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天洋污水处理有限公司与于洪顺运输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5/07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大民三终字第57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大连天洋污水处理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惠珍,系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马文波,系辽宁东经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毛洪枝。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于洪顺。

  上诉人大连天洋污水处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洋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于洪顺运输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大连市金州区人民法院(2013)金民初字第217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天洋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马文波,被上诉人于洪顺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2年5月28日,于洪顺与天洋公司签订一份《污泥运输协议书》,主要内容是:甲方(天洋公司)委托乙方(于洪顺)负责运送其污水厂脱水间产生的污泥(于洪顺为此项目唯一承担单位),运送地点为大连东泰废物处理有限公司的夏家河子污泥处理厂;天洋公司向于洪顺支付运费按照金州区财政局文件(大金财国发(2011)918)《关于大连天洋污水处理有限公司污泥排放问题的函》的相关规定,比照该文件附件(污泥运费成本测算表),运费单价定为每吨每公里200元,运程56公里,实运重量依据东泰公司出具的《大连夏家河子污泥处理厂计量单》累计计算,每两月结算一次;于洪顺运泥车辆每日24小时在天洋公司脱泥间等候装泥,如因天洋公司原因导致于洪顺当日未能完成至少一趟污泥运送,天洋公司支付于洪顺每日100元;于洪顺要及时运泥不能耽误天洋公司的正常排泥工作,车辆的正常保养维修以及运输过程出现的相关问题由于洪顺自行负责,天洋公司污泥装车后,因于洪顺导致当日没能运送至少一趟,则扣罚于洪顺100元。于洪顺自2012年6月20日至2013年8月21日为天洋公司运输污泥279048吨,等待天数159天,于洪顺现请求至2013年7月11日为天洋公司运输污泥278422吨,合计人民币31183264元(278422吨×2元×56公里),等待天数补贴费合计人民币15900元(159天×100元),天洋公司已付于洪顺运输费人民币94150元,天洋公司尚欠于洪顺运输费及等待天数补贴费共计人民币23358264元。另查,根据天洋公司申请,原审法院提请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委托大连恒锐物证司法鉴定所,对2012年5月28日于洪顺、天洋公司双方签订的《污泥运输协议书》上“大连天洋污水处理有限公司”印章印文与天洋公司提供的“大连天洋污水处理有限公司”印章印文是否同一枚印章印文及“污泥运输协议书”上打印的文字形成时间、“大连天洋污水处理有限公司”印章印文盖印时间以及“于洪顺”签名时间的先后进行鉴定。鉴定意见为:《污泥运输协议书》上“大连天洋污水处理有限公司”印章印文与天洋公司提供的“大连天洋污水处理有限公司”印章印文是同一枚印章盖印;《污泥运输协议书》上打印文字形成在先,“大连天洋污水处理有限公司”印章印文及“于洪顺”签名形成时间在后。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2012年5月28日《污泥运输协议书》是否系于洪顺、天洋公司双方签订。经大连恒锐物证司法鉴定所鉴定,《污泥运输协议书》上“大连天洋污水处理有限公司”印章印文与天洋公司提供的“大连天洋污水处理有限公司”印章印文是同一枚印章盖印;《污泥运输协议书》上打印文字形成在先,“大连天洋污水处理有限公司”印章印文及“于洪顺”签名形成时间在后。故可以认定该《协议》为于洪顺、天洋公司双方所签订。该《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内容不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故合法有效,双方应依约履行。天洋公司认为鉴定程序违法,但提供不了相关证据予以佐证,故对其辩解意见,不予采纳。天洋公司辩称其与于洪顺未签订过书面协议,与于洪顺口头协议约定运输费为每车250元,于洪顺予以否认,而天洋公司不能提供证据予以佐证,故对天洋公司的此辩解意见,不予采信。于洪顺依据《协议》要求天洋公司给付尚欠运费为人民币21768264元及运输污泥等待天数补贴费人民币15900元,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原审法院予以支持。本案中,于洪顺、天洋公司双方签订的《污泥运输协议书》无合同履行期限,现天洋公司表示不同意继续履行合同,综合本案的实际,该合同已无法继续履行,故对于洪顺继续履行合同的诉讼请求,原审法院不予支持。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四十四条、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二百八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大连天洋污水处理有限公司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十日内给付于洪顺污泥运输费人民币21768264元,运输等待天数补贴费人民币15900元,合计人民币23358264元;二、驳回于洪顺要求与大连天洋污水处理有限公司继续履行2012年5月28日签订的《污泥运输协议书》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诉讼费人民币14900元(案件受理费4800元、于洪顺已预交,鉴定费10100元,天洋公司已预交),由大连天洋污水处理有限公司负担。

