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盛相汽车部品有限公司等诉赵斌债权转让合同纠纷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5/28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一中民三终字第40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天津盛相汽车部品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高硕安,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孙利,天津津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颖,天津津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赵斌。

  委托代理人杨震宇,国浩律师(天津)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天津金世特电子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郑熙锡,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张爱国,该公司管理科副科长。

  上诉人天津盛相汽车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相公司)与被上诉人赵斌、原审第三人天津金世特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世特公司)债权转让合同纠纷一案,天津市宝坻区人民法院于2012年7月5日作出(2012)宝民初字第2726号民事判决,赵斌、盛相公司均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2年11月12日作出(2012)一中民三终字第498号民事裁定,裁定撤销天津市宝坻区人民法院(2012)宝民初字第2726号民事判决,发回重审。天津市宝坻区人民法院重审后,作出(2013)宝民重字第1号民事判决。上诉人盛相公司不服该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盛相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孙利、李颖,被上诉人赵斌的委托代理人杨震宇,原审第三人金世特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张爱国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赵斌一审诉称,2012年2月,赵斌与金世特公司签订协议,约定金世特公司将其对盛相公司享有的到期债权(应收货款44748231元)转移给赵斌。协议签订后,赵斌及时通知了盛相公司。后赵斌要求盛相公司履行上述债务,盛相公司却迟迟不予支付。赵斌无奈,提起诉讼,请求判令:1、盛相公司支付赵斌货款44748231元;2、诉讼费用由盛相公司承担。

  盛相公司一审辩称,赵斌与金世特公司之间虽然签订了债权转让协议,但金世特公司并未通知盛相公司债权转让事宜,所以不发生债权转让的效力。赵斌要求盛相公司向其履行债务缺乏基础事实,盛相公司不欠金世特公司货款,故赵斌向盛相公司追要货款是不对的,金世特公司与盛相公司之间是加工承揽关系,而非买卖合同关系,故债权转让的基础债权也不存在。综上,请求驳回赵斌的诉讼请求。

  金世特公司一审陈述称,盛相公司与金世特公司之间确实存在欠款事实,只是买卖合同与加工承揽合同在说法上的不同,并不能否认欠款事实的存在。债权转让也是事实存在的,赵斌与金世特公司签署了相关文件,也通知了盛相公司。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盛相公司与金世特公司自2011年5月开始建立加工承揽业务关系,双方未签订书面加工合同,金世特公司为盛相公司加工汽车零配件。赵斌系金世特公司的管理部部长。2012年2月15日,赵斌与金世特公司签订协议,内容为:由于金世特公司破产,职工工资及补偿所产生费用无法及时发放,造成职工上访。经金世特公司及法人郑熙锡同意,该公司管理部部长赵斌个人借款1000000元,用于职工工资、补偿款的垫付,并同时将应收货款之债权转至赵斌,由赵斌负责回收货款执行债权。应收货款的欠款单位一、科思特(天津)电子部品有限公司,所在地—天津市西青经济开发区赛达集美工业园9号法人代表崔汉植,董事长。所欠金额(已开票):¥45031073计:肆拾伍万零叁佰壹拾元柒角叁分(未开票):¥10585439(不含17%税)计:壹拾万零伍仟捌佰伍拾肆元叁角玖分共计:¥55616512,计:伍拾伍万陆仟壹佰陆拾伍元壹角贰分。二、天津盛相汽车部品有限公司,所在地—天津海河工业区兴园路10号,所欠金额(已开票)¥44748231计:肆拾肆万柒仟肆佰捌拾贰元叁角一分。以上两公司总计欠款:¥100364743计:壹佰万零叁仟陆佰肆拾柒元肆角叁分。金世特公司法定代表人签章并加盖金世特公司印章,赵斌签名。

  另查,2012年2月29日,赵斌通过中国银行向鑫泰工业经济发展管理中心在农商银行北闸口支行设立的账号9020301000010000072478的账户内汇入993265元,用途是劳务费(工资)。

  三方当事人对下列事实有争议:

  赵斌是否对金世特公司享有债权及债权数额

  赵斌提交了其与金世特公司签订的协议、申请人为赵斌的结算业务申请书、关于天津金世特电子有限公司因停支付补偿的报告,并称由于金世特公司破产,职工工资及补偿所产生费用无法及时发放,造成职工上访,故金世特公司向赵斌借款1000000元,但盛相公司认为赵斌应按协议约定将钱给付金世特公司,因其并未实际给付金世特公司,反而将款付给鑫泰工业经济发展管理中心,用途是劳务费(工资),故无法证实债权转让的基础事实存在,且赵斌系金世特公司的管理部部长,不能证明该款系赵斌本人所有。

