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甲工程有限公司与乙等债权人撤销权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49/33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沪一中民二(民)终字第211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甲工程有限公司。

  委托代理人钱某某,上海市申茂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乙。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丙。

  上诉人上海甲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甲公司)因债权人撤销权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2013)徐民四(民)初字第92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7月9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7月2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甲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钱某某,被上诉人乙、丙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认定,上海市某区某路某浜34号甲房屋(以下简称系争房屋)系乙、丙于1977年在农村自留地上原拆原建建造而成,户主为丙,该房屋未办理产权登记。1987年4月28日,上海市甲公司管线工程所向公司住宅办请示购买系争房屋,同意动迁费按人民币10,000元(以下币种相同)计算,并以此价格购买该房屋,同时承担购房中相应的税金及手续费。同年9月,上海市甲公司将上海市某区某路某弄某号301室(使用面积329平方米)、303室(使用面积157平方米)分配给乙、丙,乙、丙原住房(即系争房屋)则由甲公司购买后分配给其他职工居住。根据上海市徐汇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留存的1988年2月《上海市房屋产权移转通知单》上载明,1987年12月16日,系争房屋产权(建筑面积为11307平方米)由丙以6,77799元出售给上海市甲公司管线工程所作为业务用房,并由该所安排乙、丙全家在某区某路某弄某号新工房居住。此后,甲公司支付给乙、丙10,000元,乙、丙搬离系争房屋,该房屋由甲公司支配至今。

  2012年系争房屋所在地块面临动迁,甲公司(甲方)与乙、丙(乙方)于2012年7月26日签订《协议书》,载明,1987年4月,甲方经上海市甲公司住宅办公室主持以位于某区某路某弄某号301室、303室公有居住房屋(建筑面积6570平方米+3577平方米=10147平方米)与乙方位于徐汇区高家浜34号甲私有居住房屋(建筑面积135平方米)进行使用权交换,双方均居住使用交换房屋至今。目前系争房屋正面临被征收拆迁。为妥善处理甲方作为承租人、乙方作为产权人依法应获得的补偿安置,签订本协议。

  协议明确:1、系争房屋被征收拆迁时,若以货币补偿的,则经评估取得的该房屋补偿费和其他费用等,甲乙双方均按照65:35比例进行分配,即该房屋补偿费和其他费用等,甲方取得65%、乙方取得35%;若以房屋产权调换的,亦按照65:35比例及或超出经评估取得的该房屋补偿费和其他费用等时,则超出部分的差价,由甲乙双方各自分别承担。2、对目前系争房屋宅基地使用权及其上房屋所有权和相邻方关系等事项,乙方有义务在本协议书签订生效后负责与该宅基地使用权登记发证部门及相邻方进行交涉,并对其重申:该宅基地使用权及其上房屋所有权的初始权利人为乙方,但该宅基地上房屋使用权的实际权利人为甲方;该房屋被征收拆迁后取得的房屋补偿费和其他费用或者产权调换后的房屋,均应按上述约定分配由双方各自取得。3、系争房屋所在地区征收拆迁工作开始后,甲乙双方即共同与征收拆迁人(某区征地房屋补偿事务中心)进行谈判,乙方亦可委托甲方与征收拆迁人进行谈判,但谈判确定补偿安置条件后,则应由甲乙双方按照各自意愿选定各自补偿安置方式,然后各自分别与征收拆迁人签订补偿安置协议书。

  签约后,因上海市某区征地房屋补偿事务中心将甲公司而非乙、丙列为系争房屋的权利人,甲公司遂于2012年9月以书面方式提出异议书,声明甲公司并不拥有高家浜34号甲房屋合法有效的宅基地使用证、房地产权证或者建房批准文件。动迁公司以“上海市房屋产权移转通知单”为依据,认定系争房屋权利人为甲公司,与事实不符,且于法无据。与此同时,甲公司以重大误解为由,向乙、丙提出撤销双方签订的《协议书》,因乙、丙未予同意,甲公司遂起诉至法院。

  甲公司诉称,系争房屋系乙、丙于1977年9月翻建。1987年4月,根据甲公司上级单位意见,上述房屋由甲公司出资购买,公司另行分配乙、丙其他房屋。2012年5月28日,某区征地房屋补偿事务中心联合某区某街道办事处在该房屋所在地发出《关于某街道247街坊9、14-22丘开展征地房屋补偿前期调查工作的通知》,并要求各房主提供宅基地使用证、房地产权证或建房批准文件。经询问,乙、丙告知甲公司没有该房屋的宅基地使用证、房地产权证或建房批准文件,只有1977年9月翻建房屋时的《社员造房用地申请表》。因甲公司亦没有该房屋权利证明,故双方于2012年7月26日签订《协议书》,明确乙、丙为系争房屋产权人,甲公司系该房屋承租人。

