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长市云科电子有限公司与吴江市远东电磁线厂买卖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5/30安徽省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滁民二终字第0014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天长市云科电子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陆秀权,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张忠保,安徽扬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玉萍。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吴江市远东电磁线厂。

  投资人:丁子娥,该厂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戴荣明。

  上诉人天长市云科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长云科公司)与被上诉人吴江市远东电磁线厂(以下简称吴江远东电磁线厂)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前由安徽省天长市人民法院于2013年10月18日作出的(2013)天民二初字第00295号民事判决。宣判后,天长云科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6月17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天长云科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张忠保,被上诉人吴江远东电磁线厂的委托代理人戴荣明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2011年3月18日,吴江电磁线厂与天长云科公司签订一份《产品供货协议》,约定由吴江远东电磁线厂向天长云科公司供应线材等产品,品种及数量以订货单为准,价格随行就市。2011年5月24日,双方结账,天长云科公司欠吴江远东电磁线厂货款134846元,由天长云科公司股东董玉刚出具欠条。此后,吴江远东电磁线厂分别于2011年6月3日、6月19日、7月1日、7月7日、7月12日(两笔)、7月15日、7月24日、9月1日向天长云科公司送货九次,共计货款13221360元,相关货物均委托吴江市力拓货运有限公司运送。其中,2011年6月19日、7月15日、9月1日的三张送货单由陆秀权签收,货款合计4075488元,天长云科公司认可;2011年6月3日、7月1日、7月7日、7月12日(两笔)、7月24日的六张送货单由李发才签收,天长云科公司不予认可。期间,天长云科公司陆续给付吴江远东电磁线厂货款90000元。2011年8月11日,吴江远东电磁线厂的委托代理人朱炳荣出具收条载明,收到天长云科公司现金10000元。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1、李发才签字的送货单是否应认定为天长云科公司收货;2、朱炳荣出具的收款收条能否认定为吴江远东电磁线厂收到货款。

  对焦点1,虽然天长云科公司对吴江远东电磁线厂所持的六张李发才于2011年5月24日之后签收的送货单不予认可,但吴江远东电磁线厂提供的2011年5月24日之前的送货单中,也有四张送货单系李发才签收,吴江市力拓货运有限公司出具的代送货的证明,证明这四张送货单与之后送货的六张送货单之间的关联性,故对李发才签收的六张送货单应认定为天长云科公司收货。

  对焦点2,吴江远东电磁线厂主张,根据供货协议,天长云科公司付款应汇到吴江远东电磁线厂账上;但,涉案《产品供货协议》并没有此种付款方式的约定,且涉案《产品供货协议》的卖方委托代理人就是朱炳荣,朱炳荣出具的收款条据应认定为吴江远东电磁线厂收款。对天长云科公司提供的收款收条予以采信。

  综上,天长云科公司于2011年5月24日出具欠条欠到吴江远东电磁线厂货款134846元,之后又收取吴江远东电磁线厂的产品计货款13221360元,其已给付货款100000元,尚欠货款16705960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天长市云科电子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吴江市远东电磁线厂货款16705960元;二、驳回原告吴江市远东电磁线厂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4598元,由原告吴江市远东电磁线厂负担4000元,被告天长市云科电子有限公司负担598元。

  天长云科公司上诉称:李发才不是天长云科公司的员工,其签收的送货单不应认定为天长云科公司收取货物;吴江远东电磁线厂供应的货物存在质量问题,造成天长云科公司遭受损失,吴江远东电磁线厂应当予以赔偿。请求撤销原判,改判天长云科公司给付货款6433810元。

  吴江远东电磁线厂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其委托代理人在庭审中答辩称: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过程中,双方当事人所举证据与一审相同,相对方的质证意见也同于一审。

