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某某等与甲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2/51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沪一中民四(商)终字第1801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吴某某

  委托代理人王某

  委托代理人曹某某

  上诉人(原审被告)王某某

  上诉人(原审被告)姚某某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甲公司

  法定代表人秦大春,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陈怡

  上诉人吴某某、上诉人王某某、上诉人姚某某因与被上诉人甲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2012)浦民二(商)初字第15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2年10月19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11月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吴某某及其委托代理人王某、曹某某,上诉人王某某,上诉人姚某某,被上诉人甲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陈某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2004年9月至2009年7月间,甲公司以借款和由吴某某直接代付的方式分38次向吴某某出具《收据》,借取吴某某人民币640,13292元用于公司对外交纳税金、养老金等经营支出(以下币种同)。

  期间,吴某某还曾于2007年5月至2008年8月以其坐落于本市法华镇路457弄7号1504室房屋进行抵押,分4次与他人签订《借款抵押合同》,借款共计186万元。2009年3月20日,吴某某与他人签订《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将其上述房屋以183万元出售用于归还上述借款。2007年5月14日、9月17日、2008年6月1日和8月15日,甲公司分别向吴某某出具了《收据》共四份,分别注明收取80万元、30万元、60万元和16万元,并注明收款事由为“借款”。2008年12月30日,甲公司又向吴某某出具《收据》一份,注明收取33万元,收款事由为“代付利息”。

  2008年7月31日,王某某和姚某某向吴某某出具《承诺书》一份,言明:吴某某因甲公司借款,以长宁区法华镇路457弄7号1504室的私人住宅做抵押,因出借人要求所借186万元资金于2008年8月底前还清,否则对吴某某上述房屋进行拍卖,鉴于此情况,甲公司同意186万元成为吴某某借给该公司的资金,甲公司应按1%月息支付利息;本金186万元属甲公司借款,由借款人即甲公司承担,担保人王某某和姚某某;借款期限为2年,利息按月支付,逾期未还或不按承诺书执行,则按每月本金的千分之三滞纳金计算。

  2009年8月28日,甲公司向吴某某出具《欠条》一份,明确:因甲公司借款需要担保,吴某某作为股东,以长宁区法华镇路457弄7号1504室为公司做抵押。吴某某分四次为公司借款186万元,代公司偿还借款利息33万元,共计219万元。又因公司未按2008年8月底约定还清债务,2009年2月17日,吴某某被迫与放贷人签订房产转让协议书。2009年3月20日,吴某某房屋被变卖,从而造成其牺牲个人房产为公司还债,即公司欠吴某某219万元的事实。加上吴某某为公司垫付的其他资金64万余元。公司承认:共欠吴某某283万余元,并承诺按照2008年7月31日《承诺书》关于利息及滞纳金等三项条款,于2010年12月底前全部还清。王某某作为当时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亦在上述《欠条》上签了字。

  原审法院另查明,甲公司系有限责任公司,原股东为吴某某、王某某和姚某某,分别持有该公司25%、65%和10%的股份,法定代表人为王某某。2010年7月30日,王某某与案外人秦大春、黄娜及魏鑫珏共同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一份,约定将其持有的甲公司的65%股份转让给秦大春、黄娜和魏鑫珏,并约定,公司截至到股权转让和过户手续审批完成,及新股权证明文件下发之前的公司的所有债权债务、纠纷、诉讼仲裁、以及其他历史遗留问题,全部由王某某个人独自承担,并负责解决。同年8月5日,吴某某、王某某、姚某某与秦大春、黄娜、魏鑫珏共同签订的《关于股权转让的确认书》中约定,吴某某和姚某某将他们持有的甲公司的25%和10%的股权转让给王某某,他们三方另行签订《承诺书》;王某某与秦大春、黄娜及魏鑫珏共同签署的《股权转让协议》仍然生效,并特别确认,公司截至到股权转让和过户手续审批完成,及新股权证明文件下发之前的公司的所有债权债务、纠纷、诉讼仲裁、以及其他历史遗留问题,全部由王某某个人独自承担,并负责解决;吴某某、王某某和姚某某作为老股东,共同拥有35%的股权,其三人内部股权比例仍同股权转让前,即王某某65%、吴某某25%、姚某某10%,且股权转让后原债权债务仍由三方按股权比例分享和承担债务,具体见三方于2010年8月2日签订的《承诺书》等。同年8月2日,王某某在其出具的《承诺书》中明确:在王某某持有甲公司35%的股权中,王某某、吴某某和姚某某分别占有65%、25%和10%股权比例不变;股权转让后原债权债务仍由三个按股权比例分享债权和承担债务。姚某某作为见证人在该《承诺书》上签字。2010年8月6日,甲公司的股东经工商变更登记为秦大春(持股51%)、黄娜(持股7%)、魏鑫珏(持股7%)及王某某(持股35%),法定代表人变更为秦大春。2011年1月18日,吴某某与王某某、姚某某共同签订《关于股权转让后债务处理协议》,约定:三方在原股东股权转让之前承担公司全部债权债务等。

