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某与高某合伙协议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2/49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沪二中民四(商)终字第8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吴某。

  委托代理人吴秋发,上海普若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友峰,上海普若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高某。

  委托代理人李庆,上海市中信正义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吴某与被上诉人高某合伙协议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2012)虹民二(商)初字第69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2月1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吴某的委托代理人陈友峰,被上诉人高某的委托代理人李庆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1、上海杭嘉湖大酒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嘉湖大酒店)成立于2001年11月,2011年4月至2012年5月,上诉人吴某为登记的股东,2011年10月起,上诉人吴某的持股比例由30%变更为15%。

  2、2011年12月15日,被上诉人高某与上诉人吴某订立《投资合伙合同》,写明吴某系“今唐养生海鲜汇”餐饮项目的创始者、投资者和拥有者,占有该项目股权比例80%,高某投资200万元,占该项目股权比例10%。合同规定,按股权比例进行收益分配,允许合伙人转让出资,对方合伙人有优先受让权;吴某负责该项目相关法律程序的办理,如营业执照等,待餐厅开张营业后,吴某即要开始对高某进行每月的分红和平摊费返还等;吴某保证合同项下高某投资拥有的股权不违反杭嘉湖大酒店章程的规定,并按照杭嘉湖大酒店章程的规定办理相关手续或签署相关文件。如因杭嘉湖大酒店章程规定的原因导致合同无法生效履行的,吴某必须双倍赔偿高某投资金额及相关违约损失等。同日,吴某书面确认收到高某投资款200万元。

  3、2012年3月13日,上诉人吴某书面通知被上诉人高某,因“今唐养生海鲜汇”餐饮项目属杭嘉湖大酒店部分餐饮经营项目,非独立项目,无法成立单独项目公司,吴某无法履行双方的投资,故通知高某解除《投资合伙合同》,愿意返还高某投资款200万元。同月31日,吴某返还高某50万元。

  原审庭审中,吴某陈述,其当时是杭嘉湖大酒店股东之一,本想单独就餐饮部领取今唐餐饮的营业执照,并想在与高某签订合同后与杭嘉湖大酒店股东进行协商,但是没想到其他股东不同意。高某表示,其投资款系向银行抵押贷款而来,年利率81075%,并提供了借款合同。另,吴某、高某均确认本案处理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

  原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所涉《投资合伙合同》系高某、吴某真实意思表示,亦无违反我国法律、行政法规,应属有效。吴某于2012年3月13日通知高某解除合同,高某在本案中对此不持异议,亦提出相应诉请,故依法应认定《投资合伙合同》于2012年3月13日解除。吴某应当返还高某投资款150万元。因合同约定成立“今唐养生海鲜汇”项目公司并涉及杭嘉湖大酒店,基于吴某庭审中的自认,吴某作为当时的股东,事前未与其他股东进行协商,轻信《投资合伙合同》目的可以实现,按照合同规定,现吴某应对合同无法履行而致解除向高某承担违约责任。如以高某贷款成本计算其损失,合同约定的200万元违约金显然过分高于高某的损失,基于吴某申请,依法当予调整减少,原审法院酌定为40万元。综上,原审法院作出如下判决:一、确认高某与吴某订立的《投资合伙合同》于2012年3月13日解除;二、吴某返还高某投资款150万元;三、吴某赔偿高某损失40万元。一审案件受理费34,800元、财产保全申请费5,000元,合计39,800元,由高某负担18,19429元,吴某负担21,60571元。

  原审判决后,上诉人吴某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上诉人无处分“今唐养生海鲜汇”餐饮项目的权利,《投资合伙合同》应属无效。“今唐养生海鲜汇”餐饮项目隶属于杭嘉湖大酒店,上诉人吴某既不是杭嘉湖大酒店的法定代表人也不是其授权代表人,上诉人不具有代表杭嘉湖大酒店与被上诉人高某签订《投资合伙合同》的主体资格,事后也未得到杭嘉湖大酒店及其他股东的追认。双方签订的《投资合伙合同》明显违反我国《民法通则》第三十八条及《公司法》第十三条的规定,应属无效。根据《合同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应返还取得的财产,上诉人吴某只需再返还剩余150万元款项。2、《合资合伙合同》约定的违约情形并未出现,上诉人吴某不应承担违约责任。“今唐养生海鲜汇”合作项目不能进行是因为隶属于杭嘉湖大酒店,无法独立出来经营,并非因为上诉人吴某原因导致,上诉人吴某一心想做这个项目,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终止,上诉人吴某对此结果预料不到,也没有包括轻信在内的任何过错。况且被上诉人高某在签署协议时明确知道该项目隶属于杭嘉湖大酒店,上诉人吴某无权签署该协议,因此被上诉人存在明显过错。即使该合同有效,被上诉人高某在收到上诉人吴某发出的解除合同及返还200万元通知后,已默认同意,此属双方协商解除合同,不存在违约责任。且原审法院判决的违约金数额不合理且过高,明显没有法律依据。综上,上诉人吴某请求法院撤销原审判决第一项、第三项。改判确认《投资合伙合同》无效,驳回被上诉人要求上诉人承担损失赔偿款的诉请。

  被上诉人高某答辩称:1、本案《投资合伙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也无违反我国法律、行政法规,合法有效。本合同是在双方履行过程中因上诉人的违约而导致无法履行。2、合同签订后,被上诉人无违约行为,而上诉人却通知要求提前解除合同,被上诉人接到通知后就与上诉人联系要求赔偿损失、退还投资款,并要求上诉人承担违约责任。上诉人虽称该餐饮项目无法进行,但事实上已经开业,上诉人隐瞒真相,不想继续合作,私自将该项目转让出去了。3、违约金是赔偿损失的定额计算方式,故合同解除的法律后果应包括可以请求违约方支付违约金,原审所判40万元违约金并不高。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查明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吴某系澳大利亚国籍,根据我国相关法律规定及本案当事人的共同选择,本案处理依法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针对上诉人吴某的上诉理由,本院认为:一、本案系争《投资合伙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不存在我国《合同法》规定的“合同无效”的法定情形,故应属合法有效。上诉人认为该合同违反相关法律规定属无效的意见于法无据,本院不予认同。合同签订后,签约双方理应恪守协议约定,按约履行各自义务。在被上诉人足额履行其出资义务后,上诉人吴某未按约设立完成约定的餐饮项目,导致合同目的无法实现。而上诉人吴某作为当时杭嘉湖大酒店的股东,在与被上诉人签署上述协议时理应对涉案餐饮项目的可行性作出正确判断,现其以事先未与其他股东进行协商、事后未获追认为由,主张合同无效,缺乏法律依据,不能成立。二、基于上诉人吴某的违约行为,本案《投资合伙合同》被合意解除之后,根据我国《合同法》的相关规定,作为守约方,被上诉人高某有权要求上诉人吴某偿付违约金。关于违约金的调整范围,原审法院基于上诉人吴某的申请,以被上诉人高某的实际损失为基础,酌定调整为40万元,并无不妥,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所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判决并无不当。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7,380元,由上诉人吴某负担。

  本判决系终审判决。


审 判 长崔学杰

审 判 员承怡文

代理审判员王逸民

二○一三年三月十一日

书 记 员朱晓雷


20200109010249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