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运长钢结构有限公司与中国五冶集团有限公司加工合同纠纷上诉案_0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4/44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成民终字第2630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四川运长钢结构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雷运寿,经理。

  委托代理人黄琼仙。

  委托代理人杨宏伟,四川志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中国五冶集团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程并强,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王荣,四川大凡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晓冬,四川大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四川运长钢结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运长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中国五冶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五冶公司)加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成都市青羊区人民法院(2012)青羊民初字第94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5月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运长公司委托代理人杨宏伟、黄琼仙;五冶公司委托代理人陈晓冬、王荣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经审理查明,2010年1月20日,中冶成工建设有限公司钢结构工程分公司(以下简称中冶钢结构分公司)与运长公司签订《钢结构劳务加工合同》1份,约定,中冶钢结构分公司委托运长公司加工济锅项目黑件,由中冶钢结构分公司提供钢材材料,运长公司按工程施工设计图纸内容完成制作,运长公司加工完毕,剩余材料由中冶钢结构分公司全部收回,对工程所需的钢材由中冶钢结构分公司供应到运长公司加工地,加工完成的钢构件成品由中冶钢结构分公司自提。合同并对加工价格,付款方式等进行了约定。合同签订后,运长公司按合同约定进行了加工,中冶钢结构分公司在2010年7、8月份前向运长公司付清了全部加工费用。

  2011年4月6日,中国五冶集团有限公司钢结构工程分公司向运长公司发出《关于立即退还剩余加工材料的函》,主要内容为:鉴于双方4份合同的主要义务已履行完毕,请贵公司在2011年4月15日之前将剩余材料158534吨收集、整理完毕,并由我公司派员提取。同时我公司已吸收合并中冶钢结构分公司,中冶钢结构分公司的全部债权债务由我公司承担。2011年4月14日,运长公司向中国五冶集团有限公司钢结构工程分公司发出《回复函》,称函已收到,我司与贵司签订的4份加工合同已执行完毕,并经双方当事人签字已办理完余料退还,贵司无权再要求我司退还任何余料。

  审理中,双方确认,中冶钢结构分公司向运长公司提供钢材材料125398吨,加工完成产品成品按照施工图净重计算总重为1031643吨,运长公司在2010年7月8日前退还剩余钢材材料2833吨。中冶钢结构分公司提供钢材以及运长公司所退钢材材料中有钢板、角钢、工字钢、槽钢、型钢(H型)等型材。

  另查明,12010年6月8日,成都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完成了五冶公司吸收合并中冶成工建设有限公司的变更登记。

  2除以上双方确认退料数量外,运长公司另退料为:(1)、2009年11月24日编号为2684的送货单,载明:退边角余料,1车,珙县余料退完,川M61885;(2)、2009年12月4日的单据,载明:退边角余料,1车,珙县,余料退完,川M61885;(3)、2010年1月26日编号为2736的送货单,载明:退边角余料,包含以下工程,济南锅炉、贵州兴义电厂焊接型钢、福溪、珙县,已退一部分,1车,川A00J73;(4)、2010年1月26日编号为2740的送货单,载明:退余料,包含以下工程:济南锅炉,贵州兴义电厂焊接型钢,福溪,珙县,以上工程余料全部退完,1车,川R23062;(5)、2010年4月1日的单据,载明:退贵州兴义、珙县、普什,钢板边角余料1车,该单据中未载明装载车辆的车牌或载重量。

  3川M61885小型汽车的核定载质量为990kg,川AN011B(即川A00J73)小型汽车的核定载质量为1980kg,川R23062重型仓栅式货车的核定载质量为4605kg。

  4成都市建设委员会主管的《工程造价信息》杂志相关信息显示:在2011年3月-5月期间,成都市场角钢价格为4550元-4850元,槽钢价格为4600元-4900元,工字钢价格为4650元-4950元,中板价格为4650元-4950元。

  52012年12月19日,经五冶公司申请,成都市武侯公证处对2011年3月至2011年5月期间,四川成都市场可回收钢材废料成交价网络查询资料进行公证,相关查询资料显示,上述期间,四川成都市场可回收钢材废料成交价为2750元—3350元。