  2011年7月14日,秦大春与王某某签订的《协议书》第八条约定:本协议签订时,王某某应向秦大春提交公司原股东即吴某某出具的《承诺书》原件,该《承诺书》应明确吴某某不以王某某和公司向其出具的债权凭证向公司主张债权。2011年10月24日,吴某某向甲公司出具《承诺书》,言明:在2011年10月31日前公司解决本人转让股权875%,转让价格为15万元/股,待转股金打到吴某某个人账上和归还季宇卿借款20万元(经吴某某)后,即由吴某某来解决归还此款。因为当时借款时吴某某、王某某对季的母亲担保高于银行利息三倍还款,并承诺季宇卿在公司工作岗位是驾驶员、不可以下岗和辞退等。另外归还本人从2010年8月至2011年7月25日一年10%利息10万元整,否则公司赔偿吴某某200万元。等到以上事情解决后吴某某对以下的承诺有效,不以王某某和甲公司向本人出具的任何形式的债权凭证向甲公司主张债权。

  原审审理中,甲公司申请对吴某某提供的2008年7月31日《承诺书》进行鉴定,以确定内容形成于2010年之前还是之后。并申请对2009年8月28日《欠条》上的内容与加盖的甲公司印章是形成于2010年之前还是之后进行鉴定。原审法院遂依法委托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该所于2012年7月24日出具了司鉴中心【2012】技鉴字第614号《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一、无法判断检材1(2009年8月28日的《欠条》)上的“甲公司”印文、字迹的形成时间及是否2010年之前还是之后形成;二、无法判断检材2是2010年之前还是之后形成。经质证,吴某某、甲公司和王某某对该《鉴定意见书》的真实性均无异议,原审法院予以确认。

  现吴某某因甲公司未能履行还款承诺,故提起本案诉讼,请求判令该公司归还借款283万元并偿付借款利息(以186万元为基数,自2008年8月16日起计算至判决生效日止;以33万元为基数,自2009年8月28日计算至判决生效日止;以64万元为基数,自2009年8月28日计算至判决生效日止。均按照每月1%计算);判令王某某、姚某某对甲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原审法院认为,王某某作为甲公司的原法定代表人,在其任职期间已经出具《承诺书》,且甲公司也已经加盖公章出具《欠条》确认了该公司向吴某某借款的事实和相应借款的金额。吴某某又提供甲公司出具的收据,以及吴某某当初对外借款的事实以及出售房屋的证据予以佐证,故对于吴某某主张甲公司借款的事实和相应的借款金额,原审法院予以确认。甲公司虽怀疑上述借款事实的真实性,但并未提供相应证据否认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且也不能否认《承诺书》和《欠条》系在落款时间形成的事实,故原审法院对甲公司的上述抗辩不予采信。现吴某某作为甲公司的原股东,其与王某某、姚某某共同作为出让人,转让股权时与新股东对于股权转让前的债权债务作出了仍由老股东三方按股权比例分享和承担债务的明确约定,该约定并没有违反法律规定,依法有效。且本案的债务系股东之一的吴某某与甲公司之间发生的,且该债务又发生在股权转让之前,故应当适用甲公司内部新老股东对于该债务的约定,即按照王某某65%、吴某某25%和姚某某10%的比例承担,也就是王某某承担1,839,500元,姚某某承担283,000元,吴某某自行承担707,500元。吴某某主张的利息,符合甲公司的承诺,且未违反法律规定,原审法院予以准许,但亦应由吴某某、王某某和姚某某按照上述比例承担。吴某某关于王某某和姚某某应当对甲公司的借款承担连带担保责任的主张,因王某某和姚某某虽在《承诺书》中作为担保人对甲公司的债务进行签字确认,但之后在吴某某、王某某、姚某某与案外人秦大春、黄娜、魏鑫珏共同签订的《关于股权转让的确认书》中对于上述债务的承担作出了新的约定,且王某某和姚某某并未对债务作出相互担保责任的约定,故吴某某要求王某某和姚某某承担担保责任没有依据。至于王某某抗辩,甲公司未经审计,无法界定债权债务,对此,因本案债务的发生和事实均存在,应当按照甲公司新老股东的约定处理,与该公司是否已经审计无关。秦大春与王某某于2011年7月14日的《协议书》中虽明确应由吴某某出具不以王某某和甲公司向吴某某出具的债权凭证向甲公司主张债权的《承诺书》,但该《协议书》并没有吴某某的签字确认,故上述约定不能约束吴某某。即使吴某某在之后2011年10月24日的《承诺书》中有上述承诺,也是附条件的,而相应条件甲公司并没有完成,故不影响本案吴某某提起的诉讼主张。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六条的规定,判决:一、王某某归还吴某某借款1,839,500元;二、姚某某归还吴某某借款283,000元;三、王某某偿付吴某某借款利息(以186万元为基数,自2008年8月16日起计算至判决生效日止;以33万元为基数,自2009年8月28日计算至判决生效日止;以64万元为基数,自2009年8月28日计算至判决生效日止。均按照每月1%标准计算的银行利息的65%);四、姚某某偿付吴某某借款利息(以186万元为基数,自2008年8月16日起计算至判决生效日止;以33万元为基数,自2009年8月28日计算至判决生效日止;以64万元为基数,自2009年8月28日计算至判决生效日止。均按照每月1%标准计算的银行利息的10%);五、驳回吴某某的其余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38,166元,减半收取计19,083元,吴某某负担4,77075元,王某某负担12,40395元,姚某某负担1,90830元。本案鉴定费3,000元、管辖异议费100元,均由甲公司负担(已缴纳)。

