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娟诉吕晓震等转让合同纠纷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46/55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烟民四终字第660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丁娟

  委托代理人:祝鹏程,山东鼎然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吕晓震

  委托代理人:郝碧峰,山东苑博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宋海涛

  原审被告:烟台市汝锦经贸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丁娟,该公司总经理。

  上诉人丁娟因转让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人民法院(2011)芝民简初字第108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丁娟及其委托代理人祝鹏程,被上诉人吕晓震及其委托代理人郝碧峰到庭参加诉讼。原审被告宋海涛、烟台市汝锦经贸有限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原告诉称,我与被告丁娟于2011年4月25日签订MIKIBANA品牌服装交接协议约定,我以260000元的价格转让MIKIBANA品牌在振华购物中心的店面,丁娟已付给我100000元,剩余款项160000元于2011年5月中旬一次性付清。协议签订的同时,我将店面的全部服装及店面物资交付丁娟,并帮助其办理了在振华购物中心的销售手续,丁娟即开始在振华购物中心经营,但所欠款项一直拖欠。2011年7月12日,丁娟承诺由被告烟台市汝锦经贸有限公司支付其中的86000元,该公司于当日向我开具了30000元和56000元转账支票两张,但我去银行存支票时,因该公司账户余额不足被退票。我认为该公司应丁娟要求,同意加入丁娟对我所负的债务,并向我开具了支票,应在支票金额范围内与丁娟共同承担偿付责任。被告宋海涛与丁娟系夫妻关系,应当对其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产生的债务承担偿付责任。综上,请求依法判令被告丁娟、宋海涛支付我店面转让费160000元,利息损失2875元(自2011年5月21日起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656%计算至2011年8月31日,此后仍继续主张利息),同时要求被告烟台市汝锦经贸有限公司在86000元范围内与上述两被告承担共同偿付责任;诉讼费由三被告承担。

  原审被告丁娟辨称,原告对涉案品牌服装的代理权于2011年1月份便已终止,品牌厂家也不允许代理商私自转让品牌代理权,故原告无权对外签订品牌转让协议,原、被告之间的转让协议没有法律效力;我现在振华购物中心4楼经营,根本不是原告转让的原二楼店面,而是我缴纳各种费用并取得品牌代理权后重新取得的,与原告没有任何关系。原告在隐瞒重多事实的情况下,诱导我与其签订的转让协议,将原告已无法经营使用的品牌转让给我,其转让行为不能保证我获得品牌代理权,也不能保证我在振华购物中心继续经营,此转让行为有欺诈性,应予撤销;交接协议中的160000元中有10000元是公司账面货款,而原告账面上实际只有9492701元,余60000元为道具款,而原告隐瞒了公司要求两年更换一次道具的事实。原告从2008年开始经营后一直都没有更换道具,造成我接手后重新更换道具,花费75000元,故即使该合同不能撤销,该笔道具款也应扣除。我为原告垫付的飞机票款4200元、车辆保险1275元、转让货物中的残次品价值30000元,均应予扣除;被告还应向我出具200000元货品的增值税发票。

