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银淞特种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与姜某某民间借贷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49/59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沪二中民四(商)终字第77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银淞特种金属制品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陈某某。

  委托代理人吴金根,上海市欣隆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珊珊,上海市欣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姜某某。

  委托代理人严力,上海市尚实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上海银淞特种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因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2012)宝民二(商)初字第25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上海银淞特种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淞公司”)委托代理人吴金根、张珊珊、被上诉人姜某某及其委托代理人严力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银淞公司原系普通有限责任公司,由宝山区吴淞乡劳动服务所和上海银松经营服务公司两单位各认缴出资500万元及50万元,于1996年4月19日经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宝山分局核准登记成立。1999年5月19日,银淞公司股东召开股东大会,确认银淞公司股东变更为宝山区宝山镇劳动服务所和上海银森润滑制品厂,并办理了工商变更手续。银淞公司现备案于工商登记机关的股东为宝山区宝山镇劳动服务所和上海银森润滑制品厂。

  2002年1月30日,银淞公司以职工持股会的名义向姜某某出具缴款凭证一份,该凭证上加盖了银淞公司的公章,并载明:姓名:姜某某;编号:0008;缴款金额:壹拾万元整;缴款日期2002年1月30日。2008年1月1日,银淞公司以职工持股会的名义向姜某某出具缴款凭证一份,该凭证上加盖了银淞公司的公章,并载明:姓名:姜某某;编号:0027;缴款金额:壹拾叁万元整;缴款日期2008年1月1日。后案外人林某某代银淞公司还款3万元,余款一直未付。姜某某经多次催讨未着,故诉诸法院,要求判令银淞公司归还借款20万元并支付自2010年1月1日起至判决生效之日止的利息(其中2010年1月1日至2011年9月29日以23万元为本金计算,2011年9月30日至判决生效之日以20万元为本金计算,利率标准为年10%)。

  审理中,银淞公司认可上述缴款凭证的真实性,但否认收到姜某某交付的相应款项,也并不认可姜某某持有银淞公司的股权,且银淞公司表示从未就姜某某成为银淞公司股东的事宜召开股东大会、修订公司章程、修改股东名册、办理验资及相应的工商变更登记手续。

  另查明:

  1、姜某某原系银淞公司职工,于2011年7月31日办理了退工手续,其亦表示自己从未成为银淞公司股东。

  2、林某某系银淞公司日常经营负责人之一。2011年9月29日林某某向姜某某存折号为1000403XXXX4920359的账户内汇款3万元。审理中,林某某表示该笔款项可作为银淞公司向姜某某的还款,姜某某亦表示愿意在银淞公司的借款本金23万元中扣除上述款项。银淞公司对姜某某、林某某的上述意见表示同意。

