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蓝光门窗有限公司与沧州市凯瑞门窗有限公司加工承揽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4/11河北省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沧民终字第214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唐山蓝光门窗有限公司,地址迁安市。

  法定代表人周思邈,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马光明。

  委托代理人张殿民,河北弘丹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沧州市凯瑞门窗有限公司,地址沧州市新华区。

  法定代表人李会荣,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刘建明。

  上诉人唐山蓝光门窗有限公司因加工承揽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沧州市运河区人民法院(2014)运民初字第37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2012年6月被告(反诉原告)唐山蓝光门窗有限公司与荣盛房地产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沧州分公司签订门窗加工、安装合同,合同约定由被告(反诉原告)唐山蓝光门窗有限公司负责沧州兰亭苑一期1-8某楼门窗加工、安装工程。2013年4月27日原告(反诉被告)沧州凯瑞门窗有限公司与被告(反诉原告)唐山蓝光门窗有限公司签订隐形纱窗制作安装合同,合同约定被告(反诉原告)把位于沧州市运河区兰亭苑一期住宅及商业1某-8某楼共8栋楼隐形纱窗制作安装工程发包给原告(反诉被告),隐形纱窗计价以个数为准,每个隐形纱窗制作安装费为55元,1某-8某楼扇总数量约为5500个,结算以实际发生的数量的个数为准。以1-3号楼拨款为一批;6-8号楼为一批;4号楼为一批;5号楼为一批。工程总价为302500元(不含税价格),全部安装完成前结清隐形纱窗全部货款。被告(反诉原告)需向原告(反诉被告)分批支付工程款;同时约定如发生纠纷,可直接向工程所在地法院起诉。原告(反诉被告)按期施工,按施工图纸已完成隐形纱窗制作5742个,已安装4432个,未安装1310个,被告(反诉原告)给付了部分工程款,后因交叉施工造成已安装纱窗损坏以及工程款付款问题。2013年12月11日被告(反诉原告)的负责人杨春林与原告(反诉被告)职工刘建明签订的关于门窗工程补充协议一份,载明工程尾款协议内容为工程总价133894368元,被告(反诉原告)已付1210000元,余款12894368元。因沙扇交叉施工造成的损失,被告(反诉原告)给原告(反诉被告)增加5000元,不再追加其他费用。付款方式为1、2、3某楼隐形纱窗安装维修验收合格后,付款30000元,6、7、8某楼隐形纱窗安装维修验收合格后,付30000元,4某楼隐形纱窗安装维修验收合格后付20000元,5某楼余款5394368元,按每日施工进度数量及合格付款。工程期限:甲方工程款到位后,乙方第二天开始施工,总工期为20天。保修期为2013年12月11日至2014年12月11日。同日,荣盛房地产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沧州分公司以EMS快递方式给被告(反诉原告)发送告知函,载明:2013年11月8日业主集中办理入住手续,多户业主验房时发现室内门窗存在问题居多,多为窗户安装、调试不到位、打胶不规整、玻璃漏气、破损问题以及纱窗框变形、少配件、不好开关、窗纱破损、未安装纱窗等问题,给我公司的交房工作带来了一定的影响。针对贵公司门窗问题,限你公司3日内委派能够解决实际问题的工作人员,前来我公司协商左右门窗维修处理事宜,逾期我公司将组织人员对门窗问题展开维修处理,所产生的一切费用将在贵公司质保金中扣出,另加收15%维修管理费。被告(反诉原告)唐山蓝光门窗有限公司在接函后,未依补充协议将工程款拨付到位,也未通知原告(反诉被告)告知函内容和要求,原告(反诉被告)沧州凯瑞门窗有限公司也未继续施工安装剩余隐形纱窗。2013年12月27日,荣盛房地产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沧州分公司向被告(反诉原告)唐山蓝光门窗有限公司开出其他合同付款单一份,其中罚款15000元,原因写明:因施工工作人员不足,未按公司节点完成。2014年1月17日,被告(反诉原告)唐山蓝光门窗有限公司向荣盛房地产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沧州分公司交罚15000元,并出具收款收据。原告(反诉被告)沧州凯瑞门窗有限公司向被告(反诉原告)唐山蓝光门窗有限公司要求支付剩余工程款未果,故原告(反诉被告)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判令被告(反诉原告)支付原告(反诉被告)隐形纱窗制作安装合同价款13394368元;支付违约金94743元;诉讼费由被告(反诉原告)负担。在本案审理过程中,被告(反诉原告)唐山蓝光门窗有限公司提出反诉,请求判令原告(反诉被告)沧州凯瑞门窗有限公司赔偿经济损失包括利息损失779096元及罚款15000元共计929096元。反诉费由原告(反诉被告)负担。

