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宏升卓越工程机械有限公司等与桂林市华力重工机工有限责任公司新产品经销协议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4/34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桂市民二终字第100号


  上诉人(一审被告)四川宏升卓越工程机械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崔中武。  

  委托代理人蔡军。

  上诉人(一审被告)崔中武。  

  委托代理人蔡军。

  上诉人(一审被告)丛坤。

  委托代理人蔡军。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桂林市华力重工机工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刘容在。

  委托代理人吕开建。

  委托代理人周锡明。


  上诉人四川宏升卓越工程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升公司)、崔中武、丛坤因与桂林市华力重工机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华力公司)新产品经销协议纠纷一案,不服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象山区人民法院(2011)象民初字第88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2年2月23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4月1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丛坤及宏升公司、崔中武、丛坤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蔡军,被上诉人华力公司委托代理人周锡明、吕开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经批准,审限延期一个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宏升公司原企业名称为“成都沃克工程机械有限公司”,2010年11月17日,经工商部门核准变更为现名称。原告华力公司与被告宏升公司分别于2007年5月、2008年1月、2009年1月及2010年1月各签订一份该年度的产品经销协议,经销协议约定:甲方(华力公司)同意乙方(宏升公司)在四川区域内以“桂林市华力重工机械有限责任公司”特约经销商名义从事甲方生产的挖掘机产品销售活动;乙方承诺完成年度销售挖掘机产品指标;甲方按约定向乙方提供样机周转;明确约定各种型号的挖掘机产品的经销价及服务费标准;乙方采取全款销售、分期付款销售和融资租赁方式进行销售;乙方以分期付款方式销售甲方产品的,还应在经销结算价基础上另行支付资金占用费,资金占用费按月利率7‰计;乙方以分期付款方式销售甲方产品的,乙方必须按《挖掘机产品样机发机申请单》规定的时间履行付款义务;融资租赁销售方式货款支付,当融资租金公司向乙方支付购机款后,乙方须按融资租赁公司支付购机款的比例向甲方支付货款,货款在融资租赁公司付款后2个工作日内转入甲方指定帐户;若乙方无法向购机客户追索债务时,则乙方对购机客户拥用的债权即转为甲方所有,甲方可直接向购机客户追索债务,乙方转让追偿权后,仍应继续承担对甲方债权的清偿责任;样机指由华力公司提供给经销商的,经销商尚未付款或未付清货款的挖掘机整机产品;乙方应准确预测市场需求,保持合理库存,保证样机存放不得超过3个月,如果超过3个月,乙方可以将样机返还甲方或按甲方要求将样机调拔到指定的地点,运输费用由乙方承担,也可以通过买断的方式购买该样机,如不能履行,从第4个月开始按产品经销价格的月利率7‰每月向甲方支付资金占用费;无论何种原因但不限于销售样机、展会需要、分销网点需要,乙方如需调动样机,应以书面形式向甲方提出申请且必须经甲方书面确认,否则视为违规移动样机,乙方应于违规移动之日起三日内向甲方支付该台样机的全部货款;样机销售给客户后,三个工作日内,乙方填写《挖掘机产品销售报告单》传真形式向甲方申报;实际销售价与经销结算价之间的差额即为乙方的佣金;乙方无论任何原因不能向甲方支付到期款项时,或当乙方不能履行本协议其他条款约定的义务时,属于乙方违约,甲方将有权经向乙方发出解除通知后,解除本协议,且该解除应于通知到达时立即生效;乙方在协议解除生效后30日内退还全部未出售的样机,并承担由此产生的所有费用;若乙方未按期退还样机,除按照协议约定按月利率7‰向甲方支付资金占用费外,还应向甲方支付每台样机每月2000元的违约金等内容。被告崔中武、丛坤于2008年7月18日、2009年1月1日、2010年1月1日与原告签订担保书,表示愿意为被告宏升公司经销原告生产的挖掘机的一切经营行为(包括逾期付款行为)提供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担保。崔中武、丛坤二人系夫妻关系。

