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兰雨诉徐州徐工筑路机械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16/05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1)徐商初字第0069号


  原告朱兰雨。

  委托代理人李日钧,江苏立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华强,江苏立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徐州徐工筑路机械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杨东升,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时瑞,江苏义行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刘震,江苏义行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朱兰雨与徐州徐工筑路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徐工筑路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1年7月21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1年11月1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朱兰雨及其委托代理人李日钧,被告徐工筑路公司委托代理人时瑞、刘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朱兰雨诉称,2009年5月14日原告朱兰雨向被告徐工筑路公司购买XR220型旋挖钻机一台,合同总价款360万元,朱兰雨已经直接支付60万元,通过银行贷款支付252万元。双方在《服务条款补充协议》中约定,“如果设备10个工作日内无法修复,影响工程施工,而且又无替代设备进入工地,买受人无条件退货或更换一台全新同型号设备”。同年5月24日该旋挖钻机在浙江嘉兴施工现场组装调试完毕后投入施工,但施工过程中故障频发。其中在同年8月23日出现的钻杆故障,徐工筑路公司长时间未将故障排除,同年11月5日朱兰雨曾致函徐工筑路公司尽快拿出解决方案,但徐工筑路公司直到同年12月9日才将一根明显被翻新过的废旧钻杆送到朱兰雨工地,朱兰雨对此废旧钻杆不予认可并多次与徐工筑路公司相关负责人联系,但均无果。徐工筑路公司在旋挖钻机出现故障后,未能积极履行修理义务,严重违反了双方所签《服务条款补充协议》中的上述约定,朱兰雨因此将徐工筑路公司起诉至人民法院,请求判令:1、解除朱兰雨与徐工筑路公司所签订的旋挖钻机买卖合同,徐工筑路公司退还朱兰雨已付货款312万元,朱兰雨退回旋挖钻机;2、赔偿因徐工筑路公司的违约行为给朱兰雨造成的经济损失201187571元,包括银行贷款利息损失15887571元以及2009年8月23日至同年12月9日共计109天以每天17000元纯收益计算的未施工损失1853000元。诉讼期间,朱兰雨又将主张未施工损失的起算时点从2009年8月23日调整为2009年9月1日。

  被告徐工筑路公司答辩称,第一,朱兰雨尚欠部分首付款,其已经违约,不应享有合同解除权;第二,徐工筑路公司向朱兰雨所交付的旋挖钻机质量符合合同约定以及国家标准,徐工筑路公司交付机器同时向朱兰雨交付了《旋挖钻机使用保养说明书》和《钻杆使用手册》,但朱兰雨未按照这些文件的要求操作使用机器,这是造成旋挖钻机钻杆出现故障的主要原因,况且从朱兰雨旋挖钻机GPS记录看,2009年8月23日至月底期间该机器一直在正常使用,不存在“影响工程施工”的情况,故本案不具备行使约定解除权的条件;第三,即使行使约定解除权的条件成就,因朱兰雨未在合理期间内行使该项权利,其合同解除权已经消灭;第四,朱兰雨提出的赔偿损失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综上,请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朱兰雨的诉讼请求。

  根据原告朱兰雨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以及被告徐工筑路公司的答辩理由,本院对双方当事人均无争议的双方之间存在旋挖钻机买卖合同关系之事实予以确认,该事实有当事人均无异议的2009年5月14日《工业品买卖合同》、2009年5月15日《服务条款补充协议》、《整机交货验收单》、《旋挖钻机使用保养说明书》等证据为证。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1、双方当事人约定的解除合同的条件是否成就,朱兰雨有无在合理期限内行使解除权;2、朱兰雨提出的赔偿损失主张,是否存在事实和法律依据。

  围绕争议焦点1,原告朱兰雨向本院提交了:徐工筑路公司顾客服务传递卡8张、朱兰雨发给徐工筑路公司的信函及特快专递详情单2张、钻杆图片17张、电子邮件发送记录3份等证据材料,拟证明涉案旋挖钻机自2009年8月23日钻杆发生故障后,直至2009年12月9日徐工筑路公司才予以更换,但所更换的钻杆是一根明显被翻新过的废旧钻杆,并且朱兰雨曾经发过书面信函和电子邮件要求徐工筑路公司对钻杆问题予以处理。

