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长市天旺物流服务有限公司与朱爱珍等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5/30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宁商终字第129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天长市天旺物流服务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汪建国,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杨文忠。

  委托代理人刘家东,安徽世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朱爱珍。

  委托代理人张冬梅,江苏德善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孙婷,江苏德善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张礼奇。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丁时桥。

  上诉人天长市天旺物流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旺物流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朱爱珍、张礼奇、丁时桥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南京市浦口区人民法院(2013)浦永民初字第29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11月11日立案受理,并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11月2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天旺物流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杨文忠、刘家东,被上诉人朱爱珍的委托代理人张冬梅、孙婷,被上诉人张奇礼、丁时桥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朱爱珍一审诉称,2013年4月6日,朱爱珍因绿化工程施工需要,从张礼奇经营的南京市浦口区菲凡苗圃场(以下简称菲凡苗圃场)购买一批苗木,经结算价款为61000元。双方约定由张礼奇安排运输车辆,朱爱珍支付运输费用。张礼奇通过丁时桥联系到天旺物流公司。4月8日,天旺物流公司指派张少华驾驶皖M×××××到菲凡苗圃场装载苗木。苗木上车后,张少华驾驶车辆行至天长市内却停止不前,朱爱珍多次协商无果,至今未收到苗木,已经不可能在验收前种植完毕。另外天气炎热,苗木枝叶脱水严重,已经错过了种植日期。天旺物流公司未按合同约定的时间、地点履行义务,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张礼奇、丁时桥作为运输合同的代办人,也应承担相应的责任。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张礼奇、丁时桥、天旺物流公司赔偿朱爱珍损失77765元(货款61000元、已付违约金15000元、差旅费360元、过桥过路费915元、油费500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张礼奇一审辩称,对本案的事实认可,但其作为本案被告不妥,因为买卖合同已履行完毕。

  丁时桥一审辩称,其不是本案的适格被告,只是从事居间活动,负责为苗圃场联系一辆货车,从中收取200元报酬,且已履行完毕。

  天旺物流公司一审辩称,本案案由是买卖合同,天旺物流公司与朱爱珍间没有签订任何合同,仅与鸿运物流公司签订了货物运输协议书,因此,天旺物流公司不是买卖合同相对方,朱爱珍无权要求天旺物流公司赔偿损失。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3年4月6日,朱爱珍与张礼奇经营的菲凡苗圃场签订《苗木购销合同》一份,约定朱爱珍从张礼奇处购买雪松、白玉兰等苗木,交货时间为2013年4月8日。合同签订后,张礼奇向朱爱珍提供所需苗木,经结算货款为61000元。朱爱珍付清货款后,张礼奇根据交易惯例为其安排车辆运往目的地,运费由朱爱珍承担。张礼奇找到丁时桥,丁时桥与张少华(驾驶车辆车牌号为皖M×××××)签订《货物运输协议书》一份,约定:货物装车时间为2013年4月8日;货物到达山东青州时间为2013年4月9日;运费为4900元等。苗木装车后到达安徽天长地界,因运输路线及运费等问题,双方产生矛盾,导致苗木至今未能送到山东青州。

  一审中,朱爱珍提供以下证据:(1)车辆基本信息表一份,证明张少华驾驶的皖M×××××重型半挂牵引车所有人为天旺物流公司。(2)菲凡苗圃场出具的证明一份,证明本起纠纷的经过。该证明载明:“承运我方供给朱爱珍苗木的车辆(皖M×××××)未按约定时间2013年4月9日到达需方工地(山东青州),经我方及物流(丁时桥)多次电话、短信联系,协商不成,又于2013年4月10日晚到达车辆停放地与其协商,物流(丁时桥)准备派一人压(押)车与其一起去山东青州工地,车主不同意,后物流(丁时桥)报警,警察来协调,车主还是不同意把货送到工地,至今需方未收到树苗,现苗木土球、树叶严重失水,已超出移栽时间”。(3)住宿费收据3张(共计金额360元)、车票及过路费12张(共计金额1150元),证明损失数额。(4)朱爱珍与山东华天园林绿化有限公司签订的《青州市尧王山西路绿化种植工程施工合同》,证明因天旺物流公司违约导致其向第三方支付违约金15000元。

