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康耐德硅胶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诉德阳鑫融金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等追偿权纠纷案_0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4/35四川省德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德民三终字第6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四川康耐德硅胶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周树银,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范旭剑,系该公司员工。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德阳鑫融金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冯军伟,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古红,四川公达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徐云丫。

  委托代理人:李良,四川锦川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贺登婷。

  委托代理人:李良,四川锦川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贺足志。

  委托代理人:李良,四川锦川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谢爱平。

  委托代理人:李良,四川锦川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四川康耐德硅胶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耐德公司)与被上诉人德阳鑫融金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鑫融金公司)、原审被告徐云丫、贺登婷、贺足志、谢爱平追偿权纠纷一案,旌阳区人民法院于2014年1月23日作出(2014)旌民初字第312号民事判决,宣判后康耐德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康耐德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范旭剑,被上诉人鑫融金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古红,原审被告徐云丫、贺登婷、贺足志、谢爱平的委托代理人李良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原告鑫融金公司诉称:2011年11月6日,被告徐云丫向原告提出书面申请,请求原告为其在德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阳银行)申请流动资金贷款1650000元提供担保。经双方协商,原告与被告徐云丫于2011年11月16日签订《委托担保合同》,约定被告在银行贷款1650000元由原告向银行提供借款担保。被告徐云丫向原告提供由徐云丫为保证人的不可撤销信用反担保。被告徐云丫提供位于广汉市南昌路房产作为抵押反担保、由贺足志和徐云丫提供位于成都市金牛区二环路营业房作为抵押反担保、由贺足志提供位于广汉市西康路房产作为抵押反担保、由谢爱平提供位于广汉市保定路西房产作为抵押反担保、由谢爱平和贺登婷、四川孟德运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孟德公司,后更名为四川康耐德硅胶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为保证人的不可撤销信用反担保,前列反担保均由各被告与原告签署相应的反担保合同。原告与被告徐云丫签订前列委托担保合同和相应反担保合同后,原告与银行签署了关于被告徐云丫在银行借款1650000元的保证合同。被告徐云丫在取得德阳银行1650000元贷款后,多次逾期偿还利息,后来拒付。原告在被告逾期还银行利息后多次向德阳银行履行保证还款义务,在原告代被告徐云丫偿还借款本金前,原告代被告徐云丫向银行支付利息6993227元和罚息48497元。由于被告严重违反与银行的借款合同约定,导致德阳银行决定提前收回贷款,原告于2013年7月29日代被告徐云丫向德阳银行偿还借款本金1650000元,至此,原告共计代被告徐云丫偿还本息172041724元。因前列五被告至今未向原告支付代偿款,致使原告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故诉至法院,请依法判令:1被告徐云丫偿还原告代偿款172041724元及至起诉之日止资金利息1926834元,资金利息按月8‰计算至代偿款本金给付完毕时止;2原告对被告徐云丫、贺足志共同所有位于成都市金牛区二环路北二段营业房享有优先受偿权;3被告贺登婷、谢爱平、贺足志、四川孟德运业有限公司承担连带责给付责任;4五被告给付律师代理费8698427元,按诉讼标的额的5%计算;5本案诉讼费由五被告承担。

