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江县台盘乡人民政府与潘兴海等土地租赁承包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1/45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黔东民终字第45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台江县台盘乡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王志清,该乡乡长。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潘兴海。

  被上诉人(原审第三人)杨再成。

  被上诉人(原审第三人)潘机九。

  上诉人台江县台盘乡人民政府因与被上诉人潘兴海、杨再成、潘机九土地租赁承包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台江县人民法院(2013)台民初字第30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6月13日立案受理,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原告潘兴海和第三人杨再成、潘机九与被告台江县台盘乡人民政府协商共同出资承包租赁被告的金秋梨基地,2008年1月3日,以潘兴海和杨再成的名义与台江县台盘乡人民政府签订了《台盘乡金秋梨基地租赁合同》,合同约定:被告将其长冲金秋梨基地金秋梨树5000株发包给原告潘兴海和第三人杨再成、潘机九经营管理,承包期限五年,即从2007年12月18日至2012年12月18日;每年承包费500000元,在签订合同之日起一次性付清五年承包费2500000元。同时合同第六条第三项约定:在承包期间,被告不能无故终止合同,若国家建设征用地涉及到占用金秋梨基地,乙方即原告和第三人杨再成、潘机九必须服从被告台江县台盘乡人民政府的安排,所涉及补偿的金秋梨树按甲、乙双方各50%的补偿金。合同签订后,原告和第三人杨再成、潘机九按合同约定交纳了五年的承包费2500000元,被告亦将其金秋梨基地交给原告和第三人经营管理。之后,原告和第三人为了便于经营管理,对承包被告的金秋梨基地分成三片给每个人各自管理经营,收益归各自享有。因凯里二龙至台盘的城市主干道建设需要,于2012年4月16日,由黔东南州发改委以州发改交能(2012)16号文件对主干道该项目建设作出批复。2012年6月29日,台江县人民政府下发了《关于凯里二龙至台盘城市主干道建设项目台江段征地拆迁的公告》(第一号),被告的金秋梨基地作为被征用的范围,台江县政府成立了指挥部对被征用的土地林木进行勘测丈量。2012年8月26日对被告的金秋梨基地金秋梨树的补偿情况由台江县林业局进行公示,涉及该金秋梨树补偿款共计30404000元。2012年10月工程施工队对基地进行了部分开挖动工。2012年10月15日凯里二龙至台盘城市主干道召开协调会,会议要求“对台江段的土地纠纷问题,须于2012年10月31日前处理征收完毕。金秋梨基地的征收问题,同意台盘乡政府于2012年12月底前交地。”同年12月21日,被告向潘兴海、杨再成发出通知收回潘兴海、杨再成承包的金秋梨基地。次日,被告给该工程台江段项目指挥部发了通知,向指挥部证明该金秋梨基地的涉及的相关问题已经妥善处理等问题。

  另查明,原告潘兴海、第三人杨再成、潘机九承包被告台盘乡政府的金秋梨基地的土地的权属归龙井村三组所有,金秋梨树属于台江县台盘乡人民政府所有,凯里二龙至台盘的城市主干道征用该金秋梨基地是潘兴海和潘机九经营管理的部分,金秋梨基地金秋梨树补偿款已拨到被告台盘乡政府。杨再成已于2013年10月31日声明,放弃对台盘乡政府基地金秋树的补偿款权利主张。

  原审法院认为:原告潘兴海和第三人杨再成、潘机九共同出资承包被告台江县台盘乡人民政府的金秋梨基地,并签订了租赁合同,该合同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其内容合法,该合同系合法有效的合同,双方应依合同约定的权利义务履行。原告潘兴海和第三人杨再成、潘机九取得该基地的租赁承包权后,为了方便管理,提高收益,原告和第三人将租赁承包的基地分成三片分开各自管理经营,收益归己,风险自担,实质是分伙行为。在合同履行过程中,该金秋梨基地原告潘兴海和第三人潘机九经营管理的部分因国家修建公路被征用,其中征用金秋梨树获得补偿款30404000元,应按合同第六条第三项的约定按50%的比例进行分成,即潘兴海和潘机九应享有15202000元,被告台江县台盘乡人民政府享有15202000元。杨再成与潘兴海、潘机九在承包初期已经分片分开管理,其经营管理的部分未被征用,且其已书面声明放弃对台江县台盘乡人民政府享有的分成的权利,故对第三人杨再成请求按合同分成的理由不充分,本院不予支持。对被告辩称,该基地于2012年12月底才被征用已超过合同约定的承包期限,且对原告方没有任何损失的意见,经查该基地已于2012年8月已经勘丈征用,并进行公示,在公示期内,被告未提出异议,亦未存在权属争议,且已于同年10月份动工,该地已实际被征用,故对被告辩解意见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由被告台江县台盘乡人民政府于本判决书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五日内支付给原告潘兴海和第三人潘机九金秋梨树补偿款人民币一十五万二千零二十元。案件受理费3340元,由原告潘兴海和第三人潘机九负担1670元,被告台江县台盘乡人民政府负担1670元。

