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A与蒋B居间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46/52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锡民终字第0205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丁A。

  委托代理人虞华君,宜兴市徐舍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蒋B。

  委托代理人顾学文、裴旭辉,宜兴市大浦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上诉人丁A因与被上诉人蒋B居间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宜兴市人民法院(2012)宜徐民初字第010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1月8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因江苏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公司)在宿迁有房地产开发项目,而蒋B与该公司负责人认识,蒋B即向孙永芳、丁A夫妻表示,可介绍某公司的建设工程给孙永芳、丁A做,孙永芳、丁A亦表示如做到工程愿向其支付佣金。后蒋B就某公司在宿迁的工程为孙永芳、丁A进行了沟通,至2010年底,孙永芳已向蒋B支付介绍工程的佣金15万元。

  2011年7月12日,丁A向蒋B出具欠条一份,载明:“今欠蒋B劳务费人民币现金¥叁拾伍万元整,特写此条,以作凭证。归还不超过2011年年底前全部付清,资金宽余的情况下可提前归还”。因后蒋B催款无着,遂诉至法院,请求判令丁A立即支付欠款35万元。审理中,蒋B将诉讼请求减少为20万元。

  上述事实,由蒋B提供的欠条及一审庭审笔录等证据在卷证实。

  一审审理中,双方一致确认蒋B本案中主张的35万元即是其介绍丁A、孙永芳到宿迁做工程的佣金,双方的争议焦点在于,丁A是否应向蒋B支付该笔35万元的佣金?

  蒋B对此表示,本案所涉的宿迁方面的建设工程全面开工在2010年9月10日,孙永芳挂靠在宿迁的中源公司在开工前与某公司签订了协议,签约时丁A也在场。合同履行过程中,孙永芳、丁A叫浙江一个姓林的老板做了工程,因双方起了纠纷停止合作,孙永芳、丁A就将工程转给了中源公司,转让费为600万元。

  丁A表示,孙永芳在某公司的开发项目招标前做到了一些临时设施的搭建工程,价值仅三十几万元,是2010年年底前开工的,2011年初又做了一些,也没做完;其与孙永芳未参与签订合同及招投标,其书写欠条时以为除了临时设施外还可以做一部分主体设施工程,承诺如此高的劳务费也是为了承接主体工程,且出具欠条时对工程也不了解。

  蒋B、丁A均向原审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对丁A、孙永芳是否与某公司签订有工程施工合同、是否转让了相应的建设工程等情况进行调查。原审法院在2012年9月6日找到江苏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郭朝峰进行调查,但郭朝峰未能配合完成调查。

  原审法院认为,居间合同是居间人向委托人报告订立合同的机会或者提供订立合同的媒介服务,委托人支付报酬的合同。蒋B为促成丁A、孙永芳与某公司之间建立工程承包合同关系提供了机会,而丁A也向蒋B出具欠条,许诺除其丈夫孙永芳已支付的款项外,向蒋B另行支付劳务费35万元。现双方对该35万元是否应该支付存在争议,丁A主张因蒋B最后未能促成与某公司之间合同关系的建立,故不应支付该款。就孙永芳或丁A与某公司之间是否存在合同关系,如存在合同关系,合同的履行情况如何,双方也各执一词,某公司亦未能配合法院调查。但综合本案查明事实及双方当事人各自陈述来看,丁A认可其丈夫孙永芳在2010年年底即开工做了一些临时搭建工程,2011年初又做了一些,若其对孙永芳工程进展情况不知情且未征求孙永芳意见的情况下,在经过数月时间后的2011年7月向蒋B出具35万元的大额欠条,明显不符常理。丁A其称该欠条系受胁迫所写,就此也未能提供证据证明。故目前对蒋B确促成了丁A或孙永芳与某公司之间合同关系这一事实虽无其他证据证明,但丁A之夫孙永芳在某公司的宿迁工地进行过建设工程施工是客观事实,丁A出具欠条的行为,既可以表明其了解工程事务,也可以表示其与蒋B之间已作明确结算,其愿支付蒋B35万元报酬。综上,蒋B要求丁A按欠条确定金额支付其报酬的主张,于法有据,庭审中蒋B仅要求丁A支付20万元,系其合法处分自身民事权利,应予准许。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丁A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支付蒋B报酬20万元。丁A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4300元,由丁A负担。

  上诉人丁A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被上诉人作为居间人未促成合同成立,上诉人不应当支付居间费用,并提供由某公司于2012年2月23日出具的证明材料一份,证明上诉人未承接到相关工程。请求依法改判驳回蒋B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蒋B答辩称,上诉人在二审中提供的证明材料不属新证据,且原审中某公司未能配合法院调查,无法确认该证明的真实性,该证据与本案也没有关联性。一审判决正确,请求维持原判。

  双方当事人对原审查明的事实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丁A在二审中提供的某公司的证明,在一审庭审前已经存在,丁A逾期提交的理由不成立,且双方并未约定蒋B需促成丁A、孙永芳与某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故对于该证据本院不予采信。本案中,双方确认经蒋B介绍,丁A之夫孙永芳得以在某公司的宿迁工地施工,丁A也认可在2010年底开工做了一些临时搭建工程,2011年初又做了一些。鉴于丁A、孙永芳从中得到报酬,故在2010年底,孙永芳向蒋B支付介绍工程的佣金15万元。丁A于2011年7月又向蒋B出具欠条,双方一致认可该欠款即是居间费用。蒋B已促成丁A、孙永芳在某公司的工地施工,丁A提出不应当支付居间费用的上诉主张,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并无不当,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300元,由上诉人丁A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薛 崴 

审 判 员 潘晓峰 

代理审判员 杜伟建 

二○一三年四月一日 

书 记 员 缪玲娜


20200109124652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