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海博鑫惠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诉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浦东分行等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49/26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沪高民五(商)终字第35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海博鑫惠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张亚敏,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麻新城,上海福一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浦东分行

  负责人张知遥,行长。

  委托代理人吴雄,上海中城世纪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山西海鑫国际钢铁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李兆会,董事长。

  原审被告山西海鑫实业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李兆会,董事长。

  原审被告李兆会

  上述三原审被告共同的委托代理人麻新城,上海福一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上海海博鑫惠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博鑫惠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浦东分行(以下简称中行浦东分行)、原审被告山西海鑫国际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鑫钢铁)、山西海鑫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鑫实业)、李兆会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4)沪一中民六(商)初字第4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8月20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同年9月2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海博鑫惠公司、海鑫钢铁、海鑫实业和李兆会共同的委托代理人麻新城,中行浦东分行的委托代理人吴雄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3年8月1日,中行浦东分行与海博鑫惠公司签订了一份编号为2013年沪浦中宝授字016号的《授信额度协议》(以下简称016号授信协议),约定中行浦东分行同意为海博鑫惠公司提供金额为人民币28亿元(以下币种同)的贸易融资额度,主要用于开立国内信用证、国际信用证及押汇。该授信协议第四条约定,海博鑫惠公司如向中行浦东分行申请叙作本协议项下的单项授信业务,应向中行浦东分行提交相应的申请书及/或签署相应的合同/协议(统称单项协议)。第十条约定,下列事项构成或视为海博鑫惠公司在本协议和单项协议项下违约事件:……7、海博鑫惠公司在与中行浦东分行或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其他机构之间的其他合同项下发生违约事件;……出现前款规定的违约事件时,中行浦东分行有权视具体情形分别或同时采取下列措施:……4、宣布本协议、单项协议或海博鑫惠公司与中行浦东分行之间的其他协议项下尚未偿还的贷款、贸易融资款项及保函垫款本息和其他应付款项全部或部分立即到期;……6、要求海博鑫惠公司赔偿因违约而给中行浦东分行造成的损失,包括因实现债权而导致的律师费等相关费用损失等;……上述授信协议签订后,中行浦东分行与海博鑫惠公司又签署了一份编号为2013年沪浦中宝授字023号的《授信额度协议》(以下简称023号授信协议),约定中行浦东分行同意为海博鑫惠公司提供金额为290万元的贸易融资额度,其余条款与016号授信协议相同。

  2013年11月5日,海博鑫惠公司向中行浦东分行提交了一份编号为2013年沪中浦宝押字248号的《国内信用证项下买方押汇申请书》(以下简称248号押汇申请书),载明:因业务需要,依据016号授信协议,向中行浦东分行申请叙作KZ032130225号信用证项下买方押汇。押汇期限为120天,自中行浦东分行对外支付押汇款项之日起连续计算。押汇融资金额为1029亿元。利率为固定利率,年利率620%,利息自中行浦东分行支付押汇款项之日起按实际支付款项金额和天数计算,到期利随本清。若中行浦东分行未按约定期限就押汇款项获得清偿,就逾期部分,从逾期之日起按照逾期罚息利率计收罚息,直至清偿本息为止。对不能按期支付的利息及罚息,按约定的罚息利率,□按月/□按季计收复利。逾期融资罚息利率为约定基础利率水平上加收50%。该申请书还载明,本申请书属于海鑫实业、李兆会、海鑫钢铁分别与中行浦东分行签订的编号为2013年沪浦中宝保字004号、005号、006号《最高额保证合同》的主合同,由保证人提供最高额担保。

  同日,中行浦东分行按照海博鑫惠公司在KZ032130225号信用证项下的申请,将1029亿元款项划入海博鑫惠公司指定的受益人中钢集团上海有限公司账户内。

  2014年1月21日,海博鑫惠公司向中行浦东分行提交了一份编号为2014年沪中浦宝押字031号的《国内信用证项下买方押汇申请书》(以下简称031号押汇申请书),载明:因业务需要,依据016号授信协议,向中行浦东分行申请叙作KZ06089140006号信用证项下买方押汇。押汇金额为1亿元,利率为固定利率,年利率650%,其余条款与248号押汇申请书相同。

