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维业与江苏增力商贸发展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3/06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淮中商终字第025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吴维业,个体工商户。

  委托代理人沈加楼、赵志康,江苏淮宁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江苏增力商贸发展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郝明珍,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龚运才。

  上诉人吴维业因与被上诉人江苏增力商贸发展有限公司(以下除判决主文外简称增力发展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淮安市清浦区人民法院2014年9月17日作出的(2014)浦商初字第068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10月14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10月2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吴维业及其委托代理人沈加楼、被上诉人増力发展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龚运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增力发展公司一审诉称:吴维业经销增力发展公司的酒水,至今欠酒水款157472元。增力发展公司多次索要,吴维业置之不理。请求法院判令吴维业偿还货款157472元、承担自起诉之日起逾期付款的银行同期贷款利息,并承担案件诉讼费用。

  吴维业一审辩称:1、所欠货款金额不准确,吴维业的6张收据载明的货款(其中保证金3000元、奖券4525元、20600元、102元、160元、390元)应当从总欠款中扣除;2、2013年11月25日丁艳手写收到49900元也应当从总货款中扣除;3、正常销售的1%的返利应当扣减,前期还有一些未结清的款项没有纳入总账目结算。在双方结算后如果确实欠增力发展公司钱,吴维业同意将没有销完的酒退给增力发展公司。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伟业(伟斌)超市系个体工商户,经营者杨凤兵系吴维业丈夫,该超市系家庭经营。吴维业与增力发展公司发生买卖关系。增力发展公司供应酒水给吴维业,双方没有签订书面合同。2012年3月21日吴维业交保证金3000元给增力发展公司,增力发展公司供应酒水,双方账目系滚动式计算。2014年3月20吴维业向增力发展公司出具欠条一张,内容为“欠到货款贰万零陆佰元(20600),伟斌吴维业2014320。”2014年3月21日吴维业又向增力发展公司出具欠条一张,内容为“欠到货款拾叁万陆仟捌佰柒拾贰元(136872),伟斌超市吴维业2014321。”两张欠条共计货款为157472元,在原审法院审理过程中,增力发展公司对其出具给伟斌超市的收款收据金额为20600元、390元、102元、160元的货款,合计21252元,同意从货款157472元中予以冲抵,变更诉讼请求为:要求判令吴维业偿还货款136220元。原审庭审后增力发展公司提供了说明一份,对其出具给伟斌超市的收款收据金额为4525元货款及收取的保证金3000元,同意吴维业冲抵货款。故最终要求吴维业偿还货款128695元。

  原审法院另查明,吴维业提供由增力发展公司业务代表丁艳出具的条据一张和其与丁艳的谈话录音资料,证明丁艳收到的49900元应从欠款中扣除,且丁艳代表公司向其承诺返利1%。该条据内容为“收到刷卡酒款肆万玖仟玖佰元整(¥49900),增力公司,丁艳,20131125。”对此,增力发展公司质证称,丁艳出具的条据中的钱已经交到公司并及时返利1497元,这张收据的总金额为51397元,备注为刷卡,已经从欠款中扣除。而双方并无关于返利的书面约定,亦未签订书面销售合同。双方在交易过程中,现款提货当场返利,每张收据上都记载返利金额,不存在结账时返利。为此,增力发展公司举证了2011年11月26日收款收据一张及应收对账单19张。后原审法院向丁艳作了核实,丁艳称“2013年11月26日公司开供货会,吴维业于25日给我一张透支卡,想刷卡进货,但是吴维业的透支卡账单日是25日,吴维业让我等到26日再刷卡,这样就可以迟一点还银行款。我拿到卡后,吴维业说卡能透支5万元,叫我刷49900元,我就在吴维业的本子上面写上了‘收到刷卡酒款49900元’。这张条据只能证明我收到吴维业的卡,但公司没有收到钱。2013年11月26日上午供货会现场,我就从吴维业卡上刷了49900元到公司账上,当时公司出具了一张收款收据给吴维业,25日写的‘收到刷卡酒款49900元’的证明条据我没有收回。我好像有一天中午,在家做饭时,吴维业打电话问了一些情况,吴维业想还公司货款,问我一张什么单子,我叫吴维业先把钱还了,有多少还多少,吴维业说还有返利,我对吴维业说当时你打款时已经返利给你了,其他不是我能决定的。”

  原审法院认为,增力发展公司与吴维业之间的买卖关系,不违反法律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均应当按约定履行义务、享受权利。增力发展公司按约履行了义务,吴维业未按约给付货款128695元,其行为构成违约,应当承担违约责任。故对增力发展公司要求吴维业给付货款128695元的诉讼请求,法院予以支持;增力发展公司要求吴维业给付违约金(以128695元为基数,自2014年6月25日起至判决确定的给付之日止,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不违反法律规定,法院亦予以支持。吴维业抗辩增力发展公司出具的6张收款收据中共载明的数额28777元(其中保证金3000元、奖券4525元、20600元、102元、160元、390元)应当从总欠款中扣除,因增力发展公司在该案审理中已同意从货款中予以扣除,故吴维业的该抗辩主张,法院予以采纳。吴维业抗辩由丁艳手写收到49900元的款项也应当从总欠款中予以扣除及正常销售的1%的返利应当扣减等主张,证据不足,法院不予采纳。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五十九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原审法院判决:吴维业于判决生效后五日内一次性给付江苏增力商贸发展有限公司货款128695元,并承担逾期付款利息(以128695元为基数,自2014年6月25日起至判决确定的给付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2012年7月6日最后一次公布的同期贷款利率计算)。如果未按照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3449元、减半收取1997元,增力发展公司负担365元,吴维业负担1632元。