  原审被告宋海涛辨称,虽然我与第一被告是夫妻关系,但对此事我并不知情,也没有参与过,我不应该承担责任。

  原审被告烟台市汝锦经贸有限公司辨称,我公司账面上有足额的钱,并不是因为余额不足被退票。而是原告与丁娟因此重新进行协商未达成协议。我公司与本案无关,不应该承担责任。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原告吕晓震于2008年开始在烟台阳光100后转入烟台振华购物中心经营MIKIBANA品牌服装,该服装由深圳新视线服装有限公司生产,原告属于加盟经营,经营期限至2010年12月31日,但加盟期限届满后,原告仍在振华购物中心经营该品牌服装,原告系挂靠于烟台市坤发经贸有限公司经营。2011年4月25日,原告与被告丁娟签订交接协议约定:就MIKIBANA品牌服装交接达成以下协议,1、丁娟已付吕晓震人民币100000元(2011年4月25日),2、剩余款项共计人民币160000元于2011年5月中旬一次性付清,3、吕晓震保证商场品牌调整到位,4、户头需暂时落于吕晓震的户头上,商场一切费用由丁娟负责。该交接协议签订当日,丁娟付给原告100000元,原告出具的收条载明:今收到丁娟转让吕晓震的品牌(MIKIBANA)公司账面货款人民币100000元。同日,原告与丁娟在签订的商品盘点明细表载明,服装新款、旧款及饰品转让价值10799818元。当日,原告将其在振华购物中心的店面交给丁娟经营管理。2011年6月1日,烟台市振华购物中心根据原告出具的书面申请,将经营的户头由原告经营期间的烟台市坤发经贸有限公司变更为被告烟台市汝锦经贸有限公司名下。2011年5月29日,原告与丁娟一起到深圳生产厂家就商场服装道具的使用问题向厂家提出协商,到深圳公司的往来机票费用由丁娟支付。关于道具的使用问题,深圳厂家于2011年11月25日出具了书面说明:公司与所有加盟代理商之间均有约定,服装品牌专柜内的形象道具最多只能使用2年,2年之后必须更换,原告吕晓震从2008年开始在烟台阳光100代理该品牌服装商品,后又转到烟台振华购物中心继续经营,公司考虑到其经营成本,同意其暂时使用旧形象道具,因其使用的是该公司的第一代形象道具,而2011年公司已推出第三代形象道具,其继续使用旧道具将严重影响公司形象,故在2011年年初公司正式通知原告更换新一代形象道具,之前道具不允许再使用。之后,原告多次与公司联系,希望可以让其继续使用旧道具,双方一直协商未果。后5月29日,吕晓震在和丁娟一起到公司开会时,又提出上述主张,但因提议不符合公司规定,且旧道具已使用多年,所以公司没有同意,认为旧道具必须更换,现在MIKIBANA服装品牌在烟台振华购物中心专柜的新负责人丁娟已交纳了新道具的费用75000元,使用了2011年新道具。2011年8月19日,被告烟台市汝锦经贸有限公司与深圳公司签订了正式的加盟代理协议。关于转让费260000元,原告称包括店面库存物资以及设施、无形资产包括振华购物中心的销售手续以及该品牌服装的进货渠道,其中有大约100000元的厂家货款、交付给被告丁娟的服装108000元,其余的包括店面物资灯具和办公用品约20000元,进驻振华购物中心进场费约40000元,其余的是服装道具。经查,原告在原服装厂家帐面余额为9492701元。被告为证明原告在加盟代理期限届满后无权转让涉案品牌服装经营权,提供了深圳公司出具的声明称:该公司与原告自2008年开始代理合作关系,2010年12月底代理合同到期时,因其服装道具及经营状况不佳等问题向公司提出终止合作关系,公司同意。遵照代理协议中的条款,原告还可持续经营一个月,从2011年2月1日起,公司与原告合作关系解除;另外,公司与原告在代理协议中有体现,未经公司书面同意任何代理商不得以出租、转让等形式全部或部分变更本协议所要求的代理商的责任权利及义务。因此,在2011年2月1日后,在烟台地区借助该品牌转让等行为与公司无关,公司有权保留对该地区的经营权。原告对此称,自己的代理期限到2010年12月底结束,但经申请已帮助丁娟办理了与公司的代理合作关系,也帮助丁娟落实到位了其在振华购物中心的经营权,故其与公司的合作关系与本案无关。同时,原告书面表示放弃对利息的主张。2011年7月12日,丁娟向原告出具了被告烟台市汝锦经贸有限公司加盖印章的转帐支票两张,金额分别为30000元和56000元,后被退票。被告烟台市汝锦经贸有限公司是由丁娟任法定代表人的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金500000元。

  庭审中,丁娟提出反诉,请求撤销其与原告之间的交接协议。本庭告知其反诉与本案不能合并审理,并限期其另案诉讼,但至今其没有提起诉讼。

  以上事实,有交接协议、盘点明细表、收条、单位证明等为证,还有原、被告的庭陈述笔录为证。

  原审法院认为,债是按照合同的约定或者依照法律的规定,在当事人之间产生的特定的权利义务关系。享有权利的人是债权人,负有义务的人是债务人,债权人有权要求债务人按照合同的约定或者依照法律的规定履行义务。本案中,原告与被告丁娟之间签订的交接协议经双方签字确认,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于法不相冲突,应为有效,双方均应按协议履行。被告丁娟虽辩称原告向其隐瞒了重要事实,但对此没有证据证实,故对其辩解不予采信。原告已履行协议约定的向被告丁娟交付店面、服装及落实商场与厂家签订代理合同的义务,丁娟即应按协议约定向原告支付所余转让款160000元。原告放弃利息主张,系对自身诉讼权利的处分,于法不悖,予以准许。因该债务系转让费,并非单纯的借款,故原告以被告宋海涛与丁娟系夫妻关系为由要求其与丁娟承担连带责任于法不符,不予支持。被告烟台市汝锦经贸有限公司向原告出具的86000元的转帐支票被顶票,并不能认定其对原告负有清偿86000元债务的义务,故原告要求被告烟台市汝锦经贸有限公司在86000元的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亦不支持。因双方在店面转让过程中并未对转让内容各细节及价值进行分别约定,故被告丁娟主张应从转让费中扣除道具费用等的辩解,理由不当,证据不足,不予采信。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四条之规定,原审法院于2012年12月5日判决:一、限被告丁娟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偿付原告吕晓震转让费人民币160000元;二、驳回原告吕晓震其他诉讼请求。如果被告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3558元、财产保全费1320元,由被告丁娟负担。因原告已向法院全额预交,故限被告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迳付给原告4870元。

