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广西分公司与阳朔富康医院等无因管理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5/32来宾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来民二终字第22号

  上诉人(一审被告)太平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广西分公司。

  负责人王渺,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陈胜叶,该公司职员。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阳朔富康医院。

  法定代表人管玉送,该院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陆泉任,广西寿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韦正财。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韦正治。

  两被上诉人韦正财、韦正治的委托代理人覃世云,广西天际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太平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广西分公司(以下简称太平财险广西分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阳朔富康医院、韦正财、韦正治无因管理纠纷一案,不服来宾市兴宾区人民法院(2012)兴民初字第106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1月31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2月26日依法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太平财险广西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陈胜叶,被上诉人阳朔富康医院的委托代理人陆泉任,被上诉人韦正财、韦正治的委托代理人覃世云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2011年5月16日11时30分,韦正治把属其所有的桂BF8625号轿车交给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的韦正财驾驶(车上搭乘韦正治、黄某),韦正财驾车由桂林往高田方向行驶至包茂高速G65线254KM+200M处时,撞对正在高速公路上横过公路的无名氏(女性,年龄约55岁,身份不详),造成无名氏受伤及车辆受损的道路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阳朔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经现场调查取证,认定事故形成的原因是:韦正财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驾驶机动车,是造成此事故的原因之一;无名氏进入高速公路,是造成此事故的原因之一。韦正财的行为违反了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无名氏的行为违反了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六十七条的规定,两人过错行为对事故发生所起的作用及过错严重程度基本相当。2011年7月25日,阳朔县分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了朔公交认字[2011]第083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韦正财、无名氏分别承担此事故的同等责任。

  事故发生后,韦正财、韦正治将受伤的无名氏送到阳朔富康医院抢救,经诊断:1、无名氏重型颅脑损伤,脑挫裂伤,蛛网膜下腔出血,急性脑水肿;2、左侧第6、7肋骨骨折;3、右肱骨骨折;4、左膝部软组织挫裂伤;5、颜面部、会阴部、四肢软组织挫裂伤。无名氏在阳朔富康医院住院治疗至2011年7月22日,共花医疗费6397135元,韦正财、韦正治已支付。鉴于无名氏的伤情严重,阳朔富康医院建议将无名氏转到上级医院进一步康复治疗,但由于无名氏无监护人,韦正财、韦正治也要求接无名氏回其当地医院作进一步康复治疗。韦正财、韦正治于2011年7月22日签字为无名氏办理了出院手续,并将无名氏接出医院。2011年7月23日韦正财、韦正治将无名氏接到阳朔富康医院,支付了押金1500元后,丢下无名氏即离开,之后,任凭阳朔富康医院怎样联系韦正财、韦正治,其均不予理睬,阳朔富康医院无奈之下,本着救死扶伤职责,对无名氏进行了治疗,为其垫付了生活费、雇请护工陪护。2012年2月2日,无名氏因重型颅脑损伤引发多器官功能衰竭,经抢救无效死亡,2012年2月2日无名氏的尸体经阳朔县公安交警支队检验完毕后火化。因救治无名氏,阳朔富康医院垫付无名氏医疗费5021389元,护理费19450元,生活费3800元,灵车费660元,抬尸费300元。至今无人未对该损失作任何赔付。

  无名氏因交通事故受伤后,由于不知道无名氏的姓名、住址、身份,经多方联系民政局、养老院等进行寻找,均不知无名氏的情况,阳朔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到广西桂林日报社在桂林晚报上登报寻找无名氏的家人,但没有结果。登报费1000元,韦正财、韦正治已支付。

  桂BF8625号轿车的所有人是韦正治,韦正治将桂BF8625号轿车向太平财险广西分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为122000元,保险期限自2011年2月6日零时起至2012年2月5日二十四时止。

