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亮等与阜阳嘉禾包装材料有限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3/13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皖民二终字第00016号


  上诉人:周亮。

  上诉人:阜阳嘉禾包装材料有限公司。

  原审被告:李海涛。

  上诉人周亮、阜阳嘉禾包装材料有限公司(简称嘉禾包装公司)与原审被告李海涛因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安徽省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2年10月9日作出的(2012)阜民一初字第0003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1月1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周亮的委托代理人杨先善、上诉人嘉禾包装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刘东升,原审被告李海涛的委托代理人周亚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2005年3月,嘉禾包装公司发起设立,注册资本为430万元,周亮与汝士平原系嘉禾包装公司股东,周亮出资10432万元,汝士平出资5428万元。嘉禾包装公司于2006年11月27日向周亮借款5万元,于2007年1月19日向周亮借款5万元,于2007年3月13日向周亮借款26638万元,于2009年10月7日向周亮借款5万元,于2009年12月21日向周亮借款5万元,于2009年12月28日向周亮借款5万元,2011年4月28日,周亮又为嘉禾包装公司垫付土地使用税6000元,上述7笔借款未约定利息。2007年8月20日,周亮替嘉禾包装公司偿还陈平借款145000元,该款由嘉禾包装公司偿还周亮,约定月息为8厘。2006年12月31日,嘉禾包装公司因购置土地欠缴土地出让金131万元,分别向汝士平借款90万元,向周亮借款41万元。2007年1月1日,经嘉禾包装公司股东大会研究决议,上述131万元借款按月利率15%计息并按土地增值部分给予股东汝士平、周亮40万元补偿,该款由汝士平、周亮按借款比例分享(周亮应得补偿款1252万元),借款本息及补偿款待公司土地抵押贷款后一次性付清。2009年3月26日,嘉禾包装公司向周亮借款741万元,约定期限为1个月,月利率15%,逾期月利率5%。2011年2月,周亮将持有嘉禾包装公司的股权全部转让给嘉禾包装公司股东李海涛。当月13日,嘉禾包装公司股东会议决议李海涛承受嘉禾包装公司全部债权债务并通过具体偿还方案。2011年2月21日,经该公司所有股东共同对账确认,周亮从2010年1月1日至2011年2月21日实有投资为1947万元。2011年2月28日,李海涛向周亮出具欠条一份,载明:今欠到周亮在2010年中经营嘉禾包装厂期间投资款计人民币壹佰玖拾肆万柒元正。2011年3月1日,转付50万元正,3月底付壹佰万元,余款在2011年年底付清。2007年4月30日至2012年4月11日,嘉禾包装公司共返还周亮款1523万元(其中不包括退股款1595万元)。2012年4月15日,周亮以其多次催要下余欠款未果为由,诉至原审法院,请求判令嘉禾包装公司、李海涛立即偿还周亮欠款本金2185519元、截止至2012年4月15日的利息818142元(本息合计3003661元)及此后利息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是嘉禾包装公司是否下欠周亮借款本息合计3003661元,其中一部分借款是否超过诉讼时效,李海涛是否应承担还款责任;嘉禾包装公司的反诉请求是否成立。

