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甲停车业服务有限公司与赵某甲保管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5/27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一中民终字第017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天津甲停车业服务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张某甲,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王某甲,天津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赵某甲。

  上诉人天津甲停车业服务有限公司因与被上诉人赵某甲保管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天津市南开区人民法院(2013)南民初字第118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天津甲停车业服务有限公司在本市南开区天拖南保山道开设甲停车场,赵某甲于2005年开始存放其津BF2680轿车一辆。赵某甲以包月的形式每月交费150元,赵某甲从2012年1月向天津甲停车业服务有限公司交存车费至2013年1月。2013年1月18日夜停放在天津甲停车业服务有限公司处的赵某甲所有的帕萨特汽车(津D60729)左后车窗玻璃被砸。2013年1月20日上午10时左右,赵某甲接到天津甲停车业服务有限公司停车场管理员的电话,赶到现场后,拨打了110报案。民警到现场做了笔录,拍了照片,证实当时赵某甲的津D60729轿车就停放在甲停车场,车内GPS导航和倒车影像等中控设施被盗。事后赵某甲去4S店进行了维修,安装了临时导航仪,材料和工时费共计9434元,车窗玻璃及贴膜,共计400元,其中200元由保险公司赔付赵某甲。天津市四联众鑫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对赵某甲受损的津D60729损失情况及损失报价做出证明,该车损失为车辆左后方玻璃受损,位于驾驶台中部的原装导航仪缺损,车辆的总线束多线被切断、受损。配件造价为,更换汽车左后玻璃100元;车辆左后玻璃贴膜400元;导航仪安装调试200元;总线束安装2000元。事后赵某甲去4S店进行了损失估价,维修所需的配件及工时费总计约31805元。经法院向天津市四联众鑫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进行询问,赵某甲车辆装有的导航仪为德国进口501型号,如果安装原车导航仪需向德国进口,时间较长,其价值24300多元。赵某甲已提供的维修票据,赵某甲自述用于维修。

  原审法院认为,赵某甲自2005年就在天津甲停车业服务有限公司所设立的保山道存车场存放津BF2680车辆,且按月向天津甲停车业服务有限公司缴存车费。事发当天,赵某甲存放了津D60729号帕萨特轿车,事实上形成了保管合同法律关系,天津甲停车业服务有限公司应该承担对赵某甲存放津D60729帕萨特轿车的保管义务,存放车辆因部分设备被盗造成损失,天津甲停车业服务有限公司应予赔偿,而其从未存放过津D60729帕萨特轿车的主张与事实不符,赵某甲津D60729帕萨特轿车被盗当天也是停放在天津甲停车业服务有限公司停车场位置,同时天津甲停车业服务有限公司没有证据证明赵某甲所有的津BF2680轿车一直在其存车场停放,故其主张法院不予以采信。赵某甲主张天津甲停车业服务有限公司赔偿因保管不善引起的已发生维修费与赵某甲车辆损失31805元重复部分应予扣除。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七十四条规定,判决:天津甲停车业服务有限公司赔偿赵某甲车辆损失费31605元;驳回双方其他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840元减半收取,由天津甲停车业服务有限公司承担。

  原审法院判决后,上诉人天津甲停车业服务有限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天津甲停车业服务有限公司认为,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其主要事实及理由如下:1、原审法院违反法定程序,公安机关已就津D60729轿车被砸一案立案,故按照先刑事后民事的原则,本案应当在刑事部分处理完毕后再行处理;2、天津甲停车业服务有限公司仅对赵某甲所有的津BF6280轿车进行保管,津D60729轿车从未停放于上诉人处,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就津D60729轿车并无保管关系;3、津D60729轿车停放于保山道路边并占压盲道;4、原审认定数额为4S店估价,不应成为认定损失的依据。综上,请求二审法院:1、依法撤销天津市南开区人民法院(2013)南民初字第1188号民事判决;2、将本案发回天津市南开区人民法院重审或依法改判驳回赵某甲原审全部诉讼请求;3、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赵某甲承担。

