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泸州市建设工程公司与宜宾金海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建筑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4/41四川省宜宾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宜民终字第90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四川省泸州市建设工程公司。

  法定代表人曾志高,职务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钟煌,该公司员工。

  委托代理人张强,该公司员工。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宜宾金海建筑劳务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徐勋民,职务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刘先富,该公司员工。

  委托代理人陈代康,该公司员工。

  上诉人四川省泸州市建设工程公司(以下简称泸州建司)因与被上诉人宜宾金海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宜宾金海公司)建筑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珙县人民法院(2013)宜珙民初字第20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2009年8月,四川电力建设三公司与被告泸州建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将华电珙县电厂一期工程厂区上下水管(砼管部分)承包给被告泸州建司施工,并约定采用固定综合费率的承包方式计价。被告泸州建司承包后将其中的厂区雨、污水干网工程分包给原告宜宾金海公司施工。双方约定:工程为综合单价承包;施工范围外临时用工按每天50元结算;实际结算的工程量以符合合同条款、设计施工详图和技术条款规定的、经业主、发包方、监理和甲方确认的、由乙方履行合同实际完成的工程量;乙方每月15日前向甲方报送月度完成工程量统计报表,工程分段验收合格后,甲方从业主方结算后按月支付乙方。……原、被告双方签订合同后,原告进场施工,并授权刘先富为其项目负责人,被告方委派钟超群、唐军等到其项目部进行管理。原告方依约进行了施工,工程于2011年1月进行了验收,被告泸州建司与其甲方即电力三公司于2012年2月进行了结算。

  另查明,原告完成的工程中,有十三份工程验收记录,记载了工程名称、工程部位、施工图号、设计变更编号、验收结论(合格)、建设单位(监理单位)签字、设计单位签字、公司签字。原告称以上十三份签证的工程量,按原、被告双方约定的综合单价计算,共计费用为87010322元。被告对此十三份工程验收记录的真实性无异议,对原告的计算标准(单价)也无异议,认为原告所施工的工程量不是被告在三公司结算的工程量。

  又查明,原告在施工RW27-RW28-1段中,增加工程量计价719400元,有唐军的签字;原告在施工RW11-RW21段中,增加工程量计价为1792700元,有唐军的签字;原告在施工中,被告另行租用原告的挖掘机、压路机、铲车等计费2637500元,有唐军的签字;被告另外使用原告计时工计费1250元,有唐军的签字;原告在施工中另行翻土、清理基槽计费534100元,有唐军的签字;原告退场时移交被告材料计费1018676元,有唐军的签字。以上零星签证共计费用为6827376元。被告对以上唐军签字的零星签证的真实性不持异议,但认为以上费用被告未从其甲方即三公司中结算,故被告也不应结算给原告。原告完成工程后,被告单位已累计向原告付款共计66758500元,双方核对无误。被告辩称原告违约情节严重,施工质量不符合要求,但未向法庭举证证明其主张。

  原审法院认为,原、被告双方的《施工合同》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我国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属合法有效的合同,双方按合同约定享有权利、承担义务。原告已完成了约定的工程量,被告应依约定向原告支付价款;原告提供的十三份有建设单位(监理单位)签字、设计单位签字、公司签字的工程验收记录上记载的工程量,符合原、被告双方在合同中约定的工程量的认定,原告对该十三份工程验收记录上工程量的计价方式符合原、被告在合同中约定的综合单价计算方式,被告对其计算方式不持异议,对该十三份验收记录的工程量认定其工程款为87010322元;被告辩称其计算方式不持异议,但原告的工程量不是被告的甲方即电力三公司认可的工程量,故被告也不认可原告的工程量,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原则,被告不能以其与他人合同中的约定来对抗其与原告在合同中的约定,原、被告双方在施工合同中已约定了工程量的计算方式,原告提供的依据符合双方的约定,故被告的该辩称理由没有事实依据,不予支持;原告提供的有唐军签字的零星签证费用共计6827376元,唐军是被告公司在工地的项目管理人员,其在签证单上签字的行为是公司行为,该零星签证费用共计6827376元应认定为被告应向原告支付的费用。被告辩称唐军的签字是真实的,但认为该费用被告未从电力三公司结算到,故不同意支付给原告的理由,不符合原、被告在实际履行合同中的约定,该辩解理由没有事实依据,不予支持;综上,被告应付原告的工程款项共计为93837698元,被告已付原告66758500元,还应支付27079198元。关于原告诉请的自2009年5月起按年利率64%计算支付逾期付款利息问题,双方在施工合同中约定了工程分段验收合格后,甲方从业主方结算后按月支付乙方。工程于2011年验收,被告已于2012年2月与其甲方即电力三公司结算清,故被告至迟应于2012年2月29日前付清原告的工程款,逾期未付款理应承担逾期付款利息,原告提出的按年利率64%计算的利率标准符合法律规定,但计算时间应自2012年3月1日起至生效判决确定给付之日。被告辩称原告违约情节严重,施工质量不符合要求,但未向法庭举证证明其主张。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条、第六十条、第六十一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四川省泸州市建设工程公司自本判决生效起十日内给付原告宜宾金海建筑劳务有限公司施工工程款27079198元及逾期付款利息(逾期付款利息计算方式为:以27079198元本金,自2012年3月1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届满之日止以年利率64%计算);二、驳回原告宜宾金海建筑劳务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651700元(原告已全部预交),全部由被告四川省泸州市建设工程公司承担。

  宣判后,原审被告泸州建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判并驳回被上诉人宜宾金海公司的诉讼请求或发回重审。其主要理由是:被上诉人宜宾金海公司系劳务公司,并非建筑公司,其不享有承揽建设工程资质,双方所签订的《施工合同》应确认为无效合同,原判认定为有效合同属于认定事实不清。上诉人与四川电力建设三公司尚未完成结算,原判将13份隐蔽工程验收记录认定为双方结算的工程量完全错误。被上诉人宜宾金海公司认为原判正确。

  双方当事人在二审期间未提供证据材料,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一致。

  本院认为,被上诉人宜宾金海公司提供的十三份有建设单位(监理单位)签字、设计单位签字、公司签字的工程验收记录上记载的工程量,符合双方在合同中约定的工程量的认定,上诉人泸州建司对该十三份工程验收记录上工程量的计价方式不持异议,另外,唐军是上诉人泸州建司在工地的项目管理人员,其在签证单上签字的行为是公司行为,故原判确定被上诉人宜宾金海公司已完成的工程量符合本案客观实际,本院予以支持。上诉人泸州建司认为其与四川电力建设三公司存在结算纠纷,被上诉人宜宾金海公司的工程量就不能确定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虽然被上诉人宜宾金海公司不具备建设工程资质,但上诉人泸州建司仍然与其签订了《施工合同》,被上诉人宜宾金海公司按照约定已完成的工程量验收记录上有包括上诉人泸州建司在内的相关部门人员签字确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的规定,上诉人泸州建司应负有对被上诉人宜宾金海公司已实际完成的工程量支付约定工程价款的义务。综上所述,原判的实体处理决定并无不当,上诉人泸州建司也未能指出本案在程序上有发回重审的情形,故对其上诉请求本院均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6517元,由上诉人四川省泸州市建设工程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何锡强

审判员  胡振东

审判员  陈治兵

二〇一四年三月十八日

书记员  王 春


20200109010441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