  被告徐工筑路公司对以上证据质证后,对顾客服务传递卡的真实性无异议,同时向本院提交了其中4张顾客服务传递卡的首联,但认为这一证据能够证明被告徐工筑路公司及时对朱兰雨旋挖钻机进行了维修;对其他证据的真实性均有异议,称书面信函、电子邮件等均未收到;但徐工筑路公司认可2009年12月9日对朱兰雨旋挖钻机的钻杆进行了更换。

  本院对双方当事人无争议的证据及事实予以确认。

  围绕争议焦点2,原告朱兰雨向本院提交了其与“濮阳市华豫基础安装公司”所签订的《钻孔灌注桩基础分包合同》1份及《通知》2份,拟证明徐工筑路公司未及时对旋挖钻机钻杆进行维修,给朱兰雨带来了部分损失。但朱兰雨明确表示,其主张损失的依据不是该份合同及相应通知,而是根据其实际施工状况进行的收益测算。

  因原告朱兰雨不以《钻孔灌注桩基础分包合同》及相应通知作为向徐工筑路公司主张损失的依据,故本院对该证据材料不予认证。

  被告徐工筑路公司为反驳原告朱兰雨的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交了朱兰雨旋挖钻机GPS记录、东南大学就GPS记录出具的部分说明等证据材料,拟证明:1、2009年8月31日前朱兰雨的旋挖钻机一直在正常施工;2、2009年12月9日更换钻杆后该机器也一直在正常使用。

  原告朱兰雨对此质证后认为,其旋挖钻机于2009年8月初即出现故障,但徐工筑路公司始终未能查出原因,坚持使用到8月底时才确定为钻杆弯曲故障;GPS记录显示的旋挖钻机工作状态,并不都是在正常施工,有时是为维修需要而启动机器,但其认可该旋挖钻机直至2009年8月底嘉兴工程结束后才停止施工;2009年12月9日更换钻杆后至诉讼时,该旋挖钻机一直在施工,但时断时续,有时还借用他人钻杆进行施工。另外,原告朱兰雨在被告徐工筑路公司提出以上证据后,主动将主张未施工损失的起算时点从2009年8月23日调整为2009年9月1日。

  本院对朱兰雨旋挖钻机GPS记录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根据双方当事人在庭审中的陈述,本院依职权调取了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2011)云商初字第0353号江苏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徐州大同街支行(以下简称江苏银行大同街支行)与朱兰雨、李忠霞借款合同纠纷一案的民事判决书,一并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

  经审理查明,2009年5月14日,朱兰雨与徐工筑路公司签订《工业品买卖合同》,约定朱兰雨向徐工筑路公司购买XR220型旋挖钻机一台,价款360万元,结算方式、时间为:“整车款为360万元,买受人办理完银行按揭(贰年),首付车款应为整车款的30%(108万元)。因用户资金紧张,合同签订后买受人先付首付车款60万元,首付余款48万元分三个月付清。09年7月15日付16万元,09年8月15日付16万元,09年9月15日付16万元。若逾期每日按首付款的千分之三收取违约金。……”《工业品买卖合同》还约定钻杆保修半年或1000小时,以先到为准。2009年5月15日,朱兰雨与徐工筑路公司又签订《服务条款补充协议》,主要内容为:“经双方友好协商,在设备正常操作使用条件下,在合同约定的质保期内,为确保买受人设备正常工作,现达成以下协议:1、在设备正常操作使用条件下,在合同约定的质保期内,如设备出现质量问题,出卖人承诺48小时内修复,如修复不好出卖人应在72小时内发运1台同种型号设备进入工地施工,替代出现故障的设备。……3、相同零部件如果连续2次以上发生质量损坏,出卖人承诺只换不修。(易损件除外)4、如果设备10个工作日内无法修复,影响工程施工,而且又无替代设备进入工地,买受人无条件退货或更换一台全新同型号设备。……”

  以上合同签订后,徐工筑路公司向朱兰雨交付旋挖钻机及《旋挖钻机使用保养说明书》等文件资料,朱兰雨向徐工筑路公司支付首付款60万元,并从江苏银行大同街支行贷款252万元支付给徐工筑路公司,但首付余款48万元朱兰雨至今未付。2009年5月24日,该旋挖钻机在浙江嘉兴施工现场组装调试完毕后投入施工。