  同日,中行浦东分行按照海博鑫惠公司在KZ06089140006号信用证项下的申请,将1亿元款项划入海博鑫惠公司指定的受益人中钢集团上海有限公司账户内。

  2013年8月1日,海鑫实业、李兆会分别与中行浦东分行签订编号为2013年沪浦中宝保字004号、005号的《最高额保证合同》,约定海鑫实业、李兆会分别作为保证人,对海博鑫惠公司与中行浦东分行之间自2013年7月15日起至2014年7月14日止签署的,约定属于本合同之主合同的合同项下实际发生的债权,提供最高额保证。并约定,所担保债权之最高本金余额为28亿元;担保范围包括基于主债权之本金所发生的利息(包括法定利息、约定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实现债权的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诉讼费用、律师费用、公证费用、执行费用等)、因债务人违约而给债权人造成的损失和其他所有应付费用等。

  2013年10月28日,海鑫钢铁与中行浦东分行签订编号为2013年沪浦中宝保字006号的《最高额保证合同》,约定内容同前述2013年沪浦中宝保字004号、005号《最高额保证合同》。

  2013年11月4日,海博鑫惠公司与中行浦东分行分别签订了编号为2013年沪浦中宝质字008号、009号的《质押合同》,约定为担保海博鑫惠公司与中行浦东分行之间签署的《授信额度协议》及其项下编号为KZ032130225的《开立国内信用证申请书》项下债权,海博鑫惠公司自愿将其享有合法处分权、并列入后附《质押物清单》的质押物为中行浦东分行设立质押担保。两份质押合同后附的质押物清单载明,质押物分别为评估价值5,000万元、290万元的定期存单。

  2014年1月10日,海博鑫惠公司与中行浦东分行签订编号为2014年沪中浦宝质字001号的《质押合同》,约定为担保海博鑫惠公司与中行浦东分行之间签署的《授信额度协议》及其项下编号为KZ06089140006的《开立国内信用证申请书》项下债权,海博鑫惠公司自愿将其享有合法处分权、并列入后附《质押物清单》的质押物为中行浦东分行设立质押担保。质押物清单载明,质押物为定期存单,评估价值为5,000万元。

  2014年3月5日,中行浦东分行对海博鑫惠公司在248号押汇申请书项下的融资款到期,但海博鑫惠公司未按约还款,中行浦东分行遂向海博鑫惠公司发出逾期通知书,并通知海博鑫惠公司031号押汇申请书项下的融资款亦于2014年3月5日提前到期,海博鑫惠公司应就通知书所列明的两笔融资款项的欠款本息,尽快向中行浦东分行还款。因海博鑫惠公司未还清欠款,中行浦东分行遂在扣收海博鑫惠公司提供的质押存单保证金以及在该行开立的账户内存款后,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海博鑫惠公司偿还拖欠的借款本金99,567,20404元及利息(包括期内利息776,38889元,和自2014年3月6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日止的逾期利息和复利),并承担律师费95万元;判令海鑫钢铁、海鑫实业、李兆会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另查明,中行浦东分行与上海中城世纪律师事务所签订《聘请律师合同》,约定中行浦东分行委托该所就海博鑫惠公司逾期贷款清收案件提供法律服务。双方约定律师费为固定收费,金额为95万元。

  一审中,海博鑫惠公司、海鑫钢铁、海鑫实业、李兆会对中行浦东分行主张的欠款本金及期内利息的金额无异议,对逾期利息的计算方式亦无异议,但认为:中行浦东分行未将已对外支付押汇款项事宜通知海博鑫惠公司,故其无权主张海博鑫惠公司构成逾期违约;涉案押汇申请书未就按月还是按季度计收复利作出约定,故该复利条款对本案不适用,如果适用的话,则按月计收所产生的复利要高于按季度计收;此外,律师费的金额过高。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各方当事人之间签订的《授信额度协议》、押汇申请书、《最高额保证合同》、《质押合同》均系各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符合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合法有效,各方当事人均应按约履行。现中行浦东分行已根据海博鑫惠公司的申请将相关款项发放至指定收款人账户,履行了其合同义务,而海博鑫惠公司未能按时归还到期款项,构成违约,故中行浦东分行要求其归还248号押汇申请书项下到期应付款项,并依照授信额度协议的约定宣布031号押汇申请书项下款项提前到期并无不当,海博鑫惠公司应承担相应违约责任,海鑫钢铁、海鑫实业和李兆会应依约承担担保责任。

  根据海博鑫惠公司提交的押汇申请书,押汇的期限为自中行浦东分行对外支付押汇款项之日起连续计算120日。由此可以确认,押汇期限的起算取决于中行浦东分行对外付款行为的发生,而不以中行浦东分行通知海博鑫惠公司为前提要件,一旦中行浦东分行按约向海博鑫惠公司指定的受益人付款这一条件成就,押汇期限即自动开始起算。海博鑫惠公司、海鑫钢铁、海鑫实业和李兆会关于中行浦东分行未将已对外支付押汇款项的事宜通知海博鑫惠公司,故其无权主张海博鑫惠公司构成逾期违约的抗辩理由缺乏合同依据,对此不予支持。