  上述经销协议签订后,原告按照约定在每年度向被告宏升公司提供原告生产的各种型号的挖掘机,被告宏升公司在四川区域内以原告特约经销商名义对挖掘机进行销售,被告宏升公司以自己的名义与客户签订销售合同并收货款,并按经销协议的约定按经销价与原告结算,被告可获得实际销售价和经销价之间的差额即拥金。原、被告双方每年度均进行对帐,最后一次对帐时间是在2010年10月31日,原告向被告发出对帐函,其中详细列明被告宏升公司以全款、分期付款方式、融资租赁方式销售挖掘机后,相对原告的已付货款、未付货款、资金占用费,以及被告未售出的8台样机(编号为:03150001090001、01650001090103、03150001100118、03150002100119、03150002100127、01850003100108、01850003100119、01850003100121)所产生的资金占用费情况,经原告统计被告宏升公司应付原告款为4428107元,其中资金占用费统计为263273元。被告经过对帐,表示意见为“资金占用费有待确认”,对其他欠款金额未提出异议,并加盖公章确认。2010年12月20日,原告向被告宏升公司发出解除经销协议的通知,原告以“被告未能完成年度销售任务;未提出申请也未经原告书面批准情况下擅自将编号为03150001100118的HL315LC型挖掘机移交给客户;被告在收到融资租赁公司支付的编号为03150001090001挖掘机的购机款后,至今未按约定向原告支付相应货款”之理由,通知被告解除双方签订的《2010年度产品经销协议》,并要求被告在经销协议解除生效后30日内退还全部未出售的样机,并承担由此产生的所有费用,若未按期退还样机,除按经销协议约定对资金占用费外,还应支付每台样机每月2000元的违约金;同时要求被告付清全部欠款等。经销协议解除后,被告宏升公司并未按原告要求履行退机和付款义务。原告于2011年6月30日作出统计,至统计之日止,被告宏升公司尚欠原告应付款人民币3790594元,其中包括6台样机(编号为:03150001090001、01650001090103、03150001100118、03150002100119、01850003100108、01850003100119)按经销价计价为2410600元,以及已销售挖掘机的应付货款和资金占用费,并包括样机产生的资金占用费合计为1379994元。并以此统计数据作为本案诉请的依据。

  经查,原告于2011年6月30日作出的统计中,根据各分项计算,已售机应付货款和资金占用费及样机资金占用费合计金额实为1389464元,比原告主张数额1379994元多出9470元。原告认为是被告回款未及时冲抵所致,故原告表示以其主张的数额1379994元为准(其中货款975730元,资金占用费404264元)。