  在浙江嘉兴工地施工期间,该旋挖钻机发生故障。徐工筑路公司顾客服务传递卡显示,2009年8月23日和25日的故障均为“钻杆放水盘磨损”,排除故障措施栏均记载“未排除”。另有一张顾客服务传递卡上记录:“经检查钻杆第四节弯度10mm,第五节弯度15mm,以上情况属实,证明:孟亮。钻杆厂家处理意见:火焰调直钻杆,厂家签字:(空白)。客户要求:火焰调直允许,但是必须延长钻杆一年的保修期。客户签字:朱兰雨。”该张顾客服务传递卡上记载的日期为2009年8月6日,但朱兰雨庭审中否认该日期的真实性,认为该日期是后加的,真实日期在2009年8月30日左右。同时,朱兰雨述称浙江嘉兴工程于2009年8月底结束,其旋挖钻机虽然出现了钻杆故障,但也一直施工到2009年8月底工程结束。

  朱兰雨旋挖钻机GPS记录显示,2009年9月,该旋挖钻机基本未进行过施工。2009年10月,该旋挖钻机从浙江嘉兴转至河南郑州。2009年11月5日,朱兰雨向徐工筑路公司的法务人员马在伟、时瑞以及任仕杰总经理各邮寄书面信函一份,信函上载有“在施工期间出现了机械很多质量问题,……但是维修的时间太长,……严重违背了我与你公司签订的维修协议”、“一个钻杆问题就处理了一个多月,直到9月30日我到你公司任总才给于解决”、“你公司在收到此函后及时兑现你们的承诺,并且做出兑现的方法”、“如果你公司不能兑现你们的承诺或者很为难的话,那就请你公司将……118万元退还我方后将你们的设备拖回你公司”等内容。庭审中,徐工筑路公司否认收到该信函。2009年12月9日,徐工筑路公司对朱兰雨旋挖钻机出现故障的钻杆进行了更换。朱兰雨认为徐工筑路公司更换的钻杆是一根明显被翻新过的废旧钻杆,于2009年12月9日拍摄17张钻杆照片后,通过电子邮件的方式发送给收件人“lygh0717@yahoocomcn”,并留有“请领导仔细审阅”字样。庭审中,徐工筑路公司否认收到该邮件。在2009年12月11日的一张徐工筑路公司顾客服务传递卡上,记载的产品故障为“钻杆有锈皮、多处烤点,有两个接头”,原因栏记载“用户希望厂方给个合理解释”,排除故障措施栏记载“待厂家处理”。此后朱兰雨将该旋挖钻机投入施工使用,直至本案诉讼期间仍然在施工,但朱兰雨称其是借用了他人钻杆进行的施工。

  2011年4月28日,江苏银行大同街支行以朱兰雨及其妻子李忠霞逾期未归还贷款本息为由,向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朱兰雨再次向徐工筑路公司法务人员提出2009年12月9日所更换的钻杆系翻新的废旧钻杆的观点,并于2011年6月13日、6月14日两次通过电子邮件向收件人“694127117@com”发送钻杆图片,并留有“朱处长,钻杆图片在附件里”等字样。后因朱兰雨与徐工筑路公司未就钻杆问题协商好,朱兰雨遂提起本案诉讼。

  本院认为,朱兰雨与徐工筑路公司之间成立买卖旋挖钻机的合同关系,双方当事人应当按照其共同签订的《工业品买卖合同》、《服务条款补充协议》等合同、协议行使各自的权利、履行各自的义务。

