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军与何源锌等劳务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5/35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穗中法民一终字第293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姚军。现住广州市越秀区米市路31号506房。

  委托代理人:姚向东。

  委托代理人:李钊邦。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何源锌。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湛群好。

  两被上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阮宗荣。

  上诉人姚军因与被上诉人何源锌、湛群好劳务纠纷一案,不服广州市荔湾区人民法院(2012)穗荔法民一初字第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姚军与湛群好是工友,湛群好与何源锌是夫妻关系。何源锌名下的越秀南路湛塘一巷1号之一房屋被广州银山建设开发有限公司征收,广州银山建设开发有限公司补偿给何源锌、湛群好的永迁安置房是广园中路松柏东街北三巷6号704房,但是广州银山建设开发有限公司一直都没有为何源锌、湛群好办理广园中路松柏东街北三巷6号704房的房地产权证,而广州银山建设开发有限公司征收何源锌名下的越秀南路湛塘一巷1号之一房屋之后,由于工程烂尾而一直没有拆除越秀南路湛塘一巷1号之一的房屋。因广园中路松柏东街北三巷6号704房多年未能办理房地产权证的问题,2007年底姚军陪同湛群好向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信访,2008年3月3日得到回复。2008年7月,何源锌以房屋拆迁安置补偿纠纷向越秀区人民法院起诉广州银山建设开发有限公司,姚军作为何源锌的诉讼代理人之一参加了该案的诉讼,该案双方当事人达成了调解协议,广州银山建设开发有限公司将越秀南路湛塘一巷1号之一房屋返还给何源锌并为何源锌重新办理房地产权证,何源锌将广园中路松柏东街北三巷6号704房退回给广州银山建设开发有限公司,即该案以调解的方式结案。后来由于东濠涌改建,何源锌名下的越秀南路湛塘一巷1号之一房屋被越秀区土地开发中心征收了,越秀南路湛塘一巷1号之一房屋被征收后,何源锌、湛群好贷款购买了广州市荔湾区龙津东路欧家园13号704房。2011年5月,姚军以本案的同一事实向原审法院起诉湛群好,请求湛群好支付报酬6000元、支付各项费用360元、支付精神抚慰金3000元,原审法院于2011年8月3日作出(2011)穗荔法民一初字第931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姚军的诉讼请求。姚军不服原审法院的上述判决,上诉于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后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1)穗中法民一终字第4819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其后,姚军又提起本案诉讼,在原审诉称:何源锌、湛群好因拆迁安置的永迁房,十二年都无办法、无能力办到房产证,何源锌、湛群好在2007年11月雇佣姚军为其办理房产问题提供劳务,双方口头协定:何源锌、湛群好按每单2000元至3000元给予姚军利是报酬和支付事务费用。