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东与四川省泸州市第十建筑工程公司等买卖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3/12四川省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泸民终字第17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周东。

  委托代理人罗金云,泰和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洪章,泰和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四川省泸州市第十建筑工程公司。组织机构代码20473943-X。

  法定代表人石美华,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陈怀义。

  委托代理人夏照炯,四川光时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张桂荣。

  委托代理人唐智强。

  上诉人周东因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泸州市龙马潭区人民法院(2011)龙马民初字第144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周东的委托代理人罗金云、张洪章,被上诉人四川省泸州市第十建筑工程公司(以下简称:泸州市十建司)的委托代理人陈怀义、夏照炯,被上诉人张桂荣的委托代理人唐智强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开会讨论后决定。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0年11月22日,张桂荣与周东经营的成都市金牛区江汇建材经营部签订《钢材供货合同》,合同主要条款约定:甲方(即张桂荣)所属邛崃市羊安工业园区(成都市御府门业有限公司新建厂区)工地所需钢材由乙方(即成都市金牛区江汇建材经营部)供应,乙方送货到甲方工地指定的现场堆放点,运货费由乙方承担,以实际收量计算。乙方同意一次性在30天内垫资,垫资价为每天每吨六元,每批次钢材以甲方计划书及甲乙双方认定的价格为准。甲方委托袁先海为全权代表,其签字的送货单和欠条为甲方有效结算凭证。如甲方迟延付款则每天按总金额的千分之十支付给乙方违约金。合同上甲方委托代理人为张桂荣,同时加盖了“四川省泸州市第十建筑工程公司”的印章。诉讼中,经泸州市十建司申请,一审法院委托成都蓉城司法鉴定中心对落款日期2010年11月22日的《钢材供货合同》上盖印的“四川省泸州市第十建筑工程公司”的印章印文是否为泸州市十建司单位公章盖印形成进行鉴定,成蓉(2011)文鉴字第108号文检鉴定意见为:落款日期2010年11月22日的《钢材供货合同》上盖印的“四川省泸州市第十建筑工程公司”的印章印文不是泸州市十建司单位公章盖印形成。2011年4月25日,张桂荣出具欠条与成都市金牛区江汇建材经营部,其内容为“由成都金牛区江汇建材经营部送往新津羊安镇,泸州十建御府门业和金惠邦工地钢材,钢材尾款加垫资利息合计1360000元,此款最迟于2011年5月10日前支付,如不按时支付,则每天按总金额的千分之五收取资金利息。”欠条上欠款人张桂荣,欠款单位四川省泸州十建。该欠条没有泸州市十建司的印章。同时查明:2010年8月22日、8月26日,成都市御府门业有限公司与泸州市十建司签订协议,成都市御府门业有限公司羊安新厂区工程接受泸州市十建司对该项目2标段、3标段土建施工的投标。项目经理为蒋明雪。

  一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但合同首先应是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本案张桂荣与成都市金牛区江汇建材经营部签订的《钢材供货合同》,虽然加盖了泸州市十建司的公章,但该公章印文经鉴定并非泸州市十建司单位公章盖印形成,该合同上张桂荣系泸州市十建司的委托代理人,但周东及张桂荣均未向法庭提交证据证明张桂荣系泸州市十建司的委托代理人,张桂荣并非泸州市十建司的委托代理人,该合同不是泸州市十建司的真实意思表示,也没有得到泸州市十建司的追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八条一款“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的合同,未经被代理人追认,对被代理人不发生效力,由行为人承担责任。”之规定,该《钢材供货合同》对泸州市十建司不发生效力。周东主张其已经实际履行完合同义务,送货单也有合同约定的指定收货人袁先海进行签收确认,并且泸州市十建司项目负责人蒋明雪也已经向其履行了部分付款义务。合同上确实指定袁先海为全权代表,其签字的送货单和欠条为甲方有效结算凭证,但该合同并非泸州市十建司签订,袁先海也不是泸州市十建司指定的全权代表,袁先海仅是张桂荣个人指定的全权代表。周东单方提交的供货单上确实有袁先海的签字,也注明了送货地址,但是否袁先海本人签字、是否送到了送货单上标明的地址并且用于该工地,原告没有提交其他证据予以证明。周东称泸州市十建司项目负责人蒋明雪已经向其履行了付款义务,但周东向法庭提交的卡号为6228450460032820112借记卡的流水账不能显示周东所指款项是由蒋明雪支付,故周东认为其已经对泸州市十建司履行了钢材供货义务、泸州市十建司也已经实际履行了付款义务的主张一审法院不予支持。张桂荣虽辩称公章系交由泸州市十建司的工作人员吴勇加盖,但其未向一审法院提交证据证明吴勇系泸州市十建司工作人员,也没有提交证据证明公章系吴勇加盖并且是吴勇的职务行为。张桂荣向本院提交的“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系复印件,同时也没有证据证明该“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真实存在并且泸州市十建司持有该证据拒不出示,故张桂荣主张自己系泸州市十建司的项目负责人,在本案中不承担责任的主张一审法院不予支持,张桂荣应当按照其与周东结算的金额支付周东欠款及逾期付款的利息,但双方约定的利息过高,一审法院酌情调整。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八条“债务应当清偿。暂时无力偿还的,经债权人同意或者人民法院裁决,可以由债务人分期偿还。有能力偿还拒不偿还的,由人民法院判决强制偿还。”,《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第一百零九条“当事人一方未支付价款或者报酬的,对方可以要求其支付价款或者报酬。”之规定,判决如下:一、张桂荣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周东欠款1360000元及利息,利息从2011年5月11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付清款之日止。二、驳回周东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8170元,由张桂荣负担。

