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珺与苏念华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34/02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二中民终字第0313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王珺。

  委托代理人彭鹏,北京市证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苏念华。

  委托代理人阿尔莎娜·希勒德特,北京市世银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王珺因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2013)东民初字第0991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上诉人王珺之委托代理人彭鹏及苏念华之委托代理人阿尔莎娜·希勒德特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3年7月,王珺起诉至原审法院称:2010年3月11日,我与苏念华经北京链家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链家公司)提供居间服务签订《北京市存量房屋买卖合同》及《补充协议》,约定我购买苏念华所有的北京市东城区202号房屋(以下简称涉案房屋),总房价款为2400000元。《补充协议》第五条约定,苏念华承诺在过完户90天内将房屋内的户口迁出,每逾期一日须支付我违约金100元,直至苏念华将房屋内的户口迁出。合同签订后,我依约支付了全部合同价款。2010年4月15日,双方办理完过户手续,我于同日领取了房屋所有权证。根据《补充协议》约定,苏念华最迟应于2010年7月14日前将争议房屋内的户口迁出。但时至今日,苏念华仍未将户口迁出。现我依合同约定要求苏念华支付自2010年7月15日至2013年6月27日期间的违约金106200元。

  苏念华辩称:根据双方签订的《北京市存量房屋买卖合同》及《补充协议》的约定,我应在2010年7月14日将房屋内的户口迁出,该日期为履行期限的届满之日,也即违约金的起算日期。自该日起王珺没有向我主张权利,故王珺要求的部分违约金已超过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期间。《补充协议》的第五条约定应属于无效条款。而且,我也不是违约责任的主体,同时我没有给王珺造成损失,不应承担法律责任。现我不同意王珺的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经审理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合同双方均应按照约定全面、及时地履行各自的义务,违约方应承担违约责任。本案中,王珺与苏念华所签订的《北京市存量房屋买卖合同》及《补充协议》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补充协议》第五条明确约定,苏念华承诺在过完户90日内将房屋内的户口迁出,每逾期一日须支付王珺违约金人民币100元,直至苏念华将房屋内的户口迁出为止。王珺于2010年4月15日取得房屋所有权证,直至今日,涉诉房屋内案外人张×、张×1的户口仍未迁出。虽张×、张×1二人的户口未自涉诉房屋迁出非苏念华个人原因造成,苏念华亦无能力将该二人户口迁出诉争房屋,但苏念华承诺在过完户90日之内将房屋内的户口迁出,否则向王珺支付违约金。因苏念华对违约金的约定标准没有异议,故王珺依约要求苏念华承担违约责任,理由正当,应予支持。关于苏念华提出王珺的诉讼请求超过诉讼时效期间的抗辩,因王珺在审理中自认其未向苏念华提出过要求迁出户口,故王珺的部分诉讼请求已超过诉讼时效期间,不予支持。对于违约金的计算日期,以王珺主张权利之日作为界点予以计算。据此,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五十三条之规定,于2014年1月判决:一、苏念华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王珺自二○一一年七月八日至二○一三年六月二十七日的违约金七万二千一百元;二、驳回王珺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判决后,王珺、苏念华均不服,上诉至本院。王珺上诉称:原审法院认定王珺的部分诉讼请求超过诉讼时效期间错误,苏念华支付违约金的日期应当自2010年7月15日,故请求二审法院依法变更原审判决,依法改判支持其全部诉讼请求。苏念华上诉称:第一,原审法律适用法律错误,双方已明确约定2010年7月14日为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被上诉人持续不行使请求权达到二年,已丧失请求人民法院予以保护的权利;第二,原审法院以《补充协议》第五条认定苏念华违约,缺乏法律依据;第三,(2013)二中民终字第09259号民事判决起到了错误的指导作用;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判决第一项,依法改判驳回王珺的全部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10年3月21日,苏念华与王珺经链家公司提供居间服务签订《北京市存量房屋买卖合同》及《补充协议》,约定王珺购买苏念华所有的涉案房屋,总房价款为2400000元。《补充协议》第五条约定,苏念华承诺在过完户90天内将房屋内的户口迁出,每逾期一日须支付王珺违约金100元,直至苏念华将房屋内的户口迁出。上述合同签订后,王珺依约支付了全部合同价款。