2007年11月起至2010年4月,姚军花了三年时间为何源锌、湛群好的房产问题出点子、写资料、往返于多个单位处理事务,姚军为何源锌、湛群好办理房产问题写了以下材料:1、2007年12月24日在国土局熬夜排队见局长填写了《来访登记表》;2、2008年4月写给广州银山建设开发有限公司要求办理房产证的协议书三份;3、2008年4月写给广州银山建设开发有限公司要求原状收复越秀南何源锌、湛群好房屋及进行安全鉴定的报告一份;4、2008年5月12日写给广州市拆迁办的申请办理报告一式两份;5、2008年7月22日写给越秀区法院的起诉状一份;6、2008年7月22日写给越秀区法院的证据清单一份;7、2008年7月22日写给越秀区法院的当事人地址确认书一式两份;8、2008年7月22日写给越秀区法院的授权委托书一份;9、2009年8月10日写给越秀区法院的申请执行书一份;10、2009年10月22日写给越秀区法院的结案报告一份。姚军为何源锌、湛群好办理房产问题,查询、处理事务填写的资料如下:1、2007年11月在市国土局填写档案利用登记表及查册;2、2007年11月在白云区国土局填写档案利用登记表及查册;3、2007年11月在市房地产交易登记中心填写档案利用登记表及查册;4、2007年11月在市规划局查询永迁房用地情况;5、2007年11月在三元里派出查询永迁房的规范地址;6、2007年11月再次在市规划局查询永迁房用地情况;7、2008年7月在越秀区工商所填写查询表,查询广州银山建设开发有限公司的《企业注册基本资料》;8、2008年7月在广州市工商局填写查询表,查询广州银山建设开发有限公司的《企业注册基本资料》;9、2008年7月在越秀区法院为何源锌、湛群好签收传票和送达回证;10、2009年9月在广州市城建总公司为何源锌、湛群好追回十二年前的诉讼费450元;11、2009年10月在白云区供水公司填写永迁房停水的水表资料;12、2009年10月在白云区供电局填写永迁房停电的电表资料;13、2009年10月在越秀区供水公司填写越秀南房屋停水水表的资料;14、2009年10月在越秀区供电局填写越秀南房屋停电电表资料;15、2009年10月在广州银山建设开发有限公司办理何源锌、湛群好房产锁匙交换手续;16、2009年10月在越秀区土地开发中心拆迁办填写何源锌、湛群好《广州市城市房屋拆迁补偿协议书》上的个人信息;17、2009年11月在海珠中德诚行地产公司为何源锌、湛群好签写看楼书和垫付订金2000元购龙津东路欧家园13号704房;18、2009年12月在工商银行朝天路支行要求为何源锌、湛群好办理贷款购房手续。19、2009年12月姚军与何源锌、湛群好一起到工商银行大德路支行办理贷款;20、2010年2月1日姚军与何源锌、湛群好一起到工商银行中山六路支行交清楼款给卖方谭家达;21、2010年春节过后在市房地产交易登记中心为何源锌、湛群好填写《档案利用登记表》;22、2010年4月在海珠中德诚行地产公司处理龙津东路欧家园13号704房的水电费交接手续。这些资料是姚军用自己的退休金买来纸张笔墨、复印表格,用时间、用精神、用智慧、用心血写作而成,在何源锌、湛群好未付费之前,这些真迹文件、笔墨文书都属于姚军的个人财产。姚军付出了三年的辛勤劳动,为何源锌、湛群好办回了十二年前被拆迁注销了的房产证,及时拿回越秀南的房屋,使何源锌、湛群好获得限时奖励61196元和装修费10191元,又追回十二年前的搬迁费450元和诉讼费450元;为何源锌、湛群好诉讼强制执行节省了一大笔律师费用,为何源锌、湛群好购买龙津东路欧家园13号704房垫付订金2000元,与业主谈条件便宜了13400元的楼价和中介费5590元;找同事的朋友帮助使何源锌、湛群好的贷款在2010年2月1日到位,避免了被业主没收订金和罚款。至此,何源锌、湛群好理应依约给付利是报酬和支付事务费用。可姚军多次提及利是报酬,何源锌、湛群好竟然推搪不付。由于姚军为何源锌、湛群好办理房产的时间长、难度大,几年来姚军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为此姚军经常失眠,精神和身心受到很大的损害。据此,请求判令:1、何源锌、湛群好返还姚军墨宝、字迹、为何源锌、湛群好办理房产手书的全部资料的原件、复印件和姚军的身份证复印件,并把姚军为其办事填写的所有资料拿回来删掉资料上姚军的字迹;2、何源锌、湛群好向姚军赔偿精神抚慰金6000元;3、诉讼费用由何源锌、湛群好负担。