  一审被告徐云丫、贺足志、贺登婷书面辩称:(一)原、被告之间签订的不可撤销信用担保合同属于无效的合同。原告提供的由被告签字的信用担保合同属于格式条款,同时没有对加重被告人责任的条款尽到合理的提示义务,应当属于无效的。同时原告的格式条款并没有到相关部门进行备案,也应该是无效的。(二)原告公司住所地址变更后并没有书面或者口头上通知过被告人。导致还款的拖延,对于造成高额利息的结果,原告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三)本案被告在原告签订信用担保合同的同时,提供了足够的房产作抵押,也就是说原告仅需要通过法律程序实现其抵押权就已经满足了担保债权。原告在要求被告签订信用担保合同的时候并未对被告是否有偿还能力进行审查,对于这种行为是原告公司自己的不作为,应当为自己行为承担相应的资金利息损失,同时原告应当在银行催款的时候第一时间联系被告人,但是实际上原告并没有这样做。因此原告要求的资金利息是远远高于实际应当承担的部分,请求法院对资金利息调低或者驳回。四、原告要求被告承担的资金利息明显高于银行的水平,同时也是违背市场交易原则的。原告变更公司住所地不通知被告,导致被告不能及时还款,这样就导致利息的增加,所以被告不应当承担这强加的利息。相反原告应当按照此前签订的抵押合同实现抵押权才是最好的方式。五、被告不应当承担无限连带责任。被告在签订原告提供的格式合同时,原告并没有明显的提示被告此合同的主要内容及加重被告责任的内容,导致被告蒙受了巨大的损失。同时被告人还提供了相应的财产作为抵押,所以被告应当是按份承担责任,而不是连带责任。六、原告律师费的请求属于无理请求,请求驳回。

  一审被告谢爱平未到庭,也未提交书面答辩状,视为放弃答辩。

  一审被告孟德公司辩称:(一)原孟德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徐云丫擅自于2012年11月6日与原告签订不可撤销信用反担保合同并加盖原行政印章,这已经超过孟德公司的注册资本的两倍多,没有召开股东会,因此担保无效。(二)以前的孟德公司全部股权转让核准前已经公告,公告期间没有债权债务申报登记,至今债务申报登记早已过期。(三)孟德公司的股权转让前后虽然字面名称一样,但从实际内涵有本质区别,具体体现在法人由徐云丫已经变更成周树银,股东及出资也已经变更,经营范围也变更,行政印章已经销毁。徐云丫在本案诉讼前已经把款还清给德阳银行,原告诉请律师费没有法律依据。原告要求主张资金利息违反法律规定。综上,请求驳回原告对孟德公司的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2年11月6日,原告与被告徐云丫签订《委托担保合同》(合同编号XRJ2012委保第096号),约定被告徐云丫在德阳银行贷款1650000元,由原告向德阳银行提供连带保证责任。同日,被告徐云丫与原告签订了不可撤销信用反担保合同(合同编号XRJ2012信反保字第096号)以及抵押反担保合同(合同编号XRJ2012抵反保字第096号),在不可撤销的信用反担保合同中贺足志作为徐云丫配偶签字,约定对徐云丫的债务承担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保证,抵押反担保合同约定被告徐云丫提供自己所有的位于广汉市南昌路一段房产作为原告与借款人徐云丫、贺登婷于2012年11月6日签订的《委托担保合同》(合同编号:XRJ2012委保第096号、XRJ2012委保第097号)抵押反担保。根据该房产他项权证记载,抵押人为徐云丫,债务人为贺登婷,他项权利人为鑫融金公司,抵押登记时间为2011年11月27日。同日,原告与贺足志、徐云丫签订了抵押反担保合同(合同编号XRJ2012抵反保字第096-2号),约定由贺足志、徐云丫共同所有的位于成都市金牛区二环路营业房作为原告与借款人徐云丫、贺登婷于2012年11月6日签订的《委托担保合同》(合同编号:XRJ2012委保第096号、XRJ2012委保第097号)抵押反担保,反担保范围为借款合同和委托合同中约定乙方应承担的借款本金、利息、担保费本息、逾期担保本息及其他费用和损失等,实现抵押权过程的全部费用。同日原告与贺足志签订了抵押反担保合同(合同编号XRJ2012抵反保字第096-3号),约定由贺足志以其所有的位于广汉市西康路房产作为原告与借款人徐云丫、贺登婷于2012年11月6日签订的《委托担保合同》(合同编号:XRJ2012委保第096号、XRJ2012委保第097号)抵押反担保。同日,原告与谢爱平签订了抵押反担保合同(合同编号XRJ2012抵反保字第096-4号),约定谢爱平以其所有的位于广汉市保定路西房产作为原告与借款人徐云丫、贺登婷于2012年11月6日签订的《委托担保合同》(合同编号:XRJ2012委保第096号、XRJ2012委保第097号)的抵押反担保,该两处房产均未办理抵押登记。上述抵押反担保合同第六条第2款均约定抵押物被处置后仍不能清偿主合同和委托合同约定的义务,抵押担保人继续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同日,原告与孟德公司签订了不可撤销信用反担保合同(合4同编号XRJ2012信反保第096-2号),约定孟德公司作为连带保证人为原告与借款人徐云丫、贺登婷于2012年11月6日签订的《委托担保合同》(合同编号:XRJ2012委保第096号、XRJ2012委保第097号)提供不可撤销信用反担保。同日,原告与谢爱平、贺登婷签订了不可撤销信用反担保合同(合同编号XRJ2012信反保第096-3号),约定谢爱平、贺登婷为连带保证人为原告与借款人徐云丫、贺登婷于2012年11月6日签订的《委托担保合同》(合同编号:XRJ2012委保第096号、XRJ2012委保第097号)提供不可撤销信用反担保。以上反担保合同均约定了诉讼费、执行费、不低于4%的律师代理费、公证费等由债务人、其他反担保人连带支付。同日,原告与德阳银行签署了为被告徐云丫在银行借款1650000元的保证合同(合同编号2012年德银保字第364号),约定原告为被告徐云丫的借款1650000元提供连带责任保证,保证范围包括主债权、利息、逾期利息、复利、罚息、损害赔偿以及实现债权的费用(包括不限于诉讼费、律师费、评估费、执行费、过户费、保全费)和其他费用。同日,被告徐云丫与德阳银行签订了1650000元的借款合同(合同编号2012年德银借字第364号),借款期限12个月,自2012年11月6日起至2013年11月5日止,月利率为8‰。合同第141条款规定,未按合同约定归还全部或部分贷款本息的,有权宣布贷款提前到期,144条款规定应对未付利息(包括罚息),银行有权按罚息利率计收复利。被告徐云丫在取得银行1650000元贷款后,多次逾期偿还利息,后来拒付,原告于2013年5月31日、6月21日、7月22日、7月29日分别代被告徐云丫向德阳银行支付4444699元、924263元、1276762元、1653960元,至此贷款本息全部还清,共计172041724元。原告于2013年8月22日与四川公达信律师事务所签订《委托代理合同》,约定由该所古红、张永辉律师代理本案诉讼,代理费按实现债权金额的4%计算,但原告并未支付律师费。

