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赤年与何宽菊合伙结算纠纷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6/26湖北省孝感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鄂孝感中民一终字第00266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孙赤年,经商。

  委托代理人黎先明,湖北名流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一般代理。

  上诉人(原审被告)何宽菊,经商。

  委托代理人王慧峰,湖北书院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代为承认与放弃、变更请求,代为和解,代为反诉、上诉、申诉,代签法律文书。

  上诉人孙赤年、上诉人何宽菊因合伙结算纠纷一案,不服湖北省安陆市人民法院(2013)鄂安陆民初字第0246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6月26日受理后,于2014年7月22日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孙赤年及其委托代理人黎先明,上诉人何宽菊及其委托代理人王慧峰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孙赤年原审诉称,2009年3月,何宽菊邀约孙赤年合伙投标南水北调工程。何宽菊口头承诺没有风险,发生亏损全部由何宽菊承担。为投标事宜,孙赤年支付了现金798260元,何宽菊支付现金285175元(含向孙赤年借款200000元),投标费用1083435元。由于投标未中,造成了损失1083435元。2013年6月17日,双方补签了合作协议,约定投资款平均分担。第二天,双方对合伙投资费用进行了结算,确定孙赤年投资款为798260元,何宽菊投资款为285175元。何宽菊投标时支付的现金285175元中,含有以孙赤年的名义向案外人借款200000元,该款为高息。孙赤年已为该借款向案外人偿还利息250000元,还本金100000元。2013年6月17日,何宽菊就原200000元借款向孙赤年出具新欠条,并确认利息为250000元。请求:1、判令何宽菊偿还借款本金200000元,利息暂算至2013年6月17日为250000元,此后利息按四年期贷款利率四倍计算。2、判令何宽菊承担亏损额1083435元的一半。3、判令何宽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和财产保全费用。

  何宽菊原审辩称,1、孙赤年所诉与事实不符。2009年孙赤年与答辩人合伙在孝感经营一家眼镜店。答辩人一朋友提供信息能帮忙承接南水北调工程,孙赤年知道后遂决定参与投标,答辩人由于不懂工程建设而且也无资金,表示不愿意参与也劝孙赤年不要参入,孙赤年表示做小生意赚不到钱,要抓住机会,并表示自己投资,要答辩人帮忙管理账目。2009年4月份至7月份,孙赤年两次投标未中。在此期间,答辩人一直帮忙孙赤年记流水账,根据2009年记载的账目显示,孙赤年在投标期间共支付费用605877元,答辩人因孙赤年资金不充足时垫付了200000元,至今孙赤年也未偿还。孙赤年其他资金来源答辩人不知晓也无权知晓。2013年6月16日,孙赤年带另外两个人来找答辩人,称因投标亏损,妻子在家吵闹,要求答辩人帮忙写上亏损的相关证明及合伙的协议并出具虚假借据,用来证明答辩人也亏损了不少钱,以便去找中间人弥补损失,答辩人由于轻信孙赤年,所以在虚假的协议和借据上签字。答辩人不懂任何工程项目,也没有资金实力,根本不存在合伙关系,更谈不上借款。2、孙赤年所诉亏损也是虚假的。孙赤年诉称经结算,投标共亏损1080000余元与事实严重不符。孙赤年投标近四个月所有花费用流水账全部由答辩人记载,真正为投标所花费用不到600000元。如果2009年就合伙,过四年后,明知道亏损1000000元,答辩人还与孙赤年签订合作协议根本不符合逻辑。

  原审判决认定,2013年6月17日,孙赤年、何宽菊签订了一份合作协议,写明双方共同投资竞标南水北调工程,费用一人一半,赚钱平分,协议注明时间是从2009年4月20日开始。同日,何宽菊向孙赤年出具借条一张,写明向孙赤年借款200000元,并向孙赤年出具欠孙赤年利息250000元的欠条一张,注明是2009年用于投标南水北调工程所借款200000元转下的利息。2013年6月18日双方又签字确认了投标费用明细,写明孙赤年投标费用为798260元,何宽菊投标费用为285175元(含借款200000元)。同时认定孙赤年支付的费用包含对外支付的350000元利息,何宽菊所借200000元由孙赤年2009年先后交给何宽菊支付了工程费用,借据属换据。因何宽菊认为是受骗而签字,应按据实费用承担责任,双方协商无果,孙赤年遂提起诉讼。

