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乔安与诸暨剧院追偿权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2/19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浙绍商终字第90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吕乔安。

  委托代理人:姚天林。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诸暨剧院。

  法定代表人:钱芝儿,该企业经理。

  委托代理人:石蕾莎。

  上诉人吕乔安为与被上诉人诸暨剧院追偿权纠纷一案,不服诸暨市人民法院(2012)绍诸璜商初字第16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2年12月5日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魏晓法担任审判长,审判员胡春霞、代理审判员茹赵鑫参加的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1996年4月,诸暨剧院与吕乔安签订《剧院怡都酒家承包合同》一份,诸暨剧院为甲方,吕乔安为乙方,合同约定甲方所属的怡都酒家承包给乙方经营,甲方向乙方提供怡都酒家现有营业用房,同时把前怡都酒家经营所有的内部装饰、空调器、电视机、餐厅用具等经双方验收认可后交乙方使用;承包期限为三年,即自1996年5月30日至1999年5月29日止;承包款分三期上交甲方,第一期为20万元,乙方必须在1996年5月30日前一次性交清,第二期为19万元,乙方应在1997年4月30日前一次性交清,第三期为18万元,乙方应在1998年4月30日前一次性交清;合同还约定其他权利义务。此后,诸暨剧院依约履行了合同义务。经工商变更登记,怡都酒家变更为诸暨市明星大酒楼,吕乔安为该酒楼的法定代表人。1996年8月16日,吕乔安以其承包经营的诸暨市明星大酒楼名义向章贻生借款20万元,诸暨市明星大酒楼与章贻生签订了借款协议书一份,约定借款期限3个月,月息5分。协议签订后,章贻生按约付给诸暨市明星大酒楼现金20万元。借款期满后,诸暨市明星大酒楼未能按约偿还借款本息。章贻生于1997年1月2日向该院起诉,要求诸暨市明星大酒楼归还借款本息。1997年3月20日,该院经审理后依法作出(1997)诸法城民初字第42号民事判决,判令诸暨市明星大酒楼应归还章贻生人民币20万元,利息29568元,合计229568元,限判决生效后10天内付清;案件受理费7510元,诉讼保全费1780元,合计9290元,由诸暨市明星大酒楼负担。诸暨市明星大酒楼未履行上述判决书所确定的还款义务,章贻生于1997年5月9日向该院申请执行。执行过程中,经该院委托,诸暨市价格事务所对诸暨市明星大酒楼的华宝立式空调等财物作出价值评估,华宝立式空调等电器总评估价值为42170元。1998年5月8日,上述电器折价42170元抵偿债务给章贻生所有。因诸暨市明星大酒楼于1997年9月被吊销企业营业执照,该院于1999年6月21日依法作出(1997)诸执民初字第194号民事裁定,裁定该院(1997)诸法城民初字第42号民事判决书确定的尚应执行的人民币196688元中止执行。

  1998年7月2日,吕乔安向诸暨剧院出具承诺书一份,该承诺书载明:“本人在承包经营诸暨市明星大酒楼期间,因交承包款需要,向章贻生借款弍拾万元,借款时间为96年8月16日,月息5分。现已由明星大酒楼归还本息。依据承包的性质,对此弍拾万元借款及应付利息,应由我本人承担偿还本息的法律责任。对上述承诺,因本人已在服刑,不受时间限制,在偿清本息之前具有法律效力。此承诺书由诸暨剧院保存。承诺人:吕乔安9872”。2004年,吕乔安刑满释放出狱。

  章贻生申请要求追加诸暨剧院为被执行人,2003年10月24日,本院依法作出(2003)绍中执裁字第128号民事裁定,裁定追加诸暨剧院为被执行人,限诸暨剧院在之日起三日内以投入不足的30万元为限向章贻生履行义务。经该院执行,至2007年12月11日止诸暨剧院陆续缴款146024元;该院还对诸暨剧院名下的座落于暨阳街道西施大街90号营业房一间进行了强制管理,将该营业房2006年5月31日至2012年5月31日的租金收入予以提取,执行房租113830元,其中2027元作为法院收取的实际执行费,111803元作为执行往来款项。诸暨剧院不服该院(1997)诸法城民初字第42号民事判决向诸暨市人民检察院申诉,2012年1月8日,诸暨市人民检察院作出诸检民行立(2012)2号民事行政检察立案决定书,决定立案审查。2012年6月18日,绍兴市人民检察院作出绍市检民行不抗(2012)7号民事行政检察不抗诉决定书,决定不予抗诉。2012年8月28日,诸暨剧院向该院提起诉讼。