  另查明,徐云丫与贺足志系夫妻关系。被告徐云丫在2011年11月8日与原告签订一份委托担保合同(XRJ2011委保第096号),约定原告为其在德阳银行申请的110万元贷款提供担保。同日,原告与被告徐云丫、贺足志签订最高额抵押反担保合同(XRJ2011抵反保字第096-2号),约定由徐云丫、贺足志用共同所有的位于成都市金牛区二环路营业房(房权证号:成房权证监证字第XXXXX号、XXXXX号)为徐云丫提供最高抵押反担保额为110万元的担保,抵押反担保的期限为2011年11月8日至2014年11月7日,该他项权证上明确登记抵押人为徐云丫、贺足志,债务人为徐云丫,他项权利人为鑫融金公司,抵押登记时间为2011年11月27日。徐云丫与德阳银行于2011年11月23日签订的(2011德银借字第362-1号)《借款合同》,约定的徐云丫向德阳银行借款1100000元,在其他约定事项中为该合同仅用于办理抵押登记。同日,原告与德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签订《保证合同》,约定原告为徐云丫的借款110万元提供连带保证责任,同时在其他事项中约定该合同仅用于办理抵押登记。审理中,原告向一审法院出具情况说明,主要载明:徐云丫与德阳银行于2011年11月签订的2011德银借字第362-1号《借款合同》,该借款合同所约定借贷为1100000元,但实际发生的借贷金额为1650000元,由原告向德阳银行提供担保,登记于房管部门的《借款合同》仅作为抵押登记的材料的附件,该借款合同徐云丫已履行完毕本息还款义务,德阳银行已于2012年11月7日出具贷款结清证明,原告为该笔借贷业务提供的担保已自然终结,原告不再享有该笔借贷业务的抵押物的优先受偿权。

