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风玲与聊城市水利工程总公司租赁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6/28山东省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聊民一终字第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孙风玲。

  委托代理人冷琴。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聊城市水利工程总公司。

  法定代表人杜代军,经理。

  委托代理人孙凯,山东智祥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聊城市水利工程总公司水源工程开发中心(原聊城市水利工程总公司土凿井工程公司)。

  负责人刘海泉,经理。

  委托代理人孙凯,山东智祥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孙风玲因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山东省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法院(2012)聊东民一初字第198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孙风玲及其委托代理人冷琴,被上诉人聊城市水利工程总公司(以下简称工程公司)、聊城市水利工程总公司水源工程开发中心(以下简称开发中心)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孙凯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认定:被告开发中心(甲方)与原告(乙方)于2009年6月15日签订场地租赁合同一份,约定1、甲方将其门南临路约240平方米场地租赁给乙方,用于放置建筑机械,两间平房租给乙方,合计月租450元,如因经营需要占地或搭建厂房,甲方应尽量提供方便,费用另议;2、合同期间,如房间漏雨、缺电时,由甲方维修,但需单独安装电表,乙方用电按每度09元计算;3、乙方应保持房间及场地原状,不得随意改造,否则甲方有权提出赔偿;在遇到不可抗拒的事情时,合同自然失效,如修路、修河、国家占用、单位统一规划,否则双方不得单独违约;4、租赁价格为税后价格,租赁费用需提前半年交纳,否则甲方有权终止合同;租赁期限自2009年6月15日至2012年6月15日止。原告于2009年6月9日交纳2009年6月15日至2009年12月15日的租赁费2700元、于2009年12月22日交纳2009年12月15日至2010年6月15日租赁费2700元、2010年6月15日交纳2010年6月15日至2010年12月15日租赁费2700元、2011年2月22日交纳2010年12月15日至2011年3月15日租赁费1350元。聊城市国土资源局城区分局于2010年6月1日(2010)1号征地预公告如下:聊城市人民政府拟征收建设用地四至为:东至规划路、西至光岳路、北至长江路、南至湖南路,对公告发布后抢建房屋等建筑物一律不予补偿。2011年3月19日,聊城市人民政府会议纪要(2011)第9号文件将开发中心等四家企业所在地的出让土地采用土地置换的方式予以解决,并要求于3月25日前为四家企业提供选址方案。2011年4月27日,被告开发中心书面通知各租赁商户,要求各商户必须于2011年5月1日前全部迁出并缴清所欠租赁费及电费未果后于2011年5月26日再次书面通知各商户于2011年5月30日前搬出,开发中心于6月1日起停止供电。审理中,原告述称自2011年2月10日至2011年3月3日、2011年3月9日至2011年4月16日平均日盈利200元并提交无客户名称、无收款人、无单位名称的收款收据存根一宗。经质证,二被告对其真实性提出异议。审理中,原告另将要求被告赔偿经济损失10000元增加至106000元,但就其增加诉求部分未在规定的时间预交诉讼费。

  原审法院另查明,原告已将租赁费及电费缴至2011年5月1日。

  原审法院认为:原被告签订场地租赁合同,系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根据合同约定,因国家占用、单位统一规划等原因,合同自然失效。被告开发中心书面通知原告并限期搬出租赁场地,应认定该合同于2011年5月1日已解除。合同解除,合同的权利义务终止。《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七条“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原告租赁被告场地用于放置建筑机械,其诉称被告于2011年3月上旬突然将场地内电力停用,造成严重经济损失,证据不足,其诉求本院依法不予支持。反诉原告开发中心要求孙风玲支付合同终止后的租赁费6750元,于法无据,其反诉要求孙风玲搬出场地,本院依法应予支持。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一条第二项、第九十四条第一项、第九十六条、第九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驳回原告暨反诉被告孙风玲的诉讼请求;二、限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原告暨反诉被告孙风玲搬出租赁场地并恢复原状;三、驳回被告暨反诉原告聊城市水利工程总公司水源工程开发中心要求原告暨反诉被告孙风玲支付租赁费6750元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暨反诉被告孙风玲承担;反诉费50元,由被告暨反诉原告聊城市水利工程总公司水源工程开发中心承担。