  原审法院审理认为:关于诉争焦点一,即诸暨剧院起诉是否已经超过诉讼时效。第一,本案所涉诉讼时效期间为两年,我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七条规定“诉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计算”,本案诸暨剧院被依法追加为被执行人的时间为2003年10月24日,此后至2007年12月11日诸暨剧院陆续缴款14万余元,则吕乔安根据其出狱时间为2004年6月16日,进而主张诸暨剧院行使追偿权的时效应在2006年6月15日前的意见,因诸暨剧院在2006年6月15日尚未履行完相应的付款义务,故吕乔安该项主张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该院不予采纳。第二,吕乔安主张诸暨剧院起诉已经超过诉讼时效的另一个理由是诸暨剧院诉状所述诸暨剧院已于2007年12月11日止全部支付了借款本息302024元,故诸暨剧院应在2009年12月10日前主张追偿权;该院认为,该案经执行,诸暨剧院虽已于2007年12月11日履行了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付款义务,但从该案执行经过来看,该项履行完毕是相对于权利人章贻生而言的,对于诸暨剧院,因该院对诸暨剧院名下一间营业房进行了强制管理,执行了该营业房2006年5月31日至2012年5月31日的租金113830元,则相应的执行措施的效力要延续至2012年5月31日才结束,因该执行措施具有延续性,故诸暨剧院主张追偿权的诉讼时效起算点应从该日才开始,吕乔安上述主张无事实依据,该院不予采纳。第三,诸暨剧院虽向检察院申诉,但已由绍兴市人民检察院作出不予抗诉的决定,故吕乔安主张诸暨剧院暂无诉权,无事实依据,该院不予采纳。第四,吕乔安在承包经营诸暨剧院开办的诸暨市明星大酒楼期间以该酒楼名义向章贻生借款20万元,作为向诸暨剧院缴纳的承包款,届期借款未能按约归还,为此成讼,诸暨市明星大酒楼被该院判决应当承担归还借款本息的责任,1998年吕乔安吕乔安向诸暨剧院出具承诺书,承诺借款本息由其承担归还的民事责任,后诸暨剧院依法被追加为被执行人,并履行了相应的还款义务,故诸暨剧院依法有权可以向吕乔安追偿相应款项,吕乔安辩称诸暨剧院已丧失诉权,于法无据,该院不予采纳。第五,诉讼时效制度是保护权利人权利的制度。在诉讼时效制度适用中应注意利益平衡,该平衡点即为公平的价值目标和诚实信用的基本原则。本案中,若采纳吕乔安辩解主张,将诸暨剧院诉讼时效的起算点确定为2007年12月11日,则明显忽视了该院在执行中所采取的强制管理这一执行措施的因素,相对于诸暨剧院,执行效力要延续至2012年5月31日,其作为被执行人履行该院(1997)诸法城民初字第42号民事判决所确定的履行义务直至该日才完全结束,如从2007年12月11日开始计算诉讼时效,对于诸暨剧院显失公平,将偏离公平的价值目标,故从这一角度,该院对吕乔安的该项辩解主张也无法予以采纳。综上分析,吕乔安主张诸暨剧院起诉已经超过诉讼时效的意见,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该院不予采纳。

  关于诉争焦点二,即诸暨剧院对诸暨市明星大酒楼以财物折抵的款项42170元是否享有追偿权。首先,吕乔安出具承诺书的时间为1998年7月,此时该借款纠纷已经本院判决,并进入了执行程序,诸暨市明星大酒楼为被执行人,而根据吕乔安出具的承诺书内容,吕乔安明确承诺章贻生处的借款20万元本息的归还责任应由其本人承担,故可见即使是诸暨市明星大酒楼归还了借款,吕乔安也承诺由其承担最终的还款责任;诸暨市明星大酒楼于1997年9月被吊销营业执照,诸暨剧院系诸暨市明星大酒楼的开办单位,诸暨剧院有权行使相关的权利和义务。第二,诸暨剧院和吕乔安所签订的承包合同载明,诸暨剧院“把前怡都酒家经营所有的内部装饰、空调器、电视机、餐厅用具”等交吕乔安使用,而以折抵42170元的财物包括空调、电视机等,该部分财物属于诸暨市明星大酒楼所属的财物。故吕乔安根据吕乔安系诸暨市明星大酒楼法定代表人,主张诸暨市明星大酒楼向外履行债务即是其履行有关债务的意见,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该院不予采纳。第三,根据承包的性质,吕乔安只是诸暨市明星大酒楼的承包经营者,诸暨市明星大酒楼名下的财产并非吕乔安的个人财产,两者不具有同一性。综上分析,因诸暨剧院系诸暨市明星大酒楼的开办单位,且吕乔安所出具的承诺书明确承认章贻生处借款系其本人的债务,故诸暨剧院诸暨剧院对该42170元享有追偿权。需要说明的是,诸暨剧院在执行中被法院收取的实际执行费2027元,系法院向作为被执行人的诸暨剧院收取的费用,该费用应由诸暨剧院承担。

