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春霞诉赵纪国等不当得利纠纷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6/31河南省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新中民四终字第14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孟春霞。

  委托代理人余海锋,河南咸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付俊丽,河南咸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赵纪国。

  委托代理人王林臣,新乡县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委托代理人范子东。

  原审被告焦作市铭源建筑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张祯堂,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王前进,河南豫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孟春霞因与赵保平、焦作市铭源建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铭源公司)不当得利纠纷一案,不服河南省新乡县人民法院(2013)新中民四终字第64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2010年11月29日,孟春霞的丈夫赵纪强在铭源公司位于博爱县城的铭源新城项目部(该项目部负责人为梁作武)一号楼工地从事木工工作时,因踩龙骨上楼,不慎摔落致重伤,随被送至医院治疗。在焦作市人民医院治疗期间,赵纪强病情严重,靠呼吸机维持生命。在赔偿方和受害方家属均认为赵纪强生命垂危,治愈可能性很小的情况下,2010年12月18日,梁作武与孟春霞及代表赵保平签字的赵保平三子赵纪国就赵纪强受伤赔偿一事达成协议,协议第一条约定,除梁作武已经支付赵纪强的医疗费5万元外,梁作武再一次性支付给赵保平、孟春霞、赵兴图(赵纪强和孟春霞之子)和赵兴怡(赵纪强和孟春霞之女)赔偿金349000元,并注明此赔偿金包括赵纪强的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残后工资、护理费、精神抚慰金、被扶养人抚养费和赡养费及赵纪强住院期间的工资、伙食补助费、交通费及近期产生的治疗费和后期继续治疗费;第二条约定,协议签订并履行后,如果赵纪强死亡,协议约定的349000元赔偿金转化为支付给赔偿权利人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扶养人扶养费和精神抚慰金,赔偿权利人不得再要求梁作武支付赵纪强死亡前的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等;协议还约定,协议签订后,赔偿权利人不得阻挠梁作武施工,并不得以此伤害事故再向铭源公司主张赔偿,双方之间的纠纷据此了结。梁作武、孟春霞和赵纪国在上述书面赔偿协议上签了名。协议签订当日,梁作武将349000元给付了孟春霞,赵纪强亲属将赵纪强从焦作市人民医院转至获嘉县人民医院治疗。20l0年12月23日(农历11月18日),赵纪强死亡。2013年7月15日,赵保平以孟春霞将赔偿款据为己有构成不当得利为由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诉讼过程中,赵保平于2013年11月28日因病医治无效死亡,根据其生前遗嘱,其三子赵纪国继承相关权利,作为一审原告参加本案诉讼。另查明:赵保平系农村户籍,有三个儿子,长子赵纪立失踪,至今下落不明,次子赵纪强死亡,三子赵纪国继承赵保平关于本案诉讼中的相关权利。孟春霞有一子一女。

  原审法院认为:没有合法根据,取得不当利益,造成他人损失的,应当将不当利益返还给受损失的人;公民可以立遗嘱将个人财产指定由法定继承人的一人或者数人继承。本案中,铭源公司的项目负责人梁作武和孟春霞及代表赵保平的赵纪国之间就赵纪强受伤赔偿达成的赔偿协议依法成立并生效,赵纪国作为赵保平的三子,在其父亲年龄较大、未亲自处理赔偿事宜的情况下,以赵保平的名义在协议书上签名,使得铭源公司有理由认为赵纪国有权代理赵保平处理该项事务,且在之后的两年多时间内,赵保平并未对此提出异议。原审法院认为,铭源公司主张的赵纪国的签名行为构成表见代理的理由成立,该协议对本案相关当事人产生法律效力。孟春霞对参加签订协议、受领349000元及至今未给付赵保平任何赔偿款的事实没有异议,因协议中明确约定349000元在赵纪强死亡后转化为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扶养费、精神抚慰金和丧葬费,故在赵纪强死亡后,赵保平对该款项拥有法定和约定的所有权。孟春霞辩称该349000元已经全部花费在赵纪强看病上的主张没有事实根据,诉讼过程中,孟春霞既未向本院提交相关证据证明其主张,其说法亦不符合日常生活常理,孟春霞受领349000元赔偿款的时间是2010年12月18日,而赵纪强死亡时间是2010年12月23日,五天时间在获嘉县人民医院治疗花费34万元之多的医疗费不能使人信服,其抗辩理由不能成立。孟春霞损害他人利益而使自己受益,其受益没有合法根据,其行为依法构成不当得利,应当将所受不当利益返还给赵保平的遗嘱继承人赵纪国,其不当利益包括:死亡赔偿金2403475元【480695元/年(河南省2009年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20年÷4人(赵纪强的被继承人数)】、被扶养人生活费2202506元【338847元/年(河南省2009年农村居民年生活消费支出)×(20年-7年)(赵保平l946年9月15日出生,现年67岁,60岁以上每增加一岁依法减少一年)÷2人】、精神抚慰金根据铭源公司赔付款数额,依法酌定为30000元,上述费用总计7605981元,孟春霞应应予给付。赵纪国的其他诉讼请求,缺乏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第八条第二款之规定,原审判决:一、限孟春霞于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赵纪国依法继承赵保平的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精神抚慰金等共计7605981元;二、驳回赵纪国对焦作市铭源建筑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三、驳回赵纪国的其他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2700元,由孟春霞负担。

