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市丰南区天友建筑安装有限公司与辽宁金帝第一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4/10河北省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唐民三终字第61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唐山市丰南区天友建筑安装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侯天友,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赵景虎。

  委托代理人李凤海,河北龙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辽宁金帝第一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张凤文,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张淼。

  委托代理人房呈恕。

  唐山市丰南区天友建筑安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丰南天友公司”)与辽宁金帝第一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辽宁金帝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一案,唐海县人民法院作出(2009)唐民初字第786号民事判决,辽宁金帝公司不服提起上诉,本院于2012年7月9日作出(2012)唐民三终字第178号民事裁定书,发还唐海县人民法院重审。曹妃甸人民法院重审后,作出(2013)曹民重字第18号民事判决书,丰南天友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2007年12月24日,原告丰南天友公司与被告辽宁金帝公司下属第十二分公司签订《承包协议书》,约定被告将首钢原料场主控楼工程发包给原告,承包方式为包工包料(钢筋、商砼被告提供),承包内容包括主控楼砌筑封闭(包括预埋墙体拉接钢筋),室内电缆沟施工,现浇门窗过梁、圈梁、压顶(包括预埋钢筋)、现浇雨篷、首层房心夯填土,室内、屋面设备基础施工,室内地面垫层、细石砼褛面施工,并对承包单价作了详细约定。该协议约定结算方式为工程竣工三日内按被告审定工作量70%支付原告,待监理、业主验收后三日内付余款,不留质保金;原告借用被告工具,被告按当地租赁价收取费用,从结算工程款中扣除。2008年3月16日,原告丰南天友公司与被告下属第十二分公司签订《增补工程量协议》,附有增补工程内容及单价,并约定双方必须为法人单位公章,任何原告下属公章无效,其所签合同无效,被告第十二分公司公章只能做为工地技术用章。重审中,被告申请对《增补工程量协议》的签名和印章进行重新鉴定,经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委托,法大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出具的法大(2013)物鉴字第116号和法大f2013)物鉴字第117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印章和签字与样本一致。另查明,所涉工程已竣工并交付业主使用。被告辽宁金帝公司已向原告丰南天友公司支付工程款合计180万元,最后一次付款日期为2009年1月22日。原告丰南天友公司诉至法院,要求被告辽宁金帝公司支付拖欠工程款137546164元,并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自2008年10月1日至付清之日止的利息。以上事实,有2007年12月24日《承包协议书》、2008年3月16日《增补工程量协议》、法大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出具的法大(2013)物鉴字第116号和法大(2013)物鉴字第117号司法鉴定意见书、付款凭证以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予以证明。

  原审法院认为,辽宁金帝第一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第十二分公司系被告辽宁金帝公司设立的非法人分支机构,其民事责任应由被告辽宁金帝公司承担。原告丰南天友公司为证明其主张,在原审中向法院申请对2008年3月16日《增补工程量协议》的真实性进行鉴定,并得出该协议中的公章与原告丰南天友公司提供的公章样本不一致,赵景虎的签名不是本人所书写的鉴定意见。重审中,被告辽宁金帝公司申请对该协议重新鉴定,以双方都认可的有双方签字盖章的合同和其他材料为样本,得出印章和签字与样本一致的鉴定意见。重审法大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鉴定意见书中所采用的样本较原审唐山物证司法鉴定中心和天津市天意物证司法鉴定所鉴定中的样本更具有客观真实性,故法大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出具的法大(2013)物鉴字第116号和法大(2013)物鉴字第117号司法鉴定意见书予以采纳,认可《增补工程量协议》的真实性。该协议明确约定了双方必须为法人单位公章,任何原告下属公章无效,其所签合同无效,被告第十二分公司公章只能做为工地技术用章。该协议附件中所规定的工程单价原告不认可,但未提出相反证据予以否定,故该协议中附件的内容予以认可。原告提交的用于证明其主张的工程单价的2008年6月13日的承包协议两份,上面只有“唐山市丰南区天友建筑安装有限公司第三项目经理部”、其代表人“赵景虎”以及“辽宁金帝第一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第十二分公司”的印章和签字,且协议中明确规定“本协议甲乙双方代表人签字生效”。综上,该承包协议无效,协议中确定的工程单价不予采纳,故唐山建友工程咨询有限公司建工鉴字(2010)第002号司法鉴定中根据该承包协议等所作出的关于工程总价款为3159548元的鉴定意见不予采纳。因此,原告未能提供有效证据证明其主张,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责任。被告辽宁金帝公司辩称在鉴定的工程造价中应扣除原告从被告处支领的辅材13649761元及被告向原告提供的模板的租赁费10700912元,本案依法不予涉及,可另行解决。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七十三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丰南天友公司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7180元、鉴定费132900元,共计150080元,由原告丰南天友公司负担。

