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寿明与雅安市众程运业发展有限公司公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31/22四川省雅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雅民终字第55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熊寿明。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雅安市众程运业发展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白超,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吴登靖,四川省雅安市金剑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上诉人熊寿明因与被上诉人雅安市众程运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程运业公司)公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四川省雅安市雨城区人民法院(2014)雨城民初字第70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7月7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8月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熊寿明、被上诉人众程运业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吴登靖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2013年1月24日,熊寿明购买了众程运业公司售出的从雅安发往成都石羊场的车票,并于当日6时45分左右登上了川T07120号客车。在熊寿明登上客车之前,已有一男一女两名乘客进入车辆之中,女乘客坐于车辆第一排左侧,男乘客坐于车辆第一排右侧。熊寿明登车后,坐于车辆后排。车辆进入名山县境内后,熊寿明拨打110报警称上车时在车辆内被男女乘客同时撞伤。车辆到达成都后,成都市公安局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分局石羊派出所对熊寿明的报警进行了调查,派出所民警分别对熊寿明、客车驾驶员吴某、男乘客袁某及女乘客王某进行了询问,并制作了询问笔录。询问笔录的内容显示,熊寿明陈述被撞伤,其余三人均表示未在车上与熊寿明发生肢体接触,与熊寿明并不认识,男女乘客之间也相互不认识。熊寿明于当日到成都市第一人民医院进行了检查,成都市第一人民医院出具了门诊病情证明书,内容及处理建议为“胸部外伤,行CT未发现异常。”2013年1月30日,熊寿明到遂宁市中心医院进行了胸部常规CT检查,诊断为“左肺上叶少量纤维灶,左侧胸膜稍增厚粘连。”之后,熊寿明于2013年4月16日至2013年4月18日,2013年7月4日至2013年7月7日在遂宁市中心医院住院治疗。

  原审中根据双方当事人申请,原审法院向成都市公安局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分局石羊派出所提取了涉及本纠纷的卷宗材料,该所提供的材料中,未对熊寿明的报案作出调查结论。熊寿明在审理过程中申请进行伤残等级鉴定,2014年3月24日雅安市雅正司法鉴定中心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该鉴定意见书认定:熊寿明陈述被他人致伤胸腹部的损伤程度,尚未达到GB18667-2002《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标准有关伤残等级的规定,故不予评定伤残等级。

  熊寿明一审诉讼请求为:请求依法判令众程运业公司赔偿其医疗费4000元、交通费800元、误工费5000元、营养费800元、护理费700元、住宿费500元、鉴定费800元、残疾赔偿金40614元、后续治疗费10000元,共计63214元。

  原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九十三条规定“客运合同自承运人向旅客交付客票时成立,但当事人另有约定或者另有交易习惯的除外。”熊寿明购买了众程运业公司的车票,并搭乘了该公司的车辆,双方建立了合法有效的公路旅客运输合同关系。《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零二条规定“承运人应当对运输过程中旅客的伤亡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但伤亡是旅客自身健康原因造成的或者承运人证明伤亡是旅客故意、重大过失造成的除外。”在运输合同中,承运人对旅客的伤亡承担赔偿责任的前提是旅客在承运人运输过程中受伤,即旅客须对在运输过程中受到伤害这一事实承担举证责任。本案中,熊寿明提交的证据材料不能证明其在众程运业公司运输过程中受到伤害,成都市公安局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分局石羊派出所在熊寿明报案后进行的调查笔录中,除熊寿明陈述在运输过程中被人撞击受伤外,其余三人陈述内容一致,即在运输过程中无人对熊寿明进行伤害。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的规定,熊寿明对自己的主张负有举证责任,而其在本案中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依法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