  何源锌、湛群好在原审共同辩称:本案已有终审判决并已生效,本案不应再审理,应按申诉处理。由于姚军、何源锌、湛群好双方是同厂的职工,退休后有来往,姚军的诉讼请求实属无理取闹,希望姚军能理性一点,不要再浪费诉讼资源。

  在本案诉讼中,姚军主张何源锌名下的越秀南路湛塘一巷1号之一房屋被越秀区土地开发中心征收及何源锌、湛群好贷款购买了广州市荔湾区龙津东路欧家园13号704房,其均有参与协助何源锌、湛群好,其为何源锌、湛群好书写及填写了其诉状所述的材料及表格。

  以上事实,有姚军提供的写给市拆迁办的申请办理报告、何源锌诉广州银山建设开发有限公司的民事诉状和证据清单、授权委托书、送达回证和该案二审的庭询笔录、越秀区越秀南复建安置房地块改造拆迁补偿说明、分期还款计划明细表、门诊病历;原审法院依职权调取的原审法院(2011)穗荔法民一初字第931号《民事判决书》、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穗中法民一终字第4819号《民事判决书》;以及双方当事人当庭陈述的庭审笔录证实。

  原审法院认为:姚军以何源锌、湛群好的名义书写有关材料和填写有关表格交给有关部门,即姚军以何源锌、湛群好的名义实施民事法律为,何源锌、湛群好知道姚军以他们的名义实施法律行为而无提出反对意见,视为同意姚军以他们的名义实施民事法律为,所以姚军与何源锌、湛群好是事实上的代理关系,姚军是代理人,何源锌、湛群好是被代理人。即使姚军确为何源锌、湛群好书写、填写了姚军所主张的材料和表格,但是根据代理关系,代理结果由被代理人享有和承担,所以这些材料和表格由何源锌、湛群好所享有,并由何源锌、湛群好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因而姚军请求何源锌、湛群好返还姚军墨宝、字迹、为何源锌、湛群好办理房产手书的全部资料的原件、复印件并把姚军为其办事填写的所有资料拿回来删掉资料上姚军字迹的诉讼请,原审法院不予支持。姚军未能提供证据证实何源锌、湛群好有姚军的身份证复印件,所以姚军请求何源锌、湛群好返还其身份证复印件的请求,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关于姚军请求何源锌、湛群好赔偿精神抚慰金6000元的问题。姚军曾经向原审法院起诉湛群好,请求湛群好支付精神抚慰金3000元,原审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2011)穗荔法民一初字第931号《民事判决书》,已经判决驳回姚军的诉讼请求,现姚军又以同一事实请求何源锌、湛群好赔偿精神抚慰金,虽然本案姚军该请求是要求何源锌、湛群好赔偿精神抚慰金而不是仅要求湛群好赔偿精神抚慰金,但赔偿精神抚慰金要符合有损害事实、行为人行为违法、损害事实与违法行为之间有因果关系、行为人主观上有过错的四要素,而姚军未能提供证据证实其焦虑情绪是何源锌、湛群好的行为导致的,姚军也未能提供证据证实何源锌、湛群好的行为违法,故姚军该诉讼请求,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六十六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原审法院于2012年4月19日作出以下判决:驳回姚军的全部诉讼请求。本案受理费75元,由姚军负担。

