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云中与中国共产党奉节县委员会老干部局等房屋买卖合同纠纷申请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2/16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4)渝高法民申字第01197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向云中。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中国共产党奉节县委员会老干部局。

  法定代表人:邓海平,该局局长。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巫山县电力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赵绪德,该公司总经理。

  再审申请人向云中因与被申请人中国共产党奉节县委员会老干部局(以下简称奉节县委老干部局)、巫山县电力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巫山电力建司)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4)渝二中法民终字第0080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向云中申请再审称: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巫山电力建司签订的《集资建房协议书》,明确约定申请人所购买的是门面房,但巫山电力建司在申请人不清楚的情况下,未经申请人同意,擅自在开给申请人的收款收据上注明为“摊位”,双方对所买卖房屋的性质仍应以《集资建房协议书》约定为准,应认定为门面房,申请人在2003年7月16日接房时,才发现巫山电力建司擅自将门面房改为摊位,申请人当即提出了异议,因巫山电力建司未按约定交付申请人房屋,申请人一直在信访、上访、诉讼,从来没有认可双方已经对合同约定的标的物作了变更,而且巫山电力建司承诺的双方所买卖房屋处于农贸精品菜批发市场,但现在不但没有农贸精品菜批发市场,而且巫山电力建司交付给申请人的摊位前还污水横流,根本无法经营。巫山电力建司严重违约,申请人签订合同的目的无法实现,申请人要求行使合同法定解除权,于法有据,而一、二审判决认定申请人现在无权解除合同,属适用法律错误。请求撤销二审判决,再审本案。

  奉节县委老干部局提交意见称:向云中的再审申请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请求予以驳回。

  经审查查明,2001年12月25日,巫山电力建司与奉节县委老干部局签订《奉节县老干部活动中心工程联合建设合同》,约定奉节县委老干部局以老干部活动中心所属土地使用权1400平方米为联建投入,并负责协助办理施工及房屋产权手续;同时明确约定对外集资部分属于巫山电力建司处置的部分房屋,由巫山电力建司对外承担责任,奉节县委老干部局不承担任何经济和其他连带责任。2002年,经奉节县县府办函(2002)31号批文同意,在奉节县老干部活动中心综合楼负一楼设立农贸精品菜批发市场。2003年3月16日,向云中与巫山电力建司签订《集资建房协议书》,该协议书对向云中购买位于重庆市奉节县老干部活动中心综合楼集资修建吊楼一层二十七号门面房等事宜进行了约定,向云中先后于2003年3月16日、2003年7月16日、2003年7月28日支付40000元、15000元、1000元,共计支付56000元,向云中的三次交款,巫山电力建司均向向云中开具了收款收据,在各次收款收据中,均载明向云中购买的是“摊位”。2003年7月16日,奉节县老干部活动中心综合楼负一楼农贸精品菜批发市场开业,向云中在自己购买的摊位上进行了经营,后农贸市场因经营不佳停止了经营,市场停止经营后因无人管理,向云中所购摊位状况是污水横流,无法使用,至一审诉讼时处于关闭状态。向云中认为其购买的是门面房,但巫山电力建司交付的却是摊位,遂向一审法院起诉,要求解除其与巫山电力建司签订的《集资建房协议书》,并要求巫山电力建司、奉节县委老干部局返还购房款、承担违约责任并赔偿损失。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向云中一审起诉时是否享有合同法定解除权。首先,向云中与巫山电力建司签订的《集资建房协议书》,虽然约定向云中购买的是“吊楼一层二十七号门面房”,但巫山电力建司给向云中开具的三张收款收据上均注明所购房为“摊位”,且向云中亦接受了该摊位,并在该摊位上进行了经营,据此,可以视为双方对《集资建房协议书》的内容进行了变更,并且各自已实际履行了合同的主要义务。其次,双方当事人争议的标的物所处位置确系经奉节县人民政府审批设立的农贸市场,只是由于该市场设立后经营不佳停止了经营,致使包括向云中在内的购房者或购买摊位者不能实现最终的经营目的而遭受了损失,但此情形并非合同任何一方当事人的违约所致,应属商业风险范畴。最后,享有合同法定解除权的当事人,欲行使合同法定解除权,应当在合理期限内行使,以利于尽早稳定社会关系,保障社会秩序的安宁,逾期不行使的,合同法定解除权消灭。《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规定:“根据《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的规定,出卖人迟延交付房屋或者买受人迟延支付购房款,经催告后在三个月的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当事人一方请求解除合同的,应予支持,但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法律没有规定或者当事人没有约定,经对方当事人催告后,解除权行使的合理期限为三个月。对方当事人没有催告的,解除权应当在解除权发生之日起一年内行使;逾期不行使的,解除权消灭。”本案中,向云中认为其2003年7月16日即知道其购买的房屋不是门面房,而是摊位,参照前述规定,即使向云中欲行使合同法定解除权,其亦应当在自2003年7月16日起的合理期限内行使,但向云中在时隔十年之久后的2013年才向一审法院提起行使解除权诉讼,已远远超出合理期限,即使其最初享有合同法定解除权,其解除权亦因未在合理期限内行使而消灭。综上所述,向云中并未举证证明其享有合同法定解除权,即使向云中曾享有合同法定解除权,但至一审起诉时,其享有的合同法定解除权亦已经消灭,其已无权请求解除合同。一、二审判决未支持向云中解除合同的主张并无不当,向云中申请再审的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向云中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向云中的再审申请。


审 判 长  刘倩影

审 判 员  刘晓龙

代理审判员  谭 灵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十二日

书 记 员  鲍昊悦


20200109010216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