  被上诉人赵某甲辩称,天津甲停车业服务有限公司的上诉请求及理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赵某甲认为,2012年1月向上诉人工作人员通知变更包月车辆为新购置的津D60729帕萨特轿车,并一直就津D60729轿车向上诉人缴纳停车费至2013年1月。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就津D60729轿车存在保管合同关系。上诉人应当承担保管不善导致车辆损失的赔偿责任。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故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天津甲停车业服务有限公司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另查明,2013年1月19日上午10时左右,赵某甲接到天津甲停车业服务有限公司停车场管理员的电话,赶到现场后,拨打了110报案。

  本案经多次调解,因双方当事人各执己见、差距较大,调解未果。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天津甲停车业服务有限公司与赵某甲是否就津D60729轿车车辆停放形成保管合同关系问题以及天津甲停车业服务有限公司因此应就车辆损失所承担的赔偿责任问题。

  第一,关于天津甲停车业服务有限公司与赵某甲是否就津D60729轿车车辆停放形成保管合同关系问题。首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六十五条规定:“保管合同是保管人保管寄存人交付的保管物,并返还该物的合同”,保管人在保管期间,应对寄存物实现占有与控制。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六十六条规定:“寄存人应当按照约定向保管人支付保管费”,本案中,赵某甲向天津甲停车业服务有限公司按月缴存停车费用。2013年1月19日上午,天津甲停车业服务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发现津D60729轿车被砸后即通知赵某甲,保管人事实上在对寄存物占有与控制的情况下履行部分保管义务。上诉人主张津D60729轿车从未停放在上诉人处,上诉人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该主张,亦未提供证据证明赵某甲的津BF6280轿车一直存放在上诉人处,且事发当日停放的亦是津D60729轿车,故该主张本院不予采信。其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六十七条规定:“保管合同自保管物交付时成立,但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保管合同应以保管物的交付为其成立条件。赵某甲事发当晚将其津D60729轿车停放于上诉人处,上诉人亦未当即阻止或在掌握赵某甲联系方式的情况下通过电话等方式告知其离开,应认为上诉人认可其停放的事实,构成对津D60729轿车的实际交付,符合保管合同所规定的交付寄存物后合同成立的要件。综上分析,天津甲停车业服务有限公司与赵某甲就津D60729轿车事实上形成保管合同关系。

  第二,关于天津甲停车业服务有限公司就车辆损失所承担的赔偿责任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七十四条规定:“保管期间,因保管人保管不善造成保管物毁损、灭失的,保管人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上诉人负有妥善保管的义务,因保管不善造成保管物损失的,应予以赔偿。现赵某甲所有的津D60729轿车在上诉人处因被砸造成损失,天津甲停车业服务有限公司应予以赔偿。天津甲停车业服务有限公司认为4S店估价不应成为认定损失的依据,理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天津甲停车业服务有限公司提出的因公安机关对津D60729轿车被砸一案已立案处理,故应刑事优于民事的问题,先刑事后民事的前提为民事案件的审理必须以刑事案件的审理结果为依据,但本案的审理并不须以赵某甲汽车被砸案件的审理结果为依据,赵某甲请求天津甲停车业服务有限公司赔偿依据为双方之间的保管合同关系,故天津甲停车业服务有限公司的该项上诉理由,法律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天津甲停车业服务有限公司的上诉请求,事实及法律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原审法院判决虽论述部分存在不妥之处,但判决结果并无不当,应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90元,由上诉人天津甲停车业服务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殷 焱

代理审判员  张玉明

代理审判员  张炳正

二0一三年七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刚继斌


附:本裁判文书所依据法律规定的具体条文

1、《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款:

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应当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经过阅卷、调查和询问当事人,对没有提出新的事实、证据或者理由,合议庭认为不需要开庭审理的,可以不开庭审理。

2、《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

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


20200109010527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