  原审判决认为,孙赤年、何宽菊于2013年6月17所签订的合作协议是对先期投标南水北调工程合伙权利义务的确认,是双方自愿签订的,何宽菊亦无有效的证据证明孙赤年有欺诈行为,故该协议合法有效,应受法律保护,双方应以此协议作为合伙结算依据。虽然双方已签字的费用明细,确认孙赤年支付的费用为798260元,何宽菊支付费用为285175元,但鉴于孙赤年费用包含了为工程借款而对外支付的利息,何宽菊为支付工程费用而借款的利息250000元亦应作为何宽菊的投资费用,所以何宽菊支付费用应确定为535175元,双方共同支付投资费用确定为1333435元(798260+535175),因此,双方应各自承担费用6667175元(1333435÷2),何宽菊则应支付给孙赤年1315425元(6667175-535175)。何宽菊向孙赤年借款200000元及所欠借款利息250000元,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双方之间借贷关系成立,何宽菊理应偿还给孙赤年借款200000元及利息250000元。鉴于何宽菊2013年6月17日所出具借据是换据而来,并没有约定利息,是对借款新的承诺,何宽菊于2013年6月17日后则不应支付借款逾期利息。经合议庭评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三十一条、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一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判决如下:一、解除孙赤年与何宽菊合伙关系,何宽菊支付给孙赤年人民币1315425元;二、何宽菊偿还孙赤年借款200000元及利息250000元;三、驳回孙赤年的其他诉讼请求。上述应付款项,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履行,不按期履行义务的,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办理,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案件受理费8000元,由孙赤年负担1100元,何宽菊负担6900元。

  孙赤年不服原判上诉请求:撤销原判,改判何宽菊偿还借款本金200000元,利息算至2013年6月17日为250000元,此后利息按四年期贷款利率四倍计算;判令何宽菊承担总亏损额1083435元的一半,即承担5417175元,扣减何宽菊已支付投资款285175元后,还应向上诉人支付2565425元;何宽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理由:1、原判认定何宽菊所用费用应确定为535175元错误,其借款利息250000元不应作为合伙费用,双方共同投资费用应为1083435元。何宽菊承担亏损后应向孙赤年支付2565425元。2、2013年6月17日的200000元借款虽已转据,但仍应按原先约定的利息计算至履行完毕。

  何宽菊答辩称:1、原审对合伙投资款数额的认定错误,应为605877元,上诉人虚列部分数额。2、孙赤年借款产生的350000元利息不应计算到其投资款中。对于原判认定我的借款200000元,没有借款事实发生,借条都是上诉人出于其它目的让答辩人出具的。200000元借款即使成立也系民间借贷应另案审理。

  何宽菊不服原判上诉请求:撤销原判,改判驳回孙赤年的诉讼请求,并由其承担全部诉讼费用。理由:1、何宽菊没有向孙赤年借款200000元,孙赤年并未将借款实际交付给我,双方的借贷关系不能成立,请求撤销200000元的借款和由此产生的250000元利息;2、原判认定孙赤年投资费用798260元,包括孙赤年对外支付利息350000元,上诉人认为此350000元利息无有力证据支持,应不予认定;3、请求按出资比例和责权利相一致的原则对投资款进行合理分割;4、补充协议是受孙赤年虚假性诱导签订的,应属无效协议。