  上诉人孙风玲不服判决上诉,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或者发回重审。事实与理由:一、原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上诉人称2009年6月15日将开发区光岳路南段东约240平方米的场地租赁施工,双方并签订了租赁合同,合同内容约定租赁期限为2009年6月15日至2012年6月15日,在2011年3月份双方在合同履行未到期时,被上诉人确实做了违法停电行为,并且是人为因素,对这个事实,上诉人在一审提交了证人证言的证据,一审法院未采纳该证据,支持了被上诉人的反诉请求,认定事实错误。二、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约定合同第二款非常明确,合同期间,如房间漏雨、缺电时,由甲方维修,即使按被上诉人所称的变压器因事故导致的停电,根据双方的合同第二款,被上诉人也应积极维修。被上诉人不但百般刁难上诉人不供电,并且在合同未到期停水、停电,导致上诉人直接损失10万余元,上诉人提交的经营期间损失的证据,一审法院未支持。三、上诉人在租赁合同未到期间,被上诉人没有任何理由来侵害上诉人,合同约定的日期为2009年6月15日至2012年6月15日,2011年3月份被上诉人开始侵权至今,给上诉人造成极大地损失。

  被上诉人工程公司、开发中心共同辩称:一、上诉人上诉无事实依据,也无法律依据。上诉人所说停电的事实并不存在,原审法院已查明,并且上诉人所提出的证据无法证明是由被上诉人人为停电,上诉人只是以此为借口,违法占用租赁场地至今。上诉人与被上诉人所签订的场地租赁合同按双方约定已经于2011年5月1日解除,在合同约定的情况下,被上诉人履行了告知义务。被上诉人在合同约定条件下履行了告知义务,该事实原审法院已查明。二、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基本正确。被上诉人就原判决第三项提出以下意见:原审在认定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在2011年5月1日双方合同解除的情况下,无视上诉人非法占用租赁场地至今,给被上诉人造成了较大的损失,原审法院却驳回了被上诉人的诉求。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人的上诉。

  在二审庭审中,上诉人提交了2012年7月份聊城市东昌府区柳园办事处出具的房屋拆迁工程结算表(复印件),证明上诉人所租赁的地块已被拆迁,有拆迁办公室给下的补偿清单,金额为218006元,包括建筑物的补偿款。上诉人称因为被上诉人的原因致使上诉人无法领到补偿款,所以上诉人才不搬走的。被上诉人称,该证据与本案无关联性。其他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上诉人孙风玲与被上诉人开发中心签订的场地租赁合同,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根据合同约定,因国家占用、单位统一规划等原因,合同自然失效。根据聊城市人民政府规划,被上诉人开发中心的土地被规划为聊城市高级财经职业学校建设用地,被上诉人开发中心于2011年4月27日书面通知上诉人孙风玲并限上诉人孙风玲于2011年5月1日前搬出租赁场地,应认定双方签订的合同于2011年5月1日已解除。上诉人孙风玲主张开发中心于2011年3月份突然将场地内电力停用,给其造成10万余元经济损失,一审期间,原审法院已明确告知对其增加诉求部分预交诉讼费,但上诉人孙风玲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内交纳,一审法院对其增加的诉讼请求不予审理正确。对上诉人孙风玲主张1万元的经济损失,因证据不足,原审法院不予支持并无不当。上诉人孙风玲在合同已解除后,再占据被上诉人开发中心的场地不搬走,于法无据。综上,上诉人孙风玲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依法予以维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孙风玲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石 鑫

代理审判员  郭召勇

代理审判员  李昭鹏

二〇一三年二月五日

书 记 员  郭 静


20200109010628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