  但是,某区征地房屋补偿事务中心根据向徐汇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档案中心调查获取的《上海市房屋产权转移通知单》认定乙、丙不是系争房屋产权人。某区征地房屋补偿事务中心还认定乙、丙提供的《社员造房用地申请表》并非建房批准文件。因年代久远,相关凭证已找不到,甲公司现经办人对双方间购房事实不清楚,导致双方于2012年7月26日签订了《协议书》,该《协议书》显然是甲公司因重大误解而订立,故甲公司诉至法院,请求判令撤销甲公司与乙、丙于2012年7月26日签订的《协议书》。

  乙、丙辩称,不同意甲公司诉请。甲公司不是宅基地权利人,也不是建房审批表确定的权利人。甲公司意识到宅基地合同可能无效,为了防止自己利益受损,主动与乙、丙协商,协议书全文都是甲公司拟写,且双方在甲公司签订。双方进行过数次协商,期间也有房屋征收方和居委会多次协调。双方是自愿平等地签订了协议书,且该协议书是双方对自己权利的合理合法处分,不存在重大误解。

  原审法院认为,因重大误解而订立的合同,是当事人对合同关系某种事实因素主观认识上的错误而订立的合同。本案中甲公司认为其是误认乙、丙为系争房屋产权人才订立了协议书。甲公司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向乙、丙出资“购买”系争房屋,现其以年代久远、相关凭证已找不到为由主张重大误解,显然不能成立,乙、丙双方之间对此节事实不应存在任何可能产生误解的因素。甲公司所谓重大误解,是指乙、丙不享有产权但误以为其有产权,但乙、丙实际是否对系争房屋享有产权,在司法终局裁判前是处于不确定状态的。

  如果说,产权归属是确定是否有权享有系争房屋动迁安置补偿的唯一依据,那么甲公司仅凭《上海市房屋产权转移通知单》、《上海市住房调配通知单》即认为其是系争房屋的产权人,显然依据不足。甲公司在没有系争房屋宅基地使用证、房地产权证或者建房批准文件等文件的情况下,应当知道其并非该房屋拆迁安置补偿的唯一对象,不存在任何可能产生误解的因素。由于实际状况的复杂性,现导致了双方当事人对于系争房屋产权最终归属的争议,解决争议的途径可由司法介入予以裁判。综上所述,甲公司重大误解的理由不成立,甲公司要求撤销协议书的请求,原审法院难以支持。

  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五十四条的规定,于二○一三年六月七日作出判决:驳回上海甲工程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80元,减半收取计40元,由上海甲工程有限公司负担。

  判决后,甲公司不服,上诉于本院,诉称,双方之所以签订该《协议书》,是因为如果拆迁单位将乙、丙认定为系争房屋的产权人,则其可按照优惠政策享受更多拆迁利益。然而,拆迁单位在最初的公告中,将甲公司列为系争房屋产权人,这将导致甲公司无法按照优惠政策享受利益。有鉴于此,上述《协议书》应当予以撤销。原审认定显然有误,故甲公司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为支持其原审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乙、丙辩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甲公司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无误,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庭审中,甲公司表示,在拆迁单位将其列为系争房屋产权人后,其多次向拆迁单位提出,系争房屋的产权人应为乙、丙。目前拆迁单位公告中已对此进行了更改,明确为产权人待定。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认定双方当事人是否因重大误解签订了《协议书》,该《协议书》是否应被认定为可撤销。根据法律规定,行为人因对行为的性质、对方当事人、标的物的品种、质量、规格和数量等的错误认识,使行为的后果与自己的意思相悖,并造成较大损失的,可以认定为重大误解。就本案而言,系争房屋最初为乙、丙所有,乙、丙则将系争房屋置换于甲公司,甲公司就此占有、使用系争房屋至今。因此,就双方当事人而言,甲公司通过上述置换行为已成为系争房屋的所有权人。双方当事人对上述事实显然明知,且多年来从未产生误解。2012年,系争房屋面临拆迁。双方认识到,乙、丙被认定为产权人相较于甲公司被认定为产权人,可享有更优惠的拆迁政策,由此可取得更多的利益。在此基础上,双方签订了上述《协议书》。由此可见,双方签订该《协议书》并非出于重大误解,而是本着追求利益更大化的宗旨,共同谋划而产生的一致意思表示。甲公司在庭审中表示,鉴于其不断努力,现拆迁单位不再将其列为系争房屋产权人,而是明确产权人待定。由此可见,双方当事人对拆迁单位最终将哪方认定为产权人并进而适用哪种拆迁方案并不明确。因此,甲公司现在提出主张显然缺乏前提条件。如若最终拆迁单位认定甲公司而非乙、丙为系争房屋的产权人,甲公司认为该种认定导致其与乙、丙签订《协议书》的目的不达,则可另行主张。然而,本院需明确的是,无论如何,双方在签订《协议书》时并未存在任何误解行为。综上所述,原审法院所作判决结果并无不当,本院应予维持。上诉人甲公司的上诉请求,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80元,由上诉人上海甲工程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侯卫清

代理审判员毛海波

代理审判员蒋庆琨

二○一三年八月八日

书 记 员许 晶


20200109124933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