  吴维业不服原审法院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丁艳收到的49900元应从应付款中扣除。在2013年11月25日丁艳收到上诉人信用卡时即当场刷掉了49900元。次日,上诉人在被上诉人供货会上又用马红云的卡支付了49900元,其主张的是11月25日的那笔应扣除。2、根据上诉人提供的证据,对上诉人销售的货物被上诉人应给予1%的返利,即27000元,该事实得到了被上诉人的销售主管丁艳在通话记录中的确认,一审法院对此不予认定显属不当。3、上诉人替被上诉人销售酒水,目前还有大量酒未销完,该未销售完的酒应退还给被上诉人,相应款项应一并扣减。综上,请求撤销原审判决,在扣减49900元和返利27000元的货款基础上予以改判;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上诉人吴维业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新提供以下证据:1、被上诉人向上诉人发货的所有发货单,总价是270万元,证明被上诉人应向上诉人返利发货总价的1%,关于1%的来源由上诉人一审中提供的通话记录证明。2、查询信用卡交易明细原件,证明上诉人曾向被上诉人支付了一笔48443元,但被上诉人没有就该笔钱向上诉人出具收据,其他的汇款也会存在此种情形,上诉人主张的2013年11月25日的49900元货款没有收款收据即是此类情形。

  被上诉人增力发展公司答辩称:1、上诉人的上诉没有事实依据,上诉人称其向被上诉人支付了两笔49900元未向法院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在双方交易过程中上诉人只收到上诉人支付的一笔49900元的货款;2、上诉人所诉的返利没有事实和合同依据;3、上诉人出具的是欠款而不是欠货,双方没有约定可以退货。综上,上诉人的上诉均没有事实依据,请求予以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对上诉人新提供的证据质证称:上诉人提供的证据1的日期不在涉案双方约定的销售期限内,与本案无关联性;对证据2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该笔48443元不在上诉人的上诉请求范围内,同时也不能证明其证明目的,被上诉人虽然收到该48443元,但在算账时已予以扣减。为此,被上诉人新提供以下证据证明:4、2013年11月26日上诉人支付49900元的刷卡单和被上诉人的农行交易明细各一份,证明上诉人用一张户名为马红云的透支卡向被上诉人支付49900元,在案涉双方交易期间仅此一笔49900元的货款。5、第0417号会计凭证两张(分别为49900元和48443元),主张该证据与被上诉人一审提供的应收对账单相互印证,被上诉人收到该48443元及涉案49900元,且均作为上诉人的已付款予以扣减。

  上诉人对被上诉人新提供的证据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与上诉人主张的49900元不是同一笔。

  本院经审查,上诉人提供的证据1所涉期间与涉案纠纷非同一时期,且无从反映被上诉人与其有过就总货款返利1%的约定。证据2中48443元因与所涉货款无关,亦不能证明上诉人主张的49900元未被扣减,故均不能作为定案依据,本院不予采信。被上诉人提供的刷卡单、农行交易明细及49900元的会计凭证印证双方曾往来一笔49900元货款的事实,故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

  本院经审理,确认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

  另查明,被上诉人确认收到上诉人的49900元,其提供的记账凭证、收款收据客户联、马红云的刷卡单及上诉人提供的商户对账单记载的信息均一致,即2013年12月26日被上诉人收到上诉人卡号为“9765”银行转账49900元。

  经双方当事人确认,本院归纳本案争议焦点为:1、上诉人欠被上诉人的货款中应否再扣减一笔49900元;2、上诉人欠被上诉人的货款中是否应扣减27000元的返利;3、上诉人尚未销售的酒能否退给被上诉人。

  本院认为:1、上诉人举证丁艳所出的收条以证明2013年11月25日上诉人支付的49900元,有别于2013年11月26日其支付的49900元。但其未提供相关的支付凭证。相反,被上诉人提供的收款收据等相互印证上诉人支付的49900元系同一张卡所支付,从刷卡到收款到出具收据等过程亦仅此一笔49900元,而非如上诉人主张的2013年11月25日曾用另一张透支卡支付49900元给被上诉人。故对上诉人要求另行扣减49900元货款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2、上诉人要求返利总货款1%的要求,虽举证其与被上诉人工作人员丁艳的通话录音,但该录音中对返利表述并不明确,且系孤证,无其他证据相互印证,故上诉人的该项主张证据不足,不能成立。3、因双方在买卖关系中并无货物销售不完被上诉人有回收义务的约定,故上诉人要求退货的诉请亦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

  二审案件受理费800元,由上诉人吴维业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朱月娥

审 判 员  刘群英

代理审判员  邹艳萍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十七日

书 记 员  蔡丽媛


20200109010306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