  在本案审理过程中,被告丛坤表示在2008年7月18日、2009年1月1日的担保书中,担保人“丛坤”的签名并非其本人所签,但被告丛坤并未提供相关证据证明。被告宏升公司在庭审中表示,根据其公司统计,目前只有3台样机未售出,其它挖掘机均已出售给客户,客户拖欠货款应由原告向客户追偿,3台样机被告公司也愿意退还原告。而原告表示,原告提供给被告经销的挖掘机中,目前有6台挖掘机被告既未向原告提出该机的相关销售材料,也未向原告支付销售货款,因此不能证明该机已销售,故应认定为样机;同时被告也未履行退机手续,被告在庭审中提出尚有部分已售机的服务费原告未与之结算,对此原告表示认可,并希望被告提供相关资料,以便双方对服务费进行结算。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原告华力公司与被告宏升公司于2007年、2008年、2009年、2010年期间分别签订的四份年度产品经销协议属有效合同,应受法律保护,双方当事人应当依照合同约定全面履行各自的义务。根据经销协议,被告宏升公司作为原告的特约经销商在四川省区域内销售原告生产的挖掘机产品,以自己的名义与客户订立销售合同,收取客户的货款,并与原告按照约定的经销价格进行结算。在合同履行期间,原、被告曾数次进行对帐,确认经销数额以及双方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在2010年10月31日最后一次对帐中,原告在发给被告的对帐函中主张被告应付原告款为4428107元,其中包括资金占用费263273元。被告宏升公司仅对资金占用费的统计数据提出异议,表示“有待确认”,对其他欠款数据并未提出异议,对8台样机的数量也无异议,并在对帐函上盖章确认。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原告对于资金占用费的统计作出了详细说明,并提供合同约定的依据(资金占用费均按月利率7‰计),被告虽提出异议,但并未提供依据,因此异议并不成立。由此说明,在上述对帐中,原告主张被告的欠款金额是准确的。2010年12月20日原告向被告发出解除产品经销协议通知后,被告宏升公司并未按照原告的要求付清欠款,也未将未售出的样机退还给原告。原告于2011年6月30日作出的统计数据是对被告在2010年10月31日以前原先形成的欠款以及之后又产生的资金占用费等欠款所进行的统计,原告主张被告仍欠原告各项款为3790594元,其中包括6台未售出的样机按经销价折价2410600元,及已售机的应付货款、资金占用费及样机逾期所产生的资金占用费共计1379994元。对此,被告提出6台样机中有3台已出售给了客户,另3台样机表示愿意退还,以及在解除经销协议后,客户购机所产生的欠款应由原告向客户追偿等抗辩理由。原告于2011年6月30日作出的统计数据与2010年10月31日原、被告双方形成的对帐函具有延续性,原告已将对帐之后被告又结付给原告的部分货款进行冲减,因此在2011年6月30日的统计数据中体现被告的欠款金额较2010年10月31日对帐时有所减少;被告主张有3台样机已经出售,但被告对此并无相关证据加以证明,亦未向原告申报销售情况,也没有向原告支付销售挖掘机后的货款,因此,原告认定被告处尚存有6台样机的理由是充分的;对于被告已销售的挖掘机,被告有义务向原告按售机经销价结算货款,并承担由此产生的资金占用费。因此,被告的上述抗辩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信。被告宏升公司在本案中并未对在2010年10月31日对帐之后,又向原告支付多少货款的数额提供相应证据,故,对原告于2011年6月30日作出的反映被告当前所欠原告款项的统计数据予以确认。在经销协议解除后,被告宏升公司未按合同约定退还原告样机,已构成违约,应当按照合同约定承担违约责任。被告崔中武、丛坤分别于2008年7月18日、2009年1月1日、2010年1月1日向原告出具担保书,表示愿意为被告宏升公司经销原告生产的挖掘机的一切经营行为(包括逾期付款行为)提供不可撤销的连带清偿责任担保。虽然被告丛坤表示2008年7月18日、2009年1月1日的担保书并非其本人签名,但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同时丛坤认可其签订的2010年1月1日担保书的事实,其担保责任不能免除。因此,被告崔中武、丛坤二人应对被告宏升公司经营行为中所欠原告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保证,对上述债务负连带清偿责任。综上,原告华力公司与被告宏升公司在履行《产品经销协议》过程中所形成的债权债务关系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原告华力公司提出的本案诉请,予以支持。据此,依法判决:一、被告四川宏升卓越工程机械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原告桂林市华力重工机械有限责任公司按经销价折算价值人民币2410600元的6台挖掘机(整机编号:03150001090001、01650001090103、03150001100118、03150002100119、01850003100108、01850003100119)。如不能返还原物,则按该机经销价折算价值予以赔偿;二、被告四川宏升卓越工程机械有限公司支付原告桂林市华力重工机械有限责任公司货款975730元及资金占用费404264元(资金占用费计至2011年6月30日止),合计人民币1379994元;三、被告四川宏升卓越工程机械有限公司支付原告桂林市华力重工机械有限责任公司逾期违约金人民币96000元(自2011年1月31日至2011年8月31日,6台×2000元/台/月×8个月);四、被告崔中武、丛坤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本案案件受理费37893元、诉讼保全费5000元,合计42893元(原告已预交),由被告四川宏升卓越工程机械有限公司承担。        

