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英赛进出口有限公司与宁波市鄞州绮香纺织品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6/57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被告):宁波英赛进出口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庄宇,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蒋莹磊,北京大成(宁波)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宁波市鄞州绮香纺织品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吴际杰,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史晓沪,浙江和义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刘燕妮,浙江和义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宁波英赛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英赛公司)为与被上诉人宁波市鄞州绮香纺织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绮香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宁波市江北区人民法院(2012)甬北商初字第60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6月18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认定:刘文恩、夏文伟与英赛公司存在合作关系,其二人曾以象山县龙宇针织有限公司名义与英赛公司签订一份《合作协议》。英赛公司准许夏文伟、刘文恩以英赛公司经理名义对外签订合同、买卖货物,并使用英赛公司公章,如果有净利润,双方“二八分成”,且“一切对外签订的合同及业务均由甲方(英赛公司)出面并结算”。王树飞曾于2012年5月至7月期间受雇于夏文伟、刘文恩从事货物跟单工作,其对外以英赛公司员工自称。刘文恩系宁波北仑优丹服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丹公司)股东。2012年5月12日,刘文恩以英赛公司名义与绮香公司签订一份买卖合同,约定英赛公司向绮香公司购买11 917千克面料,每千克48元,货款金额共计572 016元,具体货值“以时间(实际)金额为准”,交货地点为“需方工厂”,交货日期为“头期交布(5月)22号,结束期6月4日”,付款方式为预付款30%,英赛公司收到货物支付70%余款。该合同上加盖了英赛公司的合同专用章。2012年5月15日,英赛公司向优丹公司开具了共计170 000元的银行承兑汇票,经优丹公司背书给绮香公司,用以支付涉案合同项下的预付款。

  2012年7月4日,王树飞与绮香公司进行对账,对账结论为绮香公司交付了共计13 06830千克的面料。该对账单下方载写“账已对清,英赛公司王树飞”字样。2013年3月22日,宁波市公安局江北分局决定对刘文恩、夏文伟涉嫌合同诈骗案立案侦查。英赛公司法定代表人庄宇在询问笔录中称,夏文伟于2012年2月自称拉来一笔外商业务,并开具了相应的信用证,为此英赛公司向优丹公司支付了共计1 070 000元的银行承兑汇票,但刘文恩、夏文伟将银行承兑汇票贴息之后逃走。

  绮香公司于2012年11月5日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称:2012年5月12日,绮香公司、英赛公司双方签订买卖合同一份,约定由英赛公司向绮香公司采购人造棉、尼龙、弹力罗马布等面料,价款共计577 97450元,交货地点为“需方工厂”。合同签订后,绮香公司按照英赛公司员工王树飞的指示,将共计13 06830千克的面料交付给了多家第三方公司,共计价值627 27840元。但英赛公司仅支付了170 000元的预付款。请求判令:英赛公司支付绮香公司货款457 000元。

  英赛公司在原审庭审中口头答辩称:涉案买卖合同是由绮香公司的挂靠人员刘文恩、夏文伟与绮香公司签订。由于刘文恩、夏文伟与公司发生矛盾,后又下落不明,故英赛公司事后才知情。该合同签订之后,英赛公司从未收到绮香公司发送的货物,也未向绮香公司支付货款,故该合同并未实际履行,英赛公司不应承担支付货款的责任。现英赛公司已就刘文恩、夏文伟涉嫌合同诈骗向公安机关报案,且公安机关已决定立案侦查。请求法院裁定中止审理或判决驳回绮香公司的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审理认为:绮香公司、英赛公司签订的买卖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为合法有效。双方均应恪守合同约定,全面及时地履行各自合同义务。现绮香公司提供的证据已达高度盖然性标准证明其已向英赛公司交付了共计13 06830千克的货物,按合同约定每千克48元计算,货款共计627 27840元。但英赛公司仅仅支付170 000元预付款,其行为已经构成违约,应承担相应民事法律责任,故对绮香公司要求英赛公司支付余下货款的诉请予以支持。绮香公司诉请的金额457 000元低于欠款金额,系其对自身权利的处分,不予干涉。虽英赛公司主张本案涉嫌刑事犯罪,应当按“先刑后民”原则处理,但刘文恩、夏文伟涉嫌对英赛公司实施诈骗,系其与该二人之间事务,与绮香公司并无直接关联。故对英赛公司相关抗辩意见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三十条、第一百五十九条、第一百六十一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七十三条之规定,原审法院于2013年4月23日作出如下判决:英赛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绮香公司货款457 000元。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8 155元,财产保全费2 805元,两项合计10 960元,由英赛公司负担。

  英赛公司不服原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英赛公司并不知道涉案合同,故原审法院将绮香公司是否交付货物的举证责任分配给英赛公司,并因此让英赛公司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是错误的。绮香公司提供的《产品出库单》上的签名者,该公司都不清楚其身份,如何能够证明绮香公司完成了交货义务。原审认为合同约定以实际发货数量为准是错误的,合同对此并没有该约定。原审认定王树飞受雇于夏文伟、刘文恩,认定其代表英赛公司对账行为有效是错误的。绮香公司提供的证据存在很多矛盾之处,所以原审认为证据已达高度盖然性证明标准错误。此外,因刘天恩、夏文伟涉嫌犯罪,但原审法院没有中止审理,审判程序不当。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依法改判。

  绮香公司答辩称:英赛公司的上诉理由是不成立的,绮香公司在原审中提供的涉案合同、交货清单、《产品出库单》及英赛公司员工王树飞的对账单等证据,证明绮香公司已经按照合同约定完成了交货义务。《产品出库单》所有日期都是根据英赛公司的指示以实际发货日期为准。王树飞以英赛公司名义,从事英赛公司业务联系,绮香公司作为善意第三人,并不知道英赛公司内部情况,王树飞、夏文伟、刘文恩做出的一系列行为均是代表英赛公司的职务行为。夏文伟、刘文恩是否利用外商信用证进行诈骗,与本案无关。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向本院提供新的证据。

  本院经审理后对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英赛公司与绮香公司争议焦点是绮香公司是否向英赛公司交付了货物。英赛公司与刘文恩、夏文伟虽是合作关系,但合作协议明确授予刘文恩、夏文伟经理权限并同意使用英赛公司公章,故刘文恩、夏文伟聘用的王树飞对外行为应视为履行职务行为,且根据原审法院调查笔录结合王树飞至本案诉讼发生仍持有英赛公司门禁卡、钥匙等实际情况,绮香公司也有理由相信王树飞代表英赛公司。故绮香公司提供的《产品出库单》等证据虽有一定的瑕疵,但结合王树飞证言及其与绮香公司对账后出具的对账单,可以认定绮香公司向英赛公司交付了货物。英赛公司应支付相应货款。英赛公司提出刘文恩、夏文伟涉嫌犯罪,本案不应继续审理。本院审查后认为,刘文恩、夏文伟现涉嫌犯罪系该两人涉嫌对英赛公司实施诈骗,与本案无直接关联。综上,英赛公司诉称,依据不足,其上诉请求,本院难以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得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 155元,由上诉人宁波英赛进出口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赵 文 君

审 判 员   徐 梦 梦

审 判 员   毛  姣

二○一三年七月十七日

代书 记 员   鲁  超




20200109010657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