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某诉姚某某等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5/41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长民三(民)初字第503号


  原告姚某。


  委托代理人梁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沈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姚某某。


  被告姚某。


  上列两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侯某。


  原告姚某诉被告姚某某、姚某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于2012年3月30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代理审判员张某独任审判,于2012年6月27日、7月13日、7月19日三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姚某及其委托代理人梁某、被告姚某某、姚某的共同委托代理人侯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姚某诉称,被告姚某某与原告系父女关系,被告姚某某与被告姚某系祖孙关系。原告与被告姚某某均为某电影制片厂(以下简称“某厂”)职工,1998年某厂实施福利(实物)分房,以原告和被告姚某某两人相加的分房条件,增配了位于本市某区某路某号某室房屋。该房屋承租人登记在被告姚某某名下,但被告姚某某、姚某因他处有房,均未实际居住过涉案房屋。原告在离异后携女儿实际居住在涉案房屋内。2010年被告姚某某、姚某隐瞒原告,与相关单位签订公有住房出售合同,将涉案房屋买成产权房,产权登记在被告姚某某、姚某名下。随后,被告姚某某、姚某又将涉案房屋转让至被告姚某一人名下。2011年,原告在得知上述情况后,诉至法院,要求判决两被告与相关单位签订的公有住房出售合同无效,该诉请得到法院支持,后经被告上诉,二审法院维持原判。故原告诉至本院,请求判令:两被告之间就本市某区某路某号某室房屋(以下简称“涉案房屋”)签订的《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无效》。


  被告姚某某、姚某共同辩称,认为两被告之间的买卖合同是合法有效的,被告姚某是善意第三人;原告已享受过福利分房,两被告居住困难,如不在涉案房屋居住就无房居住等。故两被告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被告姚某某共生育包括原告、姚某在内的三个子女。姚某与侯某系夫妻关系,生育被告姚某。原告与张某原为夫妻,张某某为两人所生之女。原告与被告姚某某皆为某厂的职工。


  1986年10月,上海市电影局因“姚某某属我局离休干部,其女儿女婿婚后无房”,决定增配给姚某某本市某路某号某室房屋(以下简称“某路房屋”)一套,以解决其女儿女婿住房困难。根据住房调配通知单的记载,被告姚某某与姚某、原告共三人居住在本市E路E弄E号三楼房屋(以下简称巨鹿路房屋)内,新配房人员为原告与其前夫张某,承租人为原告。


  1998年6月,被告姚某某从其单位某厂增配获得本市某路某号某室公有住房一套。住房调配单记载,姚某某户原居住在巨鹿路房屋,住房人员共有五人,即被告姚某某、姚某一家三口以及原告之女张某某;后为解决“居住困难”,某厂决定将上述某室增配给姚某某,新配房人员为姚某某与姚某,姚某某为承租人。取得某路某号某室房屋后,被告姚某某将其出租直到2009年10月原告入住某室房屋。


  原告系顶替其父姚某某至某厂上班,在1996年某厂和上海电视台合并期间,某厂执行上海电视台的政策,员工如果购房可以获得一笔货币补偿款,另因姚某某系离休干部可以获得不低于80平方米的福利分房,原告向某厂表示放弃货币补偿资格,与其父条件相加分得某室房屋。


  2006年左右,某路某号某室房屋开始改建为独立成套的房屋。2006年3月17日,被告姚某某支付了相关费用人民币19,32488元。改建完成后,某路某号某室房屋的地址变更为“某路某号E室”,即涉案房屋。


  2009年9月5日,姚某出具承诺书,“本人(姚某)同意将原来姚某单位分配给姚某的某区某路某号某室住房一套,无条件退还给姚某,并协助办理房屋交接等相关的手续”。同日,原告书写承诺书一份,“本人(姚某)同意姚某归还某区某路某号某室住房后,我同意补偿姚某改独用、装修、家用设备所用去的费用,合计人民币壹拾万元正(¥100,000元)。最晚归还期限为2010年10月30日止,如不付清,将承担所造成的损失”。


  2009年9月15日,姚某、张某与涉案房屋的租客进行结算,约定租客于2009年9月30日前交房。2009年10月,原告入住涉案房屋。


  2009年9月18日,姚某出具收条,表示收到“姚某某路某号某室房屋补偿款人民币伍万元”。


  2010年4月,被告姚某某、姚某将户籍迁入涉案房屋,并于同年12月迁出。


  2010年8月10日,被告姚某某、姚某签订《职工家庭购买公有住房协议书》,协议约定:涉案房屋承租人为姚某某,经与本户同住成年人协商一致,同意购买涉案房屋。涉案房屋的房地产权利确定为姚某某、姚某共有。经约定的所有权人同意,委托姚某代为办理公有住房一切手续。当时,原告的户籍落在巨鹿路房屋内。


  2010年8月30日,被告姚某某、姚某(某方)与上海新长宁(集团)有限公司(某方)签订《上海市公有住房出售合同》,合同约定:某方愿以7,462元之价格购买某方出售的涉案房屋。


  后原告将某路房屋进行置换,换得本市F路F弄F号F室公房,后由张某出资购买为产权房。


  2010年9月25日,被告姚某某、姚某(某方)与姚某(某方)签订《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合同约定:双方未通过经纪机构居间介绍,由被告姚某某、姚某将涉案房屋以25万元出售给被告姚某。涉案房屋产权于2010年10月11日变更登记至被告姚某一人名下。


  原告曾于2011年7月28日向本院起诉,本院经审理后作出(2011)长民三(民)初字第XXXX号民事判决,确认被告姚某某、姚某与被告上海新长宁(集团)有限公司于2010年8月30日就涉案房屋签订的《上海市公有住房出售合同》无效。后被告姚某某不服判决提起上诉,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作出(2011)沪一中民二(民)终字第XXXX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述事实,有《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上海市房地产登记簿、(2011)长民三(民)初字第XXXX号民事判决书、(2011)沪一中民二(民)终字第XXXX号民事判决书以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等证据为证。上述证据经庭审审核无误。


  由于原告不愿调解,致本案调解不成。


  本院认为,公民、法人的合法的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犯。本案中,原告与被告姚某某两人条件相加分得涉案房屋,原告对涉案房屋的来源做出过贡献等事实已经生效判决所确认;两被告系祖孙关系,对涉案房屋的权属情况应当知晓,在此情形下两被告签订的《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应属无效。


  庭审中,两被告虽然提供了被告姚某某出具的25万元房款的收条,但两被告表述该房款均通过现金支付且均系从亲戚朋友中借来,亦无法向法庭提供该房款的往来明细等其他证据。故对于两被告认为买卖合同合法有效、被告姚某是善意第三人等抗辩理由,缺乏事实依据与法律依据,本院难以采信。


  据此,为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姚某某与被告姚某于2010年9月25日就本市某区某路某号某室房屋签订的《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无效。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50元,因本案适用简易程序审理,减半收取计人民币2,525元,由被告姚某某与被告姚某共同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 张 艨

二〇一二年七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杨 芳



20200109010541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