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华夏军安建设有限公司与冷兴树装饰装修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4/32四川省攀枝花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攀民终字第41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四川华夏军安建设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李亚清,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蔡险峰,四川民慷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戴刚,四川民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冷兴树。

  上诉人四川华夏军安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夏军安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冷兴树装饰装修合同纠纷一案,不服米易县人民法院(2014)米易民初字第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6月17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华夏军安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蔡险峰、戴刚,被上诉人冷兴树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2008年1月20日,赵志荣以华夏军安公司米易项目部的名义承揽了米易县人民检察院干警集资楼工程。施工中,经赵志荣与冷兴树协商,达成由冷兴树为该工程粉刷涂料,工程完工后一次性结算人工工资的口头协议。2009年7月冷兴树按照赵志荣的要求将该工程的涂料粉刷完毕,并与赵志荣进行了结算,经结算粉刷涂料的人工费共计7300元,2009年8月6日向米易县人民检察院出具委托书,委托米易县人民检察院代其向冷兴树支付该款,但米易县人民检察院至今未支付此款。由于赵志荣在米易县人民检察院干警集资楼工程尚未竣工时即出走,至今下落不明。导致冷兴树长期到米易县信访部门上访。

  原审法院另查明,2009年4月11日,米易县人民检察院干警集资户将集资楼工程挂靠到华夏军安公司,并与之签订了建设施工合同。

  原审法院认为,合同是当事人之间设立、变更、终止民事关系的协议。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债是按照合同的约定或者依照法律的规定,在当事人之间产生的特定的权利和义务关系。享有权利的人是债权人,负有义务是债务人。债权人有权要求债务人按照合同的约定或者依照法律的规定履行义务。合同既可是书面的,也可是口头的。不论是书面合同,还是口头合同,只要不违背相关法律的禁止性规定,不损害他人利益,即为有效合同。本案中,根据冷兴树提交的证据,能表明赵志荣与冷兴树达成的由冷兴树为该工程粉刷涂料,工程完工后一次性结算人工工资的口头协议系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且未违反相关法律的规定,也未损害他人的合法权益,该协议系有效协议。冷兴树按照协议的约定,履行了粉刷涂料的义务,赵志荣就应依约向冷兴树支付报酬。华夏军安公司明知赵志荣在无相应资质的情况下承揽修建了米易县人民检察院干警集资楼,仍于2009年1月14日与米易县人民检察院干警集资户签订建设施工合同,华夏军安公司的该行为,应视为自愿将其资质出借给赵志荣,对赵志荣在承建米易县人民检察院干警集资楼工程中实施的行为的追认。因此,华夏军安公司应对赵志荣拖欠冷兴树粉刷涂料的人工费7300元担责。《中华人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虽然规定了诉讼时效期间为两年,但无人告知冷兴树华夏军安公司已与米易县人民检察院的干警集资楼集资户签订过建设施工合同及赵志荣的出走,导致冷兴树长期到米易县信访部门信访。此情符合《中华人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九条关于诉讼时效已中断的情形,故冷兴树的起诉未超过诉讼时效期间。为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笫六十五条、第一百零九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由四川华夏军安建设有限公司支付冷兴树粉刷涂料的人工费7300元,此款限于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支付。案件受理费25元,由四川华夏军安建设有限公司承担。

  宣判后,华夏军安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上诉称:一、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首先,米易县人民检察院干警集资楼并非上诉人承建,系赵志荣个人组织施工,应由赵志荣承担责任;其次,米易县人民检察院与上诉人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系双方为办理竣工验收手续,系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该合同系无效合同;另外,该合同的签订并非对赵志荣行为的追认,无效行为不存在追认;再次,赵志荣并非上诉人公司员工,也不是项目负责人,一审认定赵志荣的行为系职务行为错误;最后,从合同相对性来看,工程粉刷涂料的双方是冷兴树和赵志荣,应由赵志荣承担责任。二、一审判决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一审法院认定本案没有超过诉讼时效错误,2009年8月6日赵志荣出具了委托,在米易县人民检察院未支付该笔款项的情况下,被上诉人的债权请求权诉讼时效期间就开始起算,到被上诉人2013年12月12日起诉时已经超过了诉讼时效。请求二审查明事实,依法改判。

