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某某与林某某赠与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2/23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江中法民一终字第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吕某某。

  法定代理人:梁某某。

  委托代理人:赵某某。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林某某。

  委托代理人:林某某。

  上诉人吕某某因与被上诉人林某某赠与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江门市蓬江区人民法院(2011)江蓬法民一初字第150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当事人原审的意见


  2011年9月16日,吕某某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1、吕某某赠与坐落在江门市蓬江区AAA西路11号房屋给林某某的行为无效,林某某返还江门市蓬江区AAA西路11号房屋给吕某某;2、诉讼费用由林某某承担。主要事实和理由是:吕某某自1985年开始至今一直患有精神分裂症,需服药治疗。由于吕某某患上精神分裂症失去工作能力,吕某某的父母定居国外,考虑到吕某某一直需要资金看病,就为吕某某购买了坐落在江门市AAA西路11号房屋,依靠出租房屋来维持吕某某基本的治病、生活开支。但在1995年2月13日,林某某利用吕某某患有精神病,没有独立意识的弱点,谎称是吕某某的表弟,把吕某某骗去公证处办理了赠与公证书,将上述房屋无偿赠与林某某。直到现在,吕某某的家人才发现被骗取上述房屋,要求林某某返还,但没有结果。综上,林某某在吕某某神志不清,没有独立意识和民事行为能力的情况下,骗取吕某某财产,损害了吕某某的合法权益。

  林某某答辩称:吕某某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吕某某不能证明涉案发生时吕某某本人没有民事行为能力,请法院驳回吕某某的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1987年6月26日,经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多伦多总领事馆公证,伍梅翠钿立下赠与书,将其所有的位于广东省江门市莲平路74号铺的产权赠与吕某某。1988年11月1日,江门市城区公证处向吕某某出具(88)江城证字第2001号公证书,证明上述房屋产权状况及公证赠与事实。1995年2月13日,吕某某立下赠与书,载述:“坐落于江门市沙仔尾区堤西路11号砖木结构三层全部是我的产业,因日久失修,无能力维修,故自愿无偿赠与给表弟林某某。今后产权归属林某某所有,绝不反悔”。同日,林某某立下受赠书,载明:“坐落在江门市沙仔尾区堤西路11号砖木结构三层全部是表兄吕某某的产业,因日久失修,其无能力维修,其自愿将上述房屋无偿赠与给我,我本人愿意接受表兄赠与上述房屋”。当日,江门市江海区公证处对上述赠与、受赠房屋行为分别出具了(95)江海证字第218号赠与证明书、(95)江海证字第219号受赠证明书。同年3月10日,林某某将上述房屋(砖木结构三层,建筑面积34392平方米)的产权过户到自己名下,并领取了房屋所有权证。

  另查明:1985年5月9日,吕某某到江门市凤溪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主要表现思维乱,胡言乱语,情绪不稳,时常打骂周围人等,入院诊断:精神分裂症(青春型)。同年9月14日病情好转出院,住院126天。1989年11月6日,吕某某再次到江门市凤溪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主要表现兴奋躁动,乱语,冲动、毁物等,诊断:精神分裂症。同年12月20日病情好转出院,住院44天。1997年5月22日,吕某某领取残疾类别为精神病、残疾等级叁级的残疾人证。2011年7月14日,江门市第三人民医院向吕某某出具疾病诊断证明书,记述吕某某从1985年开始患精神分裂症,在该院住院好转出院后一直在该院门诊服药治疗,并建议吕某某以后长期服药治疗。同年7月28日,吕某某领取残疾类别精神、残疾等级叁级的残疾人证。2012年1月10日,吕某某的法定代理人梁某某委托江门市第三人民医院法医精神病司法鉴定所对吕某某是否有精神病进行司法鉴定,该司法鉴定所综合吕某某的既往病史、临床表现,鉴定时的精神状况检查,依据《国际疾病分类》第10版(ICD-10)诊断标准,于同年2月15日作出吕某某为精神分裂症,目前为精神分裂症(残留型)的鉴定结论。