  庭审中,韦正财、韦正治提供李某、姚某的护理证明,证明李某、姚某从2011年5月16日至2011年8月4日一直在阳朔富康医院照顾护理无名氏,韦正财、韦正治已支付李某、姚某每人护理费8800元,但李某、姚某未到庭作证。庭审中,韦正财、韦正治认为交警大队出具的事故认定书认定的事实与实际不符,认为当时驾驶桂BF8625号轿车的驾驶员是韦正治而非韦正财,但未提供证据证明。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受害人无名氏,身份不详,经登报寻找,无法找到无名氏的住址和家人。无名氏因交通事故受伤后,韦正财、韦正治虽将无名氏送到阳朔富康医院处抢救,并支付了无名氏前期医疗费,但为无名氏办理出院后将无名氏扔在阳朔富康医院处不再理睬,阳朔富康医院本着救死扶伤的人道主义对无名氏进行救治,垫付了无名氏的医疗费,并支付无名氏死后的相关费用,无名氏尚欠阳朔富康医院的各项费用现无人赔付,阳朔富康医院与无名氏之间因医患关系而产生的债权债务关系客观真实存在,该债权债务明确、合法。无名氏因交通事故受伤后医治无效死亡,依照法律规定,太平财险广西分公司应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先行赔偿无名氏的损失,不足部分由无名氏与韦正财、韦正治各承担50%。无名氏在太平财险广西分公司应得的赔偿款,属于无名氏的债权,无名氏死亡后无法行使该权利,在无名氏存在赔偿权利而又没有近亲属可以主张权利的情形下,基于无名氏与阳朔富康医院存在医疗上的债权债务关系,又基于无名氏与太平财险广西分公司、韦正财、韦正治存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关系,从道德救济的角度和权利义务相一致的原则来看,在特殊情形下,阳朔富康医院作为无名氏的债权人,可以代位行使损害赔偿请求权,有权就受害人无名氏因身体权、生命权受到损害而应得到的赔偿金提出请求,因此,阳朔富康医院与本案存在直接利害关系,其诉讼主体资格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第一百零八条第(一)项的规定,阳朔富康医院具备代位要求太平财险广西分公司、韦正财、韦正治承担人身损害赔偿责任的主体资格。如果简单地以阳朔富康医院主体不适格而驳回其起诉,太平财险广西分公司、韦正财、韦正治即可免除责任的话,无异于鼓励或者纵容对无名氏等特殊生存状态群体生命健康权的恣意践踏,若太平财险广西分公司、韦正财、韦正治的赔偿责任仅因无名氏无近新属及被扶养人主张权利就予以免除,也使受害人无名氏的人身权利无法得到法律修复,即无名氏因交通事故死亡而消来了诉讼资格,无法启动程序意义上的诉权实现损害赔偿权,整个侵权损害赔偿民事诉讼程序还未开始就不得不终结;且阳朔富康医院因履行了救治义务,以及处理受害人无名氏后事等产生的费用也无处主张,应得的利益无法实现,将带来有违社会公平、公正的后果,也起不到正确道德引导作用,也挫伤了医院救死扶伤的积极性。故受害人无名氏的侵权损害赔偿和阳朔富康医院之代位权应当受到法律的保护。

  由于无名氏身份、职业、住址不详,无名氏死亡产生的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等损失应按照2011年度广西壮族自治区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项目计算标准中的农业户口计算。经一审法院核准无名氏死亡产生的损失为:丧葬费15921元,死亡赔偿金90860元,医疗费11418524元,护理费1945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0240元,合计25065624元,韦正财、韦正治已支付6547135元,阳朔富康医院已为无名氏垫付7442389元。