  被告孟德公司于2010年6月7日设立,其设立时公司章程载明股东为徐云丫(出资额700000元,占70%股权)、贺足志(出资额300000元,占30%股权),公司不设董事会,设执行董事一人,执行董事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对公司股东会负责,经股东会选举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为徐云丫,执行董事可决定公司的经营计划和投资方案。公司章程上并未对公司为公司股东、实际控制人或他人提供担保进行相应规定。原告鑫融金公司于2012年11月6日与被告孟德公司签订的《不可撤销信用反担保合同》(XRJ2012信反保字第096-2号),系当时孟德公司法定代表人徐云丫代表公司对外签订并加盖公司印章。签订该保证合同时被告孟德公司未召开股东会议。2012年12月4日,被告徐云丫与周树银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将自己所持有的孟德公司70%股权出让给周树银。同日,被告贺足志与周树银、姜乐萍签订两份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将自己持有的孟德公司30%股权转让给周树银20%、姜乐萍10%。以上三份转让协议中均约定出让方保证对所转让的股权没有设置任何抵押权、质押权、留置权或者其他第三方权益,否则由此引起的所有责任由出让方承担。股权转让后,被告孟德公司召开股东会通过新的公司章程,确定新的股东系周树银(90%股权)、姜乐萍(10%股权),并选举周树银作为新的公司法定代表人。后被告孟德公司向工商行政部门申请变更相应的公司备案信息、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并对以前的公司印章进行备案销毁。被告孟德公司于2012年10月31日起在公司外墙上涂刷债权债务申报登记公告文字,载明因股权转让,法定代表人变更,债权人应在2012年11月1日至2012年11月22日期间向公司申报所享有的债权,未在规定时间内申报视为申报人自动放弃对被告孟德公司追索、追偿权利。2013年2月1日,被告贺足志出具收条1张,载明已收到周树银、姜乐萍支付的股权转让全部价款9600000元,所有款项已经付清。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被告孟德公司作为被告主体是否适格,对外签订的《不可撤销信用反担保合同》是否有效;(二)被告孟德公司、贺登婷、谢爱平、贺足志应否承担连带责任。

  关于争议焦点一,被告孟德公司作为被告主体是否适格,原告与被告孟德公司签订的反担保合同是否有效。原告认为,原告与被告孟德公司签订的反担保合同,已由孟德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徐云丫签字及孟德公司签章,该反担保合同合法、有效。被告孟德公司认为,原告与我方签的不可撤销信用反担保合同因无法律规定,该格式条款合同没有到德阳市工商局备案,以及原告的住所变更也没有到德阳市人民政府金融办备案,且孟德公司此前股东已将股权进行转让,且当时的担保未经过股东会决议,因此该反担保合同无效,孟德公司不承担担保责任。