  一、关于朱兰雨提出的解除合同主张能否成立的问题。

  朱兰雨依据《服务条款补充协议》第4条约定主张解除合同,该项权利在法律性质上属于合同法上的约定解除权。基于合同履行的诚实信用原则,为督促当事人尽快行使权利、保障合同交易关系的稳定,合同法上同时规定了约定解除权的行使期限。《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五条规定,“当事人没有约定解除权行使期限,经对方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不行使的,该权利消灭”。本案中,朱兰雨与徐工筑路公司所签《服务条款补充协议》的第4条未约定“买受人无条件退货”即解除合同的行使期限,但朱兰雨如果认为该协议中约定的解除合同的条件成就,其也应当在合理期限内行使合同解除权。然而,从本案已经查明的事实看,从2009年8月朱兰雨所购旋挖钻机出现了钻杆故障,到2009年12月9日徐工筑路公司对故障钻杆进行更换,此间长达3个多月的时间里朱兰雨从未向徐工筑路公司明确行使过约定解除权;尽管朱兰雨2009年11月5日向徐工筑路公司发出过书面信函,即使不考虑徐工筑路公司可能没有收到的事实,其在信函中也仅是表达了“如果徐工筑路公司不能兑现承诺就解除合同”的意思,而没有明确地向徐工筑路公司行使合同解除权,况且徐工筑路公司于2009年12月9日对该弯曲钻杆进行了更换,朱兰雨亦表示接受;朱兰雨还主张徐工筑路公司2009年12月9日更换的钻杆为翻新的废旧钻杆,即便这一事实成立并可能再次使得解除合同的条件成就,朱兰雨也仅是于2009年12月9日向徐工筑路公司发送了钻杆图片的电子邮件,但未明确行使约定解除权;本案诉讼前朱兰雨再次发送钻杆图片的电子邮件,并在诉讼中主张行使合同解除权,此时距2009年12月9日更换钻杆已经过去将近2年,显然明显超出了行使约定解除权的合理期限。朱兰雨在徐工筑路公司所购旋挖钻机2009年8月出现钻杆故障,2009年12月徐工筑路公司对故障钻杆进行了更换,此后直至本案诉讼期间朱兰雨一直在使用该旋挖钻机进行施工作业获取收益,朱兰雨在其贷款银行对其提起偿还借款本息诉讼后,对徐工筑路公司向本院提起诉讼并主张解除合同,其行为有违合同法上的诚实信用原则,《服务条款补充协议》中约定的朱兰雨享有的合同解除权,因其未在合理期限内行使而消灭。故,朱兰雨主张解除合同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朱兰雨提出的赔偿损失的主张能否成立的问题。

  本案中,朱兰雨主张要求徐工筑路公司对其赔偿的损失包括两部分,一是朱兰雨的银行贷款利息损失,二是2009年9月1日至12月9日期间的未施工损失。关于朱兰雨的银行贷款利息损失,因该损失系因朱兰雨未如期归还银行贷款本息而产生,与徐工筑路公司是否及时履行旋挖钻机维修义务没有关联性,故朱兰雨提出的该项损失赔偿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2009年9月1日至12月9日期间的未施工损失。朱兰雨主张徐工筑路公司未按照《服务条款补充协议》约定及时履行对旋挖钻机钻杆的维修更换义务,影响了其工程施工,因此应当赔偿其未正常施工期间的经济损失。然而首先,2009年8月朱兰雨旋挖钻机出现钻杆故障后,其仍然使用该机器进行施工直至浙江嘉兴工地工程结束,说明朱兰雨旋挖钻机的钻杆故障问题,以及徐工筑路公司未及时对此故障进行处理的事实,均未影响朱兰雨使用该机器进行工程施工。

  其次,2009年8月徐工筑路公司对朱兰雨旋挖钻机钻杆故障问题提出的处理意见是“火焰调直钻杆”,朱兰雨的意见是“火焰调直允许,但是必须延长钻杆一年的保修期。”而《旋挖钻机使用保养说明书》上钻杆弯曲的修复方法即是“火焰调直”。可见,徐工筑路公司提出了符合产品质量技术资料中承诺的故障修复方法的处理意见,但朱兰雨显然是提出了延长钻杆保修期的新要求。透过朱兰雨提出的这一新要求,结合朱兰雨在2009年11月5日书面信函中提到的“一个钻杆问题就处理了一个多月,直到9月30日我到你公司任总才给于解决”,以及2009年12月9日更换钻杆的事实,基本可以得出朱兰雨与徐工筑路公司在如何对钻杆故障进行维修处理方面发生了争议、直到2009年9月30日才达成对故障钻杆进行更换的意见的结论。但徐工筑路公司对双方较长时间争议于如何处理钻杆故障、以致于钻杆故障未能及时修复之事实,没有过错。理由是,钻杆作为旋挖钻机的直接作业工具,其在使用过程中出现故障,除与钻杆自身质量这一出卖人能够控制的因素有关外,还与施工地层结构、使用方法、使用频率、保养维护情况等多种受买受人控制的因素密切相关。出卖人与买受人对钻杆保修期限的约定,既是出卖人对钻杆质量作出的明示担保,也是买卖双方对各自可控风险的利益衡平。对保修期限的延长,必将增加出卖人的风险,提高出卖人的交易成本,从而打破了买卖双方的合同缔结基础。因此对于朱兰雨提出的延长钻杆保修期的新要求,徐工筑路公司没有义务同意该要求。况且自2009年5月24日投入施工使用,到2009年8月出现钻杆故障,朱兰雨旋挖钻机的工作时间已达700余小时,钻杆故障是否单纯源自钻杆自身质量问题,尚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即使朱兰雨旋挖钻机的钻杆故障源于钻杆自身质量问题,《服务条款补充协议》的第3条也为其提供了“2次质量损坏只换不修”的质量保障。因此,朱兰雨旋挖钻机出现钻杆故障后,徐工筑路公司已经同意按照产品质量技术资料中承诺的故障修复方法进行处理,但朱兰雨没有同意,由此导致的维修更换时间过长问题,徐工筑路公司没有过错。