  在无名氏与太平财险广西分公司、韦正财、韦正治机动交通事枚中,交警部门认定无名氏与韦正财负事故的同等责任,对此责任认定,各方当事人均无异议,一审法院予以采信,虽然韦正治、韦正财辩称发生事故是韦正治开的车,而非韦正财驾驶,对此韦正治、韦正财未能提供足够的证据证明,一审法院不予采信。韦正财驾驶的桂BF8625号轿车向太平财险广西分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故太平财险广西分公司应在交强险责任限额12万元范围内对无名氏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交强险不足赔偿的部分,由韦正财、韦正治承担50%。无名氏在本案交强险中享有12万元的赔偿额,即无名氏的债权。除开交强险应得的赔偿款12万元,无名氏的余下损失13065624元,由无名氏与韦正财、韦正治各承担6532812元,韦正财、韦正治已为无名氏支付了医疗费6547135元。由于本案是债权人代位权纠纷,无名氏在交强险虽然能享有12万元的赔偿额,但依照法律规定,代位权的行使范围以债权人的债权为限。阳朔富康医院只能代位要求太平财险广西分公司赔偿其为无名氏支付的各项费用7292389元(即7442389元减去韦正财支付的押金款1500元)。

  韦正财、韦正治与太平财险广西分公司认为阳朔富康医院主张医治无名氏的费用过高,存在不合理之处,但其并没有提供证据证实,一审法院不予采信。韦正财、韦正治主张在无名氏住院治疗期间,其雇请了两人护理无名氏,并支付了两人的护理费17600元,因韦正财、韦正治提供的证据无法证实,一审法院不予认定。

  太平财险广西分公司认为韦正财无证驾驶机动车发生事故,本事故属于交强除责任免除范围,无名氏因事故造成的损失应由韦正财承担,太平财险广西分公司不承担本次事故的赔偿保险责任抗辩理由不成立,也不符合法律规定,因《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二条只规定对受害人的财产损失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对受害人的人身损失,保险公司仍应承担赔偿责任。

  韦正治将其所有的桂BF8625号轿车交给无驾驶证的韦正财驾驶,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无名氏受伤抢救无效死亡,对此,韦正财应承担赔偿责任,韦正治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庭审中,韦正财、韦正治认为既然阳朔富康医院支付费用救治了无名氏,取得了债权人代位权资格,那韦正财、韦正治也应该可以代位要求太平财险广西分公司赔偿共按事故责任多支付给无名氏的医疗等费用的主张,不符合法律规定,因债权人代位权是债权人对债务人必须享有的合法债权,本案韦正财、韦正治对无名氏不享有合法的债权,韦正财无证驾驶机动车撞伤无名氏并医治无效死亡,系侵权责任人,且按事故责任和有关规定计算,韦正财、韦正治没有多支付费用给无名氏,韦正财、韦正治不是债权人,无代位请求权。韦正财、韦正治要求一并审理的请求不符合法律规定,一审法院不予处理。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七十三条,《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一、二款之规定,判决:一、太平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广西分公司在交强险医疗费和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内向阳朔富康医院支付7292389元;二、驳回阳朔富康医院的其他诉讼请求。受理费1661元,由韦正财、韦正治负担。

  上诉人太平财险广西分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第一项,驳回被上诉人阳朔富康医院对上诉人太平财险广西分公司的诉讼请求;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理由:1、根据合同法第七十三条及合同解释一第十二条规定,人身伤害赔偿请求权等权利,系专属于债务人自身的债权,在本案中,无名氏受伤后神志不清,后经抢救无效死亡,无直系亲属认领,属客观不能行使人身损害求偿权,不符合合同法规定的“怠于行使其到期债权”的前提条件。无名氏因交通事故死亡产生的费用属于其或家属专属债权,被上诉人阳朔富康医院无权代位求偿。无名氏因伤抢救期间在阳朔富康医院发生的医疗费用应向侵权人追偿,上诉人太平财险广西分公司仅在交强险医疗费用限额1万元内垫付垫救费用,并有权向侵权人进行追偿。2、韦正财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资格驾驶肇事车,属于严重违法行为,根据交强险规定,上诉人对于无证驾驶机动车造成三者人伤损失,上诉人仅在交强险医疗费用限额1万元,并有权向侵权人进行追偿,不承担三者其他损失费用的赔偿责任。本案应由韦正财及韦正治直接承担三者无名氏的医疗费用,而不应由上诉人承担。韦正财在抢救过程中又存在遗弃不管无名氏的不当行为,若法院为了保障阳朔富康医院的医疗费用支出,而不当裁决本应由韦正财违法行为造成严重后果应承担的赔偿责任转嫁由上诉人,损害了上诉人的合法权益,更是纵容无证驾驶等严重违法行为,违反法律存在的应有本义。3、一审阳朔富康医院所主张的各项损失提提供的证据均为其自行出具,并不能证明其支出数额的合理性、合法性。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判决结果损害了上诉人的合法权益,请二审依法改判。