  嘉禾包装公司向其股东周亮借款并用于本公司生产经营,该借贷行为合法有效,嘉禾包装公司辩称其用于支付土地出让金的借款系周亮作为股东应尽的义务缺乏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嘉禾包装公司于2006年11月27日向周亮借款5万元,于2007年1月19日向周亮借款5万元,于2007年3月13日向周亮借款266380元,于2009年10月7日向周亮借款5万元,于2009年12月21日向周亮借款5万元,于2009年12月28日向周亮借款5万元,土地使用费6000元,该事实清楚,予以确认,上述7笔借款合计522380元未约定利息。2007年8月20日,周亮替嘉禾包装公司偿还陈平借款145万元,该款由嘉禾包装公司偿还周亮,约定月利率为08%,应予以支持,截至嘉禾包装公司2012年4月11日还款时,超期55个月零22天,该笔借款本息合计为209651元(145000元+145000元×08%×55个月+145000元×08%×22天÷30天)。2006年12月31日,嘉禾包装公司因购置土地欠缴土地出让金131万元,向周亮借款41万元,按月利率15%计息,截至嘉禾包装公司2012年4月11日还款时,超期63个月零10天,该笔借款本息合计为799500元(410000元+410000元×15%×63个月+410000元×15%×10天÷30天)应予以支持。2009年3月26日,嘉禾包装公司向周亮借款74100元,约定期限为1个月,月利率15%,逾期月利率5%。因双方约定的逾期利率超出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4倍,超出部分不受法律保护,故该借款逾期利息应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贷款利率的4倍计算,超出部分不予支持,截至嘉禾包装公司2012年4月11日还款时,超期36个月零16天,该笔借款本息合计为127188元(74100元+74100元×15%+74100元×192%×36个月+74100元×192%×16天÷30天)。2011年2月28日,嘉禾包装公司欠周亮投资款即借款1947万元,该款利息应从借款次日起即2011年2月29日起开始计算到清偿之日止,利率应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贷款利率计算。根据2007年1月1日嘉禾包装公司文件,嘉禾包装公司应当于公司土地抵押贷款后一次性偿还周亮借款41万元本息及土地补偿款,嘉禾包装公司在诉讼中举证证明该公司办理土地抵押登记的事实并自认已经获得贷款,故其应当按照约定履行义务。因嘉禾包装公司未举证证明周亮已经知道该公司贷款事宜,同时在嘉禾公司2011年2月13日、2011年2月21日两次股东会议中,周亮均主张过本案债权,嘉禾包装公司还于2012年4月11日支付周亮借款3万元,其主张周亮的请求已经超出诉讼时效缺乏依据,不予支持。根据2011年2月13日、2011年2月21日嘉禾包装公司两次股东会议纪要,李海涛自愿承受嘉禾包装公司全部债权债务并约定最迟于2012年12月31日偿还股东借款,故李海涛主张本案超诉讼时效亦不能成立。上述会议纪要关于李海涛承受嘉禾包装公司全部债权债务的约定,并非保证,构成对嘉禾包装公司债务的承担,上述会议纪要并未免除嘉禾包装公司偿还债务的责任,故周亮有权要求嘉禾包装公司与李海涛共同承担嘉禾包装公司所负全部债务。周亮根据股东会议纪要要求嘉禾包装公司按约定补偿其土地增值的资产收益,因本案系民间借贷纠纷,故周亮可另案提起公司盈余分配之诉。另外16万元系债务转让,与本案不是同一法律关系,周亮可另案诉讼。嘉禾包装公司主张其已经向周亮支付2032500元,经查其中15万元系重复计算,20万元不成立,159500元系退股款,不应在本案中折抵。综上,除嘉禾包装公司于2011年2月28日向周亮借款1947000元应予偿还外,其他借款共计1136339元(其中未约定利息7笔借款522380元、约定利息的3笔借款计926688元),嘉禾包装公司实际已偿还1523万元,下欠135719元也应予偿还,该款利息应从周亮向该院主张权利之日起即2012年4月18日起开始计算到清偿之日止,利率应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贷款利率计算。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第九十条、第一百零八条、第一百三十五条、第一百三十七条、第一百三十八条、第一百四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条、第八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第二百一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第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一、嘉禾包装公司与李海涛于2012年12月31日前偿付周亮借款1947000元及利息(从2011年2月29日起至清偿之日止,利率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贷款利率计算)、借款135719元(从2012年4月18日起至清偿之日止,利率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贷款利率计算;二、驳回周亮其他诉讼请求;三、驳回嘉禾包装公司的反诉请求。案件受理费30829元,由嘉禾包装公司、李海涛共同负担29378元,周亮负担1451元;反诉费用100元,由嘉禾包装公司负担;鉴定费用4600元由嘉禾包装公司负担。

  周亮、嘉禾包装公司均不服原审法院上述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周亮上诉称:2007年1月1日嘉禾包装公司股东大会研究决定的补偿款1252万元是借款债务的从债务,不属于公司分配给股东的盈余红利,对该项请求法院应予审理;许相华将其对嘉禾包装公司享有的借款债权转让给自己,周亮与嘉禾包装公司形成借贷关系,嘉禾包装公司应向其偿还该借款16万元;嘉禾包装公司和李海涛实际已偿还周亮借款1423万元,原审判决认定已偿还1523万元错误。其2009年7月30日出具的10万元收条,系代嘉禾包装公司向陈平还款,从嘉禾包装公司领款时出具,与本案无关。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改判嘉禾包装公司和李海涛给付其补偿款及借款共计3852万元。