  原审认为,2013年4月27日原告(反诉被告)沧州凯瑞门窗有限公司与被告(反诉原告)唐山蓝光门窗有限公司签订的隐形纱窗制作安装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依法予以认定。原告(反诉被告)提交的补充协议,写明工程总价133894368元,已付1210000元,余款12894368元。因纱扇交叉施工造成的损失,被告(反诉原告)给原告(反诉被告)增加5000元,不再追加其他费用。被告(反诉原告)对补充协议的真实性无异议,对此予以认定。原告(反诉被告)提交的2013年12月11日廊坊荣盛物业服务有限公司沧州分公司给被告(反诉原告)的告知函,被告(反诉原告)对告知函的真实性无异议,对此告知函的真实性予以认定。但被告(反诉原告)称是由于原告(反诉被告)制作的纱窗存在着质量问题,导致荣盛房地产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沧州分公司与荣盛物业服务有限公司沧州分公司对被告(反诉原告)提出了限三日内解决问题的告知函。被告(反诉原告)唐山蓝光门窗有限公司与荣盛房地产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沧州分公司之间系加工承揽合同关系,双方之间的权利义务应受双方之间订立的门窗加工安装合同约束,但不应当以此约束本案原告(反诉被告),原告(反诉被告)只受其与被告(反诉原告)订立的隐形纱窗制作安装合同约束。关于被告(反诉原告)所欠原告(反诉被告)的隐形纱窗工程款数额,双方在2013年12月11日订立的关于门窗工程补充协议中已有明确的结算数额,即仍有12894368元未结算。关于原告(反诉被告)所安装的隐形纱窗的质量问题,被告(反诉原告)称原告(反诉被告)安装的纱窗有质量问题,并提出反诉就罚款15000元及其他经济损失共计929096元应由原告(反诉被告)负责赔偿,因原告(反诉被告)与被告(反诉原告)双方在2013年12月11日订立的补充协议中已明确写明纱窗质量问题是因为交叉施工造成,所谓交叉施工是指在原告(反诉被告)方在安装隐形纱窗的过程中,楼房内仍有其他工程人员在进行其他项施工,以致造成已安装的隐形纱窗损坏,对此损坏事实被告(反诉原告)在补充协议上已明确认可,同时承诺给原告(反诉被告)增加5000元费用,不再追加其他费用。因此对被告(反诉原告)此辩称理由不予认定,同时对被告(反诉原告)基于此质量问题提起的反诉请求不予支持。被告(反诉原告)所称其被荣盛房地产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罚款15000元,与原告(反诉被告)无关,其他损失亦不应由原告(反诉被告)承担。另外,由于被告(反诉原告)未能提交相关证据证明其工程款到位,也未能举证证明与原、被告订立补充协议同一天由荣盛房地产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向被告(反诉原告)发出的告知函内容告知原告(反诉被告),原、被告在订立补充协议后原告(反诉被告)未能继续施工和维修因交叉施工造成的损坏门窗,因此原告(反诉被告)起诉的补充协议中被告承诺的5000元维修费用不应再计入其诉求数额中。同时剩余1310个纱窗未继续安装,应在总欠款12894368元中扣除部分安装费,双方合同约定每个隐形纱窗制作安装费55元,庭审中原告(反诉被告)称安装费每个4元,被告(反诉原告)对此未提出异议,1310个未安装隐形纱窗折合安装费5240元应予扣除,即被告(反诉原告)应给付原告(反诉被告)拖欠的隐形纱窗工程款12841968元,同时由于双方之间系加工承揽合同关系,剩余1310个隐形纱窗已制作完成,因被告(反诉原告)违约而未安装,故被告(反诉原告)辩称应扣除未安装纱窗的工程款103094元的理由不予支持,但原告(反诉被告)应将已制作完成的隐形纱窗1310个交付被告(反诉原告)。原告(反诉被告)诉求违约金损失因补充协议中并无约定,故不予支持。遂判决如下:一、被告(反诉原告)唐山蓝光门窗有限公司给付原告(反诉被告)沧州凯瑞门窗有限公司合同款12841968元。并将已制作完成的隐形纱窗1310个交付被告(反诉原告)。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完毕。二、驳回被告(反诉原告)唐山蓝光门窗有限公司的反诉请求。案件诉讼费3168元,由原告(反诉被告)沧州凯瑞门窗有限公司100元,由被告(反诉原告)唐山蓝光门窗有限公司负担3068元;反诉费1050元,由被告(反诉原告)唐山蓝光门窗有限公司负担。