  冷兴树答辩称:现在赵志荣已经跑了,但赵志荣用的是上诉人华夏军安公司的名义,账户也是上诉人账户,就只有找上诉人华夏军安公司要这笔钱。本案没有超过诉讼时效,我一直都在找他们要钱。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期间,华夏军安公司提交以下证据:

  1、会议纪要。拟证明华夏军安公司与米易县人民检察院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是为了办理竣工验收的需要,华夏军安公司未对本案工程进行实际施工,合同的签订时间为2009年4月11日。

  冷兴树质证对该会议纪要表示不清楚。

  本院认为,该会议纪要不能证明上诉人华夏军安公司的观点,依法不予采信。

  二审期间,冷兴树提交以下证据:

  2、米易县领导接访登记表。该登记表的时间为2013年10月22日,冷兴树拟以此证明其为了索要人工费去信访过,本案没有超过诉讼时效。

  华夏军安公司质证对证据2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但认为从这份证据看不能证明被上诉人在2013年之前信访过。从其反映内容也是针对赵志荣和米易县人民检察院,这笔钱应该是米易县人民检察院来付,这份证据不能证明上诉人的主张,信访时间是2013年,已过了两年诉讼时效。

  本院认为,对证据2,华夏军安公司无异议,但不能证明本案事实,依法不予采信。

  二审审理查明,米易县人民检察院干警集资楼由赵志荣实际组织施工。2009年4月11日,米易县人民检察院与华夏军安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华夏军安公司承包米易县人民检察院干警集资住宅楼。双方还在合同中对工期、合同价款等进行了约定,该合同落款处载明华夏军安公司的委托代理人为赵志荣。冷兴树为米易县人民检察院干警集资楼粉刷涂料,后经冷兴树与赵志荣进行结算,粉刷涂料的人工费为7300元。2009年8月6日赵志荣出具委托,委托冷兴树到米易县人民检察院收取米易县人民检察院干警集资楼涂料、人工款7300元,但米易县人民检察院未支付该款。赵志荣现下落不明。

  本院查明的事实,有《委托》、人工工资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当事人陈述等予以佐证。

  本院认为:冷兴树为米易县人民检察院干警集资楼工程粉刷涂料,其完成粉刷任务后主张粉刷涂料的人工费应予支持。对于该笔费用应由谁承担及冷兴树的诉讼请求是否超过诉讼时效系本案争议焦点。

  关于承担责任的主体问题。冷兴树完成粉刷任务后,赵志荣出具了委托,确认冷兴树应领取的人工费用为7300元。因本案所涉工程由赵志荣实际施工,赵志荣施工行为在先,且在赵志荣对工程已修建完毕的情况下,华夏军安公司与米易县人民检察院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并在该合同上载明赵志荣的身份系华夏军安公司委托代理人,因此华夏军安公司后来签订合同的行为是对赵志荣的行为的追认,赵志荣修建米易县人民检察院干警集资楼工程的行为即为履行华夏军安公司职务的行为。故冷兴树粉刷的是华夏军安公司承包的米易县人民检察院干警集资楼工程,且粉刷费用经过了华夏军安公司委托代理人赵志荣的认可,因此对于冷兴树的人工费7300元,应由华夏军安公司承担责任。上诉人华夏军安公司举证的《会议纪要》不能证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系为了办理竣工验收手续而签订,不能证明该合同系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合同,因此上诉人华夏军安公司上诉提出其不应承担责任的主张不能成立。

  关于本案的诉讼时效问题。因赵志荣虽然于2009年8月6日出具委托,委托冷兴树去米易县人民检察院领取7300元人工费,但赵志荣与冷兴树之间对于该笔7300元费用并未约定付款时间。因此对于该笔费用,冷兴树可以随时主张,冷兴树现在诉请华夏军安公司支付款项并未超过诉讼时效。

  综上,上诉人华夏军安公司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一审判决结果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四川华夏军安建设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王金涛

审判员  廖兴品

审判员  张渝婕

二〇一四年六月十九日

书记员  杨子仪


20200109010432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