  孙赤年答辩称:1、借款200000元属实,2009年投标时,双方自有资金不多,很快就用完了,估算还需400000元,双方商量各借200000元,孙赤年借了400000元,其中给了何宽菊200000元,借条不是2013年6月出具的,这个时间是转据,双方均已认可。2、利息350000元应作为合作投资费用,这是4800000元的投标保证金所产生的利息,一审有证人证明,当时谈好借用1个月,实际用了3个月,何宽菊也知情,且算账时何宽菊也亲自确认该利息是孙赤年所付。3、双方没有签订补充协议,只有补签的合作协议。合作协议不是受蒙蔽签订的,双方在转据当天所签的合作协议,是真实意思表示,何宽菊无证据证明存在欺诈行为,其在一年的诉讼时效内也未请求撤销。4、借款和合伙结算一并处理,更有利于查清案件事实,避免产生诉累。综上,何宽菊的上诉理由不成立。

  二审庭审中,孙赤年的证人唐某出庭作证称:“在应城金色年华黄红涛办公室借4800000元的保证金,利息一个月120000元,实际用了3个月。也是在武汉青年路谢先生酒店大厅给的现金120000元”。“在汉口,有孙波军、姜经理、双方当事人和我,何宽菊提出钱用完了,她问姜经理后期还得多少钱投入,姜经理说最低还差400000元,二人商量各人借200000元,我只知道借了一家,在应城金港酒店找何红清拿的100000元”。孙赤年称:“由此证明:1、双方曾商量共借400000元,各借200000元,这是何宽菊出具200000元借条的原因。2、4800000元投标保证金,1个月利息120000元,用了3个月,付了350000元利息”。何宽菊称:“证人是孙波年的司机,孙波年与孙赤年有利害关系。证人只是听说借200000元,是否实际借了200000元无证据。4800000元是否产生350000元利息无证据证明,孙赤年实际只付了120000元利息,与350000元无关”。本院认为:证人唐某应在一审期间向法院出具证言,二审期间出庭作证,其证言不属《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四十一条规定的新证据,对唐某的证言本院不予采信。

  二审中,孙赤年对一审认定的事实无异议。何宽菊认为:双方不是合伙关系;补签的协议是为满足对方平息家庭矛盾和对外说明的;借款200000元和利息250000元不是事实;认定350000元借款利息为孙赤年投资款错误。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判认定的基本事实属实。

  综合本案双方当事人诉辩内容,本案争议焦点是:1、合作协议的效力;2、亏损如何承担;3、何宽菊借款利息是否应计入投资款;4、孙赤年所借投标保证金产生的350000元利息是否应计入孙赤年投资款中;5、何宽菊所借200000元是否成立及借款产生的250000元利息是否过高;6、何宽菊借款200000元转据后利息应否支持。

  针对双方当事人争议焦点及上诉请求及理由,本院评判如下:

  一、关于合作协议效力的问题。孙赤年、何宽菊于2013年6月17日签订的合作协议对合作事项(共同投资南水北调工程河北至天津段)、出资情况(投标费用一人一半,赚钱平分)、合作开始时间(2009年4月20日开始)均进行了明确约定,符合个人合伙的基本构成要件,该协议虽是后来补签的,但属于对前期合伙所产生的权利义务的追认,该协议合法有效。何宽菊上诉称该协议是受虚假性诱导而签订,但其在法院审理期间没有提供证据证实,且没有在法定期间内行使撤销权,故本院对其称该协议无效的上诉请求不予支持。

  二、关于亏损如何承担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55条规定,合伙终止时,对合伙财产的处理,有书面协议的,按协议处理。本案中的合作协议虽没有约定亏损如何承担,但是双方约定投标费用一人一半,即出资比例为对等出资,既然双方约定对等出资,盈利平分,那么根据权利义务相一致的原则,亏损也应均摊。故何宽菊上诉称应按实际出资比例分担亏损的上诉理由显失公平,本院亦不予支持。

  三、关于何宽菊借款利息是否应计入投资款的问题。在2013年6月18日孙赤年、何宽菊共同签字的“2009年投标孙赤年和何姐(何宽菊)费用明细”中载明:孙赤年投标费用共计798260元;何宽菊投标费用共计285175元(另加何姐借条200000元)。一审判决认为“但鉴于孙赤年费用包含了为工程借款而对外支付的利息,何宽菊为支付工程费用而借款的利息250000元亦应作为何宽菊的费用,所以何宽菊所用费用应确定为535175元,双方共同所用费用则确定为1333435元(798260+535175)”。本院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何宽菊为支付投资款而借款200000元产生的利息作为何宽菊的投资款,违背了双方当事人的约定,对何宽菊的出资本院核定为285175元。故本院对孙赤年上诉称何宽菊的出资额应为285175元的理由予以采信。

