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信达建筑科技工程有限公司等与陈果福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4/09河北省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唐民三终字第246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唐山信达建筑科技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达公司)。

  法定代表人周正林,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李永田,河北仲浩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河北凯隆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隆公司)。

  法定代表人高焕雨,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项桂明,该公司副总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陈果福。

  上诉人信达公司、凯隆公司因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河北省遵化市人民法院作出的(2012)遵民初字第132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经审理查明,2011年7月6日,凯隆公司与陈果福签订《建设工程合作协议书》,约定由陈果福承建遵化市建南新区10某、11某楼工程,其向凯隆公司交纳工程结算总额15%的利润(不含税),并获得其他利润。同年7月13日,凯隆公司授权陈果福为公司代理人,以公司名义管理涉案工程。2011年8月30日,信达公司与凯隆公司签订《建筑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由信达公司承建涉案工程,承包方式为大清包,承包范围包括主体工程,扩大劳务分包包括:塔吊、周转材料及木工钢筋工所用机械,二级箱以下所用电缆电箱。二次结构及初装修不包材料、机械。只含人工费,不含外墙装修工程及室内贴砖。工期为2011年8月31日始至2012年12月31日达到验收条件。该《合同》由陈果福、丁以朋签名加盖有凯隆公司合同专用章和信达公司印章。同日,凯隆公司出具《通知》,要求信达公司于2011年8月31日进场施工。2011年9月1日、9月7日信达公司分别向凯隆公司交付工程保证金共计60万元。同年9月1日、9月7日,张万红、赵维香将上述60万元保证金领走。2011年9月18日,凯隆公司与信达公司签订《补充协议》,该协议第四条约定:“以甲方进场通知书为准,四个工作日保证金交甲方,如一个月内不能满足乙方施工要求,三日内甲方除退乙方保证金外,并加5%赔偿金赔偿乙方,如乙方四个工作日不能交纳保证金也也按5%赔偿金赔偿甲方”。2012年2月16日,凯隆公司与唐山市宏伟房地产公司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伟公司)签订《解除合同》,约定双方解除2011年7月10日签订的涉案工程的施工合同。2012年2月17日宏伟公司要求信达公司退场。后信达公司起诉至一审法院,请求凯隆公司退还工程保证金60万元并支付赔偿3万元,另支付农民工及工程管理人员工资512400元和管理、进场准备及购买工程机械、办公设备等损失100610元。凯隆公司亦提出申请,要求追加陈果福为本案被告。

  原审法院认为,信达公司与凯隆公司签订的《建筑工程施工合同》上加盖的是凯隆公司的印章,凯隆公司为陈果福出具授权书,授权其以凯隆公司的名义管理建南新区10某、11某楼工程,陈果福又以凯隆公司的名义将遵化市建南新区10某、11某楼承包给信达公司,并签订《建筑工程施工合同》,据此可以认定信达公司是与凯隆公司签订的施工合同,对此凯隆公司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凯隆公司主张其与陈果福仅是合作关系,责任应当由陈果福个人承担,理据不足,不予采信。陈果福虽以凯隆公司授权人的身份与信达公司签订建筑工程施工合同,但其确与凯隆公司签订了合伙协议书并承诺其与信达公司所签合同属于自己责任范围,故陈果福亦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根据双方于2012年8月30日签订的建筑工程施工合同中约定“因甲方(被告)责任造成停水、停电、停工等,按每人100元工日补给乙方(原告)”、2011年9月18日签订的补充协议中约定“甲方如一个月内不能满足乙方施工要求,三日内甲方除退还乙方保证金外,并加5%赔偿金赔偿乙方”,及“开工日期为暂定2011年9月10日,如因甲方原因造成工期延误,春节前到不了正负零,甲方应满足支付农民工工资”,该约定对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凯隆公司与案外人宏伟公司签定了解除合同,致使双方签订的合同已不能继续履行,故信达公司要求与凯隆公司解除建筑工程施工合同,理据充足,应予支持;信达公司要求凯隆公司返还保证金60万元、支付违约金3万元,理据充足,亦应予以支持;信达公司要求凯隆公司支付农民工工资512400元,因工资表属于信达公司单方制作,并没有凯隆公司签字或盖章认可,不足以证明该主张成立,鉴于信达公司从2011年9月上旬开始施工于2012年2月17日被通知退场的实际情况,可酌情由凯隆公司支付信达公司施工人员工资144000元(按24人施工两个月计,每人每天100元)。信达公司承包该工程的方式虽然是大清包,但合同中还约定主体工程为扩大劳务分包。信达公司提供的销货清单上载明的机械设备、生活用品均属于扩大劳务分包中自备施工设备、材料与物品,因此,其要求凯隆公司支付购买机械设备损失的理据不足,不应予以支持。遂判决:一、解除原告唐山信达建筑科技工程有限公司与被告河北凯隆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于2011年8月30日签订的建筑工程施工合同及双方于2011年9月18日签订的补充协议;二、被告陈果福、河北凯隆建筑工程有限公司退还原告唐山信达建筑科技工程有限公司工程保证金600000元,支付违约金30000元;三、被告陈果福、河北凯隆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支付原告唐山信达建筑科技工程有限公司农民工及工程管理人员工资144000元;四、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上述二、三项限被告陈果福、河北凯隆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履行。案件的受理费用15990元,公告费700元,共计16690元,由被告陈果福、河北凯隆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共同负担11540元,由原告唐山信达建筑科技工程有限公司负担5150元。