  宣判后,上诉人丁娟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上诉人支付被上诉人86000元,诉讼费、保全费、上诉费依法分担。理由: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有误。1、双方签订协议后,因“MIKIBANA"品牌厂家不允许上诉人使用之前道具,商场也因此拒绝上诉人在商场经营,致使“MIKIBANA"品牌一直无法经营,最终上诉人向厂家交纳了新道具费用后才使品牌调整到位。依照协议第3条约定,“吕晓震保证商场品牌调整到位”,而实际上被上诉人并未履行该义务,导致上诉人费用增加,故该费用应由被上诉人承担。2、协议签订后双方实际已就道具费问题达成了一致,因上诉人增加了道具费75000元,故被上诉人减收相关的费用,最终达成一致上诉人支付被上诉人86000元,双方两清,随后上诉人为被上诉人出具了两张转账支票,共计86000元,但被上诉人第二天便反悔,要求上诉人按照原协议付款,最终导致付款失败。综上,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不履行协议约定义务,应依法承担违约责任。而上诉人因被上诉人的违约行为致使费用增加的部分理应由被上诉人承担。望法庭综合考量,依法裁判。上诉人上诉补充要求被上诉人出具相应的税额的增值税发票,二审中有新证据,提交补充协议复印件一份,被上诉人应给付186000元的增值税发票

  被上诉人吕晓震答辩称,我们认为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当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双方签订协议书之后,被上诉人已经按照协议约定帮助上诉人将品牌店面调整到位,经营户变更为上诉人。上诉人的第二点上诉理由道具费75000元是不存在的,75000元在被上诉人协助上诉人办理相关的代理过户之前,上诉人也没有发生费用,也从来没有提到这个费用。而86000元的支票,当时是因为出票人单位的账户上无款被退票,与75000元没有任何关系。当时上诉人提出要求开具增值税发票,这个与一审中被上诉人提出的诉讼请求没有关系,不属于法院审理案件的范围,综上我们要求维持原判。

