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潮升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与解林姣租赁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09/11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穗中法民五终字第165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广州潮升物业管理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吴晓,该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杨晓栋,广东伯方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解林姣。

  委托代理人郭黎明,广州金鹏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广州潮升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因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2012)穗云法民四初字第117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位于广州大道北1421号的产权人是广州圣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2011年7月28日,广州潮升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承租方、以下简称潮升公司)与广州圣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出租方)签订《租赁合同》,约定出租方将位于广州市大道北1421号圣地大厦首、二层租赁给承租方,租赁期限为10年。2011年12月7日,解林姣(承租方)与潮升公司(出租方)签订《原潮圣地商场商铺租赁合同》,约定:出租方提供给承租方租赁使用的商铺位于广州大道北1421号原潮圣地商场的首层内,商铺编号为OJB-13铺(下称“涉案商铺”);商铺建筑面积为42平方米;租赁期限自2012年1月1日起至2013年12月31日止,共2年;出租方提供给承租方租赁使用的商铺月租金为13020元,自2012年1月1日起计,该商铺的物业管理费共1470元/月,从2012年1月1日起计,宣传推广费共420元/月,水电周转金2100元(一次性收取,合同期满后退还),承租方须于每月25号前向出租方缴纳次月的应付租金、管理费及宣传费,每月3号前向出租方缴纳上月的水电费;承租方在签订本合同时同意预付43470元给出租方作为履行本合同的保证金,承租方不履行本合同及相关从属合同,承租方支付的合同保证金出租方不予退还,同时承租方应付清其他应付款项(“应付款项”包括但不限于租金、各种费用、水电费、管理费、违约金、罚金、滞纳金、赔偿等);该合同保证金于本合同租赁期满一个月后,在承租方没有违约前提下由出租方无息退还给承租方;承租方未按合同规定时间和金额缴纳租赁费用及其他应付费用,除补交拖欠款项外,每逾期一天须按拖欠款项总额的1%向出租方支付违约金;逾期缴款累积达五天,出租方有权立即收回商铺并解除合同,承租方已缴交的保证金及一切费用不予退回,此外还应赔偿出租方的实际损失,铺内一切物品视作乙方放弃;等。

  合同签订后,潮升公司向解林姣交付了涉案商铺,解林姣向潮升公司缴纳了合同保证金43470元,水电周转金2100元,一次性综合管理费33600元,首月租金13020元、首月物业管理费1470元和宣传推广费420元,并对涉案商铺进行了装修。此外,解林姣缴清了从进场后至2012年7月的租金、物业管理费、宣传推广费。但未缴交2012年5月至6月的水电费及2012年8月1日至5日的租金、物业管理费、宣传推广费。

  2012年8月5日,潮升公司强行将涉案商铺拆除,并将商铺内的物品搬离。

  解林姣于2012年8月17日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1、撤销《原潮圣地商场商铺租赁合同》;2、潮升公司退还不法侵占的解林姣商铺内的货物、设备(鞋子两百双、鞋架饰品两箱、灭火器1个、防毒面具两个、收据一箱、货柜及凳子若干);3、潮升公司向解林姣返还收取的合同保证金43470元、一次性综合服务费33600元、水电周转金2100元,3月18日商场开业前强行收取的租金16926元;4、潮升公司赔偿解林姣装修费损失65000元。潮升公司在原审答辩称:解林姣要求撤销合同的理由不成立,潮升公司不存在欺诈行为,将原潮圣地商场打造成集服饰、餐饮等现代潮流的商场一直是潮升公司运作的目标。流行前线商场也是潮升公司经营的,不存在潮升公司虚假宣传和告知虚假信息的情况。在与解林姣签订合同前,潮升公司已将包括房产信息、消防等商场的实际情况告知解林姣。此外,解林姣在承租商铺期间,存在拖欠租金和水电费的违约行为,依据违约的情况和双方合同的约定,潮升公司有权没收其合同保证金、一次性综合服务费和水电周转金等费用,因解林姣违约在先,依照合同的约定装修应该归潮升公司所有。故解林姣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以驳回。