  针对周亮的上诉理由和请求,嘉禾包装公司答辩称:周亮请求的补偿款1252万元名为补偿款,实为借款复利,系双重计息,原审认定该款为公司盈余分配,释明可另案起诉虽与事实可能不符,但此认定比较客观;许相华与周亮之间的16万元转帐协议对嘉禾包装公司无效,其不应承担还款责任;周亮上诉称其出具的10万元收条系偿还陈平借款无事实依据,该笔款项与偿还陈平的10万元借款并非同一笔款项。综上,原审认定嘉禾包装公司已偿还周亮1523万元事实清楚,请求二审法院驳回周亮的上诉请求。

  李海涛同意嘉禾包装公司的答辩意见。

  嘉禾包装公司上诉称:其不应承担因周亮不作为所致的2009年7月15日以后的利息198850元;周亮未实际替嘉禾包装公司向陈平还款,即使真的还款,原审亦多计算利息27840元;其向周亮出具1947万元欠条的行为系合同纠纷,本案属民间借贷纠纷,并非同一法律关系;周亮曾向嘉禾包装公司个人借款46万元。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

  针对嘉禾包装公司的上诉理由和请求,周亮答辩称:嘉禾包装公司从未提出偿还其借款,其不存在拒绝接受嘉禾包装公司偿还借款的不作为,嘉禾包装公司没有举证证明周亮没有实际替嘉禾包装公司向陈平还款,故其主张不能成立;1947万元欠条属于借款性质,民间借贷纠纷案由系合同纠纷案由之下的四级案由,嘉禾包装公司上诉称民间借贷纠纷不属于合同纠纷的说法没有依据;46万元是嘉禾包装公司用于工程的预付款,不是周亮个人借款。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嘉禾包装公司的上诉请求。

  李海涛答辩称:同意嘉禾包装公司的上诉请求与理由。

  嘉禾包装公司在二审中提供了一组新证据:嘉禾包装公司从信用社贷款及还款手续,包括股东会议纪要、土地登记卷宗、土地使用证及支付贷款利息凭证,证明周亮对2009年7月15日从信用社用土地证抵押贷款的事实知情。周亮质证认为:土地登记卷宗及股东会议纪要等,只能证明嘉禾包装公司申请贷款,在金融机构的借款借据上并没有周亮的签字,不能证明周亮知情。李海涛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及证明目的均无异议,认为周亮对嘉禾包装公司申请贷款及信用社发放贷款知情。

  针对嘉禾包装公司提供的证据,本院审查认为:嘉禾包装公司从信用社以土地证抵押贷款及支付贷款利息凭证等证据,均发生在2009年期间,不属于二审新证据,且周亮在嘉禾包装公司2011年2月13日和2月21日的两次股东会议上,均主张过本案债权,嘉禾包装公司还于2012年4月11日支付周亮借款3万元,故该组证据即使能证明周亮对嘉禾包装公司贷款知情,也不能证明周亮的诉讼请求已经超过诉讼时效。

  周亮及李海涛所举证据与原审相同,嘉禾包装公司所举其他证据也与原审相同,相对方的质证意见亦同于原审,本院认证意见与原审一致。对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当事人的上诉请求及答辩意见,本案二审争议焦点是:1、1252万元补偿款的性质;2、周亮2009年7月30日出具的10万元收条的性质及利息的计算;3、2009年6月13日周亮与许相华签订的转账协议中约定的16万元转让债权的性质;4、嘉禾包装公司是否不应承担2009年7月15日以后的利息198850元;5、周亮是否向嘉禾包装公司个人借款46万元。