  原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正确处理本案的关键在于对有限责任公司设立后向股东之外的人吸收投资的性质如何加以认定。就有限责任公司股东资格取得途径问题而言,应视公司是否增资而有所区别,如公司注册资本不变,那么股东之外的投资人成为公司股东的方式只能是受让股权、接受股权赠与或者隐名股东显名化,如投资人通过公司增资扩股的途径成为股东,则必然会引起公司注册资本的增加,但增资扩股并非一般形式上的吸收投资行为,而是公司重大事项,必须履行召开股东大会并形成决议、出资验资及为此办理工商变更登记等一系列法定程序后方可成立,如未履行这些程序,则公司的注册资本并不因吸收投资人的资金而增加,公司吸收投资的行为也只能被认定为用于填补资金不足而对外进行的融资。本案中,银淞公司分别于2002年1月30日、2008年1月1日以职工持股会的名义向姜某某出具了10万元、13万元的缴款凭证,姜某某陈述上述缴款凭证是对应于姜某某提交的证据中2002年1月31日姜某某和上海银森润滑制品厂的股权转让协议书、2008年1月10日姜某某和林某某签订的转股协议,但即便两份协议均是真实的,且如姜某某所述分别和两份缴款凭证对应,也因两份协议涉及的转让金最终是由银淞公司收款,并出具了相应的缴款凭证,说明银淞公司以其行为否认了姜某某分别和上海银森润滑制品厂、林某某之间的股权转让。更何况两份转让协议签订的时间晚于银淞公司向姜某某出具缴款凭证的时间,正如银淞公司辩称,该两份协议与银淞公司无关,不必然与银淞公司向姜某某出具缴款凭证具有对应性,故在银淞公司以职工持股的名义收取姜某某交付的23万元资金后,且并没有为此召开股东大会、修订公司章程、修改股东名册、办理验资及相应的工商变更登记等手续,公司的注册资本并未因此而增加的情况下,银淞公司的行为实质为向姜某某借款而非增资扩股。姜某某据此要求银淞公司归还借款20万元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当,应当予以支持。银淞公司表示虽出具了缴款凭证但实际并未收到姜某某相应钱款的辩称,缺乏证据予以佐证,不予采信。姜某某称上述款项交付银淞公司时,姜某某、银淞公司曾口头约定利息按年利率10%计算,且在之后履行过程中,银淞公司也一直按照年利率10%实际结算利息给姜某某,而银淞公司表示即便借款属实,姜某某、银淞公司也从未约定利息,因姜某某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双方曾约定或实际按照年利率10%结算利息,也不能证明如姜某某所述其曾于2010年12月底就系争借款向银淞公司的日常负责人之一的林某某催要过,故其要求银淞公司从2010年1月1日开始按年利率10%向其支付利息的诉讼请求不尽合理,不能予以支持。因姜某某要求银淞公司返还借款有据可查的时间为其向原审法院起诉之日(2012年2月17日),故银淞公司应从2012年2月17日起按照同期银行贷款利率计算向姜某某支付借款20万元的利息。

  原审法院据此作出判决:一、上海银淞特种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归还姜某某人民币20万元;二、上海银淞特种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以人民币20万元为本金,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姜某某自2012年2月17日起至判决生效之日止的利息;三、对姜某某的其余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4,846元,减半收取为人民币2,423元,由姜某某负担人民币273元,上海银淞特种金属制品有限公司负担人民币2,150元。

  原审判决后,上诉人上海银淞特种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其与姜某某之间不存在借贷关系,虽然收到款项23万元,但该款项系姜某某支付银淞公司股东上海银森润滑制品厂的股权转让金,系出资,非借款。据此,要求二审撤销原审判决,发回重审。

  被上诉人姜某某答辩称:讼争款项系借款,其从无成为银淞公司股东的意思表示,亦从未行使过股东权利,之前也收到过固定利息。原审判决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要求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查明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另,在本案二审审理过程中,银淞公司确认收到姜某某所交付的本案讼争款项20万元。

  本院认为,银淞公司于2002年、2008年出具的两份缴款凭证载明姜某某共缴款23万元,并在凭证上加盖了银淞公司单位公章,庭审中亦认可收到上述股权款,据此银淞公司认为讼争款项应为股权出资款而不应作为借款归还。然,根据公司法有关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增资扩股系公司重大经营事项,其完成必须履行召开股东大会并形成公司决议、增资的验资以及办理工商变更登记等法定程序,如未履行上述法定增资程序,则公司对外吸收投资的行为也只能认定为公司对外进行的融资。从本案查明的事实来看,姜某某在缴纳了讼争款项后,从未参与过公司的经营管理,也未出席过股东大会,未行使股东权利;银淞公司的股东名册、公司章程、工商登记等都未发生改变。因此,银淞公司主张姜某某缴纳的钱款系股权款,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难以支持。讼争款项的实质是“名为投资,实为借贷”,系公司对外的融资借款而非增资扩股的股权款,因此,姜某某要求返还借款的诉讼请求应予支持。综上所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判决并无不当。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4,846元,由上诉人上海银淞特种金属制品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张晓菁

代理审判员陈 钰

代理审判员金 冶

二○一二年九月七日

书 记 员朱 敏


20200109124959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