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研素等与郑建民等服务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47/06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呼民一终字第26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丁研素。

  上诉人(原审原告)曹剑雄。

  委托代理人丁研素。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郑建民。

  委托代理人孙行广,内蒙古辩证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马仲奎。

  委托代理人孙行广,内蒙古辩证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内蒙古医科大学附属医院。

  法定代表人马仲奎,该院院长。

  委托代理人孙行广,内蒙古辩证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丁研素、曹剑雄因与被上诉人郑建民、马仲奎、内蒙古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以下简称附属医院)服务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呼和浩特市回民区人民法院(2013)回民二初字第0070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7月1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丁研素,上诉人曹剑雄的委托代理人丁研素,被上诉人郑建民、马仲奎及附属医院共同的委托代理人孙行广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0年7月16日上午约10时左右,丁研素、曹剑雄去附属医院医务部,要求郑健民向院方领导转达如果医方能对丁慧敏死亡一案提供出非故意致死证据,死者家属将放弃赔偿中止诉讼等最后解决意见时,因双方言语不和,丁研素随之转身离开,此时,也在医务部解决医疗纠纷的刘元生随之和丁研素发生肢体摩擦,在医务部办公室走廊和大厅摄像头底下对丁研素、曹剑雄推拉揪扯。另查明,关于丁研素、曹剑雄提出20l0年7月22日上午10时之前,丁研素去附属医院找赵海平院长解决7月16日在医务部郑健民眼皮底下遭受殴打、钱财被抢问题,因此再次在附属医院领导眼皮底下遭受保安之厮打的诉讼请求,丁研素、曹剑雄没有向法庭提交任何证据材料予以证明。还查明,丁研素、曹剑雄提出要求郑建民、马仲奎、附属医院承担赔偿丁研素被抢现金1000元及两次被打的损失、三年讨公道的损失、名誉人格尊严受辱、人身精神损害等共计30000元的诉请。丁研素、曹剑雄没有向法庭提交任何书面证据材料证明,也没有向法庭提交损失的计算方式、方法。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是因服务合同而引发的纠纷。其争议焦点有五:一是郑健民、马仲奎是否本案适格被告主体,应否承担赔偿丁研素人身损害赔偿责任;二是曹剑雄是否本案适格原告;三是丁研素、曹剑雄的诉讼请求有无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应否得到法律支持;四是丁研素的诉讼请求是否超过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期间;五是附属医院应否承担赔偿丁研素的民事责任。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郑健民时任附属医院医务部主任,2010年7月16日上午正值上班时间,郑健民是在履行职务期间。当日上午,丁研素在附属医院遭到案外人刘元生殴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的规定,承担赔偿责任的直接责任人应当是刘元生,并非郑健民。从丁研素提交的证据来看,没有一份证据能够证明丁研素遭打是郑健民所为。因此,郑健民在本案中不是适格的被告主体。因为郑健民在本案中不是适格被告主体,所以,郑健民在本案中不应承担赔偿丁研素、曹剑雄的民事责任。马仲奎作为附属医院的院长,既没有殴打丁研素也同样不是本案的适格被告主体,所以,马仲奎在本案中不应承担赔偿丁研素的民事责任。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虽然曹剑雄是死者丁慧敏的儿子,但在本案中并没有曹剑雄曾到过现场的证据予以证明,也没有证据证明曹剑雄在附属医院遭到任何人的殴打及造成任何人身损害。因此,曹剑雄在本案中不具备原告的诉讼主体资格。关于第三个争议焦点,本院认为,丁研素在附属医院遭到案外人刘元生的殴打,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作为受害人的原告丁研素,应当向刘元生主张权利,而并非向郑健民和马仲奎主张权利。因此,丁研素要求郑健民、马仲奎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既无事实根据也无法律依据。即便丁研素在附属医院接受服务受到伤害,也应由附属医院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不应由郑健民、马仲奎承担赔偿责任。关于第四个争议焦点,丁研素在附属医院遭到案外人刘元生的殴打后,一直在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所以,丁研素提出诉讼请求没有超出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期间。关于第五个争议焦点,附属医院作为公共服务单位,在对接受服务对象时,理由按照相关规定向服务对象提供安全保障义务。但在丁研素向其反映情况时遭到不法人员伤害,说明附属医院在提供安全保障时没有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存在一定瑕疵,依法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但丁研素提出要求被告赔偿其被抢现金1000元的诉讼请求,因丁研素被抢涉及刑事犯罪,依法应当向公安机关报案,由公安机关负责处理。故对丁研素的该项诉讼请求,于法无据,依法不予支持。对于丁研素要求被告承担赔偿其两次被打的损失、三年讨公道的损失、名誉人格尊严受辱、人身精神损害等共计30000元的诉讼请求,丁研素只提出赔偿30000元的要求,但其并未提供赔偿30000元的相关证据以及计算方式、方法。对于丁研素的该项诉讼请求,没有证据证明,依法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丁研素、曹剑雄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80元,由丁研素、曹剑雄承担。