  孟春霞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上诉称:一、孟春霞于2010年12月18日受领赔偿款,赵纪强于2010年12月23日死亡。赵纪国之父在赵纪强死亡时根据赔偿协议书的约定取得返还不当得利的请求权,但是赵纪国之父未向孟春霞主张权利,孟春霞也末主动履行返还义务。赵纪国之父在2013年7月15日起诉时,己超过了2年的诉讼时效期间,且其没有提供诉讼时效中断或诉讼时效延长的证据,其诉讼请求不应支持。二、赵纪国之父赵保平在起诉状中明确陈述孟春霞拿到全部赔偿款后,除支出医疗费和埋葬费等各项费用7万元外,其余全部据为己有,故原审认定孟春霞全部占有349000元赔偿款与事实不符。三、原审法院对不当得利数额的计算依据不足。孟春霞从铭源公司处受领349000元赔偿款以后,除掉赵纪国认可的花费70000元医疗费和埋葬费外,剩余279O00元。原审法院在没有查明赵纪强的另外2个被扶养人的年龄、扣除4个精神抚慰请求权人应享有的抚慰金总额的情况下,就足额计算赵纪国之父的生活费,没有考虑其他权利人的生活费是否足额依据不足。四、原审法院酌定支付赵纪国的精神抚慰金与规定不符,且数额偏高。本案中,赵纪强的死亡无论是对他的父亲,还是对他的妻子、子女,打击都是非常大的。在客观上也无法判断对哪一个人打击大,对哪一个人打击小。如果确定每一个人的精神抚慰金数额,以平均计算较为公平合理。但是,一审法院在精神抚慰金请求权人为4人的情况下,直接酌定赵纪国之父赵保平获得30000元精神抚慰金不公平,不符合《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当前民事审判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三十条的规定。综上,请求撤销原判,驳回赵纪国的诉讼请求。

  赵纪国答辩称:一审过程中,孟春霞没有提出诉讼时效抗辩,依据有关规定,其在二审中提出的诉讼时效抗辩不应支持,另外赵纪国提供了新乡县合河乡南永康村村委会出具的调解证明可证明诉讼时效中断,本案不超诉讼时效。孟春霞所称的7万元医疗费赵纪国并未认可,铭源公司支付的5万元医疗费,并不包括在349000元之内,也与本案不是一个法律关系。原审认定事实清楚,判决正确。

  铭源公司答辩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判决正确,应予维持。

  本案二审审理过程中,孟春霞提供了两组证据,第一组为赵纪强与孟春霞的户口本,证明赵纪强与孟春霞的儿子赵兴图出生于2002年1月26日,女儿赵兴怡出生于2005年11月6日,两名子女与赵纪强共同生活,分配款项时应当照顾,证明原审未查明年龄,属于认定事实不清;第二组证据为孟春霞的二哥孟祥明的出庭证言,证明赵纪强在焦作市中心医院花费医疗费7万元,在获嘉县人民医院花费医疗费不到1万元,给付赵纪国护理费3000元,给付孟祥明25000元,用于交通和协调关系。对第一组证据,赵纪国质证称,对赵兴图与赵兴怡的出生年龄无异议,但不能证明认定事实不清。铭源公司质证称,无意见;对第二组证据,赵纪国质证称,证人证言与诉讼请求无关,铭源公司质证称,无其他证据佐证,可信度不高。本院认为,对于第一组证据,对双方无异议的赵兴图、赵兴怡的出生时间的证明内容予以采信,对于是否属于认定事实不清,属于判断问题,不属于证据证明的事实问题,故本院对孟春霞证明原审认定事实不清的证明内容不予采信;对于第二组证据,由于证人与孟春霞系亲属关系,并且其证言无其他证据佐证,故对该组证据,本院不予采信。

  本院经审理查明:赵纪国与赵纪强的父亲赵保平出生于1946年9月15日,赵纪强与孟春霞的儿子赵兴图出生于2002年1月26日,女儿赵兴怡出生于2005年11月6日。铭源公司支付的5万元医疗费,三方均认可已经花完。本院经审理查明的其他事实与原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在一审期间未提出诉讼时效抗辩,在二审期间提出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其基于新的证据能够证明对方当事人的请求权已过诉讼时效期间的情形除外。本案中,孟春霞在一审中并未提出诉讼时效抗辩,也没有基于新的证据证明对方当事人的请求权已过诉讼时效期间的情形,故孟春霞关于诉讼时效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由于赵纪国之父赵保平在起诉状中称孟春霞支付医疗费、埋葬费等各项费用7万元,该7万元包括支付的医疗费5万元,赵纪国之父赵保平对7万元自认的事实,应认定孟春霞已花费7万元,故本院认定孟春霞保留的款项为329000元(5万元﹢349000元-7万元),孟春霞主张的原审认定孟春霞全部占有349000元赔偿款与事实不符的部分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采纳。赵纪强于20l0年12月23日死亡,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及河南省2009年农村居民年生活消费支出为338847元/年,应计算赵保平16年〔20年―(2010年―1946年―60岁)〕被扶养人生活费为1807184元(338847元/年×16年÷3人,该3人依据孟春霞的主张),应计算赵兴图10年〔18年―(2010年―2002年)〕被扶养人生活费为1694235元(338847元/年×10年÷2人),应计算赵兴怡13年〔18年―(2010年―2005年)〕被扶养人生活费为2202506元(338847元/年×13年÷2人)。329000元扣除以上三人的被扶养人生活费仍余27196075元,该款应由赵纪强的继承人均分为宜,即每人为6799018元,所以,赵纪国继承赵保平的款项应为8606202元(1807184元﹢6799018元),原审判决的数额低于该数额,故孟春霞关于原判数额计算依据不足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鉴于本案赵纪国并未上诉,应视为赵纪国认同原判数额,故原审判决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701元,由上诉人孟春霞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宋克洋

                       审 判 员 张军委

                       审 判 员 刘 艳

二○一四年六月十六日

书 记 员 王 萌


20200109010631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