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诉人熊永与被上诉人河南省长城通用科技有限公司、张会民劳务合同纠纷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51/20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郑民四终字第155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熊永。

  委托代理人兰松四,河南规范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河南省长城通用科技有限公司。

  负责人张玉东,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王术军,河南国基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苏琳,河南国基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原审原告张会民。

  委托代理人孟艳峰,河南威鼎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熊永因与被上诉人河南省长城通用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公司)、原审原告张会民劳务合同纠纷一案,不服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2013)金民二初字第96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熊永及其委托代理人兰松四,被上诉人长城公司的代理人王术军,原审原告张会民的代理人孟艳峰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1年1月20日,熊永与长城公司签订《消防工程劳务施工内部承包合同》一份,主要约定,熊永承包长城公司承揽的郑州市互助路10号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五三医院经济适用房建设项目的消防工程,总承包价暂定为580810元;(熊永一方)农民工进场必须造花名册于长城公司备案,熊永应按月及时发放施工班组及农民工工资,并发放至每个务工者手中,同时上报长城公司存档,熊永不履行支付农民工工资的,由长城公司按实际金额代为发放,并从熊永剩余工程款中按实发金额的两倍扣回。熊永向长城公司出具的收款手续显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五三医院经济适用房住房建设项目中,长城公司向熊永已付款357435元。在原审原告等的欠工资表中,载明欠张会明工资6700元,张会明的身份证号410329198203065018,该身份证号与原审原告张会民一致,均系原告本人。熊永分别在2013年1月1日和2012年12月28日的工资表中签署“以上工天属实”。

  原审法院认为:熊永与长城公司因签订《消防工程劳务施工内部承包合同》,构成承包合同关系。熊永与张会民之间构成雇佣关系。熊永给张会民出具的欠工资表,属熊永与张会民之间的行为,对熊永具有约束力,对长城公司不具有约束力。熊永称长城公司欠其款,长城公司称不欠,二者之间的纠纷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张会民对熊永的诉讼请求合法有据,予以支持。张会民对长城公司的请求,证据不足,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四条、第一百零八条、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七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熊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张会民劳务费6700元;二、驳回张会民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熊永负担。

  熊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上诉称:一、一审法院称该案是劳务合同纠纷是故意回避事实,捏造法律关系。原审原告起诉的是要求支付劳动报酬,不存在劳务合同纠纷的诉讼。二、一审法院认定熊永与长城公司构成承包合同关系错误。熊永与长城公司签订的合同名为劳务施工合同,实际上是消防工程施工的转包合同。合同约定熊永全部负责工程施工及质量,长城公司只负责接受结果,是工程转包。相关法律禁止将工程转包给没有资质的个人,故熊永与长城公司之间的合同是无效合同,不应构成承包合同关系。三、原审认定张会民与熊永之间构成雇佣关系是错误的。熊永仅系一个个人而非特定经济实体,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况且熊永带领张会民从事的是建筑工程消防施工的专业劳动,长城公司违法将工程承包给不具备施工主体资格的熊永,此发包行为无效,张会民实际是为长城公司的利益而劳动。长城公司是实际利益获得者,熊永只是代长城公司管理张会民给长城公司劳动。四、一审法院判决熊永支付张会民工资6700元是错误的。熊永带领张会民等人干长城公司承包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五三医院经济适用房建设项目的消防工程,总定价580810元,工程已经完成,而长城公司仅支付357435元,还剩余6700元没有支付给熊永和张会民等人。长城公司支付的357435元已全部用于支付农民工工资和工程所安装消防器材所用。熊永没有收到剩余款项的情况下拿什么支付张会民等人的工资。长城公司对熊永严格控制,熊永只能领到工地工人生活费和购买消防器材配件的一些费用,虽熊永给长城公司出具有收据,但除去工地工人基本的生活费和购买配件的费用,剩余都是长城公司直接把钱发给工人了,熊永并未拿到钱。五、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张会民随熊永在长城公司工地干活,应当得到劳动报酬。熊永与长城公司签订的合同是无效合同,参照《建设领域农民工工资支付管理暂行办法》,工程总承包企业不得将工程违反规定发包、分包给不具有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和个人,否则应承担清偿拖欠工资连带责任,应判决长城公司对张会民的劳动报酬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六、一审法院依照(2011)金民二初字第2934号民事判决书作出判决,是不负责任的,张会民等人权利无法实现。故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长城公司向原审原告支付工资6700元。

  长城公司答辩称:熊永称长城公司分包或转包违法故合同无效的说法是错误的,合同约定熊永带队施工,熊永的资质不影响合同效力,只有违背效力性法律条款才导致合同无效。一审认定熊永与张会民构成雇佣关系认定清楚,个人是有资格雇佣工人的,请求维持原判。

  原审原告张会民答辩称:同意上诉人熊永的意见,熊永与长城公司的合同无效,长城公司是实际受益人,应承担原审原告的劳务费。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一致。

  本院认为:熊永与长城公司签订了《消防工程劳务施工内部承包合同》,双方构成承包合同关系。上诉人熊永上诉称其与长城公司之间的合同系无效合同,双方不构成承包合同法律关系,熊永系为长城公司工作,原审原告的工资应由长城公司支付,本院认为,民事法律关系是以民事权利义务为内容的、由民事法律规范调整的社会关系,虽然熊永与长城公司之间的合同无效,但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双方仍存在以支付工程款为内容的债权债务关系,故对熊永此项上诉理由不予支持。熊永上诉称长城公司是实际受益人,应承担支付工资的责任,本院认为,原审原告与长城公司之间无合同关系,长城公司对熊永向原审原告出具的欠工资表不应承担支付责任,故对熊永的此项上诉理由不予支持。熊永上诉称长城公司违法将工程转包给不具有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和个人,应承担清偿拖欠工资连带责任,本院认为,熊永作为普通民事主体雇佣工人不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长城公司不应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依照相关法律规定,长城公司作为工程发包方对实际施工人或农民工承担付款责任的前提是对分包人熊永欠付工程款,长城公司举证证明没有欠付工程款,故对熊永要求改判长城公司支付原审原告的工资的请求不予支持。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适当,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四条、第一百零八条、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七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熊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石红振

                       审 判 员 李长军

                       代理审判员 王 雷

二○一三年十月二十二日

代理书记员 张 显


20200109125120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