  判决后,上诉人吴某某不服,以原审法院认定上诉人吴某某与被上诉人甲公司之间债权债务关系成立正确,但原审法院依据无效的股东协议、承诺来判定由老股东承担系争债务的全部还款责任,明显依据不足,查明事实存在错误,本案还款责任当由被上诉人甲公司承担,原审法院适用法律亦有错误等为由,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判,改判支持上诉人吴某某的原审全部诉讼请求。

  上诉人王某某不服,以上诉人王某某作为被上诉人甲公司的原法定代表人,其所签署的关于股权转让的系列协议均附有履行条件,原审法院在未审查新股东存在先行违约的情形下,判令由老股东承担系争借款的还款责任,却免除被上诉人甲公司的还款责任,明显有违事实和法律,导致判决结果不公等为由,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判,改判由被上诉人甲公司向上诉人吴某某承担全部还款责任,上诉人王某某在本案中不承担任何责任。

  上诉人姚某某不服,以其至今仍有42万元股权转让款尚未收到,根据股权转让时的相关协议约定原债权债务均由上诉人王某某承担,与本人无关,原审法院未能查明事实,判决结果明显有误等为由,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判,改判由被上诉人甲公司向上诉人吴某某承担全部还款责任,上诉人姚某某在本案中不承担任何责任。

  三名上诉人之间对于其余两方的上诉请求及上诉理由均没有异议。

  被上诉人甲公司辩称,不同意上诉人吴某某的上诉请求及理由。上诉人吴某某作为被上诉人公司的老股东,其对于股权转让之前的公司债权债务当属明知;根据涉案股权转让时的相关协议内容约定,自2010年8月之后,对于股权转让之前被上诉人公司的原有债权债务均由公司的老股东承担。原审判决查明事实清楚,处理结果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甲公司不同意上诉人王某某的上诉请求及理由。上诉人王某某作为被上诉人公司股权占比65%的老股东,其上诉请求及理由完全违背了股权转让时的相关协议约定,其应当对于股权转让之前被上诉人公司的原有债务承担相应的责任。原审判决查明事实清楚,处理结果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甲公司不同意上诉人姚某某的上诉请求及理由。上诉人姚某某应当根据涉案股权转让时六方协议的相关约定承担还款责任,而后再行向上诉人王某某主张权利。原审判决查明事实清楚,处理结果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人吴某某向本院提交证据材料如下:

  1、被上诉人甲公司的工商档案材料,包括:(1)2011年7月被上诉人公司法定代表人由上诉人王某某变更为案外人秦大春;(2)2010年7月26日上诉人王某某分别与案外人秦大春、黄娜、魏鑫珏以及上诉人吴某某、上诉人姚某某分别与秦大春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共五份,证明新老股东在协议中约定股权转让后原被上诉人公司的债务仍由公司承担;(3)2011年7月15日上诉人王某某与案外人秦大春签订的出资转让协议一份,证明签约双方约定股东仅以出资承担公司责任;(4)2011年11月30日被上诉人公司章程(变更)一份,因上诉人王某某未签字确认,新老股东产生重大纠纷;

  2、报警信息、举报信、上诉人王某某证明以及相关三份民事判决书,证明新股东违约并暴力侵权,致使股东内部纠纷,上诉人吴某某被迫主张本案债权;