  审理中,运长公司提出,在钢材加工中有合理损耗,损耗为6%,并提供四川省建设工程工程量清单计价定额中的619页和621页作为证据。但该2页资料中未显示钢材加工中有合理损耗,损耗为6%。鉴于在庭审过程中,运长公司和五冶公司对钢材材料损耗率以及钢材材料损耗产生的钢材废料中可回收钢材废料的比例存在争议,经五冶公司申请,本院委托四川衡平司法鉴定所对“钢结构加工制作过程中的钢材材料损耗率以及钢材材料损耗产生的钢材废料中可回收钢材废料的比例和不可回收钢材废料的比例”进行了鉴定咨询,四川衡平司法鉴定所于2012年8月2日作出《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钢结构加工制作过程中的钢材材料损耗率为35%;其中钢材材料损耗产生的钢材废料中可回收钢材废料的比例为9429%;不可回收钢材废料的比例为571%。鉴定费15000元由五冶公司垫付。

  五冶公司对《司法鉴定意见书》意见为:《司法鉴定意见书》真实、客观、合法、有效,应得到法院采信及认定。

  运长公司对《司法鉴定意见书》意见为:1、鉴定过程中,五冶公司未提供全部图纸;2、鉴定机构未派鉴定人员到生产加工场所进行考察,对涉案构件加工过程不够了解;3、2009年《四川省建筑工程工程量清单计价定额》中规定的6%的损耗率应适用于涉案钢结构加工项目;4、鉴定结论无合法依据。5、鉴定人员不具有相关资质。据此,认为《司法鉴定意见书》不客观公正,不能作为证据使用,恳请本院不予采信及认定。之后,四川衡平司法鉴定所针对运长公司提出的书面意见做出书面回复,收到四川衡平司法鉴定所书面回复后,运长公司又提出四川衡平司法鉴定所的鉴定人员不具有鉴定资格,但并未举出相应证据予以证明。

  就钢结构加工过程中的相关专业问题,原审法院再次向四川衡平司法鉴定所发函咨询,四川衡平司法鉴定所回复如下:1对在钢结构加工制作过程中,是否存在自然耗材,不能再计算重量部分。回复意见为:钢结构加工制作过程中的不能再计算重量部分的损耗为钢结构切割中融掉的部分,铣、刨等加工方法加工掉的钢料。钢结构自然耗材主要是指堆放过程锈蚀等损耗,这部分损耗在该钢结构案例中因加工时间短,是可忽略不计。2钢结构加工制作过程中的钢材损耗的准确概念是什么。回复意见为:概念一般是指在钢结构零部件加工制造过程中产生的且不可避免的材料浪费。比如,钢板下料中火焰切割融掉的钢料,钢板下完所需料后不可再利用的边角料,铣、刨等加工方法加工掉的钢料。335%部分是否为钢材废料部分,另965%为钢材原材料。回复意见为:35%部分为钢材损耗部分,即钢结构加工的材料用量为钢材成品重量另加成品重量为35%钢材损耗。

  另查明,因双方签署的不同加工合同,五冶公司一并向本院提起2012青羊民初字第947号案件, 2012青羊民初字第950号案件。

  原审认定以上事实,采信的证据包括:钢结构劳务加工合同、工程进度结算单、运长领料统计、领料单、开庭笔录、工商局证明、公证书、《司法鉴定意见书》、回函、当事人的陈述等。

  审理中,五冶公司还提供以下证据:1 在2010年2月-7月期间,以及2012年1月至2012年2月期间,成都市建设委员会主管的《工程造价信息》杂志所载成都市场角钢、槽钢、工字钢、中板价格,欲证明上述期间钢材材料价格;2增值税发票若干张,欲证明上述期间,钢材成交价;3 2012年4月26日,成都市武侯公证处对2009年12月至2010年5月期间,四川成都市场可回收钢材废料成交价网络查询资料进行的公证,欲证明上述期间,四川成都市场可回收钢材废料成交价为2250元—2750元。4普什加工合同及相关单据,欲证明运长公司所提供其退还的5车材料,双方已在普什加工合同中进行结算。运长公司提供发货清单若干,欲证明鉴定报告上的损耗率过低。因双方所提交的以上证据,与本案争议焦点不具有关联性,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中冶钢结构分公司与运长公司签订的《钢结构劳务加工合同》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真实、合法、有效,依法应当受法律保护,双方当事人均应按约履行各自的义务。