  综上所述,原审法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作出判决:驳回熊寿明的全部诉讼请求。

  熊寿明上诉称:请求依法撤销原审民事判决,改判由众程运业公司赔偿上诉人医疗费484559元、后续治疗费5000元、交通费529元、误工费2925017元、营养费850元、护理费700元、住宿费6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00元、鉴定费1090元,总计4310426元。主要理由为:一、原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而导致错误判决。上诉人登车找座位时在众程运业公司司机故意不开车灯情形下被乘客王某及袁某趁机袭击致伤有相应的证据证明,该公司应当对运输过程中乘客的伤亡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二、原审法院因违反法定程序而导致错误判决。原审中上诉人申请法院调查收集相关证据材料,但该院未调取相关监控录像及派出所相关的案卷材料;原审法院驳回上诉人要求重新鉴定的申请错误;二审中应当追加共同侵权人乘客王某及袁某为本案共同被告。

  众程运业公司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理程序合法,判决结果公正。上诉人所诉的事实系虚构,无相应的证据证明,其上诉请求依法不能成立,请求驳回上诉。

  二审诉讼中,熊寿明提交一份调查收集证据申请书(调查事项为雅安市旅游车站及客车的相关监控、成都市石羊派出所拍摄的熊寿明伤情照片和熊寿明向公安机关数次报警的录音)和如下证据材料:

  1、2014年6月16日成都市公安局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分局石羊派出所出具的一份证明(内容为:熊寿明于2013年1月24日9时03分报警称其在雅安至成都的客车上被一男一女两乘客同时撞上并被男乘客用锐器砸了一下,当天下午熊寿明为此到成都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检查);

  2、持证人为熊寿明的申请律师执业人员实习证;

  拟证明熊寿明2013年1月24日在客车上胸、腹部受重伤的事实和其从事职业情况。

  众程运业公司认为熊寿明提交的两份证据不是二审中的新的证据。

  本院认为:熊寿明提交的前述两份证据材料不是二审中的新证据,且也不能达到其相应证明目的,本院不予采纳;其调查收集证据申请中的部分事项已经原审法院处理,其余事项并未在原审中提出,不符合民事诉讼证据规则的相关规定,故对其申请本院不予准许。

  众程运业公司未提交二审中的新的证据。

  二审查明的基本事实与原审审理查明的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明:熊寿明原审提交的遂宁市中心医院住院病人出院病情证明书(姓名熊寿明,入院日期2013-04-16,出院日期2013-04-18)载有:“患者因头痛、腹痛3月入院。以反复头痛、胸痛、腹痛为主要表现;自诉1月24号有胸外伤史。”“出院诊断:1、头痛待诊:脑外伤后综合征?躯体形式障碍?颈椎病?2、乙状结肠息肉”等内容;该医院出具给熊寿明的另一份出院病情证明书(入院日期2013-07-04,出院日期2013-07-07)载有:“出院诊断:乙状结肠息肉APC治疗术后”。

  本院认为:熊寿明在与众程运业公司建立公路旅客运输合同关系后即主张在客车上受到两乘客同时撞击致其胸、腹部重伤,但是从相关当事人员在派出所作的陈述来看,其所诉被男女两乘客同时撞击的事实并不存在,结合熊寿明事后在医院检查治疗的相关事实,其主张被撞后胸、腹部受伤之事实亦不能成立,原审法院对本案证据及事实的认定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原审法院在熊寿明提出证据调查收集申请后,积极履行职责调取了相关证据材料;原审法院根据熊寿明申请组织进行了伤残等级司法鉴定后,熊寿明不服鉴定结论,但提不出应当重新鉴定的充足理由,原审不准其重新鉴定申请合法;熊寿明原审主张的是公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只有承运人众程运业公司才是本案适格被告,熊寿明申请追加其他被告不符合法律规定,原审并未遗漏诉讼当事人。

  综上,熊寿明的上诉请求及理由,无相应的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78元,由上诉人熊寿明负担。一审案件受理费按一审判决执行。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郭康燕

代理审判员  陈伟翔

代理审判员  邢 毅

二〇一四年八月十二日

书 记 员  李晓文


20200109013122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