  再查,吕某某与梁某某于1999年10月20日登记结婚,至今共同生活。


  原审法院判决理由和结果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属赠与合同纠纷。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吕某某在1995年2月是否在患有精神病期间,是否具有缔约能力。

  吕某某提供的住院病历、门诊病历、疾病诊断证明书以及江门市第三人民医院法医精神病司法鉴定所据此作为鉴定材料对吕某某所作出的司法鉴定结论,只可认定从1985年5月开始吕某某即患有精神分裂症,目前为精神分裂症(残留型)。但上述证据与吕某某举证的残疾人证等其他证据未能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未能充分有效证明吕某某在1995年2月13日签订赠与书并办理公证书时不能完全辨认自己的行为后果,是在患有精神病期间作出处分重大资产的决定,明显与其精神健康状况不相适应。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的规定,吕某某主张其在1995年2月患有精神病,没有民事行为能力,林某某以欺诈的手段骗取吕某某办理赠与公证书,将房屋无偿赠与林某某,证据不足,不予采纳。本案诉争房屋原属吕某某所有的财产,在其精神状况正常的情况下,有权依法处分。吕某某与林某某各自签字的赠与书、受赠书,经过公证程序,合同形式要件齐备,是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办理了房屋产权变更登记手续,林某某已实际占有房屋居住多年,故吕某某与林某某的房屋赠与行为成立并具有法律效力。在诉讼过程中,由于吕某某主张的民事行为的效力与原审法院根据案件事实作出的认定不一致,经原审法院行使释明权,吕某某明确表示不同意变更诉讼请求,对此,吕某某应承担不利后果。吕某某诉请判决吕某某赠与坐落在江门市AAA西路11号房屋给林某某的行为无效,由林某某返还房屋的请求,理据欠充分,原审法院不予支持。林某某的抗辩理由成立,应予采信。据此,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一百八十五条、第一百八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一百二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于2012年8月16日作出(2011)江蓬法民一初字第1504号民事判决:驳回吕某某关于其赠与坐落在江门市AAA西路11号房屋给林某某的行为无效以及由林某某返还上述房屋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1800元、财产保全费4020元,合共15820元,由吕某某负担。


  当事人二审的意见


  吕某某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原审判决,改判吕某某赠与坐落在江门市AAA西路11号房屋给林某某的行为无效。2、判决林某某返还江门市AAA西路11号房屋给吕某某。3、一、二审诉讼费由林某某负担。主要事实和理由是:(一)原审法院对本案事实认定错误。原审法院认为“原告不能证明是在患有精神病期间作出处分重大资产的决定”是错误的。根据吕某某提交的病历、疾病证明书、司法鉴定、第三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复函可以证实:吕某某从1985年5月9日开始患有精神分裂症首次入江门市凤溪医院(现第三人民医院)治疗,1989年11月6日第二次进入第三人民医院接受治疗,此后一直在第三人民医院门诊取药维持治疗。即吕某某从1985年5月至今一直因患精神分裂症在第三人民医院治疗,经司法鉴定,吕某某患的精神分裂症为残留型至今没有完全康复。而吕某某的赠与行为发生在1995年2月13日,正是吕某某患精神分裂症治疗过程中。(二)吕某某做出赠与的民事行为无效。1、公正行为、内容与事实不符。林某某知道吕某某患有精神分裂症,为了达到侵占吕某某财产的目的在公证员面前冒充吕某某表哥,隐瞒吕某某有精神分裂症的事实。而工作部门没有严格审查第三人的身份情况、提供材料的内容是否真实、当事人的民事行为能力如何等情况。2、吕某某作出赠与的民事行为与其民事行为能力不相适应。吕某某是患有精神分裂症的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而赠与资产是极其重大的民事法律行为,行为人必须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才能产生法律效力。3、吕某某作出赠与涉案房产的行为与生活常理不符。吕某某因患精神分裂症没有工作能力,一直靠涉案房屋的出租维持治病及生活开支。而吕某某与林某某非亲非故,一个智力正常的人不可能将如此重要的、直接影响日后生计的财产无偿赠与他人。目前,吕某某只靠残疾补贴艰难维持生活,没有其他生活来源,陷入生活困境。结合本案实际情况可知,吕某某是在没有独立意识、没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情况下被骗而做出赠与行为的。(三)原审法院对本案适用法律错误。根据《民法通则》第十三条:“不能辨认自己行为的精神病人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由他的法定代理人代理民事活动。不能完全辨认自己行为的精神病人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可以进行与他的精神健康状况相适应的民事活动;其他民事活动由他的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征得他的法定代理人的同意。”的规定,本案中吕某某无能力去处分自己的财产,而赠与行为从一开始就没有吕某某的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征得他的法定代理人的同意。