  (一)、关于本案原告五冶公司的主体资格问题。因2010年6月8日,成都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完成了五冶公司吸收合并中冶成工建设有限公司的变更登记,中冶钢结构分公司系中冶成工建设有限公司所属不具有企业法人资格的分公司,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十四条第二款“企业法人分立、合并,它的权利和义务由变更后的法人享有和承担”,故运长公司关于五冶公司主体资格不合法的主张,不符合法律的规定,本院不予支持。

  (二)、双方签订的《钢结构劳务加工合同》中已约定,运长公司加工完毕,剩余材料由中冶钢结构分公司全部收回,故运长公司负有退还余料的义务。经双方对账确认,中冶钢结构分公司提供钢材材料125398吨,加工完成产品成品按照施工图净重计算总重为1031643吨,运长公司已退还剩余钢材材料2833吨。现双方争议的焦点之一为运长公司除已退还2833吨外,其余余料是否已退还完毕。为此,运长公司提供时间为2009年11月24日、12月4日,2010年1月26日、2010年4月1日5张送货单欲证明涉讼的3个工程余料已退还完毕,但根据双方所提供的领料单和退还余料的领料单显示,在上述时间段之后,在2010年7月双方仍在办理退料事宜,故仅凭其中2010年1月26日1张送货单上注明“以上工程余料全部退完”,不能证明运长公司关于余料已全部退还的主张。而五冶公司认为该5车余料系退还双方除本次起诉之外的另一关于“普什”工程合同的结算的主张,虽然提供了“普什”加工合同及相关单据。但该证据不能证明双方已将该5车退料计入了“普什”工程合同,故对五冶公司的该主张,本院不予支持。故该5车余料应当认定为系退还本次双方争议合同的余料。

  (三)、因在5张退还余料送货单中对退货重量未予记载,仅注明了退还余料为1车,现双方的争议焦点之一为该5车的余料重量应当如何计算。运长公司主张因超载属普遍现象,故应按每车25吨计算5车余料重量。本院认为,在除该5车退料之外的每次退料时,双方都对重量予以了确认,运长公司以超载属普遍现象为由,要求按每车25吨计算5车余料重量,没有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故只应按装载车的核准载重量计算5车的退货量。因其中2010年4月1日退货单中未记载装载车的车牌号,按照公平合理的原则,本院确定以其余4车的平均载重量计算该车的载重量即为214吨[(099吨×2车+198吨+4605吨)÷4],综上,运长公司5车所退余料总重量为:099吨×2车+198吨×1车+4605吨×1车+214吨×1车=10705吨。为了方便计算,本院已对以上5车退料在2012青羊民初字第950号本案中一并扣除,故本案中不再重复计算该部分退料。