  从赵斌提交的加盖天津市津南区商务委员会、天津市津南区北闸口镇劳动保障服务中心、天津市津南区北闸口镇工业小区管理委员会公章的关于天津金世特电子有限公司因停支付补偿的报告来看,鑫泰工业经济发展管理中心在农商银行北闸口支行开立的账号为9020301000010000072478的账户系天津市津南区北闸口镇人民政府指定的接收金世特公司补偿金的账户,赵斌于2012年2月29日向该账户内汇入993265元,因此可以确认赵斌对金世特公司享有债权,债权数额为993265元。

  金世特公司是否对盛相公司享有债权及债权数额?

  双方对金世特公司是否对盛相公司享有债权及债权数额持有异议,赵斌称金世特公司累计为盛相公司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合款148570263元,盛相公司分两次给付99404512元,尚欠49165751元未付,并提交了增值税专用发票、转账凭证、发票签收单、金世特→盛相TMU纳品明细、盛相公司的工商档案登记材料予以证实,金世特公司则提交了进账单(回单)及账户明细表以证明盛相公司已付款数额。对此盛相公司认为赵斌的主张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增值税发票不能证明债权主张,且开票数额远远高于赵斌的诉讼请求,赵斌要求盛相公司向其履行债务缺乏基础事实,盛相公司不欠金世特公司货款,故赵斌向盛相公司追要货款是不对的,其与金世特公司系加工承揽关系,由其提供原料,金世特公司进行加工,按照合格品进行计费,但因存在大量残次品,其等待金世特公司就加工费提出诉讼,并将提起反诉。

  综合分析赵斌及金世特公司提交的上述证据,盛相公司之法定代表人以其中文名“高硕安”(与其在工商部门登记备案的签名一致)曾在发票签收单、金世特→盛相TMU纳品明细上签字确认,金世特公司分别于2011年8月、10月、11月、12月及2012年1月为盛相公司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17张,应税劳务名称为加工费,合款148570263元(含税),盛相公司于2011年12月5日付款73542032元、2012年2月3日付款25862480元,总计付款99404512元,余款49165751元未付。虽然盛相公司提出赵斌主张货款不对,其与金世特公司不存在买卖合同关系而是加工承揽关系,但无论是货款也好,还是加工费也好,均不影响盛相公司欠金世特公司款项的事实。故金世特公司对盛相公司享有债权,数额为49165751元。

  赵斌与金世特公司的债权转让协议是否有效?

  金世特公司称其工作人员曾电话通知盛相公司涉案债权已转让,此后又用特快专递将金世特公司与赵斌签订的债权转让协议寄给盛相公司,并提交了邮件详情单的存根予以证实。盛相公司否认金世特公司陈述的事实,并表示没有收到邮件,且认为该邮件是在2012年6月15日邮寄的,此时原审一审程序已完结。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十条的规定,债权人转让权利的,应当通知债务人。但该条款未明确规定通知时间及方式,即使真如盛相公司所说其并未接到金世特公司的电话通知,亦未收到金世特公司邮寄的债权转让协议,但最迟至本案一审受理时其已明确知晓金世特公司将对其享有的债权44748231元转让给赵斌的事实,不论盛相公司同意与否,债权转让协议均已生效。本案中金世特公司对盛相公司享有的债权数额为49165751元,其转让给赵斌的债权数额为44748231元,在其享有的债权数额范围内,故赵斌与金世特公司之间的债权转让协议有效。

  一审法院认为,债权人转让权利的,应当通知债务人。债务人应向受让人履行债务,其对债权人的抗辩可向受让人主张,亦可援用其对债权人的法定抵销权对抗受让人。本案中,金世特公司将其对盛相公司享有的债权44748231元转让给赵斌,该债权转让协议合法有效,盛相公司应向赵斌履行债务,且其对金世特公司的抗辩可向赵斌主张,亦可援用其对金世特公司的法定抵销权对抗赵斌。因盛相公司在一审、二审及重审过程中均未对金世特公司提出抗辩,亦未提出抵销权等事宜,故其应按照债权转让协议中确定的债权数额向赵斌履行给付义务。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十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被告天津盛相汽车部品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后三日内给付原告赵斌加工费44748231元。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8012元、保全费2757元,合计10769元,由被告天津盛相汽车部品有限公司负担。

