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丹与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市海珠支行等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2/30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穗中法金民终字第1051号

  上诉人(一审被告):吴丹。

  委托代理人:郭辉,广东诚开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市海珠支行。

  负责人:何耀荣。

  委托代理人:李国豪。

  委托代理人:熊忠平。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李勇兵。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闫冲。

  上诉人吴丹因与被上诉人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市海珠支行(以下简称邮政银行海珠支行)、李勇兵、闫冲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2013)穗海法民二初字第46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一审法院)审理查明,2012年1月11日,邮政银行海珠支行与李勇兵、吴丹、闫冲签订了《小额借款及担保合同》(合同编号:440101112016735172)。合同约定,邮政银行海珠支行向李勇兵发放贷款60000元,年利率171%,期限12个月自2012年1月至2013年1月,实际放款日与到期日以借款借据为准,借款借据为本合同的附件,与本合同有同等法律效力;贷款用途为采购材料;还款方式,自贷款发放次月起李勇兵按月归还贷款本息,还款日为放款日以后月份的对应日;李勇兵自愿按等额本息还款法每月等额归还贷款本息;贷款担保方式,闫冲和吴丹作为保证人对担保范围内的债权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范围包括邮政银行海珠支行的债权本金、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及因李勇兵违约邮政银行海珠支行为实现债权而支付的费用(包括律师费、差旅费、公证、评估、鉴定、拍卖、诉讼或仲裁、送达、执行等费用)和李勇兵所有其他应付费用;担保期间从借款之日起至借款到期后二年;李勇兵不按期归还借款本金的,从逾期之日起按借款利率加收50%罚息,若贷款展期或延期后逾期的,从逾期之日起按展期或延期后的利率加上50%的罚息,不按期偿付贷款利息的,其欠息部分按逾期贷款罚息利率计收复利;等。合同签订后,邮政银行海珠支行于2012年1月11日向李勇兵发放了贷款60000元。李勇兵收到贷款后,自2012年5月开始没有按时偿还贷款本息。截至2013年4月15日,李勇兵已偿还借款本金1405894元,尚欠借款本金4594106元、利息325632元及罚息758021元。

  诉讼过程中,法院根据邮政银行海珠支行的申请依法采取了财产保全措施,查封了李勇兵、吴丹、闫冲的财产。

  邮政银行海珠支行的诉请为:1、判令李勇兵立即向其偿还贷款本金4594106元及相应利息、罚息,解除合同。利息、罚息计到付清之日止,暂计至2013年4月15日的利息为325632元,罚息为758021元(利息以本金4594106元为基数按年利率171%计算,罚息以拖欠的本息为基数按年利率2565%计算),2、判令吴丹和闫冲对李勇兵所负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3、本案受理费、保全费由李勇兵、吴丹、闫冲承担。

  一审法院认为,邮政银行海珠支行与李勇兵、吴丹、闫冲签订的《小额借款及担保合同》是双方真实的意思表示,没有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依法成立并生效。邮政银行海珠支行向李勇兵发放贷款后,李勇兵有义务按约定逐月偿还贷款本息。现李勇兵自2012年5月起未按时足额偿还贷款本息,已构成违约。合同约定的借款期限已满,邮政银行海珠支行诉请要求李勇兵支付尚欠的借款本金4594106元、利息325632元及罚息758021元,合法有据,法院予以支持。关于2013年4月16日起的罚息,按约定以逾期的贷款本息4919738元(4594106元+325632元)按年利率171%上浮50%即年利率2565%计算。按约定,闫冲及吴丹对李勇兵的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故邮政银行海珠支行诉请闫冲及吴丹对李勇兵所负本案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法院予以支持。据此,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的规定,作出判决:一、李勇兵在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向邮政银行海珠支行偿还借款本金4594106元、利息325632元及罚息758021元,并从2013年4月16日起至判决确定的还款期限届满之日止以4919738元为基础按照年利率2565%计付逾期还款的罚息给邮政银行海珠支行;二、吴丹对判决第一项所确定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吴丹承担责任后,有权向李勇兵追偿;三、闫冲对判决第一项所确定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闫冲承担责任后,有权向李勇兵追偿;四、驳回邮政银行海珠支行其他的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一审诉讼费1141元(其中受理费578元,保全申请费563元),由李勇兵、吴丹、闫冲负担。

