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熊猫机械(集团)有限公司与蓝格赛-华联电工器材商业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49/30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沪二中民四(商)终字第129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熊猫机械(集团)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池某某。

  委托代理人王某某。

  委托代理人刘某。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蓝格赛-华联电工器材商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HXXXNXXXSXXX。

  委托代理人吴茵,上海市民联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彭庆民,上海市民联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上海熊猫机械(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熊猫机械公司)因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法院(2012)闸民二(商)初字第53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熊猫机械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某某、刘某,被上诉人蓝格赛-华联电工器材商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格赛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吴茵、彭庆民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蓝格赛公司、熊猫机械公司双方系买卖合同关系,蓝格赛公司作为中间商,向熊猫机械公司提供继电器、断路器等商品,双方滚动结算货款。2011年5月至11月,蓝格赛公司、熊猫机械公司共签订《销售合同》36份,合同约定熊猫机械公司应于货到即时验收签字,并于货到后60天内付至合同总金额的100%货款。2011年11月18日,蓝格赛公司最后一次向熊猫机械公司供货。2012年6月15日,蓝格赛公司向熊猫机械公司出具了一份《对账函》,载明截止2012年6月14日,熊猫机械公司尚欠蓝格赛公司货款人民币543,21922元(本文所涉币种均为人民币)。熊猫机械公司收函后,对其中的42,42692元货款提出异议。2012年7月,熊猫机械公司两次向蓝格赛公司支付货款共计60,000元。2012年8月3日至8月6日,蓝格赛公司、熊猫机械公司双方又就货款事宜进行了电子邮件沟通。2012年8月6日,熊猫机械公司员工余学峰写给蓝格赛公司的一份电子邮件中载明:“我公司现在同意以商业承兑方式支付你们465,851元(=483,21922元-17,36822元),EA9AN4PD32A154个、EZD100E41002个,总金额17,36822元还需要双方核查。”

  原审法院另查明,蓝格赛公司、熊猫机械公司双方争议的17,36822元货物,包括总金额为16,61814元的154只EA9AN4PD32A梅兰日兰E9小型断路器和总金额为75008元的2只EZD100E4100梅兰日兰EZD塑壳断路器。2011年8月8日,熊猫机械公司员工郭某某对154只EA9AN4PD32A梅兰日兰E9小型断路器予以了签收。2011年8月19日,熊猫机械公司员工曲某对2只EZD100E4100梅兰日兰EZD塑壳断路器予以了签收。原审法院审理中,熊猫机械公司未提供将争议的17,36822元货物退回给蓝格赛公司的证据。

  原审法院再查明,2011年8月24日,蓝格赛公司向熊猫机械公司开具了价税总额为109,50606元、号码为15XXXX54的上海增值税专用发票。2011年9月28日,蓝格赛公司向熊猫机械公司开具了价税总额为42,80209元、号码为24XXXX74的上海增值税专用发票。系争的17,36822元货款包含在号码为24XXXX74的上海增值税专用发票中。2011年10月,熊猫机械公司因对该两张上海增值税专用发票金额有异议,将上述两张上海增值税专用发票退还给蓝格赛公司。嗣后,蓝格赛公司、熊猫机械公司双方未能就重新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事宜达成一致,蓝格赛公司亦未重新向熊猫机械公司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原审中,熊猫机械公司要求蓝格赛公司开具135,520元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但未在法定期限内向原审法院提交反诉材料。

  原审法院认为,蓝格赛公司、熊猫机械公司之间买卖合同关系依法成立且有效,双方应严格按约履行义务。本案中,蓝格赛公司已提供证据证明其履行了全部供货义务,虽熊猫机械公司对其中17,36822元货物的收货事实有争议,但熊猫机械公司未能提供已将该系争货物退还给蓝格赛公司的证据,且蓝格赛公司提供的证据能够证明熊猫机械公司已对该系争货物予以签收的事实,故原审法院对熊猫机械公司的抗辩不予采纳。另,蓝格赛公司、熊猫机械公司双方签订的《销售合同》未对蓝格赛公司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时间予以规定,现熊猫机械公司主张蓝格赛公司应先全额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熊猫机械公司再付款的抗辩,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审法院不予采信。熊猫机械公司要求蓝格赛公司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抗辩,可另行主张。综上,熊猫机械公司的迟延付款行为显属违约,依法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蓝格赛公司请求熊猫机械公司支付货款及利息损失的请求,符合蓝格赛公司、熊猫机械公司双方签订的《销售合同》约定及相关法律规定,原审法院依法予以支持。原审法院据此判决:一、熊猫机械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蓝格赛公司货款483,21922元;二、熊猫机械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蓝格赛公司支付利息损失(以483,21922元为基数,从2012年1月19日起至实际支付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付)。

