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友彬与张守立买卖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7/00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徐商终字第025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安友彬。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守立。

  上诉人安友彬因与被上诉人张守立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徐州市铜山区人民法院(2013)铜商初字第005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5月21日立案受理,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6月4日、7月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安友彬及其委托代理人李艳玲、沈宝云,被上诉人张守立及其委托代理人周永,证人宋建华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张守立原审诉称:2012年3月,其为安友彬送芯板两车,计款44050元,运费1600元,合计欠款45650元,安友彬于3月15日出具欠条一张。张守立多次催要未果。故起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判令安友彬给付货款及运费45650元,违约金4000元,合计49650元。

  安友彬原审辩称:其出具欠条时间是2012年3月5日,而不是2012年3月15日,是笔误。3月5日写的欠条,3月6日汇款35万元。实际欠货款8900元和运费1600元。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2012年3月,张守立为安友彬送芯板,安友彬于2012年3月4日汇款30000元,2012年3月6日汇款35000元,共付张守立货款65000元。经双方结算,安友彬尚欠张守立货款44050元,运费1600元,合计45650元。安友彬于2012年3月15日出具欠条一张,并写明次日付清。后张守立多次催要未果,故以诉称理由诉至原审法院。

  原审法院认为,一、关于欠条形成的具体日期问题。安友彬对欠条的真实性没有异议,认为打欠条时间是2012年3月5日,而不是2012年3月15日,是笔误。但未能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实。故对其该抗辩意见不予采信。二、关于安友彬所欠货款及运费的确切数额问题。鉴于安友彬对欠条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且其关于“打欠条时间是2012年3月5日,而不是2012年3月15日,是笔误”的抗辩意见,因未能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实,不予采信。故安友彬关于实际欠张守立货款8900元的抗辩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信。综上,安友彬尚欠张守立货款44050元,运费1600元,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应予偿还。但张守立要求给付违约金4000元,依法应予调整。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五十九条、第一百六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安友彬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张守立货款44050元,运费1600元,合计45650元及相应的利息损失(以45650元为基数,按照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贷款基准利率的13倍,自2012年3月17日计算至判决生效之日止)。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520元,由张守立负担60元,安友彬负担460元。

  上诉人安友彬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欠货款44050元的事实不存在:1、2012年3月,张守立给上诉人送两车芯板,上诉人接到第一车货时,于2012年3月4日从银行打款30000元;上诉人接到第二车货时,于2013年3月6日又从银行打款35000元,两次打款合计65000元,实际上诉人只欠被上诉人货款8900元和运费1600元。2、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原来并不认识,经宋建华介绍,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相识,仅发生这两车芯板业务,再无其它业务往来。二、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有误,导致判决结果错误,因为:1、欠条书写时间确是笔误。实际书写时间为2012年3月5日,而不是2012年3月15日。2、上诉人收到的第一车货,总货款为38900元(实际为38150元),上诉人于2012年3月4日给被上诉人从银行打款30000元,上诉人收到第二车货,货款及运费总金额为36600元(实际为35900元货款和1600元运费),上诉人于2012年3月6日又给被上诉人从银行打款35000元。上诉人两次汇给被上诉人65000元。两车总货款合计75500元减去已付65000元,上诉人只欠被上诉人货款8900元(实际为9050元)和运费1600元,两笔欠款合计10500元(实际为10650元)。3、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仅发生这两车货款,并无其它业务往来。综上,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有误,故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被上诉人张守立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庭审中,上诉人安友彬提交如下证据:证据一,介绍张守立给安友彬认识的介绍人宋建(见)华出具的书面证明,其本人到庭作证。证据二,徐州华佳胶合板厂、徐州生源木材加工厂出具的证明两份,前者内容为“经安友彬介绍,河南永城张守立送芯板一车,数量462件,汇钱35000元,余款未付,因质量问题,把不能使用的余板退回”;后者内容为“安友彬带张守立送货一车,厂已把货款全部付清”。拟证明安友彬与张守立仅发生两次业务,且大部分货款已付清。被上诉人质证认为:证人证言应当在一审中提供,现在二审中提供不属于新证据,不应采信;该证人证言即使证明3月3日、3月5日送货,也不能证明其他时间没有送货。安友彬向张守立的银行卡内打款情况,证人无法得知,该份证明是宋建华依据安友彬的叙述形成。徐州华佳胶合板厂、徐州生源木材加工厂的证明,不符合证据的形式要件,也不应当在二审中提出,该证明也是基于上诉人安友彬的陈述形成,因为汇款35000元证明单位是不清楚的,也无法证明被上诉人其他时间段没有向安友彬送货。

  本院认证如下:介绍人宋建华与张守立同为河南省永城市顺和镇人,与安友彬亦无亲属关系,其证言可以作为本案的证据予以确认。徐州华佳胶合板厂、徐州生源木材加工厂的证明内容与本案事实没有必然的联系,不能作为本案的证据使用。