  2010年4月15日,双方办理完毕权属转移登记手续,王珺于同日领取了房屋所有权证。

  在王珺所购房屋内有案外人张×、张×1的户口。张×的户口于2004年3月8日迁入,张×1的户口于2005年1月21日迁入。

  2010年5月5日,王珺(出售方、甲方)与案外人盛×(买受方、乙方)及案外人北京蔚来城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居间方、丙方)签订《居间服务合同》。该合同约定,甲方将本案涉案房屋出售给乙方,房屋成交价为2680000元。同日,上述三方又签订《补充协议》。该协议第五条约定,王珺承诺在过完户90天之内将房屋内的户口迁出,每逾期一日须支付盛×违约金人民币100元,直至王珺将房屋内的户口迁出为止。

  上述协议签订后,盛×于2010年5月18日取得房屋所有权证。

  因王珺未将该房屋内的案外人张×、张×1的户口迁出,盛×于2013年3月12日将王珺诉至原审法院,要求王珺支付自2010年8月6日至2013年4月1日期间的违约金。原审法院于2013年4月15日作出(2013)东民初字第04503号民事判决,驳回盛×的全部诉讼请求。盛×不服,提出上诉。本院经审理于2013年6月19日作出终审判决,(2013)二中民终字第09259号民事判决,判决王珺支付盛×自2010年8月17日至2013年4月1日期间的违约金95800元。

  在本案一审审理中,王珺称,因其从苏念华处购买房屋不久即将该房屋出售给盛×,故未要求苏念华将房屋内的户口迁出。苏念华对逾期迁出户口每日应支付违约金100元的约定标准没有异议。

  对案外人张×、张×1在王珺所购房屋内有户口一事,苏念华表示其于2009年12月从案外人关×手中购得该房屋,当时房屋内已有该二人户口;苏念华不认识该二人,与该二人没有任何关系。

  二审审理中,苏念华称,就未迁户口违约金问题,其已起诉关×,关×亦起诉其前手出卖人,该两案中止审理。王珺称其在与盛×的诉讼中才知道涉案房屋有案外人张×、张×1户口未迁出的情况。

  上述事实,有《北京市存量房屋买卖合同》、《补充协议》、(2013)东民初字第04503号民事判决书、(2013)二中民终字第09259号民事判决书,户籍查询资料,房屋所有权转移登记申请手续材料及双方当事人陈述等在案为证。

  本院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合同双方均应按照约定全面、及时地履行各自的义务。王珺与苏念华所签订的《北京市存量房屋买卖合同》及《补充协议》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

  关于王珺主张苏念华因未迁出户口承担违约责任的请求,《补充协议》第五条明确约定,苏念华承诺在过完户90日内将房屋内的户口迁出,每逾期一日须支付王珺违约金人民币100元,直至苏念华将房屋内的户口迁出为止。王珺于2010年4月15日取得房屋所有权证,直至今日,案外人张×、张×1的户口仍未迁出涉诉房屋。虽张×、张×1二人的户口未自涉诉房屋迁出非苏念华个人原因造成,苏念华亦无能力将该二人户口迁出诉争房屋,但该理由不属于合同违约责任的免责事由,苏念华不能因此而免除违约责任。因苏念华对违约金的约定标准不持异议,故王珺依约要求苏念华承担违约责任,理由正当,应予支持。

  关于苏念华提出王珺的诉讼请求超过诉讼时效期间的抗辩意见,虽然王珺称其在与盛×的诉讼中才知道涉案房屋有案外人张×、张×1户口未迁出的情况,但其理由在购买涉案房屋前后就涉案房屋的情况予以了解,王珺在购买涉案房屋之时及其后一直怠于了解涉案房屋的情况,致其怠于向苏念华主张因案外人未迁户口的违约金,其怠于行使权利的行为应当适用诉讼时效相关规定。原审法院以王珺主张权利之日作为起算点予以计算,对王珺的诉讼请求中已超过诉讼时效期间的问题未予支持,并无不妥,本院予以维持。据此,王珺、苏念华的上诉请求均不成立,原判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2424元,由王珺负担778元(已交纳),由苏念华负担1646元(王珺已交纳,苏念华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给付王珺)。二审案件受理费2256元,由王珺负担653元(已交纳),由苏念华负担1603元(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顾国增

代理审判员  李俊晔

代理审判员  李 淼

二〇一四年六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徐方烁


20200109013402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