  一审法院认为,首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七十六条关于“合同生效后,当事人不得因姓名、名称的变更或者法定代表人、负责人、本院的变动而不履行合同义务”的规定,公司是独立的法人主体,具有独立承担责任的能力,不因其内部股权转让、法定代表人变更而消灭其独立主体地位。公司股权进行转让,新的股东、法人与前股东之间有关公司对外债权债务的约定属于其内部约定,不得对抗第三人。本案被告孟德公司因之前签订的不可撤销保证合同继续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其作为本案被告主体适格。其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六条虽规定:“公司向其他企业投资或者为他人提供担保,按照公司章程的规定由董事会或者股东会、股东大会决议;公司章程对投资或者担保的总额及单项投资或者担保的数额有限额规定的,不得超过规定的限额。公司为公司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必须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但该条款并未明确规定公司违反上述规定对外提供担保导致担保合同无效,公司内部决议程序不得约束第三人,以上条款并非效力性强制性规定,根据该条款直接认定担保合同无效,不利于维护合同的稳定和交易安全。再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关于“法人或其他组织的法定代表人、负责人超越权限订立的担保合同,除相对人知道或应当知道其超越权限的以外,该代表行为有效”的规定,对于公司法定代表人越权对外提供担保的情形,公司对外仍应对善意第三人承担民事责任。本案中,在签订保证合同时被告孟德公司的公司章程上并未对公司为公司股东、实际控制人或他人提供担保进行相应规定,该保证合同系当时法定代表人徐云丫代表公司对外签订并加盖公司真实印章,且当时公司的全部股东(徐云丫、贺足志)还与原告签订另外的抵押反担保合同、不可撤销的信用反担保合同,故本案原告应为善意第三人,其已尽到合理的审查义务,原告与被告孟德公司签订的保证合同真实有效。综上所述,被告孟德公司有关主体不适格以及保证合同无效的抗辩理由均不成立,一审法院均不予采纳。

  关于争议焦点二,被告孟德公司、贺登婷、谢爱平、贺足志应否承担连带责任。原告主张与被告贺登婷、谢爱平、贺足志签订的是不可撤销信用及抵押反担保合同,其应当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被告抗辩其与原告签订《不可撤销信用反担保合同》是格式条款,应属无效,抵押反担保合同上载明了抵押物价值,其仅应在担保物价值范围内承担责任而非对全部债权承担连带责任。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七十六条关于“被担保的债权既有物的担保又有人的担保的,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实现担保物权的情形,债权人应当按照约定实现债权;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债务人自己提供物的担保的,债权人应当先就该物的担保实现债权;第三人提供物的担保的,债权人可以就物的担保实现债权,也可以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提供担保的第三人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的规定,本案被告徐云丫与被告贺足志系夫妻关系,贺足志、谢爱平、贺登婷、孟德公司为债务人徐云丫提供连带保证责任,虽然被告贺登婷、谢爱平、贺足志、徐云丫分别与原告签订的是四份抵押反担保合同,该四份合同均明确约定抵押反担保合同附件即房屋所有权清单上对抵押物价值的约定并不作为最终处分该抵押物时的估价依据,不对抵押权人行使抵押权构成任何限制,抵押物的最终价值以抵押权实现时实际处理抵押物的净收入为准。抵押权人在抵押人违约或预期违约的情况下,可以采用拍卖、变卖或以物抵债的方式处置抵押物。抵押物被处置后仍不能清偿主合同和委托担保合同约定的抵押人义务的,抵押人向抵押权人继续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但在本案中仅债务人徐云丫、贺足志提供共同所有的房产作为抵押物,并办理了以徐云丫作为债务人的抵押登记,故应先就徐云丫、贺足志提供的抵押物实现债权,再由被告贺足志、谢爱平、贺登婷、孟德公司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综上所述,原告与被告徐云丫之间的委托担保合同、以及原告与贺登婷、贺足志、谢爱平、孟德公司签订的不可撤销信用反担保合同、与被告徐云丫、贺足志签订的最高额抵押反担保合同,均是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三十一条关于“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的规定,本案原告为徐云丫在德阳银行的借款提供保证担保,原告在为徐云丫偿还德阳银行的全部分借款本息后,其有权向其行使追偿权。根据本案所查明的事实,原告已为被告徐云丫代为偿还借款本息共计172041724元,被告徐云丫应当偿还。关于原告主张的按月利率为8‰,从2013年7月29日起至2013年9月10日止的资金利息1926834元以及此后至付清之日止的逾期利息,被告认为原告的主张过高。一审法院认为,被告徐云丫未支付原告垫付的借款本息已属违约,应当支付原告资金利息损失,原告主张按月利率为8‰为标准计算资金利息损失,借款合同系被告徐云丫与德阳银行之间签订,月利率8‰系该合同的约定,并不能适用于本案,代偿款资金利息应按法律规定的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逾期罚息利率计付。原告与贺足志、徐云丫签订的抵押反担保合同(合同编号XRJ2012抵反保字第096-2号)约定的抵押物即贺足志、徐云丫共同所有的位于成都市金牛区二环路营业房,被告徐云丫、贺足志提供担保的债权最高额为1100000元,并办理了相应抵押登记手续,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十三条关于“最高额抵押权所担保的不特定债权,在特定后,债权已届清偿期的,最高额抵押权人可以根据普通抵押权的规定行使其抵押权。抵押权人实现最高额抵押权时,如果实际发生的债权余额高于最高限额的,以最高限额为限,超过部分不具有优先受偿的效力;如果实际发生的债权余额低于最高限额的,以实际发生的债权余额为限对抵押物优先受偿”,现原告对被告实际享有的债权数额已超过双方签订的《最高额抵押合同》约定的限额,故一审法院仅支持原告对抵押物分别在最高债权限额1100000元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对超出部分不予支持。被告谢爱平、贺登婷、贺足志、孟德公司为被告徐云丫提供连带保证责任的反担保,应当对徐云丫的上述债务在处置该抵押物所得价款不足清偿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关于原告主张的律师费,并未提交其他证据证明其已支付该代理费,故原告的该项诉讼请求缺乏事实依据,故一审法院对原告的该项诉请不予以支持。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七十六条、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第三十三条、第四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徐云丫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德阳鑫融金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偿还代垫款172041724元及代偿款的资金利息损失,其中4444699元从2013年5月31日起算、924263元从2013年6月21日起算、1276762元从2013年7月22日起算、1653960元从2013年7月29日起算均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逾期贷款利率计算至本判决确定给付之日止;(二)原告德阳鑫融金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对抵押物即贺足志、徐云丫共同所有的位于成都市金牛区二环路营业房(房权证号:成房权证监证字第2464217、2464218号)在1100000元债权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三)被告谢爱平、贺登婷、贺足志、四川孟德运业有限公司对本判决书第一项确定的债务在处置抵押物所得价款不足清偿部分的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四)驳回原告德阳鑫融金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本案应减半征收案件受理费10230元,由被告徐云丫、谢爱平、贺登婷、贺足志、四川孟德运业有限公司负担。