  由于潮升公司认为解林姣欠部分租金和水电费,其在原审时提出反诉请求:1、确认潮升公司与解林姣之间签订的《原潮圣地商场商铺租赁合同》已于2012年8月5日解除;2、解林姣向潮升公司支付拖欠的租金6610元、管理费17071元、宣传推广费48774元、水电费1101元及违约金(从应缴之日起计算至还清之日止)。本案全部诉讼费由解林姣承担。

  原审庭审中,解林姣与潮升公司双方确认解林姣所缴交的,首月租金13020元、物业管理费1470元和宣传推广费420元,抵扣了涉案商铺5月份的租金、物业管理费和宣传推广费。潮升公司表示解林姣实际未缴交2012年7月的租金、物业管理费、宣传推广费,理由是其工作人员在解林姣未交钱之前将收据开具给了解林姣,但解林姣后来却未缴交。潮升公司逾期未能举证证明上述事实。潮升公司明确其反诉请求中要求解林姣支付拖欠的租金、管理费和宣传推广费包括2012年7月的部分租金、管理费和宣传推广费共计6400元和2012年8月1至5月的租金、管理费和宣传推广费共计240484元。此外,潮升公司确认从涉案商铺内搬离的物品尚在潮升公司处,解林姣诉讼请求第二项中要求返还的物品可以返还。另查,解林姣已到潮升公司处取回鞋子两百双。解林姣表示愿意放弃第二项要求潮升公司返还搬离涉案商铺内物品、设备的诉讼请求。

  为证明潮升公司在招租时存在虚假宣传和欺诈的行为,解林姣提供了原潮圣地宣传图册、举报信、证人谢桥燕等的证言证据。解林姣表示宣传图册中存在的欺诈内容主要是其中提到的意向商家绝大多数实际均未进驻涉案商场。上述宣传图册中,意向商家包括DHC、Kappa、adidas、满记甜品等商家。举报信的主要内容为:兹举报广州市白云区广州大道北1421号原潮圣地商场,假借风水之名,利用虚假广告宣传,夸大宣传引诱当事人签订欺诈性合同,在合同条款中设下圈套,……乱收费,然后再利用霸王合同骗取当事人的进场费以及保证金,逼迫当事人离开商场,再度重复招租。……希望上级领导能为民众主持公道……。以下是受合同欺诈的受害者详细档铺号和姓名。上述举报信空白处有谢桥燕、陈云辉等13人的签名。落款时间为2012年7月16日。证人谢桥燕等的证人证言主要内容为:解林姣想开店时,是谢桥燕跟她一起过去的,当时潮升公司的招商人员向谢桥燕说他们经营流行前线和天河又一城,若要再经营涉案商场是没有问题的,并告知谢桥燕、解林姣要在12月24日开业,要谢桥燕、解林姣赶紧签订合同和缴纳保证金等。当谢桥燕、解林姣签订合同和交完费用后,潮升公司又以消防不过关为由,把商铺切成三角,后来换了一楼的商铺给谢桥燕、解林姣。后来,谢桥燕、解林姣才得知不是消防不过关,而是有人租赁了商铺,所以把二楼的商铺给切了。潮升公司还告知谢桥燕、解林姣商场的开业率有八成,还有引进大品牌,但后来却是谢桥燕、解林姣先进场,也没有看到大品牌商铺进场。潮升公司没有履行签订合同时的承诺,其行为是欺诈行为。此外,在谢桥燕、解林姣经营困难的时候,潮升公司强迫谢桥燕、解林姣缴纳租金,潮升公司的工作人员还对谢桥燕、解林姣进行辱骂和要挟。

  潮升公司对解林姣提供的宣传图册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该证据不能证实其存在虚假宣传行为,关于品牌的引进问题,其并没有承诺已经与品牌签约,仅是意向的商家,故其宣传内容都是真实的。对举报信,潮升公司对该证据的三性予以否认,并表示该举报信不能证实其存在欺诈行为,举报信的内容是其自己陈述,且举报人均是没有缴纳租金存在违约情况的商铺业主,故其内容不存在可信性。对证人证人,潮升公司对该证言的关联性不予确认,并表示根据其了解,证人谢桥燕和解林姣是合作关系,其证明力不高。上述证言也表明解林姣之所以到涉案商场经营,是已经到实地考察,觉得涉案商场的地理位置好,与宣传册显示的位置一致。对于拆除商铺的事实,是解林姣违反了合同的约定,延迟缴纳租金,其按照合同约定收回商铺,故其不存在欺诈行为。