  鉴于海博鑫惠公司、海鑫钢铁、海鑫实业、李兆会对中行浦东分行主张的欠款本金金额、期内利息金额以及逾期利息的计算方式均不持异议,故对中行浦东分行的相应诉请予以确认。对复利部分,涉案押汇申请书明确约定,对不能按期支付的利息以及罚息,中行浦东分行有权按照约定的罚息利率计收复利。虽然双方并未进一步约定是按月还是按季度计收,但因该选项仅涉及复利的结算周期问题,故双方对此未作明确约定并不导致中行浦东分行丧失主张复利的权利。但鉴于中行浦东分行系上述条款的提供方,在无法确定究竟应该按月还是按季计收复利的情况下,应采用有利于海博鑫惠公司的结算周期。现海博鑫惠公司、海鑫钢铁、海鑫实业和李兆会确认按季度结算对其更有利,故据此认定,对欠款方不能按期支付的利息及罚息,中行浦东分行应按照约定的罚息利率,按季度计收复利。对律师费部分,涉案《授信额度协议》已明确,中行浦东分行有权要求海博鑫惠公司赔偿因其违约而造成的损失,包括因实现债权而导致的律师费,而相关《最高额保证合同》亦明确将中行浦东分行为实现本案系争债权而引起的各种开支列入担保范围,故中行浦东分行要求海博鑫惠公司支付相应律师费用,并要求海鑫钢铁、海鑫实业、李兆会对该律师费承担担保责任,具有合同依据,依法予以支持。中行浦东分行为主张本案债权与律师事务所签订《聘请律师合同》,双方在合同中对律师费金额作了明确约定,该律师费金额符合相关行政法规的收费标准,不存在收费过高的情况,故海博鑫惠公司、海鑫钢铁、海鑫实业和李兆会关于律师费过高的主张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对此不予支持。

  综上,中行浦东分行的诉讼请求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第二十一条、第三十一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一、海博鑫惠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归还中行浦东分行借款本金99,567,20404元、上述本金截至2014年3月5日的利息776,38889元;二、海博鑫惠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归还中行浦东分行自2014年3月6日起至实际清偿之日止的逾期利息(其中49,585,19015元本金部分,按年利率93%计算;49,982,01389元本金部分,按年利率975%计算);三、海博鑫惠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归还中行浦东分行自2014年3月6日起至实际清偿之日止的复利(根据248号、031号押汇申请书的约定,分别按照年利率93%和年利率975%,按季度计收);四、海博鑫惠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中行浦东分行律师费95万元;五、海鑫钢铁、海鑫实业、李兆会对海博鑫惠公司上述第一项至第四项付款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海鑫钢铁、海鑫实业、李兆会在履行上述义务后,有权向海博鑫惠公司追偿。

  海博鑫惠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原判认为中行浦东分行主张的律师费“符合相关行政法规的收费标准,不存在收费过高的情况”是错误的。根据公平原则和本案的难易程度,中行浦东分行主张95万元的律师费过高。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第四项,将律师费调整为1万元以下。

  中行浦东分行答辩称:其主张95万元律师费符合国家发展改革委、司法部《律师服务收费管理办法》、《上海市律师服务收费管理实施办法》的规定,并低于上海市律师服务收费政府指导价标准,海博鑫惠公司认为律师费过高的依据不充分。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海鑫钢铁、海鑫实业、李兆会对海博鑫惠公司的上诉放弃提出意见。

  二审中,各方当事人均未向本院提交新的证据材料。

  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争议焦点是:中行浦东分行主张95万元律师费是否过高。中行浦东分行委托上海中城世纪律师事务所就海博鑫惠公司逾期贷款清收案件提供法律服务,约定由中行浦东分行支付95万元律师费,并不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规定。海博鑫惠公司在与中行浦东分行签订的涉案《授信额度协议》中约定,如其违约,则中行浦东分行有权要求其赔偿因违约而造成的损失,包括因实现债权而导致的律师费。现海博鑫惠公司认为中行浦东分行主张的律师费过高,但其未能证明该律师费金额违反规定或高于相关标准,其认为应将律师费金额调整至1万元以下的主张依据不足,故本院对其上诉请求难以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175元,由上诉人上海海博鑫惠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高 琼

审 判 员  范雯霞

代理审判员  刘嵩松

二〇一四年十月十六日

书 记 员  魏 蓉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第一百七十五条第二审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是终审的判决、裁定。


20200109124926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