  判后,姚军不服该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一审法院审理程序违法。姚军在起诉当天向一审法院递交调查取证申请书,申请法院调取的材料是涉及有损他人合法权益的事实材料,是审理该案需要的证据。至2012年4月6日开庭前,在长达4个月中,法院对姚军的申请一直没有答复,一直没有送达对姚军的申请不予准许通知书。姚军认为法院已经准许并调取了证据。但到开庭时,才被口头答复不予调查取证。所涉材料明明是姚军所写,但一审法院却错误认为代写就是代理人,何源锌、湛群好在听到法庭的答复后,就称姚军写的材料归其所有,并称姚军写的材料肮脏,他们不要。既然如此,则应该将材料返还给姚军。二、一审认定事实错误。一审认定姚军陪同湛群好去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信访的事实有误。姚军与湛群好、何源锌是雇佣关系,姚军为其二人的房产问题书写材料、填写资料,写好后交给二人由二人交给有关部门实施民事行为。二人没有授权书给国土局、市拆迁办、市银山建设开发公司、市房屋交易登记中心、越秀法院执行局等部门称姚军是其二人的代理人。故此,姚军是不能以二人的名义交材料给有关部门实施民事行为,一审法院认定姚军代交材料无据。在一审庭审中,何源锌、湛群好也承认材料是二人递交的,二人也没有承认姚军是其代理人的身份。实际上,姚军也不是二人的代理人,双方之间是雇佣关系。三、何源锌、湛群好对姚军的身份证复印件在越秀法院这一事实没有异议(是何源锌拿上去的),对姚军提交的证据1-5的真实性没有意义,也没有表示证据1-5是其所写,但一审对此未作采信。四、姚军与何源锌从不相识,与湛群好在多年前虽同单位但也互不认识。至2007年底,何源锌、湛群好二人因房产问题,由原单位职工朱谏开介绍,二人请姚军帮忙才认识。双方之间无任何亲属关系,双方之间是雇佣关系。二人在法庭上陈述从未支付过任何费用,连材料钱、抚养费、交通费都是姚军自己支付的。何源锌、湛群好也不承认姚军是其代理人,所以所有的资料、字迹都不应该归二人享有。一审法院认为姚军自己付费、自己所写的材料和笔迹归为不用付任何费用的二人享有,是错误的。五、关于精神抚慰金。何源锌、湛群好对姚军提交的证据8(门诊病历)的真实性没有异议,病历上清楚的证明姚军因办理二人的事务时产生焦虑情绪,也清楚姚军因二人的违约、不支付费用的行为产生焦虑不安,但原审对此没有采纳。姚军用自己的钱买纸张、笔墨、复印表格,为何源锌、湛群好填写资料,为二人创造了41万多元的经济利益。姚军为此付出了3年多的精神和劳动,导致姚军经常性焦虑和失眠,依法应当赔偿姚军精神抚慰金。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予以改判:1、何源锌、湛群好立即返还姚军的墨宝(字迹)返还其骗取姚军为其办理房产事务手书的全部材料的原件、复印件和姚军的身份证复印件,并把欺骗姚军为其办事填写的所有材料拿回来,消除姚军的字迹。2、何源锌、湛群好向姚军赔偿精神抚慰金6000元。3、一、二审案件受理费由何源锌、湛群好负担。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判决查明事实基本一致。二审期间,姚军坚持认为其是受何源锌、湛群好二人所雇用,姚军填写完资料后,是由何源锌、湛群好二人自己递交的。

  本院认为,原审法院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提交的证据对本案事实进行了认定,并在此基础上依法作出原审判决,合法合理,且理由阐述充分,本院予以确认。姚军在本案所提出的诉求是要求何源锌、湛群好二人返还其填写的、有其字迹的材料,因前述材料、字迹均是以何源锌、湛群好二人名义向相关行政、司法部门申请办理相关事务而填写、提交的表格、材料,在提交给相关部门后,相关的表格、材料已经作为二人办理相关事务的卷宗材料转由相关部门处理,该表格、材料已经不属于何源锌或湛群好二人所有的物品。故此,原审法院对姚军在原审提出调取前述材料的申请不予准许,并无不当。在姚军无证据证明前述由其填写的材料目前仍由何源锌、湛群好持有的情况下,姚军要求二人返还前述资料无据,本院不予支持。精神损害抚慰金问题,原审论述详尽,本院予以认同,不再赘述。本院审理期间,姚军既未有新的事实与理由,也未提交新的证据予以佐证自己的主张,故本院认可原审法院对事实的分析认定,即对姚军的上诉请求,不予支持。综上所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判决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姚军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刘冬梅

代理审判员  蔡 奕

代理审判员  陈 静

二O一二年 七 月 十九 日

书 记 员  陈嘉慧



20200109010535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