  诉讼中,张礼奇确认已收到朱爱珍货款61000元;丁时桥确认已收取中介费200元。

  根据本案案情,原审法院变更本案案由为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

  原审法院认为,买卖合同是出卖人转移标的物的所有权于买受人,买受人支付价款的合同。居间合同是居间人向委托人报告订立合同的机会或者提供订立合同的媒介服务,委托人支付报酬的合同。运输合同是承运人将旅客或者货物从起运点运输到约定地点,旅客、托运人或者收货人支付票款或者运输费用的合同;承运人对运输过程中货物的毁损、灭失承担赔偿责任,但承运人证明货物的毁损、灭失是因不可抗力、货物本身的自然性质或者合理损耗以及托运人、收货人的过错造成的,不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本案中,通过现有证据可以认定,朱爱珍与张礼奇之间存在买卖关系,朱爱珍支付了货款、张礼奇转移了苗木所有权,双方已各自履行了应尽义务;丁时桥系中介人,其已履行完毕介绍义务并已收取了报酬;丁时桥与张少华签订《货物运输协议书》实质是苗木所有人朱爱珍与车辆所有人天旺物流公司签订的货物运输合同。承运人天旺物流公司应当按照合同约定的时间、地点将货物交付托运人或收货人,因货物至今未交货,应视为已毁损或灭失,天旺物流公司在无证据证明货物的毁损、灭失是因不可抗力、货物本身的自然性质或者合理损耗以及托运人、收货人的过错造成的情形下,应承担赔偿责任,因此,朱爱珍要求天旺物流公司赔偿苗木货款61000元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应予以支持。朱爱珍主张的其他损失包括已付违约金15000元、差旅费360元、过桥过路费915元、油费500元等,但所举证据不足,原审法院对该部分诉讼请求不予支持。朱爱珍要求张礼奇、丁时桥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缺乏法律依据,亦不予支持。张礼奇、天旺物流公司经原审法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应视为放弃权利。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三十条、第二百八十八条、第三百一十一条、第四百二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一、天旺物流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朱爱珍人民币61000元。二、驳回朱爱珍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1744元,减半收取872元,由朱爱珍负担188元,天旺物流公司负担684元。

  宣判后,天旺物流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驳回朱爱珍的一审诉讼请求或发回重审。主要事实与理由为:一、上诉人天旺物流公司并无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按照《货物运输协议书》的约定,货物装车时间为2013年4月8日,到达时间为4月9日,但因朱爱珍装车时间迟延,直至4月9日凌晨才装车完毕,运输协议已无法按照约定履行。朱爱珍明知无法按照约定时间到达收货地点,却仍强行要求天旺物流公司送货,故天旺物流公司有权拒绝送货并解除合同。2013年4月10日经天长市公安局千秋派出所协调处理,要求换车头将树苗运送山东青州,但朱爱珍不辞而别,对树苗置之不理,天旺物流公司无奈,只能将树苗移载,将损失降低到最小程度。依据合同法第九十四条规定,当事人明确表示或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主要债务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朱爱珍明知运输的树苗存活时间短,在双方无法达成一致意见的情况下,不采取必要措施,重新安排车辆进行运送,导致纠纷的发生以及损失的进一步扩大,该损失不应由天旺物流公司承担。二、依据《合同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当事人依照本法第六十八条的规定中止履行的,应当及时通知对方。对方提供适当担保时,应当恢复履行。中止履行后,对方在合同期限内未恢复履行能力并且提供适当担保的,中止履行的一方可以解除合同。朱爱珍在迟延装货的情况下,既不增加运费,又要按照事先约定的时间到货,强行要求天旺物流公司走高速公路,也不愿意调换车辆,明显存在不良动机,天旺物流公司没有必要冒着货到目的地后被扣车或不支付运费的风险。三、原审法院判决天旺物流公司赔偿61000元,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运送的树苗被提存在天长市的一个农田里,并没有灭失或毁损,应当返还原物,对不能返还原物的差额部分才能要求赔偿损失。天旺物流公司已经尽到了应尽的法律义务,解除了运输合同,并通知朱爱珍应当另找车辆运输,还将货物进行了提存,因此,天旺物流公司没有任何过错,不应承担任何责任。朱爱珍安排的随车押货人员不负责任,主动放弃货物,由此产生的损失应当自行承担。

  被上诉人朱爱珍答辩称,根据运输合同约定,天旺物流公司应将朱爱珍的树苗运送至山东青州,但行至其所地在天长时却拒绝继续前行。为促使合同继续履行,朱爱珍多次协商、请求、说好话,而且还提出加钱、立即支付运费、宽限到达时间等优厚条件,但天旺物流公司仍拒绝继续履行合同,不考虑朱爱珍在天长市人生地不熟等不利因素,无理要求朱爱珍另外找车运输,导致树苗至今未能送到目的地,已错过了移载时间,为此,朱爱珍不得不另外购买树苗来履行与第三方的绿化工程合同。天旺物流公司违反合同约定,半道上单方解除合同,致使朱爱珍的运输合同目的落空,应当赔偿由此产生的损失。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张奇礼、丁时桥答辩称,运送树苗的货车停滞在天长后,我们派人前去协调,同意加钱、立即付运费、宽限到达时间,还提出另外派人随车一同前往山东,以保障车辆安全,但天旺物流公司仍然不同意。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判决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明,《货物运输协议书》载明:运费余额结付方式为“到付”;约定事项之一为“本协议经双方签字后生效,并具备法律效力,一旦发现货损,货缺短少和出现其他意外事故或不按指定时间、地点交货,由车主承担责任,并全额赔偿损失。如遇不可抗拒的自然灾害及其他天灾除外。”