  为证明已经对涉案商铺进行装修产生的费用,解林姣提供了与广州三和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签订的《三和装修合同书》一份。上述合同的主要内容包括:本合同包括2011年12月18日至2012年1月18日甲方委托乙方所有的项目;合同总金额为65000元,为双方签定确认合同,甲方在下单制作当日应付第一期总工程款3万元为预期款,第二期款35000元装修完毕后付清。合同落款处甲方签名为卡姿莲OJB—13解林姣,乙方签名为广州三和装修工程有限公司。《三和装饰报价单》一份,该报价单项目主要包括:货架、吊天花、收银台等12项,其中货架为308平方,单价1180元、吊天花为2222平方,单价51106元、收银台1张,单价3200元等。广州三和装修有限公司出具的收据两份,其中一份为NO001260,出具日期为2011年12月18日,主要内容为今收到卡姿莲(原潮OJB-13档)订金3万元,装修预收款。另一份为NO001281,出具日期为2012年5月28日,主要内容为今收到卡姿莲余款35000元,总计65000元整收清。

  潮升公司对解林姣提供的上述证据的三性不予确认,并表示不能确定该公司是否真实存在,且上述收据也不能证明三和公司确实为解林姣进行了装修并由解林姣支付了上述装修费。

  为证明解林姣欠租、欠水电费并在拆除涉案商铺前通知过解林姣的事实,潮升公司提供了于2012年7月28日出具的《告知函》一份和分别于2012年5月25日、2012年6月25日出具的《第一次催缴费通知书》各一份。上述告知函的主要内容为;OJB-13商铺承租人:贵商铺截止2012年7月28日前已拖欠应缴我司的租金及其他费用,并已产生滞纳金。……贵商户该行为已违反与我司所签订《租赁合同》第六条第7款、第十三条第二款第3条,……造成事实违约。请贵商户于2012年7月28日前到我司商场管理处补交欠款,否则,我司将按司法程序及其他措施(包括但不限于停止提供物管服务,封铺、封存货物并通知承租人三日内清理……)向贵商户追讨由此违约行为所产生的其他损失。上述两份催缴通知书的主要内容为我司已发过催缴通知书,至今为止,您仍未缴交5月的水电费570元(6月的水电费531元),若我司在5月25日(6月25日)前仍未收到阁下的欠款,视为阁下违约,服务中心有权停止提供相关服务,逾期超过7天,商场有权解除合同,阁下所交保证金不予退还。

  解林姣对潮升公司提供的上述证据三性不予确认,并表示没有收到过上述告知函和通知书。潮升公司表示上述告知函通过张贴的方式将告知函张贴在涉案商铺门口,但没有证据证明该告知函和通知书已送达解林姣。对通知书则是直接交给涉案商铺的店员签收,为此,潮升公司提交了2012年6月水电缴费通知单确认签收表一份,该表中涉案商铺的租户签名栏中有笔迹,但无法辨认该笔迹是否涉案商铺工作人员的签名,居于解林姣否认收到上述催缴通知单,且签收表签名栏中的笔迹亦无法辨认是否涉案商铺工作人员的签名,故潮升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上述通知书已送达解林姣。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潮升公司在与解林姣签订合同时是否构成欺诈的问题。对此,分析如下:

  首先,解林姣认为潮升公司在招商时有虚假宣传的行为,致使其产生错误的认识,从而签订了上述租赁合同。在现代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环境下,作为商场管理者的商家,为了招商引资对商场作出适当的宣传是无可厚非的,在商家作出相应的宣传后,作为承租商铺的投资者,按照常理亦会根据商场的地理位置、经营环境、投资前景结合商家的宣传进行综合考虑后,再作出是否与商家签订正式合同的决定。在本案中,作为承租商铺投资者的解林姣在与潮升公司签订正式合同前已到现场察看情况,并充分了解了商场的位置和环境,且从潮升公司制作的宣传册看并无涉及有意欺诈投资者的内容,且就意向品牌商家部分,该内容亦并未表示商家已经进驻之意。而投资者在经营过程中发生的经营状况差的情况,也是投资过程中不可避免的风险,但该风险往往亦受社会经济环境、商家管理制度等因素的影响,故解林姣的上述理由不充分。

