争议的情形下,应当按照销售明细账本记载的金额予以认定。因此,2010年至2011年间杭欣公司交付给汇昌厂的货物金额为销售明细账本记载的金额22816899元加上17份(其中两份系重复计算)发货单金额1153888元,货款共计34355779元。票据号为02844180的增值税发票开具时间是在2011年1月13日,虽然销货单位为创禾公司,与杭欣公司系两个不同的销售主体,但杭欣公司将该发票汇总在销售明细账本内,销售时间也包含在本案杭欣公司主张的销售期间内。考虑到创禾公司与杭欣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系夫妻关系,均由儿子经营,且经营产品相同的实际情况,创禾公司在原审法院主张该笔债权时又未提供相应的交货凭证。鉴于创禾公司已经以该增值税发票向原审法院主张权利,并且得到支持,原审将该笔货款在本案中予以扣除,处理并无不当。汇昌厂在2011年1月28日按照创禾公司开具的增值税发票支付货款23570元,该笔货款所开具的增值税发票并未在销售明细账本内记载,系创禾公司的货款,与杭欣公司无关,汇昌厂要求在本案中扣除显然依据不足。综上,上诉人杭欣公司、汇昌厂的上诉请求均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处理基本得当,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319元,由上诉人杭欣公司、汇昌厂各半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许战平

审 判 员  胡精华

代理审判员  洪海波

二〇一三年七月一日

代书 记员  何金飞


20200109010143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