  二审中,天旺物流公司提供了天长市公安局千秋派出所《接处警情况登记表》一份,载明接警时间:2013年4月10日20时22分;地点:天长市天康大道康利亚酒店西侧;报警人:丁时桥;事主:杨文忠;处/出警记录:经了解,杨文忠驾驶皖M×××××大货车从南京市鸿运配货站运送树种到山东,由于怕山东方面扣车,不愿去,将车开到天长,请配货站丁时桥换车头将树种运往山东,双方表示进一步协调。各方对于《接处警情况登记表》的真实性无异议。

  针对双方在履行案涉运输合同过程中产生的争议,天旺物流公司陈述:树苗在2013年4月9日凌晨2点才装载完毕,5点多到达天长,朱爱珍的随车押货人员却要求必须在4月9日中午12点前必须到达,否则不支付运费,天旺物流公司因无法达到这一要求,又害怕货到山东后车辆被扣,所以才中止履行合同的。朱爱珍陈述:车到天长后就不走了,司机说要回去睡觉,随车押货人员只是催促树苗要快点运到,希望司机能走高速公路,但司机不同意,要求加钱,后来我们也同意加钱,并愿意立即支付运费,对到达时间也没再敢提要求,甚至在4月10日派人前去协调时还说即使是4月11日或12日送到也没关系,但天旺物流公司就是不同意,要我们另外找车。张礼奇、丁时桥陈述:得知车子在停在天长后,我们同意加钱并且愿意立即支付运费,4月12日以前能运到也行,还提出派人一同前往山东,保证其车辆安全不被扣,但天旺物流公司仍然不同意。

  本院认为,朱爱珍向张礼奇购买树苗,丁时桥接受委托以自己的名义与天旺物流公司的司机张少华签订运输合同,天旺物流公司对朱爱珍运送树苗至山东青州以及派人随车押货的事实是明知的,因此,本案货物运输合同可以直接约束朱爱珍和天旺物流公司。《合同法》第八条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天旺物流公司应当按照《货物运输协议书》的约定将树苗从起运点南京浦口运输至目的地山东青州。本案争议焦点是天旺物流公司在运输途中单方解除运输合同是否存在过错;如存在过错则应如何认定朱爱珍的损失。

  关于天旺物流公司在运输途中单方解除运输合同是否存在过错的问题。本院认为,首先,天旺物流公司单方解除合同的主要理由是朱爱珍的随车押货人员提出树苗须在4月9日中午12点前到达山东青州,否则将不支付运费,但并未提供相应证据,朱爱珍亦不认可。即便如此,也属于朱爱珍对合同约定的4月9日到达的具体时点的解释,或者属于协商变更到达时间的请求,天旺物流公司不同意,表明双方协商未果,天旺物流公司仍应按原运输合同约定的履行期限继续履行,而不能成为天旺物流公司单方解除合同的合法事由。其次,在双方发生争议后,朱爱珍、丁时桥为促成合同能够继续履行,提出了增加运费、立即支付运费、放宽履行期限等优厚条件,以此消除天旺物流公司的顾虑,已充分保障了天旺物流公司的合同利益。在此情况下,天旺物流公司仍拒绝恢复履行合同,不符合法律规定,亦有违诚实信用原则。综上,天旺物流公司在半道上单方解除合同,缺乏法律依据和合同依据,构成违约行为,根据运输合同关于“不按指定时间、地点交货,由车主承担责任,并全额赔偿损失”的约定,天旺物流公司依法应当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关于如何认定朱爱珍的损失金额问题。《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当事人一方违约后,对方应当采取适当措施防止损失的扩大;没有采取适当措施致使损失扩大的,不得就扩大的损失要求赔偿。”本案中,双方虽然在运输中途因路线、时间、运费等问题产生分歧,导致运输车辆到天长后滞留,运输合同中止履行,但根据天长市公安局千秋派出所《接处警情况登记表》记载的内容,围绕是解除合同还是继续履行合同这个核心问题,直到4月10日晚21时派出所民警出警处理结束时,双方仍“表示进一步协调”,说明协商工作仍未停止,因此,即便要求朱爱珍立即采取适当措施防止损失的扩大,从2012年4月10日晚21时开始起算,另行找车到天长来重新装卸换运,再运往山东青州,也已错过了树苗移栽的时间,朱爱珍的损失发生已经不可避免,运输合同的目的难以实现,在此情况下,朱爱珍另行从他处重新购买树苗移栽,履行与第三方的绿化种植工程施工合同,亦属于采取了适当的措施避免损失的进一步扩大。据此,一审判决认定朱爱珍的损失为树苗价款61000元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

  二审案件受理费1325元,由上诉人天旺物流公司负担(天旺物流公司已预交1744元,剩余部分由本院退还)。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樊荣禧

代理审判员  毕宣红

代理审判员  王方方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六日

书 记 员  高 雁


20200109010530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