  (四)、双方在《钢结构劳务加工合同》中虽未约定钢结构加工制作中的钢材损耗,但钢材损耗应是客观存在的。运长公司主张按6%计算钢材损耗,但所提交证据不能证明该主张。本院依法委托的四川衡平司法鉴定所对相关专业问题进行咨询鉴定,运长公司认为该鉴定意见不能作为证据采信,但其并未举出证据证明该鉴定意见存在鉴定机构或者鉴定人员不具备相关的鉴定资格、鉴定程序严重违法、鉴定结论明显依据不足,该鉴定意见不能作为证据使用的其他情形,故对运长公司的该主张,本院不予采纳。四川衡平司法鉴定所于2012年8月2日作出的《司法鉴定意见书》具有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本院予以采信。根据四川衡平司法鉴定所鉴定意见“钢结构加工制作过程中的钢材材料损耗率为35%”,且根据四川衡平司法鉴定所对本院咨询的答复意见,结合本案钢结构加工制作过程中完成产品成品按照施工图净重计算总重为1031643吨,则钢材材料损耗数量为1031643吨×35%=361075吨,五冶公司应当向运长公司供应钢材材料数量为钢材材料净重加钢材材料损耗,即1031643吨+361075吨=10677505吨。而五冶公司供应钢材材料为125398吨,因此,运长公司应当退还五冶公司钢材材料成品:125398吨-10677505吨=1862295吨,扣除双方已经确认的已经退还的剩余钢材材料2833吨(由于五冶公司并没有主张运长公司已经退还的剩余钢材材料为钢材废料中的可回收钢材废料,因此按照钢材材料成品计),综上,运长公司应退还钢材原材料部分重量为:1862295吨-2833吨=1578995吨。依据四川衡平司法鉴定所的鉴定意见“其中钢材材料损耗产生的钢材废料中可回收钢材废料的比例为9429%”,本案钢材材料损耗数量即钢材废料中的可回收钢材废料为吨361075×9429%=34045吨,运长公司应当向五冶公司退还可回收钢材废料为340457吨。综上,运长公司关于其已退料完毕,不应再向五冶公司退还余料的抗辩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五)、因运长公司抗辩已无余料可退,故对五冶公司变更请求,要求运长公司按照应当退还时的市场价向其补偿未退还钢材材料款的主张,本院予以支持。对运长公司应按何时的市场价向五冶公司进行补偿,本院认为,中冶钢结构分公司与运长公司签订《钢结构劳务加工合同》中约定“运长公司加工完毕,剩余材料由中冶钢结构分公司全部收回”,但双方并未约定剩余材料收回的时间。《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一条规定“合同生效后,当事人就质量、价款或者报酬、履行地点等内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可以协议补充;不能达成补充协议的,按照合同有关条款或者交易习惯确定”,第六十二条第(四)项规定“履行期限不明确的,债务人可以随时履行,债权人也可以随时要求履行,但应当给对方必要的准备时间。”本案中,双方的加工费于2010年7、8月份结算完毕,但此时五冶公司并未向运长公司提出退料的要求,五冶公司于2011年4月6日向运长公司发出《关于立即退还剩余加工材料的函》时明确要求运长公司在4月15日前履行退还余料的义务,运长公司在2011年4月14日回函称剩余钢材材料已经全部退还而拒绝退还剩余钢材材料,因此本院认定运长公司应当于2011年4月15日以前退还剩余钢材材料。故应当以该时段市场钢材价格计算运长公司应退还而不能退还余料的价值。对五冶公司要求以双方对账时间为参照时段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成都市建设委员会主管编辑的《工程造价信息》中有关成都钢材市场价格的信息应该是对成都钢材市场价格的客观记载,故对该《工程造价信息》中相关钢材价格,本院予以确认。成都市武侯公证处对2011年3月至2011年5月期间成都市场可回收钢材废料成交价为2750元—3350元进行了公证,对该公证书与本案的关联性,本院予以采纳。虽然在中冶钢结构分公司所供钢材以及运长公司所退钢材材料中有钢板、角钢、工字钢、槽钢、型钢(H型)等型材,但双方在诉讼中对所供钢材材料总重量和退还钢材材料总重量进行确认时,进行了统一计算,未再对型材进行区分,故对运长公司应退还余料中钢材材料成品价格,本院综合确定以2011年4月及前后成都市场角钢、槽钢、工字钢、中板价格之下限即4550元/吨计算,但因五冶公司起诉时只要求按4500元/吨计算,属自行处分相关权利,对此,本院予以确认,即以4500元/吨计算运长公司应退还余料中钢材材料成品价格。2011年4月及前后成都市场可回收钢材废料成交价之下限为2750元/吨,故应以此价格计算运长公司应退余料中钢材材料损耗数量中的可回收钢材废料的价格。综上,运长公司应向五冶公司支付款项为(1578995吨×4500元/吨)+(340457吨×2750元/吨)=804173425元。运长公司至今未依约定退还全部剩余材料的行为已构成违约,据此五冶公司请求判令运长公司支付按照应当退还时的市场价计算逾期退还钢材材料款利息的主张,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该利息以银行同期流动资金贷款利率计算为宜。因五冶公司在2011年4月6日向运长公司所发函件中,已明确要求运长公司在2011年4月15日前履行义务,故逾期退还钢材材料款利息应从2011年4月16日起算。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二条第(四)项、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运长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五冶公司支付应退还钢材余料所折款项804173425元;二、运长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五冶公司支付应退还804173425元的逾期付款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流动资金贷款利率计,从2011年4月16日起计至实际付清之日止);三、驳回五冶公司的其余诉讼请求。如果运长公司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2245元,由五冶公司负担500元,运长公司负担1745元。