  再次,朱兰雨主张的2009年9月1日至12月9日期间的未施工损失,是按照其正常施工期间的纯收益乘以未施工天数测算得出。该项损失在法律性质上属于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损失,即可得利益损失。因徐工筑路公司对双方较长时间争议于如何处理钻杆故障、以致于钻杆故障未能及时修复之事实没有过错,故朱兰雨未施工期间的经济损失不应由徐工筑路公司承担。即使徐工筑路公司存在过错,但因朱兰雨主张的可得利益不具有实现的可能性,故本院亦不予支持。理由是,第一,从工程施工规律来看,2009年9月1日至12月9日期间朱兰雨不可能每一天都在施工。第二,朱兰雨应当举证证明2009年9月1日至12月9日期间其存在利用旋挖钻机获取收益的机会,然而朱兰雨除向本院提交了一份《钻孔灌注桩基础分包合同》,未向本院提交任何其他证据。而《钻孔灌注桩基础分包合同》,朱兰雨还明确表示不将其作为主张损失的证据,徐工筑路公司对该份合同的另一方当事人“濮阳市华豫基础安装公司”调查后发现,“濮阳市华豫基础安装公司”未在河南省工商行政管理系统中查询到。第三,朱兰雨旋挖钻机仅是钻杆存在故障,而且朱兰雨对故障钻杆有条件进行更换,因此对于一个理性的商人而言,钻杆故障问题不应成为其获取收益机会的障碍。第四,即使朱兰雨签订有工程施工合同等可以利用旋挖钻机获取收益的机会,在其旋挖钻机钻杆出现故障等待维修的期间,其也不应当完全放任对施工合同的违约不履行,而是有义务采取适当措施,如租用他人钻杆等方式,防止损失的扩大;在其没有采取适当措施致使损失扩大的情形下,其不得就扩大的损失部分要求徐工筑路公司赔偿。因此,朱兰雨在旋挖钻机钻杆出现故障等待徐工筑路公司维修更换期间,其理当积极谋求交易机会,并且在已有的交易中采取适当措施防止交易机会的丧失以致无收益,然而本案诉讼期间,其始终未提供其存在获取收益机会的证据、采取适当措施防止损失扩大的证据,其简单以正常施工期间的纯收益乘以未施工天数测算得出损失数额向徐工筑路公司提出赔偿请求,存在“不劳而获”的嫌疑,违反了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买卖合同双方当事人理当按照合同约定或者法律规定,诚实信用地选择较为经济、较为效率的方式,双方相互配合共同解决标的物质量存在的问题。然而,朱兰雨在其旋挖钻机出现钻杆故障后未及时行使合同约定的解除权,在其故障钻杆得以更换并利用该机器获取利益长达近2年后,又主张行使约定解除权,违反了合同法上的诚实信用原则和关于约定解除权行使期限的规定,本院不予支持;朱兰雨提出的要求徐工筑路公司赔偿其2009年9月1日至12月9日期间的未施工损失的诉讼请求,因徐工筑路公司对双方较长时间争议于如何处理钻杆故障、以致于钻杆故障未能及时修复之事实没有过错,且朱兰雨主张的损失计算方式和数额均不具有实现的可能性,故本院亦不予支持;朱兰雨提出的要求徐工筑路公司赔偿其银行贷款利息损失的诉讼请求,因该项损失与旋挖钻机质量问题没有任何关联性,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三条、第九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朱兰雨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47710元,由原告朱兰雨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同时应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开户行:江苏省南京市农业银行山西路支行;账号:03329113301040002475。

                                 审 判 长  魏 志 名

                               代理审判员  耿 德 举

                               代理审判员  张 演 亮

                               二○一二年六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党 梦 轩


20200109011605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