  被上诉人阳朔富康医院答辩称:一审判决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是一个客观公正的判决,应依法予以维持。上诉人太平财险广西分公司称被上诉人阳朔富康医院无权代为求偿,是对法律的机械的理解和运用,有违社会公平、正义。被上诉人阳朔富康医院对无名氏享有的债权,系因医疗服务合同产生的合法债权,无名氏因道路交通事故受伤后医治无效死亡,其在上诉人太平财险广西分公司应得的赔偿款,属于无名氏的债权,无名氏死亡后无法行使该权利,在无名氏存在赔偿权利而没有近亲属可以主张权利的情形下,基于以上关系,从道德救济角度和权利义务相一致的原则看,在特殊情形下,被上诉人阳朔富康医院作为无名氏的债权人,可以代位就无名氏因身体权、生命权受到损害而行使用赔偿请求权利。如简单以被上诉人阳朔富康医院不具有诉讼主体资格驳回起诉,就会使被上诉人积极履行了救死扶伤职责受到法律认可,产生的费用也无处主张,其应得的利益无法实现。本案不能因韦正财无证驾驶而免除上诉人太平财险广西分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承担向被上诉人阳朔富康医院支付保险赔偿金的义务。被上诉人阳朔富康医院提供的证据充分证实了因救治无名氏产生的合法、合理费用。综上,请二审驳回上诉人太平财险广西分公司的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被上诉人韦正财、韦正治答辩称:根据交警部门关于韦正财与无名氏在事故中负有同等责任的认定,韦正财、韦正治已经支付了无名氏医疗费等费用共计8407135元,已超出其两人应当承担的部分,所以韦正财、韦正治对无名氏不负有任何责任,被上诉人阳朔富康医院对韦正财、韦正治主张代位权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没有认定韦正财、韦正治已经支付的无名氏住院护理费17600元与客观事实不符。被上诉人韦正财、韦正治对一审判决上诉人太平财险广西分公司承担的费用没有意见。但要被上诉人韦正财、韦正治承担全部一审诉讼费用有意见,根据诉讼费交纳的规定,败诉方承担诉讼费用,所以应由上诉人太平财险广西分公司负担。希望二审法院公正判决。

  双方当事人在二审期间均没有向本院提供新证据。

  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法院查明的法律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中,被上诉人韦正财驾驶的桂BF8625号轿车在高速公路上行驶撞对横过公路的无名氏,造成无名氏受伤及车辆受损的道路交通事故,被上诉人阳朔富康医院本着救死扶伤的人道主义对无名氏进行救治,垫付了无名氏的医疗费等相关费用;韦正财驾驶的桂BF8625号轿车向上诉人太平财险广西分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同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三款“被侵权人因道路交通事故死亡,无近亲属或者近亲属不明,支付被侵权人医疗费、丧葬费等合理费用的单位或者个人,请求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的规定,因此,被上诉人阳朔富康医院与本案存在直接利害关系,其诉讼主体资格符合法律的规定,被上诉人阳朔富康医院具备本案的原告诉讼主体资格。