  宣判后,上诉人周东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张桂荣作为泸州市十建司承建成都御府门业羊安厂区工程的实际施工人,其有理由相信张桂荣能代表泸州市十建司,且《钢材供货合同》签订后,其已经向成都御府门业羊安厂区工程供了钢材,作为泸州市十建司的项目经理蒋明雪也向其支付了400000元的钢材款,故泸州市十建司应承担本案未付货款的连带清偿责任,一审判决泸州市十建司不承担责任不当,请求二审法院予以纠正。

  被上诉人泸州市十建司辩称:其在成都御府门业羊安厂区工程的项目经理为蒋明雪,张桂荣与其没有关系,不能代表公司作出任何行为,且《钢材供货合同》使用的印章不是公司的印章,成都御府门业羊安厂区工程也未收到过上诉人所供钢材,故其不是《钢材供货合同》的责任主体,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维持一审判决。

  被上诉人张桂荣辩称:其与泸州市十建司签订有《建筑工程施工分包合同》,系成都御府门业羊安厂区工地检测车间、辅助车间、制作中心工程的实际分包施工人。其与上诉人签订《钢材供货合同》涉及的钢材全部用于前述工程,所欠钢材款应由泸州市十建司支付。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经二审审理后,本院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另查明如下事实:成都市金牛区江汇建材经营部系周东以个体工商户的名义所取字号名称。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西政司法鉴定中心(2012)文鉴字第2736号《司法鉴定意见书》的鉴定意见为:1标注有“泸州市十建司提供”、落款日期为“二0一0年八月”、承包人为“四川省泸州市第十建筑工程公司”的《施工合同文件》第2页承包人处“四川省泸州市第十建筑工程公司”圆形红色公章印文与同名样本(泸州市公安局印章治安管理中心印章入网证存根上的备案印章)不是源自同枚印章。2标注有“泸州市十建司提供”、落款日期为“二0一0年八月”、承包人为“四川省泸州市第十建筑工程公司”的《施工合同文件》第2页承包人处“四川省泸州市第十建筑工程公司”圆形红色公章印文与落款日期为“2010年11月22日”、甲方为“四川省泸州市第十建筑工程公司”、委托代理人为“张桂荣”的《钢材供货合同》第3页上甲方单位名称处“四川省泸州市第十建筑工程公司”圆形红色公章印文不是同一枚印章盖印。3标注有“泸州市十建司提供”、落款日期为“二0一0年八月”、承包人为“四川省泸州市第十建筑工程公司”的《施工合同文件》第2页承包人处“四川省泸州市第十建筑工程公司”圆形红色公章印文与标注有“御府门业周东提供”、落款日期为“二0一0年八月”、承包人为“四川省泸州市第十建筑工程公司”的《施工合同文件》第2页承包人处“四川省泸州市第十建筑工程公司”圆形红色公章印文是同一枚印章盖印。4标注有“泸州市十建司提供”、落款日期为“二0一0年八月”、承包人为“四川省泸州市第十建筑工程公司”的《施工合同文件》第2页承包人处“四川省泸州市第十建筑工程公司”圆形红色公章印文与标注有“张桂荣提供”、落款日期为“二0一0年八月”、承包人为“四川省泸州市第十建筑工程公司”的《施工合同文件》第2页承包人处“四川省泸州市第十建筑工程公司”圆形红色公章印文是同一枚印章盖印。蒋明雪分别于2011年4月9日、4月22日通过其农行卡6228450460016938914账户向户名为付权6228450460032820112账户各打款200000元。

  上述事实,有成都市金牛区江汇建材经营部的《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西政司法鉴定中心(2012)文鉴字第2736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蒋明雪向付权的银行卡打款交易底单等在卷佐证。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主要问题是,泸州市十建司在本案中应否对欠付周东的钢材款承担责任。

  关于泸州市十建司在本案中是否承担责任的问题,因上诉人与张桂荣签订的《钢材供货合同》上所加盖的名为“四川省泸州市第十建筑工程公司”印章经鉴定既不是泸州市十建司在泸州市公安局印章治安管理中心印章入网证存根上的备案印章,也不是泸州市十建司与成都市御府门业有限公司签订的《施工合同文件》上泸州市十建司认可的公司印章,张桂荣也不是泸州市十建司御府门业羊安厂区工程的项目经理,且上诉人和张桂荣均未向本院提供张桂荣有权代表泸州市十建司对外签订合同的证据,故张桂荣与上诉人签订《钢材供货合同》的行为属无权代理泸州市十建司的行为,并非上诉人主张的表见代理行为,《钢材供货合同》在未经泸州市十建司追认前对泸州市十建司而言属效力待定的合同,但本案中泸州市十建司对该合同一直拒绝予以追认,因此,《钢材供货合同》对泸州市十建司不发生任何效力和约束力。一审法院认为《钢材供货合同》对泸州市十建司不具有约束力的认定并无不当。对于上诉人认为泸州市十建司的项目经理蒋明雪已向其支付了400000元的钢材款,视为对《钢材供货合同》认可的行为,本院认为,该400000元虽经本院查证确为蒋明雪付给付权(周东主张付权为其雇员)的,但蒋明雪和张桂荣并不只是仅有泸州市十建司御府门业羊安厂区一个工程,上诉人并未举证证明这400000元就是付的御府门业工地的钢材款,且该400000元也未通过泸州市十建司账户进行支付,故不能确认蒋明雪支付400000元的行为与泸州市十建司有关,更不能确认该400000元为泸州市十建司支付上诉人御府门业工地的钢材款。因此,上诉人主张泸州市十建司对欠付钢材款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8170元,由上诉人周东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宋 兵

审 判 员  卓 波

代理审判员  税远雄

二〇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王 艳


20200109010312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