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宇达助剂有限公司与浙江秀州建设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申请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4/25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3)浙民申字第1179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嘉兴宇达助剂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傅庆平。

  委托代理人:赵国华。

  委托代理人:何超凡。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浙江秀州建设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诸阿四。

  一审被告:嘉兴市洪合新农村投资建设开发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杜鑫火。

  委托代理人:陈芬娟。

  再审申请人嘉兴宇达助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宇达公司)因与被申请人浙江秀州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秀州公司)、一审被告嘉兴市洪合新农村投资建设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浙江省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浙嘉民终字第56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宇达公司申请再审称:(一)二审判决认定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1鉴定人朱某没有《司法鉴定人执业证书》,由其签署的《造价鉴定报告》不能作为认定本案工程造价事实的依据。2二审判决认定宇达公司向秀州公司支付临时设施费、现场遗留材料等相关费用551274元事实,缺乏证据证明。(二)二审判决适用法律确有错误。1关于鉴定人资格问题,二审判决适用2004年最高人民法院《人民法院司法鉴定人名册制度实施办法》错误。2二审驳回宇达公司的《工程质量司法鉴定申请》,适用法律错误。(三)二审判决超出诉讼请求范围。宇达公司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第十一项的规定申请再审。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为(一)朱某的鉴定人资格问题;(二)案涉工程临时设施费、现场遗留材料费等费用的确定是否缺乏依据;(三)宇达公司关于工程质量的抗辩是否成立;(四)二审判决是否超出诉讼请求。

  第一,关于朱某的鉴定人资格问题。依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第二条第一款和第九条的规定,从事“法医类鉴定、物证类鉴定、声像资料鉴定”和“根据诉讼需要由国务院司法行政部门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确定的其他应当对鉴定人和鉴定机构实行登记管理的鉴定事项”等司法鉴定业务的机构及相关从业人员必须同时具备司法厅颁发的司法鉴定资质证书和行业主管部门颁发的执业证书。但本案中鉴定人进行的是工程造价评估,该项业务并不属于实行司法鉴定登记管理制度的范围,只要取得了相关主管部门授予的专业资质,即具备司法鉴定主体资格。浙江禾城工程管理有限公司系浙江省人民法院对外委托司法鉴定人员名录中的司法鉴定机构,鉴定人朱某系注册登记的造价工程师,无论是鉴定机构还是鉴定人员均符合法律规定。宇达公司主张鉴定人朱某没有《司法鉴定人执业证书》,其签署的《造价纠纷鉴定报告书》不具有法律效力的理由不能成立。

  第二,关于工程临时设施费、现场遗留材料费用的确定是否缺乏依据的问题。鉴定机构根据当事人双方提供的工程文件及相关资料,经现场踏勘对临时设施费、现场遗留材料费等费用作出了测算,鉴定结论中虽明确工程造价不包含上述费用,但该鉴定情况仍可作为法院认定事实的依据,故一、二审法院经过庭审调查和质证,对上述费用予以认定,并无不当。宇达公司主张上述费用缺乏证据证明,理由亦不能成立。

  第三,关于宇达公司工程质量的抗辩是否成立的问题。因宇达公司在一审未能提供证据证明案涉工程存在质量问题,也未申请工程质量鉴定,故二审法院对其在二审期间提出的工程质量抗辩不予审查,并未违反法律规定。

  第四,关于二审判决是否超出诉讼请求的问题。根据鉴定结论,工程造价包含临时设施费用,一、二审法院将临时设施费从工程造价中扣除,后又另行判决了临时设施费,导致宇达公司理解上发生偏差,认为一、二审判决临时设施费、现场遗留费551274元超出了秀州公司的诉讼请求,但事实上,在扣除临时设施费116501元后,一、二审判决支持秀州公司的现场遗留材料费等相关费用并未超出其诉讼请求。

  综上,宇达公司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第十一项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嘉兴宇达助剂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审 判 长  俞晓辉

助理审判员  李良勇

助理审判员  魏恒婕

二〇一三年十一月十二日

书 记 员  姚 聪


20200109010425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