  其次,解林姣认为潮升公司在与其签订租赁合同时,有故意隐瞒商场未取得规划验收许可证等事实,构成欺诈。因涉案商铺所在的商场是有合法产权人的房产,故解林姣的理由不成立。因此,解林姣认为潮升公司存在欺诈行为,要求撤销与潮升公司签订的《原潮圣地商场商铺租赁合同》的主张缺乏理据,不予支持。故解林姣与潮升公司签订的《原潮圣地商场商铺租赁合同》是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没有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

  上述合同签订后,潮升公司向解林姣交付了涉案商铺,解林姣亦进入涉案场地经营,但由于潮升公司已于2012年8月5日将解林姣的商铺拆除,并将铺内物品搬出,至此,双方的合同已现实无法继续履行,潮升公司要求确认双方签订的上述合同于2012年8月5日予以解除,解林姣亦起诉要求撤销合同无意继续履约,故应认定双方达成解约合意,双方的租赁合同关系应予解除。由于解林姣确认至今未缴交2012年5至6月的水电费共计1101元及2012年8月1至5日的租金、物管费、宣传推广费共计240484元,故潮升公司要求解林姣支付拖欠的2012年5至6月水电费共计1101元、2012年8月1至5日的租金、物管费、宣传推广费共计240484元及上述费用的违约金合理合法,予以支持。违约金的计算,解林姣主张按拖欠款项总额的1%支付过高,应调整为以每月欠缴费用为本金,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因潮升公司没有证据证明已开具给解林姣2012年7月的收款收据,但解林姣实际未缴交相关费用的事实,故潮升公司要求解林姣支付拖欠的7月租金、管理费、宣传推广费的主张缺乏理据,不予支持。虽然解林姣欠缴2012年5至6月的水电费,但该违约行为对合同的继续履行并未构成根本违约,在解林姣出现上述欠费行为的情况下,潮升公司完全可通过其他协调方式要求解林姣支付,以继续履行合同。但潮升公司却单方向解林姣发出告知函,通知限期清铺,并强行将涉案商铺进行拆除,搬离铺内物品,导致双方失去了进一步沟通和协调的机会,对合同的最终解除也有一定的过错,故潮升公司要求确认其2012年8月5日行使解除权合法,发生解除合同效力的请求,不予采纳。现解林姣要求潮升公司退还向其收取的保证金43470元、一次性综合管理费33600元、水电周转金2100元的主张合理合法,予以支持。因合同中约定涉案商铺月租金自2012年1月1日起算,故解林姣要求潮升公司退还3月18日商场开业前强行收取的租金16926元的主张缺乏理据,不予支持。

  关于解林姣要求潮升公司赔偿涉案商铺装修损失的问题。由于解林姣、潮升公司双方对合同的解除均存在一定的过错,故涉案商铺装修残值的损失,应由双方共同承担。对于责任承担的比例问题。虽然解林姣欠水电费在先,但潮升公司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其在对涉案商铺采取强行拆铺措施前尽过其他催缴的义务,潮升公司强行拆除商铺的行为造成解林姣对欠费行为没有抗辩的机会,亦使双方失去了进一步协商的余地,导致了双方的合同最终无法继续履行,不利于经营市场的稳定性,也有违诚实信用的原则。故在导致合同最终无法履行的责任中潮升公司应负主要责任。具体的违约责任比例按解林姣承担30%,潮升公司承担70%分配。对于装修数额的问题,因涉案商铺原状已被拆除,故对涉案商铺价值无法通过评估机构评估,但由于解林姣提供了关于装修的证据,故从公平角度,根据租赁合同约定的期限将装修费用平均分摊计算涉案商铺合同解除时剩余租赁期内的装修价值。虽然潮升公司对解林姣提供的装修合同、报价单和收据三性不予确认,但由于解林姣确实对涉案商铺进行了装修,且其提供的报价单项目与商铺的实际面积和经营范围相符,单价亦未超出合理范围。故对涉案商铺有装修,且装修数额为65000元的事实予以确认。由于双方约定的租赁期限为2年(24个月),故涉案商铺平均每月的装修价值约为27083元。涉案商铺的使用时间从起租期(2012年1月1日)计算至商铺被强行拆除的时间(2012年8月5日),据此,涉案商铺剩余装修价值还有约16个月,数额为433328元。按照解林姣承担30%、潮升公司承担70%的责任计算,潮升公司需要赔偿解林姣的装修损失费共计3033296元。