  上诉人宏升公司、崔中武、丛坤不服一审判决,上诉称,一、上诉人宏升公司与被上诉人华力公司之间没有产品买卖关系,宏升公司没有代购机客户向华力公司付款的合同义务。双方所签的《产品经销协议》第661条已明确约定了宏升公司的义务是代为销售华力公司的产品,宏升公司具有买断华力公司产品的主动选择权。当宏升公司没有作出买断选择时,被上诉人并不具有强行要求宏升公司买断或强行要求宏升公司替购机用户支付货款的权利。因此,无论宏升公司以何人名义向购机客户销售产品,均不能改变宏升公司只是代为销售的实质。一审判决认定宏升公司以自己的名义与客户订立销售合同、收取货款作为宏升公司应向华力公司支付货款的理由是错误的。二、关于样机数量的认定,一审判决认定样机有6台与事实不符,实际上留存的样机只有3台,另外三台尾号为001、108、118的样机实际上已经交付给用户,被上诉人也清楚,已不可能退回样机。三、担保人丛坤已否认在2009年1月1日和2008年7月18日的担保书上签名,认为担保书有伪造嫌疑。但一审法院要求丛坤对自己不曾有过的行为承担举证责任,并认定丛坤未能提供证据证实其主张而判决其承担担保责任是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的。而且,《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二十六条规定:“连带责任保证的保证人与债权人未约定保证期间的,债权人有权自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六个月内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在双方所签的协议中,最后2010年的协议已由被上诉人以书面通知的形式于2010年12月20日解除。被上诉人已无权要求保证人在法定的6个月以外再承担担保责任。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求撤销原判,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华力公司辩称,一、从双方签订的产品经销协议第924条约定看,上诉人宏升公司有向被上诉人支付货款的义务。上诉人宏升公司是以自己的名义向客户销售被上诉人的产品,收取客户的货款并与被上诉人按约定的经销价结算,并不是上诉人宏升公司所讲的代销关系。且双方的对帐函也证明上诉人宏升公司有支付货款的义务。二、根据经销协议约定:样机是指由被上诉人提供给上诉人宏升公司的,上诉人尚未支付货款的挖掘机整机产品。上诉人宏升公司主张6台样机已销售了3台,但从未向被上诉人汇报过,被上诉人不清楚也不认可。三、上诉人崔中武和丛坤认为从2010年12月20日起算,保证期限已过6个月被上诉人才起诉,上诉人崔中武和丛坤不再承担担保责任,这是不正确的。2010年12月20日是被上诉人行文解除通知的时间,不是上诉人收到解除通知的时间。事实上,被上诉人是2011年1月13日寄出解除通知,再加上30天的还款期限,应从2011年2月18日起算保证期限,被上诉人是2011年8月8日起诉,并没有超过6个月的保证期限;再者,担保人崔中武和丛坤愿意为宏升公司经销被上诉人生产的挖掘机的一切经营行为(包括逾期付款行为)提供不可撤销的连带清偿责任担保,“不可撤销”就是承诺担保期限至宏升公司还清全部债务为止,只要宏升公司未清偿完全部债务,担保人崔中武和丛坤的担保责任就不能免除。综上所述,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由上诉人承担。

  经二审审理查明,一审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本院另查明,上诉人宏升公司应退还给被上诉人的6台挖掘机样机双方约定的经销价分别为:编号03150001090001的经销价为4936万元、编号01650001090103的经销价为2686万元、编号03150001100118的经销价为4886万元、编号03150002100119的经销价为4966万元、编号01850003100108的经销价为3316万元、编号01850003100119的经销价为3316万元。