  关于焦点一。因购置土地欠缴土地出让金131万元,嘉禾包装公司于2006年12月31日分别向汝士平借款90万元、向周亮借款41万元,为此,嘉禾包装公司股东大会于2007年1月1日研究决定给予汝士平、周亮两位股东以合理的补偿,该决定已形成公司文件,并由全体股东签字认可。由此可见,嘉禾包装公司给付周亮的补偿款是嘉禾包装公司履行借款时的承诺,该补偿款的存在是以借款的存在为前提条件,该补偿款的给付以及数额的多少与嘉禾包装公司当时实际经营情况无关,与周亮当时持有的嘉禾包装公司股份亦无关系,且按照土地增值部分20%计40万元给予汝士平、周亮两股东补偿,并未超出合理范围,原审法院将该补偿款认定为公司的盈余分配不妥,应予纠正,上诉人周亮要求嘉禾包装公司和李海涛给付其补偿款1252万元的上诉请求应予支持。

  关于焦点二。2007年4月6日,由周亮作担保人,嘉禾包装公司向陈平借款20万元,约定期限一年,月息8厘。原审法院根据周亮的申请,依法调取了嘉禾包装公司记帐凭证,证明周亮于2009年7月30日向嘉禾包装公司领款10万元系用以代嘉禾包装公司偿还陈平的借款,原审法院认为该组证据真实、合法,予以采纳,但在认定嘉禾包装公司与李海涛实际偿还周亮借款时未将该10万元予以扣除错误,嘉禾包装公司和李海涛实际已偿还周亮借款应为1423万元。该笔借款的余款本息145万元,已由周亮于2009年8月20日前垫付,时任嘉禾包装公司临时负责人的汝士平签批该145万元计入公司借用周亮款,月息8厘,因此,该款应由嘉禾包装公司偿还周亮。嘉禾包装公司上诉称即使周亮替嘉禾包装公司偿还了该笔借款,原审判决亦多计算利息27840元,对此,周亮在二审庭审时当庭亦予以认可,故对嘉禾包装公司多计算利息27840元的上诉理由,本院予以采纳。

  关于焦点三。2009年6月13日,周亮与案外人许相华签订转让协议,约定“从嘉禾包装公司欠许相华款总额中拨出16万元计入嘉禾包装公司欠周亮款的金额中”,但因嘉禾包装公司与许相华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与本案不是同一法律关系,故原审法院认为周亮可另案起诉并无不当,周亮的此节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焦点四。嘉禾包装公司是借款债务的债务人,负有清偿借款及支付逾期还款利息的义务。嘉禾包装公司并未举证证明向周亮披露其获得贷款的相关事实,且周亮在嘉禾包装公司2011年2月13日和2月21日的两次股东会议上均主张过本案债权,嘉禾包装公司亦于2012年4月11日支付周亮借款3万元,故原审判决嘉禾包装公司应承担2009年7月15日以后的逾期还款利息正确,嘉禾包装公司此节上诉理由亦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焦点五。周亮在2005年8月26日出具的46万元借条中明确注明是因办理用电手续和购买电缆及附件,嘉禾包装公司的记帐凭证亦记载系嘉禾包装公司支付电缆款,现嘉禾包装公司上诉认为该46万元系周亮个人借款缺乏证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基本清楚,但将嘉禾包装公司应支付给周亮的补偿款认定为公司盈余分配,对借款145万元多计算利息27840元以及在认定嘉禾包装公司与李海涛实际已偿还周亮借款数额时未扣除10万元错误,应予纠正。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安徽省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阜民一初字第00033号民事判决主文第二、三项,即:“驳回周亮的其他诉讼请求”;“驳回阜阳嘉禾包装材料有限公司的反诉请求”。

  二、撤销安徽省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阜民一初字第00032号民事判决主文第一项,即“阜阳嘉禾包装材料有限公司与李海涛于2012年12月31日前偿付周亮借款1947万元及利息(从2011年2月29日起至清偿之日止,利率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贷款利率计息)、借款135719元(从2012年4月18日起至清偿之日止,利率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贷款利率计算)”。

  三、阜阳嘉禾包装材料有限公司与李海涛于2012年12月31日前偿付周亮借款1947万元及利息(从2011年2月29日起至清偿之日止,利率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贷款利率计息)、借款207879元及利息(利息从2012年4月18日起至清偿之日止,利率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贷款利率计算)以及补偿款1252万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按一审判决执行;二审案件受理费24190元,由周亮负担4190元,由李海涛、阜阳嘉禾包装材料有限公司共同负担2000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汪洪波

     审 判 员 玲 梅

     审 判 员 陶恒河

     二0一三年三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胡四海


20200109010313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