  四、关于孙赤年所借投标保证金所产生的350000元利息是否应计入孙赤年投资款中的问题。孙赤年投标费用798260元中包含其所借投标保证金4800000元(该款已偿还,不含在投标费用中)所产生的利息350000元。现,何宽菊认为孙赤年支付的利息350000元不实,应为120000元,理由是自己的记载本中只记载还利息120000元。本院认为,首先,对支付的350000元利息包括在孙赤年投标费用798260元中的事实,双方当事人经过结算,在费用明细中予以了确认;其次,孙赤年在一审中提供了债权人黄红涛出具的证明,证明其2009年6月26日收到孙赤年支付的利息120000元,2011年7月8日收到孙赤年支付的利息230000元,该证明在一审期间何宽菊虽提出异议,但其没有提供反证予以否定;再次,孙赤年借款4800000元,是为合伙体投标所借,用于共同利益,故所产生的利息350000元应计入孙赤年的投资款中,由双方当事人共同承担。何宽菊上诉请求二审法院对孙赤年支付的350000元利息不应计入孙赤年投资款的理由不能成立。

  五、关于何宽菊借款200000元是否成立及借款产生的250000元利息是否过高的问题。在孙赤年、何宽菊共同签字的费用明细中载明:何宽菊投标费用共计285175元(另加何姐借条200000元)。何宽菊借款200000元的事实,首先有何宽菊的自认;其次,2011年6月23日,何宽菊曾就此笔借款出具过200000元的借条,在2013年6月17日,何宽菊就该借款重新向孙赤年出具借条(转据):“今借到孙赤年现金贰拾万元整(用于南水北调工程)”。故何宽菊上诉称200000元借款不实的理由不能成立。该借款的具体时间为2009年6月,到2013年6月,借款利息为250000元,该利息高于中国人民银行同期一年期贷款利率的4倍,故何宽菊上诉请求撤销200000元借款产生的250000元利息的诉讼请求予以部分支持。何宽菊应当偿还孙赤年借款200000元及不超过中国人民银行同期一年期贷款利率四倍的利息,从2009年6月开始分段计息至2013年6月17日止。

  六、关于何宽菊借款200000元转据后利息应否支持的问题。因何宽菊2013年6月17日所出具借据是转据而来,双方并没有约定转据后的利息,自2013年6月17日起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一条之规定,视为不支付利息。故对孙赤年上诉请求何宽菊偿还200000元借款从2013年6月17日至借款偿还完毕之日的利息不予支持。

  综上,孙赤年上诉认为何宽菊250000元借款利息不应计入投资款的理由成立,何宽菊上诉请求撤销200000元借款及250000元利息的理由部分成立。本院确认孙赤年投资款为798260元,何宽菊投资款为285175元,双方共同支付的投资款为1083435元,各自应承担投资费用为5417175元,扣减何宽菊已支付的投资款285175元,何宽菊还应支付孙赤年2565425元。此外,何宽菊还应向孙赤年支付借款本金200000元及利息。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实体处理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纠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湖北省安陆市人民法院(2013)鄂安陆民初字第02460号民事判决第三项;

  二、撤销湖北省安陆市人民法院(2013)鄂安陆民初字第02460号民事判决第一、二项;

  三、何宽菊向孙赤年支付合伙亏损人民币2565425元;

  四、何宽菊偿还孙赤年借款200000元及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一年期贷款利率的4倍分段计算,从2009年6月算至2013年6月17日止)。

  上述应付款项,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履行,不按期履行义务的,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办理,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8000元,由孙赤年负担1100元,何宽菊负担69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2416元,由孙赤年负担2800元,何宽菊负担9616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刘 汛

审 判 员  彭 娟

代理审判员  蒋家鹏

二〇一四年八月八日

书 记 员  范 红


20200109010626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