  一审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4,41605元、诉讼保全费3,036元,由熊猫机械公司负担,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给蓝格赛公司。

  原审判决后,上诉人熊猫机械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双方的交易习惯是熊猫机械公司下订单后,蓝格赛公司据此草拟销售合同,熊猫机械公司在该合同上签单后,蓝格赛公司发货,蓝格赛公司再开具增值税发票,熊猫机械公司支付货款。系争17,36822元货物,是蓝格赛公司在没有订单和销售合同的情况下发货的,熊猫机械公司签收后发现便立即退回。原审法院以熊猫机械公司签收的送货单认定其已收货,违背客观事实。蓝格赛公司并未开具增值税发票,故原审判决熊猫机械公司支付货款及利息于法无据。故熊猫机械公司上诉请求对原审判决的货款中扣除17,36822元,并不承担利息损失。

  被上诉人蓝格赛公司答辩称:蓝格赛公司并未收到熊猫机械公司所称的退货,也没证据表明实际已退货。蓝格赛公司及时开具了增值税发票,被熊猫机械公司退回,且实际欠付的货款大大少于已开具的增值税发票金额。双方签订的销售合同是根据熊猫机械公司的需要,供货是根据蓝格赛公司的组织货源情况,所以实际送货、所开发票与销售合同并不一一对应,货款也是滚动结算。系争货物系熊猫机械公司要求对曾有合同约定的相同品种、数量、单价再送一次,故没有再签销售合同。故蓝格赛公司要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查明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双方当事人自2011年5月至11月间发生的买卖交易均是滚动结算,虽曾签有数十份销售合同,但从供货单、开具的增值税发票以及已付货款看,无法得出均与相关销售合同一一对应的结论。熊猫机械公司虽抗辩送货应对应销售合同,但也未提供任何证据予以佐证。本案系争的17,36822元货物,熊猫机械公司上诉认为系其工作人员签收后发现并非销售合同约定的货物而当场退还,亦无相应证据可予佐证。蓝格赛公司则称未曾收到上述退货,且双方交易中存在实际送货与销售合同的情况,系其组织货源情况变化及熊猫机械公司临时增加供货要求等所致。经核查上述系争货物所涉的两张送货单,一张中除载有争议的154只EA9AN4PD32A梅兰日兰E9小型断路器外,还有1只其他型号的断路器,熊猫机械公司对另一型号断路器的签收并无异议;另一张中仅载有争议的2只EZD100E4100梅兰日兰EZD塑壳断路器。可见,上述送货单中所载物品简明清晰,并不易因混淆而导致误签。即使存在误签又实际退回的情况,亦应由双方交接人员当场在已签收的送货单中明确注明。综上,熊猫机械公司的此项上诉理由,在无相关证据可予佐证的情况下,本院难以采信。双方所签的销售合同约定货到后60天内付款,并未约定以蓝格赛公司先行开具增值税发票为前提。何况,熊猫机械公司欠付金额加上其有异议的货款17,36822元,亦远小于蓝格赛公司已开具的增值税发票金额,故熊猫机械公司上诉认为因蓝格赛公司未开齐增值税发票而不应付货款和利息的意见,本院不予支持。对于增值税发票一节,蓝格赛公司在本院审理中表示,其将在熊猫机械公司支付了全部货款后,即对所有未开具增值税发票的部分予以补开;而因熊猫机械公司在原审中未对此提起反诉,故本院不予处理。综上所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判决并无不当。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3421元,由上诉人上海熊猫机械(集团)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陈显微

代理审判员陈晓伟

代理审判员李焕然

二○一二年十二月四日

书 记 员胡雪怡


20200109124930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