  综上,该院认为,债务应当清偿。吕乔安向诸暨剧院出具的承诺书,系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其内容并未违反有关法律规定,应属有效。吕乔安在承包经营诸暨剧院开办的诸暨市明星大酒楼期间以诸暨市明星大酒楼名义向章贻生借款,届期借款未能按约归还,为此成讼,经法院判决,诸暨市明星大酒楼对外应承担归还借款本息的民事责任,进入执行程序后,诸暨市明星大酒楼履行了部分付款义务,后诸暨剧院被依法追加为案件的被执行人,并承担了上述借款的还款责任。吕乔安在承诺书中承诺章贻生处的借款应由其本人归还,故诸暨剧院履行完付款义务后,有权向吕乔安追偿。现诸暨剧院诉请吕乔安偿还相应款项,并支付资金占用期间的利息损失,于法有据,该院就其合理部分予以支持。吕乔安辩称诸暨剧院起诉已经超过诉讼时效等意见,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该院不予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一款、第一百零八条、第一百三十五条、第一百三十七条之规定,判决:一、吕乔安应偿还诸暨剧院人民币299997元,并支付自2012年8月28日起至判决确定还款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损失,款限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付清;二、驳回诸暨剧院其余诉讼请求。如果未按该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2007年修正)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5830元,依法减半收取2915元,由吕乔安负担。

  上诉人吕乔安不服原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曲解关于诉讼时效的法律规定,偏袒被上诉人。1、被上诉人在诉状上已明确陈述至2007年12月11日止,已实际向章贻生支付(1997)诸法城民初字第42号案件的全部款项计302024元,证明其于2007年12月11日知晓对章贻生的义务已履行完毕,本案诉讼时效应从该日起起算,显然被上诉人的追偿权已超过了诉讼时效。2、原审法院对被上诉人名下的一间营业房进行强制管理,使章贻生的债权于2007年12月11日全部实现。而原审法院在2007年12月11日之后对该营业房的强制管理,对本案并无溯及力,原审判决无视章贻生债权已于2007年12月11日实现的事实,以此为被上诉人主张权利已超过诉讼时效的事实辩解,显属牵强和偏袒。3、被上诉人就(1997)诸法城民初字第42号案件向检察院申诉,检察院于2012年1月8日出具立案决定书,就申诉本身而言也已超过申诉时效,且上诉人至今未收到检察院关于立案审查的任何结论。被上诉人对上诉人的追偿权应在检察院出具审查结论后才能行使。二、承诺书中关于“不受时间限制”的承诺,其时间是指上诉人的服刑期间,且承诺书是在特定环境里形成的文书,在一定程度上,不足以反映上诉人本人的意志,请二审法院考虑上诉人当时的心理因素。综上,请求撤销原判,直接改判或发回重审。

  被上诉人诸暨剧院未向本院提交书面答辩状,在庭询中答辩称:被上诉人主张权利未超过诉讼时效,原审法院对被上诉人的执行到2012年5月31日才最后执行完毕。上诉人上诉理由不能成立,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双方当事人在二审中均未提交新的证据。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认定的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在二审中的主要争议焦点为被上诉人于2012年8月28日以向原审法院起诉形式向上诉人主张权利有无超过诉讼时效。上诉人于1998年7月2日出具承诺书,承诺对章贻生二十万元的借款及应付利息承担偿还本息的法律责任,并承诺“对上述承诺,因本人已在服刑,不受时间限制,在偿清本息之前具有法律效力”。从该承诺的内容看看,首先,上诉人承诺对章贻生的借款承担最终还款责任,而上诉人在出具承诺书当时,章贻生已申请原审法院对诸暨市明星大酒楼申请执行,诸暨市明星大酒楼也已归还部分本息,鉴于被上诉人系诸暨市明星大酒楼的开办单位,且在上诉人出具承诺书该酒楼已被吊销营业执照,该承诺书又明确载明由诸暨剧院保存,故该承诺书应视为上诉人向被上诉人出具,上诉人辩称该承诺书系其向章贻生出具,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信。其次,上诉人在偿还章贻生借款本息之前该承诺均具有法律效力,可视为双方之间对上诉人偿还借款并未约定履行期限,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二条第一款第(四)项关于“履行期限不明确的,债务人可以随时履行,债权人也可以随时要求履行,但应当给对方必要的准备时间”之规定,本案诉讼时效应从被上诉人向上诉人主张权利,并给予上诉人一定的清偿债务的宽限期届满之日起起算。故被上诉人于2012年8月28日以向原审法院起诉形式向上诉人主张权利并未超过诉讼时效。上诉人辩称该承诺书系特定环境下形成,不足以反映上诉人的本人意志,本院认为,该承诺书虽形成于上诉人服刑期间,但其处分自己民事权利的能力并未丧失,上诉人对其在承诺书上签字的真实性并无异议,其作为一个曾经营酒店的商事主体,应明知其在承诺书上签字的相应法律后果,故上诉人该辩称本院不予采信。此外,上诉人还提出被上诉人就(1997)诸法城民初字第42号案件在向检察院申诉,故被上诉人对上诉人暂无诉权的上诉理由,鉴于被上诉人在一审中已提供了绍兴市人民检察院作出的不抗诉决定书,该证据经庭审质证,可证实绍兴市人民检察院对被上诉人的申诉已决定不予抗诉的事实,故上诉人的该上诉理由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对本案诉讼时效期间起算点的认定存在不当,但实体处理结果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830元,由上诉人吕乔安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魏晓法

审 判 员  胡春霞

代理审判员  茹赵鑫

二〇一三年一月十六日

代理书记员  寿 赟


20200109010219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