  宣判后,康耐德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其主要理由如下:(一)虽然孟德公司的公司章程上未对公司为其股东、实际控制人或他人提供担保进行具体明确的规定。但其在为公司股东及他人提供超过公司注册资本33倍的担保时,未召开股东会,更未形成股东会决议。鑫融金公司在与孟德公司订立合同时,未对其资产进行评估,尽职调查,也未查询其公司章程,更未对借款人的股权办理质押,故鑫融金公司存在过错,不属于善意第三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六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涉及担保纠纷案件的司法解释的适用和保证责任方式认定问题的批复》第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的规定,应确认该合同为无效合同。康耐德公司不是本案适格的被告,不应对徐云丫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二)即使认定该合同为有效合同,因孟德公司全部股权转让核准前发出了债权债务申报登记公告,鑫融金公司未在规定的期限内申报债权,视为自动放弃对孟德公司的债权。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裁判结果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第三项,改判康耐德公司不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判令被上诉人鑫融金公司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被上诉人鑫融金公司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被告徐云丫、贺登婷、贺足志、谢爱平辩称,四被告提供的反担保足够清偿债务。

  二审期间,上诉人康耐德公司向本院提交了一审举证通知书、应诉通知书、民事起诉状、传票、开庭笔录。拟证明孟德公司为徐云丫的债务提供反担保时,未召开股东会,更未形成股东会决议。经质证,被上诉人鑫融金公司认为,该证据不能证明上诉人与被上诉人订立合同时,鑫融金公司清楚这一情况。徐云丫等原审四被告未发表质证意见。本院认为,该证据具备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能够证明待证事实,本院对证据资格、证明力予以确认。

