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江市豪大纺织品有限公司诉宋亚春等民间借贷纠纷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3/00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苏中民终字第0234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吴江市豪大纺织品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吴建中,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孙小蓓,江苏恒渊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宋亚春。

  委托代理人钱建云,江苏天辩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主玉,江苏天辩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吴根良。

  原审被告吴江佳洁喷织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吴根良,总经理。

  上诉人吴江市豪大纺织品有限公司(简称豪大公司)与被上诉人宋亚春、原审被告吴根良、吴江佳洁喷织有限公司(简称佳洁公司)因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法院(2014)吴江民初字第058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6月19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3年4月22日,宋亚春与吴根良及佳洁公司、豪大公司签订一份《担保借款合同》,约定由吴根良向宋亚春借款500万元,借款转入指定的农行吴江铜罗支行,账号为:62×××12,借款到期日2013年5月21日,借款利率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4倍计算,按月结息,逾期还款,借款人除按约定利率支付利息外,还应按未还款额的每日2‰承担违约金,并由佳洁公司、豪大公司对吴根良归还借款本息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因借款人、担保人违约致使债权人采取诉讼方式实现债权的,借款人、担保人应承担债权人为此支付的律师费、差旅费及其他实现债权的一切费用。合同签订当日,宋亚春将500万元转入上述指定的吴根良账户中。嗣后,豪大公司于2013年5月23日、6月25日、6月26日、7月22日、8月23日、8月27日、9月26日、9月29日、10月28日、10月31日、12月9日通过其法定代表人吴建中及案外人吴丽芬的银行账户分别将21万元、20万元、325万元、225万元、15万元、825万元、2325万元、50万元、2085万元、30万元、10万元转入宋亚春指定的陈晓春银行卡中,其中2013年9月29日50万元、2013年10月31日30万元为代偿本金,其余均为代偿利息。2014年1月底前,吴根良、佳洁公司、豪大公司在《还款协议》上签字盖章,承诺余款509万元(包含利息)于2014年1月底前归还29万元,自2014年2月起至2016年1月止,于每个月的月底前各归还20万元,该协议约定三方签字生效,而出借方栏中未有宋亚春的签名,仅在协议下方注明“如遇任何一期逾期付款,我方将全额向法院起诉”的字样。嗣后,豪大公司仅于2014年1月29日通过其法定代表人吴建中的银行账户转入宋亚春指定的陈晓春银行卡中9万元,剩余款项一直拖欠未还,致宋亚春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

  原审法院另查明,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六个月内贷款基准年利率在2013年4月22日为56%。

  以上事实,有宋亚春提供的《担保借款合同》、银行电子回单、《还款协议》、吴根良及佳洁公司、豪大公司方提供的银行卡明细清单、转账凭证及该案原审庭审笔录予以证实。

  原审原告宋亚春的诉讼请求为:1、吴根良归还借款500万元;2、佳洁公司、豪大公司对吴根良履行上述还款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3、诉讼费用由吴根良及佳洁公司、豪大公司方承担。