  本院对吴江远东电磁线厂所提供的由李发才于2011年5月24日之后签收的六张送货单审查认为:从吴江远东电磁线厂提供的杨林海分别于2011年3月31日、2011年5月9日签收的送货单可以看出,吴江远东电磁线厂在向天长云科公司供货的过程中,存在将原本供给天长云科公司的货物调剂给同在天长市的其他购货单位的事实。虽然吴江远东电磁线厂所持的由李发才于2011年5月24日之后签收的送货单所注明的收货单位为天长云科公司,但因相关送货单均系吴江远东电磁线厂自行填写,且吴江远东电磁线厂在天长市有多家类似客户,并存在相互调剂供货的情形,不排除相应货物由其他客户收取的可能;另一方面,吴江远东电磁线厂主张李发才系天长云科公司的员工、有权代为收取货物,却未提供相应的证据予以佐证,天长云科公司对此亦不认可,对吴江远东电磁线厂所提供的由李发才于2011年5月24日之后签收的六张送货单的证明效力,本院不予确认。

  本院对双方当事人所举其他证据的认证意见与一审相同。

  本院二审查明:2011年3月18日,吴江电磁线厂与天长云科公司签订《产品供货协议》,约定由吴江远东电磁线厂向天长云科公司供应线材等产品,品种及数量以订货单为准,价格随行就市;天长云科公司若需货,需提前七天通知吴江远东电磁线厂,以订单传真为准,订单需注明品种、数量、价格及到货时间;结算方式为:月结30天,浮动期为5天。双方还约定了其他相关内容。该合同的甲方栏由朱炳荣签名,并加盖吴江远东电磁线厂合同专用章;乙方栏由董育岗签名,并加盖天长云科公司公章。2011年5月24日,天长云科公司股东董育岗出具欠条载明:今欠到吴江远东电磁线厂货款共计134846元整。此后,吴江远东电磁线厂分别于2011年6月19日、7月15日和9月1日三次向天长云科公司送货,货款合计4350067元,相应的送货单由天长云科公司法定代表人陆秀权签收。其间,天长云科公司分批给付货款90000元。2011年8月11日,朱炳荣向天长云科公司出具欠条载明:“今收到云科董育岗现金计人民币壹万元整。”双方因实际供货金额存在争议,吴江远东电磁线厂向原审法院提起了本案诉讼。

  综合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意见及庭审情况,本院确定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是:李发才于2011年5月24日之后签收的六张送货单所载货款是否应由天长云科公司清偿,天长云科公司实际所欠货款的数额是多少。

  本院认为:本案中,双方当事人签订的《产品供货协议》系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当事人均应按照约定履行。根据双方特别授权代理人在本院二审过程中认可的事实,吴江远东电磁线厂向天长云科公司供应货物,均委托相关运输公司运送,交由天长云科公司的工作人员签收。因吴江远东电磁线厂在向天长云科公司供货的过程中,存在将原本供给天长云科公司的货物调剂给同在天长市的其他购货单位的事实,且吴江远东电磁线厂亦未提供证据证明李发才系天长云科公司的员工,其主张李发才于2011年5月24日之后签收的六张送货单所载货物已由天长云科公司收取,相应的货款应由天长云科公司清偿的证据不足。天长云科公司认为其对李发才签收的送货单不应承担清偿责任的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天长云科公司对董育岗出具的欠条以及陆秀权签收的送货单均不持异议,并愿意承担清偿责任,其实际欠款数额应为7834667元(134846元+4350067元-100000元)。天长云科公司认为其应给付货款64338110元的上诉主张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判认定天长云科公司应对李发才于2011年5月24日之后签收的六张送货单应承担清偿责任的证据不足,且对相关送货单记载的货款金额计算错误,本院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安徽省天长市人民法院(2013)天民二初字第00295号民事判决的第二项,即驳回原告吴江市远东电磁线厂其他诉讼请求;

  二、变更安徽省天长市人民法院(2013)天民二初字第00295号民事判决的第一项“被告天长市云科电子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吴江市远东电磁线厂货款16705960元”为:“被告天长市云科电子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吴江市远东电磁线厂货款7834667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4598元,由吴江市远东电磁线厂负担3000元,由天长市云科电子有限公司负担1598元;二审案件受理费2354元,由吴江市远东电磁线厂负担1254元,由天长市云科电子有限公司负担110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柳 冰

审判员 史克银

审判员 陶继航

二〇一四年七月三日

书记员 王倩倩


附本案适用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

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观地审查核实证据。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20200109010530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