  判后,吴丹不服,上诉至本院称:一、一审法院在审理本案的过程中,审理程序违反法律的规定,未依法传唤李勇兵到庭参加诉讼。据吴丹了解,李勇兵因涉案已被公安机关拘留审查,现羁押于增城市看守所。对此情况,在一审审理过程中,吴丹已在开庭前告知法院,并希望一审法院调查了解,但一审法院并未了解该情况,只是将开庭的传票邮寄给李勇兵,就忽忙开庭,吴丹请求二审人民法院核对李勇兵、闰冲在银行借款合同上的签名,证实邮寄的回执是否为李勇兵、闫冲亲笔所签,这样就可以证明一审法院是否经过合法传唤,如传票的回执或邮寄的回执上并非李勇兵、闰冲亲笔所签,那么一审法院理应通过公告的方式进行传唤,但是一审法院并未这样去做,如果李勇兵未到庭参加诉讼,其借款及还款的事实都无法查清。吴丹认为一审法院未经合法传唤李勇兵、闰冲就进行开庭审理,在程序上违法,理应撤销一审判决并发回重审。二、一审法院在未依法查明本案事实的情况下所作出的判决是非常错误的。邮政银行海珠支行在一审时所提交的证据中,其中一份《收入证明》证明吴丹为“佳成印刷有限公司”员工,在该公司工作2年,收入5000元,单位电话为138××××8733(根本打不通),联系人为钟先生。在收到邮政银行海珠支行诉讼材料时,吴丹才第一次见到该份证明,这完全是一份假证明,吴丹根本不清楚如何会有一份这样的证明,这完全是李勇兵伪造的一份证明,吴丹既没有在该单位上过班,也从未有过月收入5000元。经吴丹后来核实,根本就不存在“佳成印刷有限公司”。吴丹只是与李勇兵认识,只是一般的朋友关系,当时李勇兵说要在邮政储蓄借点钱,要吴丹去签个名就可以了,李勇兵也未告知该借款为何用途,同时,吴丹对担保的法律规定根本不清楚,稀里糊涂就去签名,致使现在要承担连带责任。实际上,吴丹根本就没有能力为李勇兵的借款担保,邮政银行海珠支行在收到李勇兵提供的资料后,未依规定调查核实材料的真实性,致使原没有能力担保的吴丹成为了担保人,无辜受到牵连,邮政银行海珠支行对其过错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三、李勇兵根本没有偿还借款的能力,涉嫌利用合同诈骗银行的款项,理应追究其刑事责任,在追究其刑事责任后,再来追究其民事责任。如果只是把该借款作为民事纠纷来处理,这样就是故意视而不见李勇兵的犯罪行为,而又严重地损害了吴丹合法权益。在李勇兵借款这件事上,吴丹只是去签了个名,其它的担保材料从未提交过,后来是否借到款项或借了款项后是否有还款,吴丹均不知情,在接到一审法院通知并收到诉讼材料后才知道发生了这种事情,后经吴丹向李勇兵过去的朋友处了解才得知,李勇兵早在向邮政储蓄借款以前就对外欠了很多的债务,到处骗钱,而且都没有打算还,向邮政储蓄借款也是其中一次通过合法的方式去骗钱。现经了解其因诈骗被增城市公安部门抓了起来,实际上吴丹也是其中一名受骗上当的人,也是受害人,邮政银行海珠支行应报案,依法追究李勇兵的法律责任,不应将本案简单地作为民事案件去处理,这样既放走了犯罪分子,同时又侵害了吴丹的合法权益。综上所述,吴丹并非为一宗合法借款行为去提供担保,李勇兵通过合法的形式掩盖其非法的目的,欺骗吴丹为其担保,并在借款时假借吴丹名义提供虚假的资料,李勇兵的行为显然是违法行为,吴丹也是其中一名受害人,司法机关理应追究李勇兵的刑事责任,邮政银行海珠支行在未依法查明担保资料真实性的情况下,就向李勇兵发放贷款,现在贷款无法收回,邮政银行海珠支行理应承担相应的责任。为此,吴丹上诉请求二审人民法院依法撤销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2013)穗海法民二初字第462号民事判决,本案所涉的诉讼费用由邮政银行海珠支行承担。

  邮政银行海珠支行针对吴丹的上诉答辩称:同意一审判决。

  李勇兵、闫冲未做答辩。

  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法院查明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本院另查明:一审法院的开庭传票和民事判决书,闫冲均有

  签收。一审法院通过特快专递方式送达开庭传票和民事判决书到李勇兵身份证地址,有成年家属签收。

  本院认为,一审法院通过特快专递方式送达开庭传票和民事判决书到李勇兵身份证地址,有成年家属签收。吴丹上诉称李勇兵因涉案已被公安机关拘留审查,并无证据印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以法院专递方式邮寄送达民事诉讼文书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以法院专递方式邮寄送达民事诉讼文书的,其送达与人民法院送达具有同等法律效力。”和第九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即为送达:…(六)受送达人的同住成年家属签收的。”,一审法院送达诉讼文书的程序并无不当。本案二审争议问题是吴丹应否承担连带责任。吴丹确认涉案的《小额借款及担保合同》是其本人签订,《小额借款及担保合同》约定吴丹作为保证人对担保范围内的债权提供连带责任保证,一审判决认定吴丹对涉案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符合双方当事人的约定,本院予以维持。吴丹上诉称李勇兵根本没有偿还借款的能力,涉嫌利用合同诈骗银行的款项,并无证据印证,吴丹应对其作为涉案的《小额借款及担保合同》保证人签名的行为承担相应法律责任。综上所述,吴丹提出上诉的理由和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受理费1156元,由上诉人吴丹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曾文莉

审 判 员  王 灯

代理审判员  王英魁

二〇一四年二月二十七日

书 记 员  陈穗祥

汪婷


20200109010230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