  无名氏作为交通事故受害人,其份不详,经登报寻找,无法找到无名氏的住址和家人。无名氏因道路交通事故受伤后医治无效死亡,被上诉人阳朔富康医院为无名氏支付了医疗费、护理费、生活费、灵车费、抬尸费等费用的行为,其支出行为应视为民法上的无因管理,即没有法定的或者约定的义务,为避免他人利益受损失进行管理或者服务的,有权要求受益人偿付由此而支付的必要费用。为此,本案案由应确定为无因管理纠纷。一审法院判决将本案案由确定为债权人代位权纠纷有误,本院予以纠正。

  在本案中,经核准无名氏的医疗费为11538524元[被上诉人韦正财、韦正治已支付的6547135元+被上诉人阳朔富康医院垫付(5021389元扣减多加的抬尸费300元)即为4991389元];被上诉人阳朔富康医院垫付的护理费19540元、生活费3800元、灵车费660元、抬尸费300元,合计24300元,该费用属于丧葬费等合理费,属于交强险中死亡伤残赔偿范围内。上诉人太平财险广西分公司上诉认为被上诉人阳朔富康医院主张各项损失存在不合理之处,但上诉人太平财险广西分公司并没有提供相关证据予以充分证实,故,上诉人太平财险广西分公司该主张理由不充分,本院不予采信。

  在无名氏与上诉人太平财险广西分公司、被上诉人韦正财、韦正治机动车交通事故中,交通部门认定无名氏与韦正财负事故同等责任,韦正财驾驶的桂BF8625号轿车向上诉人太平财险广西分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同时根据上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三款的规定,上诉人太平财险广西分公司应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即按分项限额范围的损失予以赔偿:医疗费用赔偿限额为10000元、死亡伤残赔偿限额为110000元,所以上诉人太平财险广西分公司应向被上诉人阳朔富康医院赔偿损失:医疗费10000元与丧葬费等合理费24300元,合计34300元。在除开交强险中医疗费用赔偿限额的10000元后,无名氏的余下的医疗费用为10538524元,无名氏与韦正财、韦正治各承担50%即5269262元,由于韦正财、韦正治已为无名氏支付了医疗费6547135元,韦正财、韦正治完全履行了其在该交通事故中应尽的责任,所以被上诉人阳朔富康医院多主张的医疗费4021389元(被上诉人阳朔富康医院起诉主张医疗费5021389元-交强险医疗费赔偿限额10000元)应由上诉人太平财险广西分公司、被上诉人韦正财、韦正治承担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故,上诉人太平财险广西分公司上诉认为其不应承担赔偿责任,一审判决其承担在交强险范围承担责任是违反法律应有本义的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信。一审法院判决上诉人太平财险广西分公司在交强险医疗费和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内向阳朔富康医院支付7292389元有误,本院认为应变更为上诉人太平财险广西分公司在交强险的责任限额范围内向被上诉人阳朔富康医院赔偿34300元。

  综上,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清楚,但适用的部分法律有误,实体处理的数额有误,应予变更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二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来宾市兴宾区人民法院(2012)兴民初字第1066号民事判决第二项;

  二、变更来宾市兴宾区人民法院(2012)兴民初字第1066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上诉人太平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广西分公司在交强险的责任限额范围内向被上诉人阳朔富康医院赔偿34300元。

  一审受理费1661元,二审受理费1661元,合计3322元,由太平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广西分公司负担1531元,阳朔富康医院负担1791元。太平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广西分公司在二审已预交的应由阳朔富康医院负担的130元诉讼费,本院及一审法院均不予退还,由阳朔富康医院迳付给太平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广西分公司。

  上述债务,义务人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履行完毕,逾期则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办理,权利人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九条之规定,在本判决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二年内,向一审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卢  怡

              代理审判员  侯 永 魁

              代理审判员  韦 正 德

               二○一三年三月二十二日

              书 记 员  张 洪 璐


20200109010532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