  原审法院认为,宋亚春与吴根良之间的借款合同及与佳洁公司、豪大公司之间的保证合同均成立,除借款合同约定的逾期利息加违约金超过法律规定外,其余的均于法不悖,属合法有效。吴根良向宋亚春借款后,于借款到期日应履行还本付息义务。宋亚春提交的《还款协议》虽没有其签名,但能证明宋亚春一直在向吴根良、佳洁公司、豪大公司催讨,吴根良、佳洁公司、豪大公司同意履行义务的事实,而吴根良、佳洁公司、豪大公司对此也未提出抗辩,且豪大公司在借期届满后一直在代偿借款本息,因此,佳洁公司、豪大公司作为连带责任保证的保证人应在其保证担保的范围内承担保证责任。由于合同约定的借期为1个月,故采出借时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6个月以内的贷款基准年利率56%,根据本金500万元,按上述利率4倍计算借期内利息为9333333元(56%÷12×4×5000000);从2013年5月22日逾期之日至第一次付款之日2013年5月23日为2天,根据本金500万元,按上述利率4倍计算逾期利息为622222元(56%÷12÷30×4×2×5000000),以上借期内利息加逾期利息总计9955555元,按先付息后还本的原则,截止2013年5月23日,吴根良结欠宋亚春本金为488955555元(5000000元+9955555元-210000元);从2013年5月24日至第二次付款之日2013年6月25日为33天,根据本金488955555元,按上述利率4倍计算逾期利息为10039887元(56%÷12÷30×4×33×488955555),按先付息后还本的原则,截止2013年6月25日,吴根良结欠宋亚春本金为478995442元(488955555元+10039887元-200000元);从2013年6月26日至第三次付款之日2013年6月26日为1天,根据本金478995442元,按上述利率4倍计算逾期利息为298042元(56%÷12÷30×4×1×478995442元),按先付息后还本的原则,截止2013年6月26日,吴根良结欠宋亚春本金为476043484元(478995442元+298042元-32500元);从2013年6月27日至第四次付款之日2013年7月22日为26天,根据本金476043484元,按上述利率4倍计算逾期利息为7701325元(56%÷12÷30×4×26×476043484元),按先付息后还本的原则,截止2013年7月22日,吴根良结欠宋亚春本金为461244809元(476043484元+7701325元-225000元);从2013年7月23日至第五次付款之日2013年8月23日为32天,根据本金461244809元,按上述利率4倍计算逾期利息为9183896元(56%÷12÷30×4×32×461244809元),按先付息后还本的原则,截止2013年8月23日,吴根良结欠宋亚春本金为455428705元(461244809元+9183896元-150000元);从2013年8月24日至第六次付款之日2013年8月27日为4天,根据本金455428705元,按上述利率4倍计算逾期利息为1133511元(56%÷12÷30×4×4×455428705元),按先付息后还本的原则,截止2013年8月27日,吴根良结欠宋亚春本金为448312216元(455428705元+1133511元-82500元);从2013年8月28日至第七次付款之日2013年9月26日为30天,根据本金448312216元,按上述利率4倍计算逾期利息为8368494元(56%÷12÷30×4×30×448312216元),按先付息后还本的原则,截止2013年9月26日,吴根良结欠宋亚春本金为433430710元(448312216元+8368494元-232500元);从2013年9月27日至第八次付款之日2013年9月29日为3天,根据本金433430710元,按上述利率4倍计算逾期利息为809071元(56%÷12÷30×4×3×433430710元),因双方明确所付50万元为本金,故截止2013年9月29日,吴根良结欠宋亚春本金为383430710元(433430710元-500000元)、逾期利息809071元;从2013年9月30日至第九次付款之日2013年10月28日为29天,根据本金383430710元,按上述利率4倍计算逾期利息为6918794元(56%÷12÷30×4×29×383430710元),按先付息后还本的原则,截止2013年10月28日,吴根良结欠宋亚春本金为370308575元(383430710元+809071元+6918794元-208500元);从2013年10月29日至第十次付款之日2013年10月31日为3天,根据本金370308575元,按上述利率4倍计算逾期利息为691243元(56%÷12÷30×4×3×370308575元),因双方明确所付30万元为本金,故截止2013年10月31日,吴根良结欠宋亚春本金为340308575元(370308575元-300000元)、逾期利息691243元;从2013年11月1日至第十一次付款之日2013年12月9日为39天,根据本金340308575元,按上述利率4倍计算逾期利息为8258154元(56%÷12÷30×4×39×340308575元),按先付息后还本的原则,截止2013年12月9日,吴根良结欠宋亚春本金为339257972元(340308575元+691243元+8258154元-100000元);从2013年12月10日至第十二次付款之日2014年1月29日为51天,根据本金339257972元,按上述利率4倍计算逾期利息为10765786元(56%÷12÷30×4×51×339257972元),按先付息后还本的原则,截止2014年1月29日,吴根良结欠宋亚春本金为339257972元、逾期利息为1765786元(10765786-90000元)。现宋亚春要求吴根良返还借款339257972元的请求,于法有据,原审法院支持。宋亚春主张的借款本金500万元之中的160742028元,实为逾期利息,虽宋亚春未要求逾期利息,但原审法院体现在要求返还本金500万元之中,故对逾期利息(截止2014年1月29日为1765786元,之后至生效判决确定的给付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档贷款基准利率4倍计算,总额以160742028元(5000000元-339257972元)为限)一并予以支持。宋亚春要求佳洁公司、豪大公司对吴根良履行上述还款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请求,于法有据,原审法院支持。据此,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第二百一十一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第二十一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一条的规定,判决:一、吴根良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返还宋亚春借款339257972元,并支付逾期利息(截止2014年1月29日为1765786元,之后至生效判决确定的给付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档贷款基准利率4倍计算,总额以160742028元为限)。二、佳洁公司、豪大公司对吴根良履行上述还款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如果吴根良、佳洁公司、豪大公司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23400元,诉讼保全费5000元,合计28400元,由吴根良负担。佳洁公司、豪大公司对吴根良应负担的诉讼费用承担连带给付责任。

  宣判后,上诉人豪大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其主要上诉理由为:宋亚春在一审期间仅主张500万元的借款本金,诉讼请求中没有利息主张,原审判决支付逾期付款利息没有依据;原审判决将四倍利息作为加倍支付迟延履行的债务利息不正确;原审判决支持了宋亚春的大部分主张,诉讼费全部由豪大公司承担不合理。请求依法对原审判决中利息部分及诉讼费承担部分作出改判。

  被上诉人宋亚春答辩称:宋亚春一审期间主张了利息,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审理查明事实与一审查明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各方当事人对吴根良向宋亚春借款500万元及吴根良归还借款本息共计2241000元均无异议,本案争议焦点是宋亚春在本案中是否主张过利息。各方当事人在《担保借款合同》中明确约定,逾期不能归还本息的,应支付逾期信誉违约金;其次,在原审庭审中,各方当事人均提到利息如何计算,且宋亚春在原审庭审中明确要求利息按一年期贷款基准利息计算;第三,宋亚春在起诉时虽然没有明确要求支付逾期利息,但根据吴根良、豪大公司及佳洁公司确认的《还款协议》,宋亚春起诉的金额500万元已经包括了本息。原审法院判定逾期利息已经包含在该500万元中,并以此作为最高限额来确定本息,并无不妥。吴根良认为宋亚春未主张逾期利息的理由,不予采信。

  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是对当事人怠于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制裁和惩罚,具有法律依据。豪大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吴根良、豪大公司及佳洁公司未按照约定归还本息导致本案诉讼,对此应付主要责任,且原审判决已支持宋亚春的诉讼请求,诉讼费应由吴根良方承担,原审判决对诉讼费的负担分配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所作判决并无不当。上诉人豪大公司的上诉请求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946元,由上诉人吴江市豪大纺织品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施伟

审判员  徐辉

代理审判员  王小丰

二〇一四年九月一日

书记员  张韵


20200109010300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