  据此,原审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七条、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于2013年1月8日作出判决:一、解林姣与潮升公司于2011年12月7日签订的《原潮圣地商场商铺租赁合同》予以解除;二、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潮升公司向解林姣返还合同保证金43470元、一次性综合管理费33600元、水电周转金2100元;三、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潮升公司向解林姣支付装修损失费3033296元;四、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解林姣向潮升公司支付2012年5月至6月的水电费共计1101元,2012年8月1日至5日的租金、物业管理费、宣传推广费共计240484元及上述费用的违约金(以每月欠缴费用为本金,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从每月应缴之日起计至支付之日止);五、驳回解林姣的其他诉讼请求;六、驳回潮升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本诉受理费4022元,由解林姣负担1090元,潮升公司负担2932元;反诉费305元,由解林姣负担100元、潮升公司负担205元。

  判后,上诉人潮升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解林姣起诉主张撤销双方签订的租赁合同,潮升公司反诉要求双方租赁合同于2012年8月5日解除,但原审法院却判决双方的租赁合同予以解除,明显否定了双方当事人的诉请,该判决不属本案的审理范围。潮升公司认为法院只能按照当事人提出的主张进行审理,对超出当事人主张的部分不得主动审理,原审判决超过诉讼双方的诉讼请求,违反《民事诉讼法》“不告不理”的原则。二、解林姣拖欠租金,存在严重的违约行为,潮升公司有权依照合同约定没收保证金等费用,原审法院认定潮升公司应当退还保证金属于事实认定不清。解林姣多次迟延缴纳租金,给潮升公司造成了极大的困扰,2012年7月,解林姣未缴纳租金的情况下,将潮升公司开具的收款收据取走,且拖欠8月份租金,严重违反了合同的约定,造成了根本上的违约,根据双方签订的合同第十三条第二项第3款的约定,解林姣拖欠租金已超过5天,潮升公司有权依照合同约定行使解除权解除合同并没收保证金等费用。三、原审认定潮升公司退还一次性综合服务费属于事实认定不清。一次性综合服务费属于不可返还的费用,该费用是解林姣进场前,对租赁物进行增值的相关费用,潮升公司做了相应的投入,提供了相应的服务,这一系列的增值服务都会使解林姣从中受益,且双方已签署了《关于收取一次性综合服务费的说明》,该服务已经得到解林姣的认可,不能予以退还。四、原审认定的装修损失数额存在错误,属于事实认定不清。解林姣提供其与广州三和装饰有限公司的装修合同及收据证明其装修的费用,但该票据并非合法收据,不能作为证据使用。广州三和装饰有限公司是一个不存在的公司,不可能开出票据,原审认定该证据错误。五、原审判决认定潮升公司存在过错需要承担一定的责任,属于认定事实不清。本案中租赁合同的解除系解林姣拖欠租金,导致潮升公司行使解除权解除合同,整个事件的起因就是解林姣违反合同约定,显然潮升公司对合同无法继续履行是没由责任的,不应当承担相关责任,因此,潮升公司不需要对装修损失承担责任。请求:1、撤销原审判决,确认解林姣与潮升公司之间签订的《租赁合同》已于2012年8月5日解除;2、判令解林姣向潮升公司支付拖欠的租金6610元、管理费17071元、宣传推广费48774元、水电费1101元及违约金(违约金从应缴之日起计算至还清之日止,暂计至2012年11月30为2252519元)共计3243103元;3、本案所有诉讼费用由解林姣承担。