  二审经审理另查明,2014年1月8日,四川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四川孟德运业有限公司企业名称变更为四川康耐德硅胶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耐德公司)。2014年1月21日,德阳市广汉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以下简称德阳市广汉市工商局)向康耐德公司颁发了营业执照,营业执照上载明的法定代表人为周树英。2014年4月9日,德阳市广汉市工商局向康耐德公司换发了营业执照,营业执照上载明法定代表人为周树银。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孟德公司与鑫融金公司签订的反担保合同是否有效,康耐德公司是否应承担连带清偿债务的责任。本院认为,1999年修订的《》第第三项禁止公司董事、经理以公司资产为本公司的股东或者其他个人债务提供担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规定,公司董事、经理违反《》第的规定,以公司资产为本公司的股东或者其他个人债务提供担保的,担保合同无效。该条款系对违反1999年修订的公司法第六十条后果的规定。2005年修订的《》第十六条规定不再禁止公司为公司股东提供担保,但是设定了公司为其股东提供担保的前提,须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通过,但该条款并未明确规定公司违反该规定对外提供担保导致担保合同无效。从1999年修订的公司法禁止公司为其股东提供担保,到2005年修订的公司法为公司为其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设制为前提条件,其立法本意均是为了防止公司大股东、控股股东操纵公司与自己进行关联交易,损害中小股东的利益。关于公司违反该条款对外提供担保的合同是否有效,《》第(五)项规定,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同无效。最高人民法院《》的规定,实施以后,人民法院确认合同无效,应当以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制定的法律和国务院制定的行政法规为依据,不得以地方性法规、行政规章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第第(五)项规定的强制性规定,是指效力性强制性规定的规定,在的基础上进一步明确缩小了合同因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而无效的情形。2005年修订的第的规定并非效力性强制性的规定。在2005年修订的没有明确规定公司违反第规定对外提供担保无效的情形下,对担保合同的效力应予确认。本案中,孟德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徐云丫代表公司与鑫融金公司签订反担保合同,并加盖公司真实印章。当时孟德公司的共有两个股东,即徐云丫、贺足志,均与鑫融金签订另外的抵押反担保合同、不可撤销的信用反担保合同,即徐云丫以孟德公司的名义与鑫融金公司签订的反担保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也不存在损害其他股东利益的情形,应为有效合同。故上诉人认为孟德公司与鑫融金公司签订的反担保合同无效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关于上诉人认为,孟德公司全部股权转让核准前发出了债权债务申报登记公告,鑫融金公司未在规定的期限内申报债权,视为自动放弃对孟德公司的债权的上诉理由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上诉人康耐德公司应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本案中,徐云丫以其所有的、位于广汉市南昌路一段城南23幢1单元5-2号房产作为鑫融金公司与借款人徐云丫、贺登婷签订的《委托担保合同》提供抵押反担保(该房产他项权证记载,抵押人为徐云丫,债务人为贺登婷,他项权利人为鑫融金公司);贺足志以其所有的、位于广汉市西康路城南房产作为鑫融金公司与借款人徐云丫签订的《委托担保合同》的抵押反担保;谢爱平以其所有的、位于广汉市保定路房产作为鑫融金公司与借款人徐云丫签订的《委托担保合同》的抵押反担保。抵押反担保合同第六条第2款均约定抵押物被处置后仍不能清偿主合同和委托合同约定的义务的,抵押担保人继续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因该上述房产均未为徐云丫的债务办理抵押登记,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十四条、第十五条之规定,上述不动产的抵押权未设立,鑫融金公司对上述不动产不享有优先受偿权。故谢爱平、贺登婷、贺足志、四川孟德运业有限公司对一审判决书第一项确定的债务在处置抵押物所得价款不足清偿部分的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综上,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理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一审减半征收案件受理费10230元,由徐云丫、谢爱平、贺登婷、贺足志、四川康耐德硅胶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20460元,由四川康耐德硅胶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李 家

审 判 员  江 黔

代理审判员  毛文婷

二〇一四年七月七日

书 记 员  肖正琴


20200109010435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