  判后,信达公司不服上述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审法院判决工人工资数额为144万元,属于认定事实错误。上诉人于2011年8月31日进场施工,至被上诉人于2012年2月16日与开发商解除合同,并于同年2月17日强行将上诉人清场,已施工5个半月之久,一审法院依据每人每天100元之标准作出判决,缺乏事实依据。并且上诉人提供了工作人员的工资发放表作为证据,故应予以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283条、第284条之规定,凯隆公司应对上诉人的损失承担责任。另,一审法院认定本案属于扩大劳务分包,对于上诉人诉请的管理、进场准备及购买工程机械、办公设备等损失未予支持,亦属于认定事实错误。

  凯隆公司亦上诉称:一、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陈果福与上诉人之间系挂靠关系,其应对涉案工程承担责任。且上诉人提交了陈果福亲笔签字的《补充协议书》为证;二、一审法院判决上诉人与陈果福连带承担偿还60万元保证金及利息3万元,但该保证金已为陈果福的合伙人张万红、赵维香领走,故上诉人不应偿还。三、一审法院判决上诉人与被上诉人陈果福赔偿信达公司工人工资144万元,亦属于认定事实错误;四、一审法院审判程序违法,本案第一次开庭时间为2012年5月8日上午9时,但信达公司并未出庭,理应按撤诉处理。后经审判人员核实,信达公司收到的传票签订的开庭时间为5月9日上午。2012年7月11日第二次开庭时,信达公司未能出示第一次开庭时的传票用以证明其未能参加第一次开庭的原因。2012年11月5日第三次开庭时,信达公司仍未能提供明确的传票以证明第一次未参加庭审的原因,但一审法院仍继续开庭审理了本案,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五、一审中,上诉人提交了向滦南县公安局经侦大队报案的《接警通知》,用以证明陈果福及其合伙人赵维香、张万红已涉嫌诈骗犯罪,本案应中止审理的事实。

  二审中,上诉人信达公司为支持其主张,提交证人王某某(系凯隆公司现场施工负责人)的书面证言一份,证明在涉案工程中信达公司自2011年9月6日至2012年1月15日期间共有20多名工人在工地施工。上诉人凯隆公司对该证据未予质证。

  本院认为,信达公司与凯隆公司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补充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应当予以采信。一审法院对于信达公司关于管理、进场准备及购买工程机械、办公设备等损失的诉请未予支持,以及凯隆公司向其承担144万元农民工及工程管理人员工资的认定,理据充足,本院予以认定。对于陈果福的连带责任问题,虽然涉案工程的合同相对方为信达公司和凯隆公司。但因陈果福未提起上诉,信达公司在上诉中对此亦未提出主张,而陈果福与凯隆公司之间又存在《建设工程合作协议书》,凯隆公司的主张又缺乏证据证明,故一审判决并无不妥。关于信达公司在二审中提交的证据的真实性无法确定,本院不予采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7530元,由上诉人唐山信达建筑科技工程有限公司负担15990元,由上诉人河北凯隆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承担1154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甄 飞

代理审判员  孙乾辉

代理审判员  刘蒙蒙

二〇一三年六月七日

书 记 员  郑明璐


20200109010409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