  原审法院宣判后,天洋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判,改判驳回被上诉人于洪顺在原审的诉讼请求或发回重审。其依据的主要理由是:1、案涉《污泥运输协议》非上诉人真实意思的表示,上诉人从未给该协议盖过公章,案涉《污泥运输协议书》上上诉人的公章盖在协议书的空白处,该份协议书没有合同编号,合同内容涉及到《关于大连天洋污水处理有限公司污泥排放问题的函》及附件,是上诉人与金州财政局之间结算的依据,不能在与他人签订的合同中体现,这都可以说明该协议是被上诉人伪造的;2、大连恒锐物证司法鉴定所出具的鉴定意见从形成到结果均有瑕疵,在法院摇号选定鉴定机构时,上诉人并未签字,鉴定意见中称“《污泥运输协议书》上打印文字形成在先,天洋公司印章印文及于洪顺签名形成时间在后”,而据上诉人调查,国内的鉴定机构根本没有技术能力做出如此精准的鉴定;3、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口头达成的污泥运输的价格是每车250元,依据就是根据上诉人已向被上诉人付94150元货款及上诉人手中持有被上诉人运输的277车运输小票,因其中有两车实际运输吨数没有达到5吨扣除100元,就可得出每车250元的运输价格。

  被上诉人于洪顺答辩称不同意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及理由,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予以维持。其主要观点为:1、双方签订的《污泥运输协议》符合法律规定,其上加盖的上诉人印章真实有效,且双方履行该协议已一年多,上诉人也已支付了运费94150元,该协议具有法律效力;2、案涉鉴定所出具的鉴定意见是按照法定鉴定程序做出的,具有法律效力,反映了客观真实情况;3、不存在上诉人所称的口头协议,上诉人确实向被上诉人支付了三笔货款,被上诉人已根据上诉人法定代表人的指示开具了具体数额的发票,至于上诉人是如何计算的货款,被上诉人并不清楚,上诉人根据付款及运输小票的数额计算得出双方实际履行每车250元的价款无理。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除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外,另查明,出具案涉鉴定报告的大连恒锐物证司法鉴定所系我院采取摇号的方式选定,原审法院在2013年12月3日进行的第二次庭审中询问上诉人:“关于申请鉴定摇号的问题在庭审前法院已通知你,由于中院摇号时没有告知本院,因此本次摇号过程本院未能通知原被告双方到场。在物证司法鉴定所向本院邮寄催促交费函时,本院方知中院摇号工作已结束,原、被告均没有到场。为此本院已告知如认为本次摇号有违法之处被告可到中院调取录像察看摇号经过,也可选择对本次鉴定重新进行摇号,如果认可本次摇号所选定的恒锐司法鉴定中心,被告应预交鉴定费,否则可不交纳鉴定费重新进行摇号,以上是否属实?”上诉人回答属实并称已主动向鉴定部门交纳了鉴定费。

  本院二审查明的上述事实,有原审庭审笔录及双方当事人陈述笔录在案为凭,已经庭审质证和本院审查,可以采信。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争议的焦点在于案涉2012年5月28日的《污泥运输协议书》是否是双方当事人签订并予以实际履行的合同。因该《污泥运输协议书》已经大连恒锐物证司法鉴定所鉴定,故可以认定该协议书上上诉人印章印文的真实性及打印文字形成在先,上诉人印章印文及被上诉人签名形成时间在后的事实,在上诉人无相反证据反驳该鉴定结论的情况下,该协议的真实性应当予以确认,原审法院对此所作认定并无不当。对于上诉人否认该证据的真实性提出的几点上诉意见,本院认为,上诉人在协议上所盖印章的位置、该合同是否应有编号及该协议中是否可引用关于上诉人与金州财政局作为结算依据的函件等情况都不足以否认该书面证据《污泥运输协议书》的真实性;至于上诉人以其实际向被上诉人付款数额与其手中持有的运输小票相比较主张其已支付的三笔货款是按照双方口头议定的每车250元的标准向被上诉人支付的运输费用,而非按照协议书约定的标准支付,故双方就应以每车250元标准计算运费的上诉观点,因被上诉人否认双方曾口头达成每车250元的运输价格,并称上诉人已向其支付货款的数额是由上诉人确定,被上诉人并不知晓。即关于污泥运输价格,上诉人和被上诉人分别举出了相应的证据并提出了相应的观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三条规定:“双方当事人对同一事实分别举出相反的证据,但都没有足够的依据否定对方证据的,人民法院应当结合案件情况,判断一方提供证据的证明力是否明显大于另一方提供证据的证明力,并对证明力较大的证据予以确认。”被上诉人举证的案涉书面合同明确运费单价定为每吨每公里200元,运程56公里,足以证明被上诉人的主张;而上诉人仅依据其向被上诉人付款数额与其手中持有的运输小票相比较提出该主张,上诉人关于污泥运输价格的主张系其对本案证据主观推断后阐明的单方观点,综合本案情况,本院认为被上诉人提供的书面合同的证明力要远大于上诉人提供的证据的证明力,故应对协议书的有效性及实际履行情况予以确认。至于上诉人对鉴定程序所提出的异议,本院认为,在通过摇号确定鉴定机构的程序中上诉人虽未到场确认,但根据原审庭审笔录记载原审法院针对此情况及其救济途径已向上诉人做了充分的告知,且上诉人预缴鉴定费行为亦表明其已认可摇号选定的鉴定机构,其再就此提出异议无理,本院不予采纳。综上,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所作判决并无不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800元(上诉人已预交),由上诉人大连天洋污水处理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吴巍立

代理审判员  何 川

代理审判员  林荣峰

二〇一四年九月二十二日

书 记 员  黄月妍


20200109010507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