  被上诉人解林姣答辩同意原审判决,不同意上诉人潮升公司的上诉请求。

  经查,原审判决除了查明解林姣缴清了2012年7月的物业管理费、宣传推广费有误外,其他查明事实无误,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另查明,潮升公司称2012年7月份的租金是按5折即6510元(13020÷2)收取,其中在2012年7月9日解林姣支付了2000元租金,2012年7月20日虽向解林姣开具了4510元的收据,但潮升公司认为2012年7月20日的租金解林姣实际上没有支付。潮升公司还陈述在一审主张的租金6610元是包括2012年7月份的4510元和2012年8月1日至5日的2100元(13020元÷31天×5天);管理费17071元包含了2012年7月份1470元和2012年8月1日至5日的2371元(1470元÷31天×5天);宣传推广费包含2012年7月份的420元和2012年8月1日至5日的6774元(420÷31天×5天),而潮升公司在原审庭审中表示解林姣拖欠2012年7月份费用6400元是包括租金4510元、管理费1470元和宣传推广费420元,所以,解林姣还有管理费1470元和宣传推广费420元未交付。解林姣确认2012年7月份的管理费1470元和宣传推广费420元未向潮升公司支付。

  二审庭审过程中,解林姣表示其在一审提出撤销双方合同的目的就是解除合同,但双方当事人均表示对原审判决解除合同没有意见。

  本院认为:从本案查明的事实看,解林姣虽有迟延交付水电费等行为,但解林姣的上述行为并未构成根本性违约,潮升公司完全可以催告解林姣交付上述费用并继续履行合同。即使潮升公司认为解林姣的违约行为符合合同解除的条件,依法也应通知解林姣,而不是在未有充分证据证明其催告或通知解除合同的情况下,就强行对涉案商铺进行拆除,造成双方合同无法继续履行,故原审认定潮升公司的行为对合同的最终解除有一定的过错,并作出潮升公司退还保证金、一次性综合管理费、水电周转金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解林姣认为其在一审提出撤销双方签订的合同目的就是要求解除双方的合同,且双方在二审审理期间均表示对原审判决解除合同没有意见,对此,本院予以确认。由于双方对于合同的解除均有一定的过错,涉案商铺已被拆除,因此,双方应根据各自的过错责任承担涉案商铺装修残值损失,现解林姣已举证证明涉案商铺的装修费用,潮升公司虽有异议,但未能提供相反证据予以证实,故潮升公司认为原审法院采信解林姣主张装修损失错误缺乏理据,本院不予以采纳。潮升公司上诉认为其在原审庭审中表示解林姣拖欠2012年7月份费用6400元是包括租金4510元、管理费1470元和宣传推广费420元,其中4510元租金虽开具收据,但解林姣没有实际支付,对此,解林姣不予确认,潮升公司也未能提供相反证据予以佐证,故本院对潮升公司认为解林姣未付4510租金的上诉理由不予支持。至于潮升公司提出解林姣还有管理费1470元和宣传推广费420元未交付的问题,因本案中无解林姣支付2012年7月份管理费和宣传推广费的证据,解林姣也确认未向潮升公司支付2012年7月份的管理费1470元和宣传推广费420元,故原审判决认定解林姣已交付2012年7月份管理费和宣传推广费错误,本院予以纠正。

  综上所述,上诉人潮升公司的上诉理由部分成立,其上诉请求应予部分支持。因原审判决认定解林姣已缴清2012年7月的物业管理费和宣传推广费错误,本院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七条、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2012)穗云法民四初字第1173号民事判决第一、二、三、五、六项;

  二、变更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2012)穗云法民四初字第1173号民事判决第四项为:在本判决送达之日起十日内,解林姣向广州潮升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支付2012年5月至6月的水电费1101元、2012年7月的物业管理费1470元、宣传推广费420元、2012年8月1日至5日的租金、物业管理费、宣传推广费240484元及上述费用的违约金(以每月欠缴费用为本金,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从每月应缴之日起计至支付之日止)。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的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一审案件本诉受理费4022元,由解林姣负担1090元,广州潮升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负担2932元;反诉费305元,由解林姣负担165元,广州潮升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负担14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4022元,由解林姣负担950元,广州潮升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负担3072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蔡粤海

审 判 员  李 静

代理审判员  余 盾

二O一三年 七 月 十五 日

书 记 员  闫 娜



20200109010911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