  宣判后,运长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驳回五冶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本案一审、二审诉讼费由五冶公司承担。理由为:1、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原审采信的四川衡平司法鉴定所的鉴定结论存在诸多问题,包括鉴定人员没有相应的司法鉴定资格;收集的司法鉴定材料不充分、不全面;司法鉴定过程不严密,鉴定方法不科学,没有合法合理的鉴定依据;故该司法鉴定意见不能作为定案证据。2、基于目前的工艺水平和劳动技能,2009年《四川省建设工程量清单计价定额》中规定了金属加工中的定额损耗为6%,而上诉人加工的均为非标准件,其损耗只会更多,因此按照定额损耗6%计算比较合理,原审对此认定错误。3、五辆退料车均为被上诉人指派,上诉人基于信任虽未核定重量,但是超载是客观事实,被上诉人应当清楚掌握该五车退料的重量,上诉人提供补充证据中就明确证明其中一辆运车重量为698吨,而其核定重量仅仅为198吨,而且被上诉人在接受五车余料后一年多未对重量提出异议,故被上诉人对五车余料重量负有举证责任。原审认定退料车载重事实有误。4、双方签订的钢结构加工合同约定的是将“剩余材料”退还,并没有约定“损耗产生的废料”也应退还,根据定额损耗的性质,损耗产生的废料不应退还,一审未对“损耗产生的废料”比例给出合法依据,从而将剩余材料和损耗产生的废料一并退给被上诉人。

  被上诉人五冶公司答辩称,1、一审法院在双方无法共同选定鉴定机构的情况下,依法指定四川衡平司法鉴定所进行鉴定,其出具的鉴定意见书具有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上诉人在无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认为鉴定程序、结论不合法既无事实依据,也无法律依据。2、五冶公司从未认可川AN011B汽车运送的退料为698吨。一审法院在五车退料的送货单没有对退料重量予以记载以及有一辆车辆没有车牌号码的情况下,按照公平原则以及其中四辆车辆的平均载重重量确定退料,既有事实依据,也有法律依据。3、双方加工合同约定“加工完毕,剩余材料由甲方收回”,故上诉人加工完毕后,依法应当将钢材剩余材料(包括被上诉人多提供钢材材料而产生的剩余钢材材料和钢材材料在加工制作过程中产生的钢材废料中的可回收等钢材剩余材料)全部退还给被上诉人。综上,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依法予以维持。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中冶钢结构分公司与运长公司签订的《钢结构劳务加工合同》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合法,应属有效,双方当事人均应按约履行各自的义务。本案二审争议的焦点为一、四川衡平司法鉴定所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是否应当作为本案定案证据。二、运长公司应当退还剩余材料的范围和数额。

  关于四川衡平司法鉴定所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问题,一审法院依法指定四川衡平司法鉴定所对钢结构加工制作过程中的钢材材料损耗率以及钢材料损耗产生的钢材废料中可回收钢材废料的笔录和不可回收钢材废料的比例进行鉴定,该所接受委托后提交了《鉴定意见书》,虽然运长公司提出质疑,但是并未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明。相反,四川衡平司法鉴定所针对运长公司提出的质疑向一审法院做出书面回复,该专业性的鉴定认定原审法院采信正确,应予维持。

  关于五车退料的重量问题。因为该5车退料双方对重量未予确认,运长公司以超载属普遍现象为由,要求按每车25吨计算5车余料重量,但是五冶公司抗辩实际退料是按照车辆载重量计算的。在双方对此发生争议的情况下,运长公司应当进一步提供证据证明退还余料的实际重量,因运长公司未提供该有效证据,故其主张没有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原审按装载车的核准载重量计算5车的退货量正确,应予维持。

  综上,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方式不变;二审案件受理费2245元,由运长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廖 方 

代理审判员 傅 敏

代理审判员 陶田源

二O一三 年七月一日

书 记 员 代智鹏


20200109010444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