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中银与章世忠追偿权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3/12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通中民终字第032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周中银。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章世忠。

  上诉人周中银因追偿权纠纷一案,不服海安县人民法院(2012)安南民初字第011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周中银家屋顶需换瓦,与章世忠口头达成协议,由章世忠负责施工。2011年6月30日,章世忠带领董富等人到周中银家施工。当日中午,周中银家安排中饭,董富未听章世忠劝阻,饮了白酒,13时30分左右,董富在屋顶从事高空作业的过程中,不慎跌落,经海安县肿瘤医院抢救无效后死亡,共产生医疗费83681元。2011年7月1日,章世忠与董富家属董锁萍、董锁华就董富死亡赔偿事宜达成协议,由章世忠赔偿董富家属各项损失共计壹拾陆万元正(160000元)。同年7月3日、7月12日,章世忠先后两次各给付董锁华80000元赔偿款。章世忠认为周中银应当提供必要的安全防护设施而未提供,应对董富的死亡承担30%的赔偿责任。章世忠对董富家属履行了全部赔偿责任后,有权向周中银追偿。现章世忠向周中银索要未果,引起诉讼。

  原审庭审中,双方当事人均认可施工活动中双方之间系承揽关系,章世忠与董富之间系雇佣关系。

  原审法院认为,周中银选任章世忠为其屋顶换瓦,双方之间形成承揽法律关系;章世忠雇佣董富做工,双方之间形成雇佣法律关系。董富在施工活动中死亡,其亲属有权获得因董富死亡产生的医疗费、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赔偿,但各项目的计算标准应依据法律规定。章世忠主张的医疗费83681元,周中银无异议,法院予以支持;章世忠主张的死亡赔偿金109416元(9118元/年×12年)、丧葬费17945元,符合法律规定,予以支持;章世忠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40000元,结合董富的年龄状况、施工活动中的过错程度、本地生活水平等情况,原审法院酌定20000元。综上,原审法院确认因董富死亡产生的总损失为:医疗费83681元、死亡赔偿金109416元、丧葬费17945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共计14819781元。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也就是说,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致使自己受到伤害适用过错责任,即根据提供劳务一方和接受劳务一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董富作为一名68岁的成年人,长期从事建筑施工活动,理应对自己从事高空作业行为的危险性有所预见,其在明知下午仍须从事高空作业的情形下,不听劝阻中午仍饮白酒,对造成自己在高空作业活动中跌落致死的后果存在明显过错;章世忠作为雇主,对董富饮酒后继续从事高空作业的行为未加以制止,且未提供必要的安全防护措施,应对董富的死亡承担主要责任。根据双方的过错程度,法院认定就董富死亡造成的损失,应由雇主承担70%即1037385元的赔偿责任,董富自己承担30%的民事责任。章世忠就董富死亡已向其亲属赔偿了160000元,就其多赔偿的部分,系其个人真实意思表示,可视为其自愿对董富家属的补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规定“承揽人在完成工作过程中对第三人造成损害或者造成自身损害的,定作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定作人对定作、指示或者选任有过失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也就是说,定作人一般情况下对承揽人在完成工作过程中对第三人造成损害或者造成自身损害的后果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如果定作人对其定作、指示或者选任行为存在过失的,应当就该行为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本案中,周中银作为定作人,选用章世忠为其屋顶换瓦,其指示的工作系建筑施工活动,具有一定的专业性和危险性,选任的承揽人应具备相应的资质及必要的安全施工条件。本案中章世忠虽从事瓦工多年,但并未取得相应的施工资质,更不能为其承揽的工作提供必要的安全施工条件,故周中银作为定作人,其选任章世忠不当。因此,对董富在屋顶从事换瓦的劳动中不慎跌落死亡,双方均具有过错,就此造成的损失,双方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但双方承担责任的份额大小,应依据双方的过错程度和致害行为的原因力比例确定,即对董富死亡产生的总损失中,周中银应在其选任不当行为的过错范围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原审法院结合双方的过错程度,认定章世忠承担80%的赔偿责任,周中银承担20%的赔偿责任,即对上述1037385元的赔偿款中,由章世忠负担80%即829908元,周中银负担20%即207477元。章世忠支付了全部赔偿款后,有权就超出自己赔偿数额部分,向周中银追偿。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四条、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之规定,原审法院判决:一、周中银给付章世忠代偿款204747元,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十日内履行。二、驳回章世忠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50元,减半收取525元,由章世忠负担315元,周中银负担210元。

  宣判后,周中银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董富在明知下午仍须从事高空作业的情形下,不听劝阻饮用白酒,造成自己在高空作业活动中跌落致死,应认定为故意行为,与周中银无关。周中银系自建农村住宅,并不违反建筑法的规定,不应当承担选任过失的责任。章世忠在处理事件过程中,在未查明死因情况下,即与对方达成赔偿协议,忽视了周中银的权利。章世忠在事发后带人到周中银家中闹事,损坏周中银家中财产,是严重的违法行为,法庭没有追究章世忠的法律责任,存在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判令章世忠赔偿周中银财产损失,本案诉讼费用全部由被上诉人章世忠承担。

  被上诉人章世忠辩称,一审法院的判决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予以维持。

  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的基本事实正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1周中银对董富的死亡应否承担责任;2章世忠能否对周中银行使追偿权。

  关于争议焦点1,行为人因为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民事责任。本案中,周中银与章世忠并未订立书面合同,其在建房过程中的权利和义务应当依双方口头约定的内容与履行情况综合考量。因周中银家中的屋顶需要换瓦,施工中应当架设安全网,周中银未与章世忠签订书面协议,口头约定中也未明确安全责任,对章世忠施工中的安全措施未予审查,存在缔约过失责任。在2011年6月30日,周中银为施工人员提供中饭,董富在用餐过程中饮用白酒。董富系具有多年施工经验的熟练工,违反国家高空作业要求,而饮用白酒是导致董富操作失误跌落死亡的重要原因,董富对其自身损害后果存有过错。周中银作为午饭的提供方,其对董富的饮酒行为未能有效制止,对安全隐患的防范未尽到谨慎的注意义务,故其对事故的发生亦存有一定过错,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章世忠作为雇主和承揽人,管理缺失、安全措施不到位,应对事故发生承担主要责任。

  关于争议焦点2,本案中周中银、章世忠、董富三人之间分别形成了承揽法律关系、雇佣法律关系。董富跌倒死亡后,与周中银、章世忠又构成侵权责任法律关系。章世忠先行赔偿董富家属相关损失后,基于其与周中银之间的承揽关系及侵权过错责任,在确定周中银负有过错责任的情况下,对应当由周中银承担的损失,在其先行垫付后,享有对周中银应承担部分损失的追偿权。一审认定周中银应当对董富死亡承担20%的赔偿责任,与周中银在事故中的过错程度相当,并无不当之处。现章世忠作为董富的雇主,其先行赔付金额超过应当承担的份额,对于超出部分章世忠有权向周中银追偿。周中银称董富饮酒系故意行为,与其无关,因本案事故发生在周中银家的房屋施工现场,周中银对董富死亡事故知情,其在事故发生后未提出死因鉴定申请,现其不能提供证据证明系其他原因导致董富死亡,故对于周中银不承担责任的抗辩理由,本院不予采信。对于周中银提出章世忠损害其财产的主张,因周中银在本案中并未提起反诉,且与本案属于不同的法律关系,周中银可以另案主张,本案中不予处理。综上,周中银的上诉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其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50元,由上诉人周中银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倪红晏

代理审判员 曹 璐

代理审判员 郭相领

二O一三年三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徐红燕


20200109010312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