  上诉人唐山蓝光门窗有限公司不服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原审判决对部分事实认定不清,证据不足。原审中上诉人提供荣盛房地产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沧州分公司给上诉人发送的告知函,载明“多户业主验房时发现室内门窗存在问题居多,多为窗户安装、调试不到位、打胶不规整、玻璃漏气、破损问题以及纱窗框变形、少配件、不好开关、窗纱破损、未安装纱窗等问题”,该证据已直接证明被上诉人纱窗安装有质量问题及未安装的情况,上诉人并不存在刻意拖欠工程款的问题,被上诉人违约在先,原审判决上诉人给付被上诉人工程款错误。2、因被上诉人未按合同约定履行完毕,其违约行为导致上诉人与荣盛房地产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主合同工程款不能及时结算,给上诉人造成利息损失779096元及罚款15000元,被上诉人应当赔偿;原审判决认定该损失与被上诉人无关与事实不符。请求撤销原判,依法改判支持上诉人的反诉请求。被上诉人沧州凯瑞门窗有限公司辩称,1、2013年12月11日签订补充协议前,上诉人曾单方组织对已安装的隐形纱窗进行验收,验收结果为未安装1310个,因交叉施工损坏269个,之后签订的补充协议约定“未付工程款12894368元;因纱扇交叉施工造成的损失,甲方给乙方增加5000元,不再追加其他费用”。2、2013年12月11日荣盛公司给上诉人发送的告知函,要求三日内维修安装,但上诉人并未将此情况告知被上诉人,是上诉人放弃了最后机会,造成荣盛公司接管了纱窗的维修、制作、安装;其损失与被上诉人无关。3、依据双方签订的补充协议看出,工程款到位第二天开始施工,但上诉人工程款未到位。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和原审查明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为加工承揽合同纠纷,《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251条的规定“承揽合同是承揽人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工作,交付工作成果,定作人给付报酬的合同”,第263条规定“定作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期限支付报酬。工作成果部分交付的,定作人应当相应支付”。被上诉人依据双方2013年4月27日签订的《隐形纱窗制作安装合同》,为上诉人加工制作并安装隐形纱窗,上诉人应当按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又据双方2013年12月11日签订的《关于门窗工程补充协议》约定,上诉人认可尚有12894386元工程款未支付,同时约定因纱扇交叉施工造成的损失,甲方给乙方增加5000元,不再追加其他费用;协议还对因纱扇交叉施工造成损坏的维修及付款方式、工程期限等作出约定。因上诉人未将荣盛公司告知函的内容及要求及时通知被上诉人,致使被上诉人未能完成维修及1310个隐形纱窗的安装工程,但对其已完成的1310个隐形纱窗加工制作,上诉人应当支付相应的价款与报酬。但原审判决在扣除安装费时数额计算有误,本院应予纠正;上诉人应支付被上诉人隐形纱窗工程款12370368元(12894368-5240)。上诉人主张被上诉人纱窗安装有质量问题违约在先,没有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信。根据双方2013年12月11日签订的《关于门窗工程补充协议》第3条约定“甲方工程款到位后,乙方第二天开始施工”,因上诉人工程款未到位,被上诉人未对维修及剩余安装工程组织施工;同时上诉人也未将2013年12月11日荣盛公司告知函的内容及要求及时通知被上诉人,致使荣盛公司直接接管了纱窗的维修、制作、安装,并对上诉人罚款15000元;对上诉人主张的利息损失及罚款应由其自行承担,对上诉人第二项上诉主张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沧州市运河区人民法院(2014)运民初字第373号民事判决第二项;

  二、变更沧州市运河区人民法院(2014)运民初字第373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上诉人唐山蓝光门窗有限公司给付被上诉人沧州凯瑞门窗有限公司合同款12370368元,将已制作完成的隐形纱窗1310个交付上诉人唐山蓝光门窗有限公司。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完毕”。

  二审案件受理费4452元,由上诉人唐山蓝光门窗有限公司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张道富

审判员  常秀良

审判员  陈 华

二〇一四年八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  曹晟博


20200109010411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