  判后,丰南天友公司不服上诉到本院,主要上诉称:1、《增补工程量协议》中丰南天友公司的公章及赵井虎的签字均是被上诉人伪造,唐山物证鉴定中心和天津天意物证司法鉴定所作出的鉴定结论已予以确定,增补工程量协议不能作为定案依据;2、唐山建友工程咨询有限公司依据有效的承包协议进行工程造价鉴定,客观真实,被上诉人应当依据该鉴定结论3159548元,再支付上诉人工程款1359548元;3、法大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鉴定程序违法,该鉴定机构依据上诉人在封存笔录中明确予以否认的检材即付款凭证作为样本作出错误鉴定结论,应予纠正,综上,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被上诉人辽宁金帝公司答辩认为,《增补工程量协议》真实合法有效,天津天意物证司法鉴定所鉴定时没有通知被上诉人对检材和样本进行选取认可,程序不合法,而法大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提取检材和样本是经双方确认当场封存,相比较更具有客观性和真实性,故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审理期间,本院于2013年12月29日针对上诉人丰南丰南天友公司提出的以明确否认的“2008年4月14日10万元付款凭证、2008年4月25日万元现金付款凭证、2008年4月30日10万元现金付款凭证”作为样本影响鉴定结论的真实性等问题,向法大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出具书面函予以核实。2014年1月17日,法大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向本院出具补充说明:“2008年4月14日、2008年4月25日及2008年4月30日的付款凭证不作为样本使用,经鉴定人重新复核,鉴定意见不会因此改变”。

  本院认为:2008年3月16日《增补工程量协议》的重新鉴定,依据的是此协议签订前后即同一时段加盖有“唐山市丰南区天友建筑安装有限公司”公章及“赵景虎”签字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安全生产许可证》、《法定代表人授权委托书》及《现金付款凭证》、《承包协议书》等材料作为样本进行,同时一审法院征得双方同意,现场封存检材及样本,得出印章和签字与样本一致的鉴定意见,故更具有客观性和真实性。虽然上诉人丰南天友公司对其中“2008年4月14日、2008年4月25日及2008年4月30日”付款凭证“赵景虎”的签字予以否认,但二审经过法大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重新复核并出具补充说明,得出不影响《增补工程量协议》中印章和签字与样本一致的鉴定结论,故对于上诉人丰南天友公司提出的程序瑕疵影响鉴定意见的主张,本院不予采信。

  上诉人丰南天友公司提出应当以2008年6月13日《承包协议》为依据的主张,因只有丰南天友公司第三项目经理部、赵景虎以及辽宁金帝公司第十二分公司的印章和签字,而协议中写明需“甲乙双方代表人签字生效”,《增补工程量协议》亦明确“双方必须为法人单位公章,任何下属公章无效”,故唐山建友工程咨询有限公司依据该承包协议中作出的鉴定意见,本院不予采纳。综上,一审法院对上诉人丰南天友公司依据2008年6月13日《承包协议》中的工程单价诉请工程款,予以驳回并无不妥。上诉人上诉理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7180元,由上诉人唐山市丰南区天友建筑安装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李 岩

审 判 员 甄 飞

代理审判员 刘 岩

二〇一四年一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刘莎娜


20200109010410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