  上诉人盛相公司不服一审法院的上述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盛相公司与金世特公司之间并不存在债权债务关系。盛相公司与金世特公司之间没有签订书面合同,双方属即时清结,金世特公司已开具增值税发票给盛相公司,说明盛相公司已经履行了付款义务。金世特公司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双方之间存在债权债务关系,一审法院在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的情况下认定盛相公司拖欠金世特公司49165751元,是错误的。二、赵斌与金世特公司之间债权转让协议不成立,双方之间不存在债权债务关系。赵斌与金世特公司之间虽然签订了债权转让协议,但双方没有按照协议约定履行。金世特公司未破产,且赵斌亦没有证据证明其已向金世特公司履行了给付1000000元借款的义务。一审法院在无任何事实依据及法律依据的前提下判决盛相公司支付赵斌44748231元,是错误的。综上,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驳回被上诉人赵斌的全部诉讼请求,并判令被上诉人赵斌承担两审诉讼费。

  被上诉人赵斌答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第三人金世特公司陈述称,同意被上诉人赵斌的意见。

  经审理查明,本院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期间,上诉人盛相公司向本院提交了银行《结算业务申请书》2份、支票票根及收据4份,证明2011年9月2日至2012年9月3日期间,上诉人盛相公司向原审第三人金世特公司共计付款388788386元。

  被上诉人赵斌针对上诉人盛相公司提交的上述证据,发表质证意见如下:认可付款事实,但该6份证据不能否定上诉人盛相公司欠付原审第三人金世特公司49165750元的客观事实。该6笔付款已经包含在被上诉人赵斌认可的上诉人盛相公司已经支付原审第三人金世特公司的款项中。原审第三人金世特公司针对上诉人盛相公司提交的上述证据,发表质证意见如下:同被上诉人赵斌的质证意见。

  被上诉人赵斌、原审第三人金世特公司二审期间未提交新的证据。

  案经调解,当事人各持己见。

  本院认为,本案双方当事人争议焦点为:1、上诉人盛相公司与原审第三人金世特公司之间是否存在债权债务?2、被上诉人赵斌与原审第三人金世特公司之间的债权转让是否有效?

  针对争议焦点1,被上诉人赵斌提交了增值税专用发票、转账凭证、发票签收单、金世特→盛相TMU纳品明细、盛相公司的工商档案登记材料等证据,证明自2011年7月至2012年2月期间,原审第三人金世特公司向上诉人盛相公司共计供货并开具发票金额473054135元,上诉人盛相公司向原审第三人金世特公司共计付款金额423888385元,欠付49165750元。上诉人盛相公司主张其在2011年9月2日至2012年9月3日期间,向原审第三人金世特公司共计支付了388788386元,该部分款项已经包含在被上诉人赵斌主张的上诉人盛相公司已付原审第三人金世特公司的423888385元中。其差额在于上诉人盛相公司所主张的已付金额,未包括被上诉人赵斌和原审第三人金世特公司认可的上诉人盛相公司于2011年7月份付款351000元。上诉人盛相公司主张其与原审第三人金世特公司之间不存在债权债务关系,但未能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其上诉主张,故本院对其该项上诉主张不予支持。如上诉人盛相公司与原审第三人金世特公司在2011年7月至2012年2月期间之外尚有债权债务,可另行解决。

  针对争议焦点2,被上诉人赵斌提供了其与原审第三人金世特公司签订的协议、申请人为赵斌的结算业务申请书、原审第三人金世特公司出具的关于天津金世特电子有限公司因停支付补偿的报告、邮件详情单的存根等证据,证明被上诉人赵斌与原审第三人金世特公司之间签订了债权转让协议,被上诉人赵斌已经实际履行了该协议,并通知了上诉人盛相公司。被上诉人赵斌通过债权转让获得了对上诉人盛相公司的债权44748231元。上诉人盛相公司上诉主张被上诉人赵斌未给付原审第三人金世特公司1000000元借款,因而被上诉人赵斌与原审第三人金世特公司之间债权债务关系不成立,因其未能提供相应证据反驳被上诉人赵斌的诉讼主张,故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基本清楚,处理结果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上诉人盛相公司的上诉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012元,由上诉人天津盛相汽车部品有限公司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董丽莲

审 判 员  赵慧敏

代理审判员  杨 羚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十七日

书 记 员  姚 鹏


附:本裁判文书所依据法律规定的具体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

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


20200109010528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