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月娟与肖红微中介服务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5/48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哈民四商终字第140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姜月娟。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肖红微。

  上诉人姜月娟因与被上诉人肖红微中介服务合同纠纷一案,不服黑龙江省方正县人民法院(2012)方民一初字第×号民事判决(下称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4月23日受理此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6月2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上诉人姜月娟及其委托代理人,被上诉人肖红微的委托代理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肖红微经人介绍认识姜月娟,双方约定姜月娟给肖红微办理赴日婚介,为此肖红微分别于2006年5月9日、2007年1月19日、2007年11月13日先后三次交给姜月娟中介费80,000元,姜月娟给肖红微出具三份收据,之后姜月娟一直没给肖红微办成赴日婚姻,姜月娟只退给肖红微10,000元,余款70,000元始终没能退还。事后肖红微多次向姜月娟要求退款未果。

  原审判决认为,姜月娟在没有办理任何有效手续和取得资质的情况下,私自为肖红微办理涉外婚介,并收取高额中介费,此行为属无效民事行为,所收款项应予返还。姜月娟关于追加共同被告的请求,根据合同相对性的原则,因证据不足不予采纳。判决:姜月娟返还肖红微中介费70,000元,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一次性付清。案件受理费1,550元,由姜月娟负担。

  宣判后,姜月娟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发回重审。理由是:一、姜月娟有充分证据证明王丽飞系肖红微的介绍人及实际收款人,原审法院没有将王丽飞列为本案被告,明显遗漏当事人。姜月娟向法院提供了王丽飞亲笔签字的“协议书”,协议书明确写明介绍人是王丽飞,收费人是王丽飞。还有两位证人证实此事实,肖红微对订婚的事实也予以承认。上述证据相互认证,形成证据链足以认定案件事实。二、原审法院违反法定程序,不应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此案。本案双方争议极大,合同相对人没有查清,案情复杂,不适用简易程序。在姜月娟要求追加王丽飞为被告时未予追加,违反法律规定。

  被上诉人肖红微在法定期限内未提交书面答辩状,在庭审中辩称,肖红微向姜月娟交赴日中介费8万元,事实清楚,原审判决正确。姜月娟要求追加王丽飞为共同被告,因王丽飞的协议与事实矛盾,不真实。

  二审中,上诉人姜月娟提交一份肖红微父亲肖柏于2009年9月29日出具一份收到1万元的收据,意在证明,姜月娟和王丽飞一起介绍肖红微出国,费用应由姜月娟和王丽飞共同返还。

  肖红微质证认为,1万元是姜月娟返给肖红微的,由肖柏代收,没见过王丽飞,姜月娟说有王丽飞的事,才写上王丽飞的名字。被上诉人肖红微未提交新的证据。

  本院认证意见为,姜月娟提交的收据虽写明收到姜月娟和王立(丽)飞返肖红微中介费,但基于中介费系直接交付给姜月娟,且由姜月娟出具收据,故该份证据不能证明应由姜月娟和王丽飞共同返还。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相同。 

  本院认为,姜月娟在未办理任何有效手续并取得相关资质的情况下,为肖红微办理赴日中介,收取中介费的行为,应为无效行为,其负有返还中介费的责任。姜月娟虽主张应追加王丽飞为被告,但因肖红微将中介费实际交付给姜月娟,双方形成合同关系,故应由姜月娟返还肖红微中介费,姜月娟此项上诉主张不成立。姜月娟上诉主张原审判决程序违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七条的规定,本案可以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故姜月娟的此项上诉主张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550元,由上诉人姜月娟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刘银滨

                             代理审判员 李 娜

                             代理审判员 李 红

                             二○一三年六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于江春


20200109010548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