  综合诉辩双方的意见,本案的争议焦点为:1、上诉人宏升公司是否应向被上诉人支付货款975730元及资金占用费404264元;2、上诉人宏升公司是否应退回被上诉人价值2410600元的6台挖掘机;3、上诉人崔中武、丛坤是否应对宏升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本院认为,上诉人宏升公司与被上诉人华力公司于2007年、2008年、2009年、2010年期间分别签订的四份年度产品经销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符合法律规定,为有效合同。经销协议约定,上诉人宏升公司作为被上诉人的特约经销商在四川省区域内销售被上诉人生产的挖掘机,并以自己的名义与客户订立销售合同,收取客户的货款,与被上诉人华力公司按约定的经销价结算。依据被上诉人于2010年10月31日向上诉人宏升公司所发的对帐函及2011年6月30日作出的欠款数据统计,上诉人宏升公司尚欠被上诉人华力公司款项3790594元,其中货款975730元、资金占用费404264元、6台未出售样机经销价折价2410600元。上诉人宏升公司虽对资金占用费数额提出异议,但未提供有效证据证实其主张,且双方在经销协议中对资金占用费有明确约定,一审判决认定的欠款数额本院予以确认。双方在实际履行经销协议中,依约由上诉人宏升公司以自己的名义将挖掘机卖给客户,由上诉人宏升公司收取客户款项后再与被上诉人华力公司按约定的经销价进行结算,双方经销协议实为买卖合同关系。故,上诉人宏升公司所称与被上诉人不存在买卖关系、不应承担还款义务的上诉理由不充分,本院不予支持。

  上诉人宏升公司称一审认定的未出售的6台样机其实只有3台未出售,尾号为001、118、108的3台样机已出售并交付给客户,只能退还3台。被上诉人称对已出售的3台样机不知情,不予认可。本院认为,双方对样机均约定了经销价,其中尾号001号的经销价为4936万元、118号经销价为4886万元、108号的经销价为3316万元,上诉人宏升公司应按约定退回未出售的样机。若宏升公司已售出其中部分样机,那么,已售出的按上述经销价与被上诉人结算。

  关于上诉人崔中武、丛坤是否应对宏升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问题,上诉人崔中武、丛坤分别于2008年7月18日、2009年1月1日、2010年1月1日向被上诉人华力公司出具担保书,承诺愿为上诉人宏升公司经销被上诉人生产的挖掘机的一切经营行为(包括逾期付款行为等)提供不可撤销的连带清偿责任担保。上诉人丛坤否认在2009年1月1日和2008年7月18日的担保书上签名,认为担保书有伪造嫌疑,不应承担担保责任。本院认为,上诉人丛坤未申请进行笔迹鉴定,也未提供有效证据证实其主张,其主张理由不充分,本院不予支持。上诉人崔中武、丛坤主张宏升公司与华力公司2010年的产品经销协议已由被上诉人华力公司以书面通知的形式于2010年12月20日解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二十六条之规定,被上诉人已无权要求保证人崔中武、丛坤在法定的6个月以外再承担担保责任。本院认为,上诉人崔中武、丛坤分别于2008年7月18日、2009年1月1日、2010年1月1日出具担保书,承诺提供不可撤销的连带清偿责任担保,其真实含义应理解为保证期间至上诉人宏升公司履行完与被上诉人的挖掘机经营活动全部债务为止,对保证期间是有约定的,只是约定不明,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二条第二款:“保证合同约定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直至主债务本息还清时为止等类似内容的,视为约定不明,保证期间为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二年。”之规定,上诉人崔中武、丛坤的担保期间未超过法定的保证期间,其担保责任不能免除。

  综上所述,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实体处分正确,应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五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7893元,由上诉人四川宏升卓越工程机械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刘运军

                               审 判 员 高艳明

                               代理审判员 朱孟儒

                               二〇一二年六月十六日

                               书 记 员 罗小兰



20200109010434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