  3、案外人秦大春于2011年11月2日致上诉人王某某信函一份,证明股权转让后被上诉人公司原对外债务始终是由公司承担,股东内部责任承担当依据审计处理。

  上诉人王某某对上述上诉人吴某某向本院提交证据材料的真实性及关联性均没有异议。

  上诉人姚某某对此表示并不清楚。

  被上诉人甲公司认为上诉人吴某某所提交的上述证据材料,均系原审时可以提交的证据材料,不属于二审中的新的证据,故不同意发表质证意见。但对于证据材料中的被上诉人甲公司工商档案材料的真实性予以认可。

  上诉人王某某向本院提交证据材料如下:

  1、2010年7月26日,被上诉人甲公司《股东会决议》一份,证明公司股东及相应股权变更、任职变更情况;

  2、2010年8月2日,被上诉人甲公司《董事会决议》一份,证明公司本案三上诉人共同确认公司原债权债务仍由上诉人王某某、吴某某、姚某某按现持股比例享用权益和债务承担;

  3、2011年7月15日《股东会决议》一份,证明对于被上诉人提交的2011年6月17日股东会内容予以纠正;

  4、2010年9月25日被上诉人公司章程一份,证明上诉人王某某的任职情况;

  5、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2012年3月13日《协助执行通知书》一份,被上诉人甲公司剥夺上诉人主张债权的权利。

  上诉人吴某某对上述上诉人王某某向本院提交证据材料的真实性没有异议。

  上诉人姚某某对于上诉人王某某与案外人秦大春的资料表示并不清楚。对于上诉人王某某提交的其余证据材料表示认可。上诉人姚某某的签字行为仅表示证明上诉人吴某某借款给被上诉人公司的事实,并不是承担还款责任的依据。

  被上诉人甲公司认为上诉人王某某所提交的上述证据材料及证人证言,均不属于二审中的新的证据,故不同意发表质证意见。

  上诉人姚某某以及被上诉人甲公司均未向本院提交新的证据材料。

  鉴于上诉人吴某某以及上诉人王某某向本院提交的上述证据材料,均系其于原审时可以提交而未能提交的证据材料,不属于符合法律规定的二审中的新的证据,本院对此不予采信。

  本院经审理查明,上诉人吴某某、上诉人王某某以及上诉人姚某某作为被上诉人甲公司的老股东,分别于2010年7月与新股东即案外人秦大春、黄娜及魏鑫珏对此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并多次作出了自股权转让完成时,原被上诉人公司的债权债务历史遗留问题等均由上诉人王某某个人承担或该债权债务仍由三名老股东按股权比例分享和承担的约定内容。2011年7月,被上诉人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由上诉人王某某变更为案外人秦大春。

  上诉人吴某某于二审庭审中明确坚持其原审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查明的其余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原审法院认定截止到2009年8月28日被上诉人甲公司向上诉人吴某某分多次借款共计283万元的事实,证据确凿,并无不当,本院对此亦予以认定,被上诉人甲公司作为借款方理当按约向上诉人吴某某归还系争款项。然而,本案所涉公司债务系发生于被上诉人甲公司股权转让之前的公司债务,上诉人吴某某作为被上诉人公司的老股东,对此当属明知。根据被上诉人公司新老股东的共同约定,系争债务当由上诉人王某某个人承担或仍由三名老股东按股权比例承担,而不应由变更为新股东持股的现被上诉人承担。在上诉人吴某某坚持其原审诉讼请求即由被上诉人甲公司承担还款责任,另两名上诉人承担连带责任的前提下,原审法院超出其诉求范围,直接判令三名上诉人按原股权比例承担系争债务,程序不妥,本院予以纠正。三名上诉人若与新股东之间存在股权转让等纠纷,可另案寻求解决途径。由于系争借款为被上诉人甲公司股权转让之前的公司债务,按照新老股东的共同约定,不应由新股东所投资组建的现被上诉人公司作为债务人承担相应的还款责任,上诉人王某某及上诉人姚某某的连带责任亦不复有效。上诉人吴某某既要求法院判如所请,又同意另两名上诉人不同意承担还款责任的抗辩,或要求按现持股比例担责,明显自相矛盾,其上诉理由,缺乏相应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本院难以采信。上诉人吴某某的原审全部诉讼请求,应予驳回。鉴于此,上诉人王某某、姚某某的上诉基础不复存在,因此,对于上诉人王某某、姚某某的上诉,本院不予处理。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十四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一百五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2012)浦民二(商)初字第156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上诉人吴某某的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8,166元,减半收取人民币19,083元,鉴定费人民币3,000元,管辖异议费人民币100元,均由上诉人吴某某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8,166元,由上诉人吴某某负担。由上诉人王某某预交的上诉费人民币28,071元,由上诉人姚某某预交的上诉费人民币7,435元,均予以退还。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张 聪

审 判 员贾沁鸥

代理审判员李嶔操

二○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书 记 员黄海波


20200109010251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