  林某某答辩称:林某某与吕某某之间并非是赠与合同纠纷,实际上是房屋买卖合同,林某某已支付了10万元的房款。原审法院处理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人吕某某与被上诉人林某某在二审期间为其陈述事实均没有提供证据。


  本院查明的事实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查明的基本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另查明,吕某某于1995年6月12日写下收据,收据内容为:“兹收到林某某先生壹拾萬元人民币为堤西路壹拾壹号楼的手续费已交清。(即过户手续费清单)此楼以后与我吕某某无关。此据。”


  本院判决理由和结果


  本院认为,本案为赠与合同纠纷。吕某某以其患有精神分裂症期间、因受到林某某的欺诈而于1995年2月13日将涉案房屋无偿赠与给林某某为由,主张该赠与合同无效,诉请林某某返还该房屋。因此,查明和认定吕某某、林某某之间有无真实的赠与合同关系,是审理本案纠纷的关键所在。

  针对吕某某本案的起诉,林某某在两审诉讼中均抗辩称其与吕某某之间并非赠与合同关系,而是房屋买卖合同关系,并提交了吕某某于1995年6月12日出具的一份《收据》,用以证明吕某某已经收取林某某的款项10万元人民币。吕某某对于该《收据》的真实性不置可否,并表示自己不清楚是否收到该10万元,换言之,吕某某并未明确否认该《收据》的真实性及其所要证明的内容。而且,吕某某并未能举出任何相反的证据以推翻该《收据》,故本院确认该《收据》的真实性和作为证据的证明力,并据此认定吕某某与林某某于1995年2月13日分别签下《赠与书》和《受赠书》、同年3月10日吕某某将涉案房屋的产权过户至林某某名下、同年6月12日吕某某收取林某某支付该房屋的相关费用10万元等事实。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八十五条规定:“赠与合同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的合同。”本案中,吕某某和林某某虽然签下书面赠与书和受赠书,声明吕某某自愿将涉案房屋无偿赠与给林某某,但事后吕某某却收取林某某10万元相关费用,有名为赠与、实为买卖之嫌,明显不符合赠与合同的法律特征,本院故此认定吕某某和林某某之间就涉案房屋问题并不存在真实的赠与合同关系。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吕某某主张其与林某某存在赠与合同关系,但其对此并无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明,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本院对其主张不予采纳,对其主张合同无效进而诉请返还房屋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原审认定吕某某和林某某之间存在赠与合同关系并确认该赠与合同合法有效,并以此为由驳回吕某某要求返还房屋的诉讼请求,属于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应予纠正;但是,原审判决驳回吕某某的诉讼请求的实体处理结果是正确的,故本院二审不予改判。至于吕某某和林某某之间就涉案房屋产生的纠纷,如吕某某认为实为房屋买卖合同关系且损害其合法权益的,可以通过另案诉讼进行救济,本案对此不予调整。

  综上所述,吕某某本案的上诉缺乏事实和法律的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1800元,由吕某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梅 晓 凌

 代理审判员 李 雁 羽

 代理审判员 赵  斓

 二○一三年三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李 翠 娴


20200109010223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