  一审宣判后,台江县台盘乡人民政府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其主要理由及请求: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理解错误,导致判决错误。通常情况下,林木等非特别标的物所有权的转移是以交付为成就的标志。金秋梨基地金秋梨树虽属不动产,但其所有权转移无需履行登记手续,以该标的物的交付为所有权转移成就。本案的批复、丈量、补偿公示,是征用的过程、环节,非征用完结。一审法院理解为该金秋梨树被征用,无事实和法律依据。2012年10月15日凯里二龙至台盘的城市主干道建设协调会同意台江县台盘乡人民政府2012年12月底前交地,2012年12月21日被上诉人收到上诉人收回承包金秋梨基地的通知、次日上诉人向工程台江段项目指挥部发出通知,说明金秋梨基地及金秋梨树被征用的时间为2012年12月22日,已超过了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签订的合同终止时间是2012年12月18日。请求撤销原判,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经本院审理查明事实与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台江县台盘乡人民政府与被上诉人潘兴海和杨再成签订的《台盘乡金秋梨基地租赁合同》,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并不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应自觉履行。该合同第六条第三项约定:在承包期间,台江县台盘乡人民政府不能无故终止合同,若国家建设征用地涉及到占用金秋梨基地,杨再成、潘机九必须服从台江县台盘乡人民政府的安排,所涉及补偿的金秋梨树按甲、乙双方各50%的补偿金。双方所签订合同的承包期为2007年12月18日至2012年12月18日。

  2012年6月13日《台江县台盘龙井至革一田坝公路生(占)土地勘测登记表》表明,争议金秋梨基地已补征用勘测登记;2012年8月20日《凯里二龙至台盘城市主干道(台江段)林木、林地补偿(公示、兑现)表》和台江县林业局于2012年8月26日公示的《凯里滨江大道二龙至台盘城市主干道(台江段)林木、林地征占情况公示(第二期)》,涉及该金秋梨树补偿款共计30404000元。这些资料表明,被征用地的金秋梨树补偿标准及补偿费具体数额已确定。在一审开庭审理时,对于原告方所举的证据十:图片,用以证明原告管理的金秋梨基地于2012年10月被征占、开挖的事实,被告代理人质证意见是“对真实性没有意见,但是开挖的地面积还不到这块地的十分之一,当时对面搞开工仪式的时候,我们才去开挖一点,但是并不代表这块地已经被征收的事实”,2012年10月16日《凯里滨江大道二龙至台盘城市主干道和炉山至下司快速通道项目建设协调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会议纪要》表明,其他土地必须于2012年10月31日前征收完毕,是台江县台盘乡人民政府去申请,才同意其于2012年12月底前交地(争议的承包地)。以上事实足以证明,征用金秋梨基地的时间是在承包期内。一审法院认定承包的金秋梨基地在承包期内被征用,且补偿款已拨付到台江县台盘乡人民政府以及被上诉人与原审第三人之间分别管理梨树等实际情况,并按照上诉人与被上诉人所签订的合同中的约定作出的判决正确,应予维持。台江县台盘乡人民政府以金秋梨树是在2012年12月21日才实际交付,应以实际交付的时间为被征用的时间,被上诉人不应分得梨树补偿款的理由不能成立,其上诉请求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和判决正确,应予维持。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340元,由上诉人台江县台盘乡人民政府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李 南 楠

审 判 员 杨 德 丽

代理审判员 王 山 地

二〇一四年九月九日

书 记 员 王珺(代)


20200109010145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