  丁研素、曹剑雄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称,原审法院对丁研素、曹剑雄诉讼请求中赔偿费用的判决,完全违背了事实和法律。判决对起诉指控郑建民在丁研素、曹剑雄去医务部解决死亡给付时发生被打被抢,郑建民和附属医院不报警、不制止、不控制现场,有意放任和丁研素去附属医院找原任院长解决被打被抢,又遭受附属医院指派报案的殴打,从始至终,事前事后都不提供安全保障服务等无证据免责的严重过错,都没有依据证据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的规定进行认定,都没有作为评价依据;尤其是对附属医院不提供现场监控摄像证据的过错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两部法律的规定回避,无任何理由和依据就一概从判决书中排除出去。丁研素、曹剑雄有理有据,但原审法院要判决被告胜诉,绝对不会是实事求是公平公正的依法办案。提供现场监控摄像证据的人,因为非常清楚,摄像证据既否定不了丁研素、曹剑雄的指控,也证明不了被告的主张能够成立,反而能证明丁研素、曹剑雄的指控完全属实,被上诉人主张尽是虚假,提供现场监控摄像证据的原因,不应摄像证据否定丁研素、曹剑雄的指控和这么自己的主张,也没有指出不提供摄像证据要依法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和过错推定的后果。摄像证据是本案焦点最为关键的证据。附属医院明知丁研素、曹剑雄在附属医院遭受财产人身损害,附属医院有责任、有义务提供,可是,附属医院就是拒不提供,闭口不提,原审法院明知被上诉人免责的理由和主张一概不能成立,可是在判决书中,原审法院故意把被上诉人主张的无证据证明的虚假事实、与起诉无关的事实作为判决和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规定的依据,适用的法律错误,是枉法裁判。请求1、附属医院承担丁研素被抢现金1000元;2、附属医院承担丁研素从2010年7月至2014年7月共计4年误工费154740元;3、附属医院承担丁研素两次被打名誉人格尊严受辱精神损害1万元;4、附属医院承担赔偿金之外的诉讼费用和其他费用。

  被上诉人郑建民、马仲奎、附属医院答辩称,1、曹剑雄作为原告主体是否适格;2、郑建民、马仲奎是否是本案的适格主体,故意这两点,本案的曹剑雄与本案没有利害关系,丁研素、曹剑雄一审时诉状和二审的上诉状中写明了丁研素被打视为曹剑雄去医院处理事情,曹剑雄与本案没有关系。郑建民、马仲奎系附属医院的工作人员,马仲奎是附属医院的法定代表人,丁研素、曹剑雄在附属医院,与附属医院发生纠纷,应当以附属医院为被告,不应当将法定代表人马仲奎作为自然人列为一审被告,至于一审的郑建民,作为附属医院的工作人员,丁研素、曹剑雄没有制空郑建民殴打过他,他即使有没有尽到安全保障义务,责任由附属医院承担,不应由张建民作为自然人承担。曹剑雄与马仲奎、郑建民不是本案的适格主体,一审法院支持了代理人的意见,但判决存在瑕疵,与本案没有利害关系的,不应立案,被告不适格的情况下请驳回起诉。另外的焦点,丁研素、曹剑雄的上诉请求是否有时是及法律依据,是否得到支持,丁研素、曹剑雄在一审中提交的自己,只能这么丁研素与案外人刘某发生过厮打,没有证据证明郑建民指使刘某殴打丁研素,本案中作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的附属医院没有责任。一审法院在判决中,认为被上诉人附属医院对本案的上诉人丁研素存在义务,安全保障存在我们也不服。由于判决中没有判决附属医院承担民事责任。我们没有上诉,但这一判决过于牵强,丁研素去医院解决问题,刘某是患者,附属医院无法提供措施。3、上诉状中是否符合诉讼法要求的格式和理由,对律师和法官人身攻击,被上诉人要求二审法院不予受理丁研素、曹剑雄的上述,驳回丁研素、曹剑雄的上诉请求,对一审判决认定的瑕疵予以纠正。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经二审审理,本院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上诉人丁研素、曹剑雄诉请被上诉人郑建民、马仲奎、附属医院承担本案的赔偿责任有无事实和法律依据,郑建民时任附属医院医务部主任。2010年7月16日上午正值上班时间,其在履行职务期间。丁研素在附属医院遭到案外人刘云生殴打,后报警,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回民区分局对刘元生进行了行政处罚拘留五日决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的规定,承担赔偿责任的直接责任人应当是刘元生,并非郑建民,从丁研素给以、二审提交的证据来看,没有一份证据能够证明丁研素遭打时郑建民所谓。因此,郑建民在本案中不是适格的主体,郑建民在本案中不应承担赔偿丁研素的民事责任。马仲奎作为附属医院的院长,既不在现场,更没有殴打丁研素同样不是本案适格的主体。所以,马仲奎在本案中也不应承担赔偿丁研素的民事责任。虽然曹剑雄是死者丁慧敏的儿子,但是在本案中并没有曹剑雄到过现场的证据予以佐证,也没有证据证明曹剑雄在附属医院遭到任何殴打及造成其人身损害。因此,曹剑雄在本案中也不具有诉讼主体资格。丁研素在附属医院遭到案外人刘元生的殴打,事实存在。作为受害人丁研素,应当向刘元生主张赔偿权利。而非向郑建民、马仲奎和附属医院主张赔偿权利,丁研素要求郑建民、马仲奎、附属医院承担赔偿责任的上诉请求,既无事实根据,也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丁研素提出引起郑建民、马仲奎、附属医院赔偿其被抢现金1000元的上诉请求,因丁研素被抢现金涉及刑事犯罪,依法应当向公安机关报案,由公安机关负责处理。故对丁研素的该项上诉请求,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对于丁研素要求郑建民、马仲奎、附属医院承担其两次被打的损失3万元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丁研素、曹剑雄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80元,由上诉人丁研素、曹剑雄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苏 毅

审判员 马国民

审判员 鄂晓红

二〇一四年八月八日

书记员 唐 谣


20200109124706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