  二审中,本院向上诉人释明,本案被上诉人起诉上诉人是要求给付转让款,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给你出具增值税发票与本案不是同一个法律关系,本案不予一并审理,上诉人可另行主张。上诉人表示听清了。庭审中,上诉人主张双方当时签订转让协议时,约定的260000元款项包含公司帐面货款100000元,实际只有94700多块钱,剩余的100000的库存货品及道具费60000元,道具费我没有使用,不用支付给被上诉人。因双方是关系很好的朋友,对于这份协议只是做了一个原则的约定,并没有详细说明。之后双方对于具体内容产生了争议,尤其是库存货品以及道具费用等问题,于是双方另行协商重新达成了补充协议。达成补充协议之后,上诉人为被上诉人出具了两份转帐支票,该两张转帐支票的面额是86000元,加上之前上诉人已经支付的l00000元,正好是186000元,但是在上诉人出具转帐支票之后,被上诉人反悔,所以该86000元一直未支付。提交由上诉人书写的、被上诉人吕晓震加盖烟台市坤发经贸有限公司的公章的补充协议复印件,补充协议的原件得回去找。被上诉人对上诉人以上所讲及提交的证据称“首先上诉人提交的补充协议是复印件,经被上诉人回忆,在振华开通户头的时候,曾经以坤发公司的名义给上诉人出具过有关证明,有可能这个复印件的形成把证明内容遮挡之后复印件在这张纸上的。被上诉人从来没有与上诉人就转让品牌达成过任何补充协议。而且如果这个协议有原件是真是的话,也不属于新证据,在原审中上诉人从未提到过有一个补充协议,所以这个补充协议是虚假证据。260000元是双方协商对整个店铺包括货品、帐户剩余资金以及所有的办公用品,以及办理入驻振华的手续总共是260000元,并没有区分哪一项是多少钱。被上诉人与品牌公司协议上对道具的使用没有什么约定,所有的道具费用是十几万,我把钱发给公司,公司把道具发给我。合同到期以后,如果我继续干的话,就还可以继续使用道具,如果不干的话,道具就作废了。公司是不允许私自将代理品牌转让给上诉人的,被上诉人是在2010年12月份就跟公司的张总提过我可能不会继续合作了,我问公司是否可以直营,公司说没有打算,后来我又提出找个人经营,公司同意了,我就找到了上诉人。我把合同转让给上诉人的时候,原来的道具是可以继续使用的。在我把上诉人介绍给公司的时候,是经过公司同意和允许的,公司当时也没有提出来道具不能用,如果当时公司提出来道具不能用的话,道具费就可以转化为进场费,因为上诉人当时没有交纳进场费。我们办理过户手续之前,公司并没有提出,而是在双方办理完手续之后公司才提出的,这是他们之间的事,与我们没有关系。”上诉人对此称“没有人向我要进场费,现在商场也不需要交进场费了,被上诉人当时也没有交进场费,如果交了应该有收据。”被上诉人称“我也有收据,但今天没带来,需要说明的一点是,当时的进场费有我以前交纳的收据,后来商场进行改装的时候,因为商场没有时间给我装修吊顶,吊顶是我自己装修的,当时黄经理答复我从我的进场费中抵扣。”庭审后,上诉人将2011年7月20日的补充协议的原件提交到法院,本院组织双方进行了质证。上诉人陈述协议当时形成的过程为“我们当时跟原来的店长在盘点货品,被上诉人去找我,我们双方差点打起来,后来我们到了被上诉人的车上谈这个事情,货品基本上已经点清,残次品大约有3万多,我们双方约定一人承担一半。道具是在5月底去公司时谈到不允许使用,因此就达成86000元的协议,在车上我们就签订了此协议,在7月21日我就打给被上诉人86000元的支票,当时我让被上诉人给我写清条,被上诉人没有给我写,只是给我出具了一个收据。后来就出现了转帐未成功的事,账户上有钱,但银行给退票了,我去了银行了解的原因是对方没有盖印章。”被上诉人对上诉人以上所讲有异议,称“补充协议据我们回想章是盖在空白纸上,是为了上诉人在振华办理变更备用,因为当时上诉人讲有可能振华要求坤发公司出具证明,当时是为了怕麻烦,预先让我们在空白纸上盖了一个章。从补充协议上看没有甲方乙方,而最初是上诉人与被上诉人都是以个人名义签订的协议,而坤发公司只是被上诉人在振华经营时的一个挂靠单位,坤发公司根本没有权利代表被上诉人签订补充协议。而且根据上诉人所讲,双方在被上诉人的车里达成了这个协议,但显然我们看写的这些内容应该不是在车里形成的,车里也没有书写的条件。如果当时被上诉人在场,作为一般的行为能力人都应该让被上诉人本人在协议书上签字,而绝对不会违反原来的交易惯例,改成公司盖章,综上以上分析,这个补充协议是上诉人利用空白印章自己填写,没有被上诉人任何意思表示,对被上诉人也没有约束力。而且需要说明的是2011年8月23日,上诉人仍然给被上诉人发短信要求再付被上诉人100000元,双方了结,但是被上诉人也没有同意,如果这个协议是真实的,为什么会主动在86000元的基础上再增加到100000元。双方最后一次商定我讲120000元,到了约定的日期,我给上诉人打电话,但上诉人不接电话,后来上诉人又给我发短信,说想给我100000元。提供13953500570,2011年8月23日7:42发给18906388812手机上的信息,证实上诉人想全部包括在内100000元一笔结清。”上诉人对此辩称为“我和被上诉人是在6月份谈的,而不是在8月份,我把支票给被上诉人以后,我们双方没有再进行谈判。关于100000元我需要补充一下,有这个信息,这是86000元给了以后,我们又重新商定的公司给优惠的情况下,我给被上诉人100000元。当时考虑到公司会给我优惠,我答应被上诉人将来有优惠以后给被上诉人补上,结果公司没有给优惠。”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其他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2011年4月25日,上诉人丁娟与被上诉人吕晓震就MIKIBANA品牌服装以260000元签订了交接协议,后因旧道具已使用多年,深圳公司要求必须更换2011年新道具,上诉人丁娟已交纳了新道具的费用75000元事实清楚。现上诉人主张因道具是在5月底去公司时谈到不允许使用,因此就达成86000元的补充协议,并在7月21日给被上诉人86000元的支票。被上诉人对此不予认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之规定,上诉人对此应承担举证责任。现上诉人虽提供了补充协议,但被上诉人不予认可,且提供了上诉人所发短信证实,在此之后,被上诉人曾要求上诉人给付120000元,上诉人说想给100000元,故应认定双方协议签订后有重新协商价格的过程,但双方最终未能达成一致意见,现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按补充协议给付86000元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被上诉人依原协议要求上诉人给付160000元证据充分,应予支持。综上,上诉人上诉理由不当,本院不予支持。原审法院所作判决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558元,由上诉人丁娟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郑 勇

审判员 杨忠霞

审判员 于 金

二〇一三年六月二十一日

书记员 王 琪


20200109124655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