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宇林诉郑旭祥买卖合同纠纷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46/55甘肃省高台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高民初字第841号


  原告丁宇林。

  委托代理人杨万鹏,甘肃峰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郑旭祥(曾用名郑祥)。

  委托代理人郑玉江。系被告父亲。

  原告丁宇林诉被告郑旭祥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7月30日立案受理,依法由审判员潘海龙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2013年9月11日中止审理2013年10月26日恢复审理,原、被告及双方委托代理人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丁宇林诉称,2012年6月18日,原被告签订协议书,约定被告将其所有的约1528亩洋葱青苗以3700元/亩价格,随地出售给原告。合同签订后,被告支付了定金8000元、预付款32万元,约定余款16536元在原告收挖洋葱时一次性付清。后洋葱行情节节见涨。2012年8月26日,被告拒收余款,并以赔偿田埂农作物为由,强行阻止原告的雇工收挖洋葱,双方因此发生撕打行为,经派出所调解无果,导致原告支付雇工误工报酬3450元,丢失洋葱120袋。2012年9月1日,原告再次组织雇工收挖洋葱,双方二次发生冲突,经派出所调解,双方达成由原告赔偿被告2000元,并连同余款16536元提存派出所,被告再不得阻止原告收葱的调解协议。后原告将洋葱收挖出卖,被告从派出所领取了提存款18536元。现原告认为,依约定被告的阻止行为构成违约,理应赔偿合同下全部洋葱出售价值12万元3倍的违约金36万元,原告要求被告承担违约金的十分之一,即36万元。

  被告郑旭祥辩称,对原告诉称签订协议及给付洋葱款的事实无异议,但被告行为不构成违约。2012年8月26日,原告不给付余款还拒赔被告田埂农作物经济损失,为此双方发生肢体冲突,经派出所调解无果。2012年9月1日,冲突再起,在派出所民警调解下,原告将余款16536元及应向被告赔偿的经济损失2000元向派出所提存。而后原告收挖了洋葱,被告也从派出所领取了余款和赔偿款。纠纷已经解决,不同意原告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12年6月18日,原被告签订协议书一份,约定被告将自有1528亩洋葱青苗以3700元/亩价格随地出售给原告,协议签订后被告支付了定金8000元、预付款32万元,约定余款16536元在原告收挖洋葱时一次性付清。2012年8月26日,原告组织人员收挖洋葱时,被告以原告未支付余款及应赔偿地埂经济作物损失为由阻止原告收挖洋葱,后经派出所协调未果。2012年9月1日,原告再次组织人员收挖洋葱,被告以相同理由继续带领家人阻止,经派出所民警调解,原告将余款16536元及地埂经济作物损害赔偿款2000元提存。后原告将约定的1528亩洋葱采收,被告从派出所领取了剩余洋葱款及损害补偿款。现原告以被告阻止收挖洋葱构成违约,要求被告给付违约金36万元。

  上述事实由原被告当庭陈述、答辩,原告提交的协议书、收条,及本院(2012)高民初字第986号民事判决书和(2013)高民初字第163号民事判决书认定的内容予以证实。

  本院认为,原被告签订的协议书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规定,系有效协议,双方均应按约履行。本案的争议是被告两次阻止原告收挖洋葱是否构成违约?原告主张,因行情大涨,被告拒收余款,进而借故赔偿田埂损失为由阻止原告收挖洋葱,已构成违约。被告辩解阻止原告收挖洋葱是因为原告没有实际给付余款并拒赔损失,被告不得已为之。原告作为给付余款的履行义务人,应举证说明被告拒收余款的事实。原告为此申请证人侯利、李世森、贾志虎出庭作证,对三证人证明的事实,被告予以否认,并认为三证人系亲属关系,且证人侯利系原告亲属,侯利还在收挖洋葱过程中与被告及家人发生肢体冲突形成诉讼,故三证人证言不应采信。经查,三证人中侯利系原告妻侄、李世森系侯利妻兄、贾志虎系侯利连襟,侯利尚未履行与被告母亲健康权纠纷一案执行内容。本院认为,原告主张2012年8月26日参加收挖洋葱的雇工有二、三十人,但出庭的三证人却均与原被告具有利害关系,尤其证人侯利直接参与当天纠纷并与原告及其家人肢体冲突形成诉讼尚未履行,故三证人证言不能作为本案定案依据。原告对此再无补强证据,故原告主张被告拒收余款的事实本院不予认定。对被告的辩解,由双方认可的原告向派出所提存余款和赔偿款的事实予以印证,本院予以支持。原告主张2012年8月26日雇工误工损失3450元,但其提交的由侯利手写的名单签名不全,加之,从原告实际赔偿被告损失2000元来看,被告因索赔而阻止原告收挖的理由并无不当,故其主张不予支持。2012年9月1日,在派出所调解下,原告雇工均正常参加洋葱收挖工作,原告支付报酬应属正常支出,不应由被告承担。原告虽主张2012年8月28日丢失洋葱120袋,但未提供证据证明损失的客观存在,本院不予采信。原告提交的陈跃虎的书面证明,欲证明违约金计算基数,该证明不符合证人应当出庭作证的形式要件,本院不予采信。综上,原被告在实际履行协议过程中虽有争议发生,但在派出所调解中,双方达成协议并已履行了合同,从原被告协议全文来看,违约责任实际是针对任意一方根本性违约而设立的,原告实际收挖了全部洋葱,故被告并未构成违约,原告的诉请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条、第六条、第六十条、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丁宇林的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700元,减半收取350元,由原告丁宇林承担,原告预交的受理费700元本院退还其35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甘肃省张掖市中级人民法院。

  逾期,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双方当事人必须自觉履行。否则,本院将依据对方当事人的申请强制执行。申请执行的期限为二年。当事人超过申请执行期限申请执行的,不予受理。         


审 判 员  潘海龙 

二○一三年十一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张 蕾 




20200109124655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