  本院经审理查明:2012年3月,张守立为安友彬送芯板两车,3月3日送货一车,总价值38150元,安友彬于3月4日通过电话银行向张守立汇款30000元,尚欠8150元;3月5日送货一车,总价值35900元,另加运费1600元,安友彬于3月6日汇款35000元。安友彬为张守立出具欠条一张,内容如下:“今欠到芯板款8150元,欠款人安友彬”;“

  今欠到芯板款35900元,欠款人安友彬”欠条的落款日期为3月15日,没有年份,且用铅笔书写,书写欠条的纸张及铅笔均系张守立提供,欠条右上角有“明天85点前付清”字样。庭审中查明,每车芯板价值在35000元至4万元之间(包括运费1600元)。

  另查明:安友彬和张守立并不相识,经宋建华介绍,张守立开始替宋建华送芯板给安友彬,熟悉之后,张守立本人送芯板给安友彬。二审期间,宋建华到庭证明张守立于2012年3月3日和3月5日为安友彬送芯板两车,至于汇款情况宋建华是听安友彬陈述的;张守立在其诉状中也陈述2012年3月其为安友彬送芯板二车。

  经双方当事人确认,本案二审期间的争议焦点为:一、张守立2012年3月向安友彬送货的实际数量;二、安友彬实际尚欠张守立货款的数额。

  本院认为:一、关于张守立2012年3月向安友彬送货的实际数量问题。安友彬和张守立并不相识,经宋建华介绍,张守立开始为宋建华送芯板给安友彬,后张守立自己也送芯板给安友彬;张守立在诉状中陈述,2012年3月,其为安友彬送芯板两车,安友彬认可张守立送芯板两车,介绍人宋建华也证明2012年3月张守立为安友彬送芯板两车,送货日期分别为2012年3月3日和3月5日,结合安友彬2012年3月4日汇款3万元和3月6日汇款35000元,可以确认张守立在2012年3月共送芯板两车的事实。张守立在二审期间主张除了上述两车货之外,还于3月5日另行送了一车芯板,该车芯板价值为35000元(含运费),3月6日安友彬汇款35000元,即为支付3月5日的货款。对被上诉人的此说法,上诉人不予认可,其主张欠条上落款日期为3月15日系笔误,实际书写时间为3月5日。对此,本院认为,首先,被上诉人关于3月5日曾送芯板一车的主张,无任何证据证实,且与其诉状中自认的3月送芯板两车的事实相矛盾;其次,从双方实际履行情况来看,张守立送货后,安友彬支付部分货款,付款方式均为银行汇款,并无一次性付清货款的情形;再次,从欠条的内容来看,由于欠条的落款日期被书写为3月15日,张守立否认第二车芯板欠款只有2500元,其认为扣除3月6日收到的35000元之外,安友彬尚欠其44050元,但是,张守立没有提供证据,安友彬出具的欠条和书写欠条的铅笔均是张守立提供,欠条仅此一份,由张守立持有,欠条上的笔误并非只有落款日期一处,其右上角“明天8:30分前付清”也被误写为“85点”。综上,在被上诉人不能举证证实曾于2012年3月5日送芯板一车的情况下,结合欠条书写的内容及两方两次交易付款的事实,可以确认上诉人关于欠条上落款3月15日为笔误,实际为3月5日的主张成立。

  二、关于安友彬实际尚欠张守立货款的数额问题。根据已查明的案件事实,张守立实际为安友彬送芯板两车,二车芯板的价值是相对固定的(每车均在35000元至4万元之间,含运费1600元),第一车总价38150元,已付30000元,尚欠8150元,双方均无异议;第二车总价35900元,双方亦无异议,扣除已付的35000元,尚欠2500元(包括运费1600元),这与欠条右上角的承诺也互相吻合,安友彬实际尚欠张守立货款10650元。张守立二审主张为安友彬送芯板三车,与其诉状中陈述2012年3月为安友彬送芯板二车的陈述前后矛盾,其也承认收到安友彬两次所汇65000元,其二审期间无证据证实3月送过第三车芯板,故其主张安友彬拖欠货款45650元的证据不足,本院不予采信。

  综上,原审判决关于张守立为安友彬送芯板车数的事实认定不清,上诉人安友彬的上诉理由成立,本院对此予以改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五十九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徐州市铜山区人民法院(2013)铜商初字第0052号民事判决;

  二、安友彬于本判决送达后十日内给付张守立货款9050元,运费1600元,合计10650元及利息损失(以10650元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贷款基准利率的13倍,自2012年3月7日起计算至本判决确定的给付之日止)。

  三、驳回张守立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1040元,减半收取520元,由张守立负担460元,安友彬负担6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040元,由张守立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郭 宏

                               审 判 员 黄 博

                               代理审判员 杜 林

                               二 0 一三年八月八日

                               书 记 员 李媛媛


20200109010700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